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
杨恒均之[百日谈]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相信在网上混的诸位对我的标题都不会赶到突兀吧?从某些事件看,确实如此,在普通民众和网民眼中,掌握了一定权力的官员与公职人员(包括大家眼中的御用学者、大学校长与院长)几乎都成了待审的“嫌疑犯”。有人说这种不顾法律的民粹要不得,并上升到中国当今的主要问题。另外一批朋友则说这是本末倒置,制度上不受限制的绝对权力,靠个人道德与所谓可有可无的纪律来约束,这些人怎么可能不犯罪?只不过大家还没有办法挖出他们的罪行而已。你还别说,现实也支持了他们的“荒唐”说法,那些所谓的官员,只要一查,还真都有问题。谁经得起查呢?
   
   最近一位姓邹的教授指责北大院长奸淫女服务员,引起网络舆论一片哗然,就说明了一些问题。我以前没有关注这个具体事件,这次在澳洲旅行,随行的媒体人一再提起,也不得不让我思考。在路上,也发了两个微博。尤其在澳大利亚议会上时,把澳洲最神圣的会议场所踩在脚下时,我更进一步思考了这个问题。大家对照一下,自己看看吧,我就不说结论了:
   
   北大发表声明:邹恒甫说北大奸淫餐厅女服务员,是歪曲事实,损害北大形象。北大已起诉他——老杨头:指责公职人员奸淫,也必须得有证据。北大不必自证清白,且有可能掩盖真相。但如果你指责公职人贪污受贿,有不明财产,他们就必须公布财产。邹教授连西方这个常识也不知?“阳光法案”就是这样逼出的。


   
   进一步解释:即便握有绝对权力的公职人员都在奸淫,都是大家眼中的嫌疑犯,但你也不能随便指责他们奸淫,你必须得有一定的证据,例如被奸淫的人帮助你指证。官员们不会掏出那活证明他们没有用过,他们会掩盖,封口,甚至弄出临时工,打发那些被奸淫的人滚蛋。而且,你也不能不承认,某些被奸淫的“人民”是很容易被搞定的。
   
   但大家都知道,只要没有监督,权力不受控制,那些官员几乎无一不在贪污受贿。只要公职人员不公布自己的财产,民众都有权指责他们贪污腐败。只有实行阳光法案,才能证明他们不是嫌疑犯。
   
   参观澳洲议会,这可是他们的最高权力机关,两个星期后才有会议。警卫告诉我们,会议的时候,即便总理等官在场,任何人,包括外国游客,都可进入旁听。不像有些囯家啊,这种会议前不但清场,还要抓人,把讨论国事弄成最高机密!人民总被置身于国家大事之外,这样,他们能不怀疑当官的在密谋,在“犯罪”?
   
   我真想在这里抗议澳洲,抗议什么呢?当普通的民众被赋予了抗议最高当局的权力时, 反而找不到值得自己抗议的事了。也许,那些没有这个权力的国民,他们的主要抗议就是为了获得抗议的权力。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2012/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