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杨恒均之[百日谈]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今天是回到香港工作的第一天,去铜锣湾逛街买点必须品,不知不觉又来到“启超道”——这条连接崇光百货与时代广场、两边有一些便宜服装店与化妆品连锁店的小道,我可能走过上百次了吧。我的人生好象一直在路上,而香港就曾经是我歇息的驿站。
   
   
   
   我住过最长的地方自然是我的家乡——湖北省随州市。小时随父母在当时的随县管辖的万和、草店、天河口等“人民公社”之间来回搬迁,初中毕业后才进当时我心目中最大的城市——随县。在县城也只呆了两年。这两年里,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到晚上十点半下“晚自习”,备战高考,没日没夜,满脑子是“试卷”与“题目”,都不太记得当时县城的模样了。


   
   
   
   大学四年是在上海度过的,我得承认,在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四年,除了学的那点外语还有点用处之外,其他的好象用处不大,而那些政治教育与洗脑课程,还让我花费了至少三个四年的时间去忘记、去纠正。
   
   
   
   大学毕业后我到北京工作,前后大概有两年。那真是难忘的两年,但我得了肺炎,住进北京医院长达一个多月,出来后我就开始讨厌北京的气候,当然,后来回顾,我内心深处更讨厌的是那里的政治气候。
   
   
   
   接下来,我从北京首都一下子来到新成立的海南省海口市,记得当时这个省会还没有装上红绿灯,这种空间、时间上的巨大落差,对我后来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影响。我前后在海南住了四、五年,找到了“事业”、爱和家庭。我以为我会在海南生活一辈子,可我周围的人,包括我的领导都不认为我今后会生活在海南,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最后我竟然就莫名其妙地到香港工作,走出了中国大陆。
   
   
   
   大概从1992年后,时断时续在香港一直工作到1997年,香港原则上也是我人生中居住比较长的一个城市。接下来就是华盛顿、悉尼等国外的城市和地区,除了在澳大利亚悉尼居住的时间总数超过五年之久,其他国外的城市大多在一年左右。过去十年,因为父母年迈,又经常回到家乡随州与广州居住(他们两人健康的时候像候鸟一样冬天来到南方夏天回到湖北),粗略算了一下,在广州前后大概住了四百多天,值得一提的是,我同时用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来往全国各地、走遍中国,部分弥补了出国那段时间缺失的对中国各地的了解。
   
   
   
   这次临时回到香港工作一段时间,让我突然想起了这辈子的折腾,从中国中心湖北省的农村地区到上海,又北上北京,然后一下子沉底到海南,之后都在中国的边缘如香港、广州徘徊,而从美国到澳洲,也好象是围绕着中国在转。
   
   
   
   静下心来,发现每每走过的地方,都在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每一个地方都是不同的,每一个地方都有让我动情、流连忘返的地方,这可能是让我最终接受多元、学会包容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也有“副作用”哦,那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当你体验了那么多地方,动过那么多情之后,很难再有一个驿站,能够拴住你匆匆的脚步。放眼望去,远处的山水与蓝天白云,好象总在向你呼唤。
   
   
   
   离开香港15年后再次回来,感觉有些复杂,夹杂了一些怪异。20年前来香港工作的时候,那时中英还在为香港回归较劲,香港向何处去?香港人向何处去?回归的香港是否依然“香”?香港人的心是否能够一起回归祖国?——这些问题是当时为党国工作的我唯一关心的。平安收归祖国领土,拉拢香港民心,是我最大的愿望,以致当初和我同时期来香港“做生意”的政府官员个个假戏真做,都做买卖发财了,而我还是一个劲地忧国忧民。在大多数人眼里,活脱脱一个大傻冒。
   
   
   
   时隔近20年,这个“大傻冒”再次回到香港,依然在思考国家与民族命运,而此时此刻的香港还真是很有意思,正好赶到香港人为保卫钓鱼岛前往日本领事馆提交请愿信、举行抗议活动,同时市民与学生们一起为抵制“国民教育”而游行示威、罢课。还记得前一段时间,从香港出发的保钓船被日本自卫队夹击、碰撞,牵动了很多大陆民众的心,香港人的爱国不言而喻,香港人走在大陆人甚至台湾人的前面,守望着钓鱼岛。
   
   
   
   然而,香港人同时却抵制“国民教育”。也难怪,有些大陆的朋友就刮很不理解,既然如此爱国,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国情教育”与“国民教育”呢?一位大陆的网友从电视上新闻上发现了问题,给我发来短信,他语带悲壮地问道:香港人去日本领事馆抗议的人数前后也就几百上千人,可反观那些抵制洗脑教育的却动不动就几万甚至十几万,为什么呢?
   
   
   
   我想以我对香港的了解,是不是可以这样解读:守望故国领土很重要,但守望心灵的那片净土却更加重要。请不要忘记,当大清的统治者腐败无能,像割掉一个盲肠一样把香港“割让”给外国侵略者的时候,香港被外国人占领,香港人被出卖。但即便经过一百五十年的沧桑,香港人不但没有失去,反而比大陆人更早、更快地寻得了一片心灵的净土。
   
   
   
   领土丢失了,迟早可以收复,而心灵的净土沦陷了,何时才可以回归?
   
   
   
   我愿意和香港人,和所有的中国人一起,守望领土,也寻回并守住心灵的净土。
   
   
   
   杨恒均 2012年9月13日 香港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香港街头,一个窗户里打出了标语:晤撤就罢。(不撤销国民教育,就罢课)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我一直没有搞清楚,这条“启超道”和梁启超有什么关系吗?我不去查,因为我担心只是巧合,担心毫无关系。
(2012/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