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杨恒均之[百日谈]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今天是回到香港工作的第一天,去铜锣湾逛街买点必须品,不知不觉又来到“启超道”——这条连接崇光百货与时代广场、两边有一些便宜服装店与化妆品连锁店的小道,我可能走过上百次了吧。我的人生好象一直在路上,而香港就曾经是我歇息的驿站。
   
   
   
   我住过最长的地方自然是我的家乡——湖北省随州市。小时随父母在当时的随县管辖的万和、草店、天河口等“人民公社”之间来回搬迁,初中毕业后才进当时我心目中最大的城市——随县。在县城也只呆了两年。这两年里,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到晚上十点半下“晚自习”,备战高考,没日没夜,满脑子是“试卷”与“题目”,都不太记得当时县城的模样了。


   
   
   
   大学四年是在上海度过的,我得承认,在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四年,除了学的那点外语还有点用处之外,其他的好象用处不大,而那些政治教育与洗脑课程,还让我花费了至少三个四年的时间去忘记、去纠正。
   
   
   
   大学毕业后我到北京工作,前后大概有两年。那真是难忘的两年,但我得了肺炎,住进北京医院长达一个多月,出来后我就开始讨厌北京的气候,当然,后来回顾,我内心深处更讨厌的是那里的政治气候。
   
   
   
   接下来,我从北京首都一下子来到新成立的海南省海口市,记得当时这个省会还没有装上红绿灯,这种空间、时间上的巨大落差,对我后来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影响。我前后在海南住了四、五年,找到了“事业”、爱和家庭。我以为我会在海南生活一辈子,可我周围的人,包括我的领导都不认为我今后会生活在海南,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最后我竟然就莫名其妙地到香港工作,走出了中国大陆。
   
   
   
   大概从1992年后,时断时续在香港一直工作到1997年,香港原则上也是我人生中居住比较长的一个城市。接下来就是华盛顿、悉尼等国外的城市和地区,除了在澳大利亚悉尼居住的时间总数超过五年之久,其他国外的城市大多在一年左右。过去十年,因为父母年迈,又经常回到家乡随州与广州居住(他们两人健康的时候像候鸟一样冬天来到南方夏天回到湖北),粗略算了一下,在广州前后大概住了四百多天,值得一提的是,我同时用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来往全国各地、走遍中国,部分弥补了出国那段时间缺失的对中国各地的了解。
   
   
   
   这次临时回到香港工作一段时间,让我突然想起了这辈子的折腾,从中国中心湖北省的农村地区到上海,又北上北京,然后一下子沉底到海南,之后都在中国的边缘如香港、广州徘徊,而从美国到澳洲,也好象是围绕着中国在转。
   
   
   
   静下心来,发现每每走过的地方,都在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每一个地方都是不同的,每一个地方都有让我动情、流连忘返的地方,这可能是让我最终接受多元、学会包容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也有“副作用”哦,那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当你体验了那么多地方,动过那么多情之后,很难再有一个驿站,能够拴住你匆匆的脚步。放眼望去,远处的山水与蓝天白云,好象总在向你呼唤。
   
   
   
   离开香港15年后再次回来,感觉有些复杂,夹杂了一些怪异。20年前来香港工作的时候,那时中英还在为香港回归较劲,香港向何处去?香港人向何处去?回归的香港是否依然“香”?香港人的心是否能够一起回归祖国?——这些问题是当时为党国工作的我唯一关心的。平安收归祖国领土,拉拢香港民心,是我最大的愿望,以致当初和我同时期来香港“做生意”的政府官员个个假戏真做,都做买卖发财了,而我还是一个劲地忧国忧民。在大多数人眼里,活脱脱一个大傻冒。
   
   
   
   时隔近20年,这个“大傻冒”再次回到香港,依然在思考国家与民族命运,而此时此刻的香港还真是很有意思,正好赶到香港人为保卫钓鱼岛前往日本领事馆提交请愿信、举行抗议活动,同时市民与学生们一起为抵制“国民教育”而游行示威、罢课。还记得前一段时间,从香港出发的保钓船被日本自卫队夹击、碰撞,牵动了很多大陆民众的心,香港人的爱国不言而喻,香港人走在大陆人甚至台湾人的前面,守望着钓鱼岛。
   
   
   
   然而,香港人同时却抵制“国民教育”。也难怪,有些大陆的朋友就刮很不理解,既然如此爱国,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国情教育”与“国民教育”呢?一位大陆的网友从电视上新闻上发现了问题,给我发来短信,他语带悲壮地问道:香港人去日本领事馆抗议的人数前后也就几百上千人,可反观那些抵制洗脑教育的却动不动就几万甚至十几万,为什么呢?
   
   
   
   我想以我对香港的了解,是不是可以这样解读:守望故国领土很重要,但守望心灵的那片净土却更加重要。请不要忘记,当大清的统治者腐败无能,像割掉一个盲肠一样把香港“割让”给外国侵略者的时候,香港被外国人占领,香港人被出卖。但即便经过一百五十年的沧桑,香港人不但没有失去,反而比大陆人更早、更快地寻得了一片心灵的净土。
   
   
   
   领土丢失了,迟早可以收复,而心灵的净土沦陷了,何时才可以回归?
   
   
   
   我愿意和香港人,和所有的中国人一起,守望领土,也寻回并守住心灵的净土。
   
   
   
   杨恒均 2012年9月13日 香港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香港街头,一个窗户里打出了标语:晤撤就罢。(不撤销国民教育,就罢课)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我一直没有搞清楚,这条“启超道”和梁启超有什么关系吗?我不去查,因为我担心只是巧合,担心毫无关系。
(2012/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