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叛逃》(一)
·《叛逃》(二、三)
·《叛逃》(四、五)
·《叛逃》(六、七)
·《叛逃》(八、九)
·《叛逃》(十、十一)
·《叛逃》(十二、十三)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六月五日,杨恒均博士离开悉尼飞往上海的前一天,在悉尼与一些中国大陆来的留学生聚会。期间,一些同学说起了悉尼中国留学生在火车上遭暴打等事件。杨博士就此议题分别从个人、华人团体与国家的角度谈了如何保护海外留学生。我们觉得可能会对国内即将出国留学的童鞋以及家长有帮助,故由Lucy整理主要内容刊发如下。由于杨博士已在飞机上,故未来得及经他审核]
   
   
   

关于个人:法律,法律,还是法律!

   
   
   
   从每一个个人来讲,保护我们最重要的法宝是法律。如果让我多列几条,依然是:法律,法律,还是法律。中国人移民留学较多的国家几乎都是法治程度较高的。不高的话,大家可能也不会来吧?可令人不解的是,很多中国人来到一个法治国家后却忘记了如何利用法治国家的优势,倒好像“法治”只是写在宪法上的条文,与我们关系不大。
   
   
   
   其实,在法治国家,法治不只是白纸黑字的条文,更不是大家为之奋斗的理想,“法治”早就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渗透进民众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之中。在一个法治社会,最重要的是要知法懂法,要掌握法律,并要学会“利用”法律。
   
   
   
   我常常对要出国的中国同学说,你要去的是一个法治的国家,犯法了没有人可以靠关系保你出来,开豪车撞人了也很难找人顶包,不想受到法律惩罚,你就得遵纪守法;同时,正因为这是一个法治的国家,你受到侵害时也千万不要忍气吞声,一定要拿起法律这个武器,要学会“利用”法律保护自己。在法治国家,法律并不是你们在书本上学的那一套,是当权者用来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工具,法律也不只是用来保护富人或者白人的,法律更不是一纸空文,法律是实实在在的,你懂了掌握了,就能够用来保护自己,即便你是一名外国人。
   
   
   
   可这恰恰是相当一部分中国留学生所不认同,或者没有认识到的。我发现,在中国来的留学生中,有相当一部分对西方的“法治”抱持怀疑态度。就拿这次有澳洲青年在火车上暴打中国留学生(造成重伤)来说,这是严重的犯罪,罪犯已经被澳洲警方控制。我这次来,接触了几位留学生,他们一开口就对我说,抓住了(行凶的白人)也没有用,他们不会重判的。甚至有人对我斩钉截铁地说,如果是中国人打了白人,就会被重判。
   
   
   
   听到这话,我脑袋都炸开了。要知道,这种指控是非常严重的,尤其对于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于是我继续问他们,有什么证据显示澳洲执法者包庇白人凶手,重判华人凶手?结果他们都只是说“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却没有任何证据。
   
   
   
   其实,要证据非常容易,只要稍微有点法律知识的人调出过去二十年发生在澳洲社会上所有类似的案件——不管是谁打谁,就事论事,看一下案情(伤情),对照一下宣判结果就一目了然了。我当时就告诉这些中国过来不久的留学生,如果有这种情况,你们学法律的帮我整理出案情对比,只要发现判刑中有对华人的任何不公,我们明天就应该到澳洲的国会山与总理府门前支帐篷进行抗议。
   
   
   
   法治的国家也一般都是允许公民言论、出版与游行示威自由的,法律条文上早就公正了,如果在实际操作上有不公正,当事人一定要申诉,相关团体一定要抗争。只有这样,才能有真正的法治,而不是只有法律。澳洲和美国就是经过公民抗争而确定了法律,同时又经过无数次的抗争而迫使执法者严格执行法律,实行法治。在法治国家,没有人或者利益集团可以把自己置于法律之上,也自然没有人敢把你置于他们之下。
   
   
   
   我能够理解一些大陆来的留学生对西方的“法治”保持一定的怀疑与警惕,这并不是坏事。但是,如果我们带上有色眼镜的话,甚至在心里认为这种法律和你所在国家的一样,那可就糟糕了,你在这里无亲无故,更不认识什么“领导”,如果这里不是法治而只有法律,那法律当然是用来对付你的。而你有了这种心态,自然就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有法治了。你甚至可能会想当然地认定警察就是用来欺压普通老百姓的,用来保护富人和政府那帮既得利益者的。于是,你在受到欺负的时候就不去寻求法律的保护,在应该报案的时候也犹豫不决(曾经有华人为此而遭殃),你甚至从蔑视法律而去作奸犯科。这就糟糕了。
   
   
   
   如果你真认为自己受到的法律上的不公正待遇,去找律师,去寻求舆论支持,或者来找我,我们一起去他们政府门前抗议、发传单。我这样做不只是为了帮你,其实也是帮我自己。我绝对不想自己的儿子生活在一个有法不依的人治国家,在那里,法律沦为一小撮人用来对付大多数人的工具。
   
   
   

关于团体:团结、团结,一定要团结!

   
   
   
   刚刚说了个人,那么作为海外华人团体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团结与互相帮助。有什么事了,尤其是发生了损害华人的事,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该上街的上街,该到国会山抗议的就不要犹豫。
   
   
   
   但实际情况也是让我感到困惑的。在西方人看来,海外华人团体像个怪物一样挤在一起,有自己的社区(唐人街),有自己的报纸,有自己的“组织”(亲北京侨团与大使馆),现在还有了自己的学院(孔子学院),可这却是一群最离心离德的人。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华人受到欺负的案例,但看上去紧紧挤在一起的华人却很少像其它族群(例如非洲美国人)一样为遭受欺负的个体而采取集体行动,他们大多忙于窝里斗了。
   
   
   
   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舆论。华人华侨在美国和澳洲有几十份华文报纸。这些年,越来越多的报纸杂志向北京拿钱,这倒没什么,北京有的是钱嘛,可拿钱的同时,他们也开始拿“新闻”。弄得很多留学生到了国外看的还是国内的“旧闻”,一上网也是中文网站。对主流社会一知半解。说起华人处境,他不到主流社会去寻找事件与证据(人家是绝对公开的),却去大陆中文互联网寻找,看到的往往像广州的小蛮腰一样,扭曲得像麻花似的。
   
   
   
   澳洲主流社会是根本不把中文媒体当回事的,估计除了人家的情报人员不时翻翻看哪一个报纸又从北京的“4万亿”分了一点,主流人群根本不看。而由于有了太多华文报纸,弄得一些华人根本不看当地主流媒体。与此同时,当我翻看西方主流媒体报纸的时候,也就发现了问题:很少有华人的声音。
   
   
   
   没有代表华人的评论员,没有反映华人声音的专栏。大概有才华的华人都去用母语在华人媒体上写作吧。可如果大家都这样,你怎么让西方主流听到我们的声音?如果真出现了歧视华人的事件,我们在自己的媒体上自说自话,有啥用?
   
   
   
   所以我建议,应该有更多的华人(不是指那些完全融入主流社会,只有名字还显示他是华人的香蕉人)在西方主流媒体上发出能够代表华人与留学生的声音——不是代表北京政府的声音,而是海外华人的声音,这个要区别开来。必要时可以团体操作,会翻译的和善于用中文写作的结合起来,你写我译,一起在主流媒体占上一席之地。
   
   
   
   海外华人的社会地位,以及是否会遭受歧视,和我们是否能在主流媒体——第四权——上占多大的位置有重要的关联。
   
   
   

关于国家:服务、服务,要以服务为主!

   
   
   
   说了个人以法律保护自己,团体要团结起来,发出让主流社会听到的声音,必要的时候走上街头。捍卫某一个华人的人权,也就是捍卫整个海外华人团体的利益。下面简单说两句国家与政府在这里应该扮演的角色。
   
   
   
   目前,在西方遭遇了一些问题与困难的主要是新移民与大量的留学生,他们大多是持中国护照的中国公民。在国外由于不是公民,人家政府提供的很多“服务”顾及不到他们,而中国政府部门虽然多如牛毛,但却独缺对这么多旅居海外中国公民提供服务的部门。当初大清国派遣了几百名留美幼童,还设立了专门机构,并派遣了“官员”去美国“管理”,今天显然不用管理,但却是需要一些服务的。这可是真正的中国特色,你想,世界上哪一个国家有这么多移民与留学生散布在世界各地?
   
   
   
   说起留学生,我们的政府还是老思路,外交部、使馆与一些侨务部门越来越“关心”华人社团与留学生,可就我所知,基本上都是“思想”上关心,行动上指导,很少向人家提供服务。而留学海外的人需要的恰恰是服务。从打算出国的那一天起,从开始找留学移民机构开始,就需要政府的某种“服务”,为他们提供正确的信息与资讯,以及保障他们的基本权利。我看到国内那么多孩子被送出来,很多家长又无力跟出来,别说孩子,连一些家长也对外面糊里糊涂的,我就想北京可以做点什么。例如,既然他们可以设立那么多孔子学院帮助外国人学习汉语,为啥不开办一个机构,给准备出国或者刚刚出来的孩子提供一些咨询、指导性质的服务?
   
   
   
   当然,一定要请我这种人讲才行,否则,他们又会搞成继续洗脑,不但没啥用处,且弄得孩子出来后更加困惑与不适应。
   
   
   
   Lucy 根据杨恒均博士2012年6月5日在悉尼的谈话整理
   
   
   
   推荐阅读: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
   
   
(2012/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