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杨恒均之[百日谈]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下面是我在最近两次会议上的简单发言,由于网友不是根据录音整理,内容可能与原讲话有出入,见谅。第一部分是8月12日参加“国际东西方研究学会(IAES)年会”时我主持冯崇义老师发言时的点评;第二次是8月20日在广州参加萧功秦老师讲座时的发言与提问。)
   
   
   

“中国模式”不能偏离人类文明的主流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下面一个发言者是来自悉尼科技大学的冯崇义老师,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老师,但我称冯崇义博士为“老师”还多出了一个意思,冯博士是我的博导,是我真正字面意义上的老师。冯老师是中国现代史专业第一个博士,本科是读的中山大学历史系,又在南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走过很多地方:在英国留学、讲学过,后来又到了澳洲定居。冯老师是自由主义学者,经历过很多,也一直在与时俱进,据说不变的只有他的爱国热情。还有他的两个“证”始终没有换过,一个是中国护照,一个据说是共产党“党证”。
   
   
   
   冯老师看上去很资深的样子,其实他还很年轻,去年学生们才给他过了五十岁的生日;冯老师的个头不算太高,但在我们学生中的地位可不低。冯老师是过去五年连续被海外华人媒体评选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的一位学者,不过,我现在说他是“公共知识分子”,都不知道是表扬他,还是损他。你们知道,“公共知识分子”最近可不是一个好头衔。
   
   
   
   冯老师是澳洲的大学教授,生活优裕,桃李满天下,过得舒舒服服,可他偏偏没事找事,关心远在万里之遥的中国大陆。不过,正是他的爱国爱民情怀,给了我很大的影响。记得每次我们在悉尼聚会,大家本来都想谈谈风花雪月,享受一下没有地沟油只有蓝天白云的悠闲生活,可他偏偏滔滔不绝地大谈中国现实与改革前途,弄得大家都愁云满面。作为学生,我当然只有听的份。
   
   
   
   因此,我要特意感谢主持人安排我来主持冯老师的这场发言,像这样我坐在旁边,他得站着发言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而且,以前只有他打断我的发言,而今天我将严格限制时间,如果他超时,我会毫不留情地打断他。这可是我“报复”的好机会。
   
   
   
   好,下面欢迎冯老师发言。他主讲的题目是:普遍真理与中国特例:一种思维的两难。
   
   
   
   (冯崇义老师发言: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啦…… 26分钟,发言内容请见:世界华人网)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谢谢冯老师,你是今天唯一一个发言不但不超时,而且还没有用完半小时的主讲者,大概是不想给学生难堪。我爱我的老师啊,但我也爱真理,现在请在座的专家学者与媒体人用“真理”的炮弹向冯崇义老师开炮!提问环节开始。
   
   
   
   (20分钟激烈的提问与争论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到了会议茶歇时间……)
   
   
   
   好,我爱我的老师,也爱真理,但累了和饿了的时候,我更爱茶歇。现在是茶歇时间,请大家到外面休息间。
   
   
   

20年前超越“姓资姓社”,今天要超越左右?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萧老师好,我是专门过来听你演讲,请你在这本书上签名的。刚才萧老师提到公民社会很重要,但我们离公民社会还有多远呢?刚才你演讲前这里有歌舞表演,会场挤满了人,歌舞一结束,大家就纷纷离开,我心里挺难受的,你说这么大一个书展,有三分之一的书是关于养生的,另外三分之一是关于教人们如何发财的,像萧老师这本关心中国发展前途,以及诸位的孩子们将会在未来20年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里的书,少之又少,有时还乏人问津,人们真的都漠不关心了?我们离公民社会还有多远?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正如萧老师所讲,公民社会首先就是多元与多样的社会,另外,看看现在的会场,依然是满满的。从这一点来说,我和萧老师一样是乐观的。
   
   
   
   回头看看台子上这个大大的“2012南国书香节”,我想起了整整20年前的1992年。当时也有一位老人,从北京经过上海,来到了广东,来到了南方,发表了一通讲话。那个老人叫邓小平,他的“南巡讲话”是要求大家超越“姓资姓社”的问题。大家知道,当时的中国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是否继续改革开放,能否搞市场经济,这些今天看来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当时竟被定性为走资本主义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大问题。我想,要不是小平当时提出来,诸位今天可能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逛书市,谈养生盼发财了,即便比北朝鲜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今天——请原谅,也许是不是那么恰当的比喻,又从上海来了一位不那么老的老师,带来了他的新书《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境》。如果说,20年前中国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当时的争论主要局限于经济领域,那么,今天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面临的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与经济体制的改革,而是政治问题与政治体制改革;如果说,20年前小平以绝对的权威,以“不争论”的方式让我们超越了经济领域“姓资姓社”的主义之争,那么,今天的萧老师给我们提出了一条可供选择的道路: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境。
   
   
   
   每一个关心中国前途的人,都应该读一读这本书。身体好固然是众人的愿望,金钱也可能是大多数中国人的信仰,但,这些东西哪里能够离开家、国、天下?中国不管向何处去,除非你全家移民海外,你终究是要跟着她走的……不管你的身体是好是坏,不管你的钱是多是少……
   
   
   
   我想向萧老师提的问题是:你的书主要是写给谁看的?或者说,你希望普通读者看到你的书,还是更希望中南海的那些领导读你的书?如果是普通人读了你的书,你希望他们能够为中国的转型做些什么?
   
   
   
   (萧老师的回答: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啦……大多已经在萧老师的这本书里回答了,你还不去买?)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多余的话

   
   
   
   冯崇义老师与萧功秦老师是好朋友,但他们的观点很不一样。记得几年前在香港一同参加学术会议时,两位老师在会上剑拔弩张、针锋相对,好不热闹。上星期在上海同两位老师一起饭醉,他们也没有停止过争论。我喜欢这两位老师,他们都认真做学问,忧国忧民。我喜欢认真思考中国问题的人,虽然大家观点各不相同,但只要不是带着私心、为少数利益集团服务、昧良心说话,我都会认真学习,取其精华。我想,我这是以实际行动超越左右?
   
   
   
   中国不管向何处去,除非你全家移民海外,你终究是要跟着她走的……但是,中国向何处去,难道不应该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杨恒均 2012年8月21日 广州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推荐这两个星期读的几本书
   
   
   
   
   
   参考阅读:
   
   
   
   中国向何处去?
   
   
   
   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民主离我们还有多远
   
   
(2012/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