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之[百日谈]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忙了几个月,刚刚到澳洲,还没有时间同儿子去游一次水,就收到了姐姐的电话。老父住院了,半边身子已经瘫痪。于是合上刚刚打开的行李,重返机场,回到家乡随州。《家、国、天下》,家事始终是第一位的。

   
   
   
   回来后这些天,一直同哥哥姐姐轮流守候在父亲病榻前。父亲住在随州市中心医院,以前叫第一人民医院,再往前,也就是47年前吧,我就出生在这所医院。昨天一位从武汉赶过来看望父亲的网友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我看到医院门口的那个教堂了。他说的那个教堂,以前是一栋外国人建造的琉璃瓦高楼,我就出生在那栋楼里,我在《伴你走过人间路》里提到过。
   
   
   
   自从29年前在同一条大道上的随州市第一中学高考后,我就很少回来。上次是六年前,母亲生了白血病。那段时间,我曾频繁出入随州市中心医院。我当时悲痛欲绝,惟一能够减轻痛苦的就是写作《伴你走过人间路》,最终,痛苦让我无法完成这篇纪实。母亲于五年前离开我们。
   
   
   
   现在,我又回来了,陪伴在父亲身边。陪伴父亲给了我一次难得的阅读、静修与思考的机会。父亲清醒时,也会同我说一会话。就在昨天,他突然说,自己一生最后悔的是1949年没有撤退到台湾去。我听后不知道如何接腔,有点哭笑不得。我安慰他说,你要是当时真撤到台湾了,世上就无杨恒均了,也没有我们姐弟四位啊。当然,我又逗他开心,这也许不是坏事,你到了台湾,也许真能搞出个杨英九,还可当民选总统呢……
   
   
   
   真希望对话都能这么轻松,可惜,有一些却异常沉重。父亲今天对我说,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我想安慰他,却很无力。过了一会,他突然问我:你姓(信)什么?我一开始以为他糊涂了,忘记了我“姓”什么,随后发现他问的是我“信”什么,他在问我有什么宗教信仰。我心中暗暗吃惊。我知道父亲想起了我八年前回国时对他提的要求,我希望他能拥有宗教信仰。
   
   
   
   今天,有四位网友来随州找我,和他们聊天时,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我快到四十岁的时候,我回到了中国,我是回来“救国救人”的。我认为自己读过了足够多的书,走过了足够长的路,思考了足够多的夜晚,我也悟出了“救国救人”的良方。
   
   
   
   所谓“救国”,就是复兴中华民族,让中华民族真正崛起于世界的东方,实现民富国强,这个“良方”就是“自由、法治、民主”。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推销自己的“良方”,之所以达到了“无惧”甚至“疯狂”的地步,其实就与我认为这是“救国”的良方有关——当你自以为是帮助国家强大与人民富强时,你还会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当然,与“救国”相比,“救人”就没那么“高尚”与“无私”了。我并没有伟大与狂妄到要去救人民于水火之中,我其实只想“救”两个人,我的父母。随着父母年岁渐增,我每日都感觉到他们的衰老。母亲还算乐观,而一向悲观的父亲,就常常被死亡的阴影缠绕得喘不过气来。
   
   
   
   我可以在20多年前把自己赚到的“第一桶金”不用于投资,而直接汇给父母,让他们再也不受到贫困的威胁,在同事中成为最“富有”的;我也可以请他们到各地游玩,到国外去看看是否想定居……但我却没有办法帮助他们克服对死亡的恐惧,更不用说战胜死神了。
   
   
   
   就在我寻求“救国”良方的时候,我也无意中寻得了“救人”的良方,那就是我在西方接触到的宗教信仰。我承认,当时的我是非常“功利”与“现实”的,我认识到宗教可以帮助父母克服对死亡的恐惧,我甚至把作为信仰的宗教当成了一种“工具”,正如我一度把“民主自由法治”也仅仅当成了一种实现富民强国的工具一样。
   
   
   
   八年前,我带着救人良方回到父母身边,急切地开始说服他们走进教堂或者寺庙。但无论我怎么说,都没有效果。这和父母被无神论强制教育了六十年有关,也和我自己有关——我自己都没有信仰,又如何能说服父母去信?
   
   
   
   五年前,我亲眼见证了离开前的母亲如何“病急乱投医”,最终找回了那些被政府定性为“迷信”的儿时的信仰。母亲有福了,那是因为她几乎没有读过书,被洗脑得不够彻底;而父亲不但是解放前的知识分子,1949年后也一直在学校当政治与语文老师,被强迫再教育与洗脑了整整六十年。
   
   
   
   直到今天,父亲才第一次问我信仰什么。在听我解释了一通后,他用微弱的声音说:我这辈子只有一件事没有搞清楚,就是宗教信仰。由于父亲身体极度虚弱,每天聊天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当他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后,就沉默不语了。
   
   
   
   国家,是靠制度来挽救的;人,则必须得靠信仰来拯救。
   
   
   
   杨恒均 2012.6.12 随州
   
   
   
   参考阅读:《伴你走过人间路》
   
   
   

附:信仰不是用来救国,而是用来救人的


   
   
   
   凤凰网做了一个有关信仰的专题,约我写两句。圣诞节前夕,网络上对“中国人到底信仰什么”这个话题炒得如火如荼,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圣诞节就是西方人展示信仰的节日,而我们呢?人无信仰不行,一个国家的国民大多都没有什么信仰(除了钱),那就很危险了。
   
   
   
   不过,今天当大家都在高谈阔论“信仰”的时候,我却想从另外一个方面敲打一下。我想大家也注意到了,当我们(尤其是作为精英的我们)在谈论信仰的时候,绝大多数都会立即把“信仰”与国家联系起来,和国家的发展前途,与“救国”联系起来。
   
   
   
   这就让我有些警觉了。因为“信仰”这个东西在本质上是非常个人化的。如果真要很“功利”地拿信仰来“拯救”什么,排在前面的首先应该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灵魂,而不是某个“国家”。
   
   
   
   当初我们在吸收西方先进经验的时候,就曾经铸下大错,把我们向西方学习“长技”与制度的目的定为“救国”,而忽视了人,人救不过来,国家就算救活了,又靠什么支撑?结果大家都看到,走了一百年,几乎还在原地踏步。同西方的“长技”与制度相比,信仰这东西是更加私人化的,与我们每一个个体密不可分。
   
   
   
   我并不否认,大家有了信仰,那么由“大家”组成的国家也就有了信仰与方向,可不能因此就把本末给倒置了。我们需要信仰,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拯救我们的灵魂,而不是为了这个国家。国家倒应该为每一个公民的信仰自由创造条件与“保驾护航”,世间最可怕的事莫过于由国家来统一国民的信仰。
   
   
   
   虽然我曾经写过一篇《我的信仰是民主》的博文,而且也竭力推崇自由、民主、法治与人权的价值观,并期盼这些普适价值能够成为国人的核心价值的一部分,但我要提醒诸位,这些和我们今天说的国人的“信仰”是有本质区别的,甚至不是一个概念。一个国家应该有得到大家认可的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但却绝对不能要求国人都要有共同的“信仰”。我们看到一些极权国家正是把某个主义与某个利益集团的宗旨当成了“全民信仰”来强制民众接受。
   
   
   
   我们有些信仰某个宗教的朋友也不时发出“如果中国人都信XX教了,中国就民主了”,作为教徒,以此话来宣扬教义,这无可非议,但如果要拿来要求国人与国家,当作政治宣传,那就很可怕了。有些信仰固然更接近民主民主价值,但为了民主而去号召甚至要求大家拥有某种信仰,则是很不可取的。
   
   
   
   民主,就是让大家生活在自由、法治的社会里,让每一个人都成为自己的主人。到那时,他们有权做出选择,自然会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信仰。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2012/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