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杨恒均之[百日谈]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今天是回到香港工作的第一天,去铜锣湾逛街买点必须品,不知不觉又来到“启超道”——这条连接崇光百货与时代广场、两边有一些便宜服装店与化妆品连锁店的小道,我可能走过上百次了吧。我的人生好象一直在路上,而香港就曾经是我歇息的驿站。
   
   
   
   我住过最长的地方自然是我的家乡——湖北省随州市。小时随父母在当时的随县管辖的万和、草店、天河口等“人民公社”之间来回搬迁,初中毕业后才进当时我心目中最大的城市——随县。在县城也只呆了两年。这两年里,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到晚上十点半下“晚自习”,备战高考,没日没夜,满脑子是“试卷”与“题目”,都不太记得当时县城的模样了。


   
   
   
   大学四年是在上海度过的,我得承认,在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四年,除了学的那点外语还有点用处之外,其他的好象用处不大,而那些政治教育与洗脑课程,还让我花费了至少三个四年的时间去忘记、去纠正。
   
   
   
   大学毕业后我到北京工作,前后大概有两年。那真是难忘的两年,但我得了肺炎,住进北京医院长达一个多月,出来后我就开始讨厌北京的气候,当然,后来回顾,我内心深处更讨厌的是那里的政治气候。
   
   
   
   接下来,我从北京首都一下子来到新成立的海南省海口市,记得当时这个省会还没有装上红绿灯,这种空间、时间上的巨大落差,对我后来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影响。我前后在海南住了四、五年,找到了“事业”、爱和家庭。我以为我会在海南生活一辈子,可我周围的人,包括我的领导都不认为我今后会生活在海南,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最后我竟然就莫名其妙地到香港工作,走出了中国大陆。
   
   
   
   大概从1992年后,时断时续在香港一直工作到1997年,香港原则上也是我人生中居住比较长的一个城市。接下来就是华盛顿、悉尼等国外的城市和地区,除了在澳大利亚悉尼居住的时间总数超过五年之久,其他国外的城市大多在一年左右。过去十年,因为父母年迈,又经常回到家乡随州与广州居住(他们两人健康的时候像候鸟一样冬天来到南方夏天回到湖北),粗略算了一下,在广州前后大概住了四百多天,值得一提的是,我同时用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来往全国各地、走遍中国,部分弥补了出国那段时间缺失的对中国各地的了解。
   
   
   
   这次临时回到香港工作一段时间,让我突然想起了这辈子的折腾,从中国中心湖北省的农村地区到上海,又北上北京,然后一下子沉底到海南,之后都在中国的边缘如香港、广州徘徊,而从美国到澳洲,也好象是围绕着中国在转。
   
   
   
   静下心来,发现每每走过的地方,都在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每一个地方都是不同的,每一个地方都有让我动情、流连忘返的地方,这可能是让我最终接受多元、学会包容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也有“副作用”哦,那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当你体验了那么多地方,动过那么多情之后,很难再有一个驿站,能够拴住你匆匆的脚步。放眼望去,远处的山水与蓝天白云,好象总在向你呼唤。
   
   
   
   离开香港15年后再次回来,感觉有些复杂,夹杂了一些怪异。20年前来香港工作的时候,那时中英还在为香港回归较劲,香港向何处去?香港人向何处去?回归的香港是否依然“香”?香港人的心是否能够一起回归祖国?——这些问题是当时为党国工作的我唯一关心的。平安收归祖国领土,拉拢香港民心,是我最大的愿望,以致当初和我同时期来香港“做生意”的政府官员个个假戏真做,都做买卖发财了,而我还是一个劲地忧国忧民。在大多数人眼里,活脱脱一个大傻冒。
   
   
   
   时隔近20年,这个“大傻冒”再次回到香港,依然在思考国家与民族命运,而此时此刻的香港还真是很有意思,正好赶到香港人为保卫钓鱼岛前往日本领事馆提交请愿信、举行抗议活动,同时市民与学生们一起为抵制“国民教育”而游行示威、罢课。还记得前一段时间,从香港出发的保钓船被日本自卫队夹击、碰撞,牵动了很多大陆民众的心,香港人的爱国不言而喻,香港人走在大陆人甚至台湾人的前面,守望着钓鱼岛。
   
   
   
   然而,香港人同时却抵制“国民教育”。也难怪,有些大陆的朋友就刮很不理解,既然如此爱国,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国情教育”与“国民教育”呢?一位大陆的网友从电视上新闻上发现了问题,给我发来短信,他语带悲壮地问道:香港人去日本领事馆抗议的人数前后也就几百上千人,可反观那些抵制洗脑教育的却动不动就几万甚至十几万,为什么呢?
   
   
   
   我想以我对香港的了解,是不是可以这样解读:守望故国领土很重要,但守望心灵的那片净土却更加重要。请不要忘记,当大清的统治者腐败无能,像割掉一个盲肠一样把香港“割让”给外国侵略者的时候,香港被外国人占领,香港人被出卖。但即便经过一百五十年的沧桑,香港人不但没有失去,反而比大陆人更早、更快地寻得了一片心灵的净土。
   
   
   
   领土丢失了,迟早可以收复,而心灵的净土沦陷了,何时才可以回归?
   
   
   
   我愿意和香港人,和所有的中国人一起,守望领土,也寻回并守住心灵的净土。
   
   
   
   杨恒均 2012年9月13日 香港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香港街头,一个窗户里打出了标语:晤撤就罢。(不撤销国民教育,就罢课)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我一直没有搞清楚,这条“启超道”和梁启超有什么关系吗?我不去查,因为我担心只是巧合,担心毫无关系。
(2012/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