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杨恒均之[百日谈]
·《谍影重重》(六至十)
·《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百日谈]之《叛逃》(小说)
·《叛逃》(引子)
·《叛逃》(一)
·《叛逃》(二、三)
·《叛逃》(四、五)
·《叛逃》(六、七)
·《叛逃》(八、九)
·《叛逃》(十、十一)
·《叛逃》(十二、十三)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杨恒均转发读书会的信:这封信发到了我私人信箱,现在转发给你们,我已经删除了可能泄露来信者个人资料的内容,你们再检查一下。这封信让我一大早心情很沉重。还是我以前告诉你们的,在宣传理念的时候,一定要避免过多影响普通人的现实生活,我知道这很难。理想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现实却是大家真实生活的地方,为了现实而忘记理想不对,但为了理想而不顾现实,也不是我们希望大多青年去做的,这样会让他们的生活很悲摧。今后要多在这方面思考一下,如何让青年们脚踏实地好好生活——哪怕这生活是不民主、不道德的。另外,可以参考我那篇《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如何生活》]
   
   读者来信:请求你写几篇如何面对现实生活的文章
   

杨博士,您好 非常敬佩您,也喜欢您的风格.弟弟很喜欢您的文章,甚至xxxxxxxx 现在我所担心的就是弟弟的状态, 中国现在确实是乱象从生,您的那些评论确实正中要害,可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啊现实不可能快速改变,在这几十年里,年青人要如何面对生活呢? 对世界评头论足,痛快淋漓但当我们从纷乱而遥远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还是要打点好自己的生活不能因为社会的黑暗,而对现实充满抱怨,这样直接影响生活状态和身体健康的. 一个从小学习不好的人,却早早会看人脸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长大了成为一个领导,老板中国人际关系和社会法则自古如此 谁也不喜欢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人而一个青年人,整天想着愤世嫉俗的理想,就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太个性了,直接影响职场的晋升 若想找一个同样理想的老婆,更难了女孩子一般都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 一个没地位,没多少钱,却满脑子乌托邦的男人,根本没有吸引力 那些理想和信念不会全部变成现实的,短期内更不会如何很好地生活下去,就成了问题 不用对国家指手划脚,得先对自己,父母,儿女,负责,过好眼前的生活 上班一天挺累的,回到家里还成天挂在网上,缺少运动高兴了做白日梦,郁闷了就玩游戏,就把身体搞垮了,不到40岁准得出毛病还说社会太黑暗,不生孩子,不让孩子成长在这种环境里平民老百姓,哪有钱有能力去国外呢,就算能去,也得50岁了,还生得出孩子么? 这就是我们全家都很担心的,希望他能活在当下,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自家人的话劝不进去他很喜欢看你的文章 所以希望杨博士,能给现在的年青人写写,怎样在乱世中求生存? 国外这儿好,那儿好,想得再好也不能马上变成自己眼前的生活状态他们从您那里学到的,应该不是如何给社会横挑鼻子竖挑眼,对吧? 乱世避难,盛世腐败.生活在哪个时代,哪个国家,不是自己能选择的.无力改变,就必须先适应下来


   XXX
   
   

附录: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如何生活

   
   这个标题是我在博客中国一篇文章里看到的,那篇文章虽然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引起了我的思索,当然我知道,我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先前虽然已经在多篇文章里谈到在民主到来之前,我们应该如何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促进民主早点到来(例如《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但是,那与指手划脚、八卦到教人家如何去“生活”,完全是两回事。
   
   “生活”应该是高于政治,高于“民主”的。民主政治在地球上扎根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这之前,人类也一直在“生活”。所以,民主虽然可以部分改变我们的生活,让生活更美好,可民主未到来之前,我们还得生活,而且,对于大多数人,还得过“不民主的生活”。
   
   博客中国有网友写文章指责传播民主、推广普世价值的人(也就是他所说的启蒙者)要对上海杨佳之死负责。他的逻辑是,如果你不宣扬那些个人主义和人权至上,教唆民众敌视政府的价值观,杨佳会那么生气,继而杀人吗?
   
   他举的例子有些极端,但却有他的那套道理。确实,如果那杨姓兄弟是一位逆来顺受的臣民,他就不会那么激动,也就不会杀人,自然也不会被杀了。进一步推论:如果我们不提民主,鼓吹什么普世价值,弄得大家都心里痒痒的,甚至误导了一些年轻人,让他们自以为已经是公民了,甚至是主人了,从而没大没小,要行使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公民的权力,动不动就要挑战权威,监督政府,揭露腐败,要上访等等,这个社会会不会真的更加“和谐”呢?至少不会有那么多生气的人,即便人家把我们当屁民,我们也感激地笑着翘起屁股。
   
   按照这位朋友的逻辑,我们甚至可以继续推论:在强奸案发生后,不去追究强奸犯,而是和声细语地告诉被强奸的妇女如何在遭受强奸的时候,摆正自己的姿势,让强奸来得更顺滑一些……
   
   对于这件事,我想用一个治病救人的例子来谈谈我的看法。如果有一个人病了,而他自己却不知道,那么,我们应不应该告诉他?
   
   我认为,应不应该告诉他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认为告诉他对他及早治病有好处,因为他得的那种病可以治愈,早动手术早好,拖下去的话,就小命难保;第二种情况则是病人得了无法治愈的癌症,我告不告诉他,他都会死。这种情况下,我和大多数医生一样会选择不告诉他,否则,只会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中,那其实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
   
   说到中国的前途,说到民主、自由和法治,情况大体相同:到底中国有没有希望?到底我们这个社会能否进入到真正的现代文明——公民社会?法治、自由和民主会降临中国吗?如果不能,那么,我现在整天在这里鼓噪,把那些永远不会到来的法治、自由和民主说得天花乱坠,弄得年轻人都不想生活在当下了,我这不是害人吗?
   
   当然,我并不认为中国没救了。我认为民主、自由和法治一定会到来。我相信,绝大多数读者是理解我的博文的,他们从我博客里看到了希望,受到了鼓舞,并更积极和乐观地生活着……
   
   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确实在读了我的文章后,有些被“误导”,在他们自以为看得更清楚,想得更明白之时,产生了迷茫,甚至对现在的生活也失去了乐趣。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两个小时前,我打开了和讯博客的私信,其中一封信这样写道:“我所有的垃圾思想都来自您的博客。原来我是一个思想单纯而快乐的人,而现在心中总有那么多的不平和烦恼,而这一切都拜您所赐。这样的遭遇不知能否成为加您为好友的理由?”
   
   如果只是今天收到这样一封信,我不会写这篇文章,然而,这种来自年轻人的信,我不是收到一封,也不是一百封,电子邮件和博客信箱里应该已经存有上千封了。就在昨天打开邮件时,还有两位年轻人写来了几乎一摸一样的信:杨老师,一直阅读你的文章,民主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啊,……真觉得没有办法在这里生活下去了,你能告诉我如何出国?你能帮助我吗?
   
   还有更极端的,追看我的文章一年两年了,终于审美疲劳,终于顶不住了,大喊一声:你让我每天都想着民主自由,可我又得生活在这个G8现实里,你不赶快把民主自由弄过来,你这不是毁我吗?我现在都失去了生活的乐趣,都快阳痿了……
   
   说实话,如果我们不摆正理想、思想和现实的位置的话,不把政治和生活适度分开的话,很可能还真有大问题。也许有人要指责我,说我写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或者言行不一。是的,在对待我的年轻读者时,我确实是有所顾忌的。我想送给我大多数读者这样一句话:你可以像伟人一样思考,也可以像思想家一样写作,但你最好像一名普普通通的人一样“生活”。
   
   那么,一名普通的中国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举个例子,我和我的读者是坚决反对腐败的,我以前也号召过大家一起反腐败,可我却同时深深的认识到,如果按照现代文明界定“腐败”的概念,那么,这种腐败已经深入到我们政治、社会和生活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你自己的肌体和大脑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真要求受我影响的读者不但要揭露他们单位领导的腐败,而且要以身作则,不能涉入任何腐败和不正之风,说实话,以我对中国的了解,读者们迟早都会背着背包,到我家门口来,要求我养活他们的。这就是中国的现实,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当然,我不能指导年轻人选择某种生活,更不能阻止他们选择某种他们自愿选择的生活。如果你真要在一个远非公民社会里生活得像一位“公民”,在远非民主的社会里先过上“民主”的生活,在一个主人管着你的社会里却把自己当成主人,我不但不会反对,而且会尊重你,为你喝彩,并被你感动。但你知道那条路有多艰难吗?你知道自己会因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我知道其中的滋味,特别是对亲人的歉疚,你一辈子都还不清。所以,在任何时候,当年轻人问我该如何生活的时候,我都会让他们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过中国“特色”的生活吧。我真的不愿意误导年轻人,让他们为了更美好的生活而牺牲现在的生活,甚至提前过那种与当今社会格格不入的“极端”生活——虽然,我知道,真正“极端”的其实不是他们,而是我们现在的社会……
   
   今天的话题有点沉重,我也不愿意继续深入下去,最后,来点轻松的吧——
   
   民主到来之前,我知道怎么生活,除了继续为一日三餐奔波之外,尽量把业余时间都用来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而且不求他人,只要求自己,尽量做到“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倒是有点担心,民主到来之后,我老杨头怎么生活呢?到那时,我这些冒着风险,让那么多网友深夜阅读并热泪盈眶的文章成了真正的“垃圾”,连小学生都知道了,我还能写啥?民主小贩还能贩卖些什么?
   
   我琢磨着,如果有钱,我会去开一个小商店,或者小书屋,没钱的话,就到路边摆小摊——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还不至于老到摆不动小摊。也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路过老杨头的小摊时,能够稍微停留一会,和我一起回顾那段我写博客你看博客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
   
   杨恒均 2009/11/26
(2012/09/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