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蒋经国从贼变人?]
自立博客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从贼变人?

   蒋经国是从独夫民贼变成世纪伟人的吗?

   ——对于一种转型的理性考量

   

   刘自立

   

   有人现在撰文说了一个魔术—— 一个曾经的“独夫民贼”,一念之差,忽忽然就转变成世纪伟人了,于是一种唯个人主导论之蒋经国主义随之登台——这是一种误解和误会。此文简单一说。

   

   一,这种变戏法的说法,也许暗指某种极权主义转型戏法之凸现,是完全彻底的幻觉和差错。因为,作者首先没有闹懂一个基本前提:老蒋和小蒋转变不是忽忽然心血来潮,而是基于台湾(甚至大陆时期)多少一些民主宪政改革元素;这些改革包含土改(赎买),选举,媒体自由(相对毛主义大陆),加之经济振兴,十大建设(其中没有两次掠夺:“公”“私”兼顾;红黑通吃)。换言之,老蒋的反共主义成功地消除了阻挡转型的极权主义因素,为小蒋后来改革铺开了道路。这是至关重要的:维持台湾的主权地位,抗衡美国的动摇政治,对峙毛岸的颠覆打击——乃至包含老蒋的文革批判和红卫兵批判,拯救中华国格和传统——而对于极权主义转型,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国,都必然有国际因素介入,否则无法实施(苏联的改革国际因素基本正面,她无资本沆瀣于之——中国负面;她已成为资本大世界一环;固然有好坏资本之别,且这个趋势正在发生变化,但是时日会将相对长远……。)二,痛斥独夫民贼这类陈词滥调,不该出于民主人之口,却是那些制造独夫民贼之人及其本人的口头禅——是其几十年来宣传和洗脑之用词。老蒋抗日伟业,不可比之他后来的某些腐败——如果说抗日伟业完成于一个独夫民贼之手,难道不是滑稽天下?——故此,小蒋之继承父业,也绝无独夫民贼之色彩——政治上叫做威权主义统治——虽然,他四十年代到上海“打苍蝇”,确为丑谈;但是,民国经济究竟是谁搞烂搞垮,不言而喻。这里战争和战后的乱象为二蒋力挽之;和毛感谢皇军,利用战争,摘桃胜利,沆瀣苏,日于原满洲基地之武备和人员,完全不是一个性质:一为国家,一为权争。抗战后中国走向十分诡异;却是有案可察。因为那个时期的社,资二选并不完全清楚。苏联反面示范虽为老蒋等人识破,但是从孙文期间开始,这股反对专制(含皇权),走向极权之路(哈耶克天堂——地狱之路)尚未为人所识,所以,毛主义不但在农村势力很大;在重庆(谈判期间)也被左翼帮闲搞糟;是中国知识分子误导国人,结果很严重;也是实际和理论贫困所致——我们常常说日本,印度,土耳其,希腊等地就没有发生这个社会主义泛滥之现象,是为所致。三,小蒋负责台湾情治系统,他的KGB性质和苏联之正好相反,不可错断。苏之之顶共,极权,古拉格——小蒋之,主要是防共,灭共和反共——这是绝对相反的定性。我们说,反对共产主义是接近民主的天然路径,而绝对不是相反。老蒋二.二八和小蒋逮捕民运之阿扁,阿秀等,固然是独断之举,但是这个举措完全不同于毛主义打击性质,是可一查的。这里的区隔是,对于他们的逮捕(包含前次暗杀江南),都是专制主义反共和迫民的双向举动(如消灭台湾共产党),不可一概而论。何况台湾政治外交经济被逼迫(七十年代),也是事实。右倾镇压确实带来某种专制和恐怖。但是,这种台湾麦卡锡主义如何分析,是与整个世界如何评价麦卡锡主义有关联的——试想,如果没有麦卡锡主义对于左倾倾向的(也许是过分的)整肃,美国左倾思潮如何影响世界还不好说——这反映在法国68年运动的影响并激发资本主义本身的内部调整。四,台湾人区隔为蓝、绿两派。绿派不会同意蒋一人之功导致民主——这是一种政治常识——因为,没有蒋容忍和(后来做大)反对派,就没有蒋的转型;而这种转型的基础还是因为老蒋在大陆地区本来就已建构的民国体制;这种体制在很大程度上驱近于自由社会:如,自治乡村,(乡绅社会);地方有限自治(山西,广西等);派系并不一统;文化自主独立(大学,报纸);资本正常运行(含外国资本侵染)……这是台湾延续这种体制的前提;也是产生反对派的基础和渊薮——世界上只有中国知识分子相信,可以有没有反对派的民主(他们号称不作反对派——他们要做什么?不太清楚——可能是要做再一个张澜和老宋?);而我们认为,任何地方的自由主义都有她的载体;蒋制就是胡适的载体。故此,夸大老蒋和小蒋对于民运人士的破害和宽容,不是正论之道;正确的民主转型必然有其内在的反对派成长和壮大;在台湾,就是蓝、绿双向发展。把这个转型和改革仅仅理解为蒋式改革独占之,是显然缺乏准确性的。五,之所以不能说蒋介石和蒋经国是独夫民贼,是因为他们并未改变中国的道统(——含文化正统,法制正统,文化学统);也就是常常说的,亡国而未亡天下。这一点是近、现代区隔极权主义,专制主义和民主主义的要素。蒋介石缘自孙文之东-西道统坚持,完成民国传统、现代并治/制。早有人说了“民国当归”之理。既然如此,有何民贼之说?这种说法,只是共产主义无言盲判而已。民国大学,报纸,人物,事业,都是中国传统的最后继承者和宝贵者。其国民性的道德维系和文化创制,并无辱没先人之过。那些没有看见或者皮相筛选者往往是文化虚无主义;只知道要打倒蒋介石——不知道拯救文化于种族正是蒋家之功德,之努力——这是惯言蒋为独夫民贼的那种真正毛主义之风。现在谈论儒家,谈论文革,忽略了基本面向:毛主义是要取代儒教,帝师合一,毛为人神——而老蒋全无文化代替于政客的滑稽霸道之谈;他的台湾产生的新儒家宣言(1958年)和对于土族传统,日本文化和西方价值的多元竞争给出平台,公平于待——和毛主义在大陆斩尽杀绝之作为绝对相反。六,我们曾经为国、共两党做过一个假设——这个假设,也是马歇尔假设——因为,至少老马在一点上讲的对:如果国民党只懂得武力解决问题,他们就输定了(当然,这个判断不同于史迪威,谢韦斯,斯诺的共产主义好得狠之判断)。老马是说,如果老蒋政治、武手两手抓,也许会使得毛主义正当性很快失灵(含赎买、土改等)。当然,老蒋不懂俾斯麦;不知道如何掌控政治-议会斗争——加之毛也不会听命于真正军队国家化,遂始两年战争而落败。这个落败,让大陆上很多人认定蒋介石是独夫民贼。那么,请问,毛主义落实了他的不是独夫民贼的任何可能了吗?只有白痴才会不懂其中道理,其中事实/史实。我们说,那时的毛主义接轨世界共产主义思潮,产生苏联体制民主论的那种虚假幻象,且在欧美国家盛行所谓社会民主主义——遂使得真正的修正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纠缠不清——乃至今天的民主社会主义也和社会民主主义混淆并谈,让有没有,认不认反对党这个民主核心问题化为乌有。这是人们警惕不足,见解浅薄之处;尤其是中国知识分子。七,美国的对华政治在抛弃台湾方面实无任何西方式理据与价值衡量;他们的唯一理据,就是所谓战略思维——这个思维带来东欧的有限主权论——带来朝鲜、越南的三八,十七线论——带来肯尼迪对于古巴的半个世纪的默认。又,在七十年代(甚至六九年开始),美国人开始突破这种所谓战略思维,近一步拉拢毛周,企图实现毫无价值可言的中美苏新战略格局论。这样,台湾专制主义就被完全抛弃了。这种美国论的做法究竟带来何种结果?就是现在他们遇到的、中美实质关系的一团乱麻。这样,蒋经国之所以民主(和戈尔巴乔夫一样)只是美国逼迫的结果。他被干出联合国后,一切台湾主权合法性逐一丧失,只是留下一副民主牌可打——民主:也是美国亡羊补牢,制定台湾关系法的最后依据和依托。小蒋被逼无奈的性状,比较他的伟大“选择”,来得更加迫切和实际。他不选择民主,又能如何?这是他后来和宋氏拒绝邓,廖官书的法律和主权依据。所以,不要夸大小蒋转型于无限,也不要对他以前的定位,一通乱骂,黑白各执。根本不是那样。一句话。小蒋的台湾具备民主转型的威权主义甚至专制主义前提;是他对于历史发展契机的严格把握;这个把握,不是伟大人格带来的政治奇迹,而是大历史背景对于小台湾的磨难和拯救;这是国人(之一部分;台湾人整体)对于世界战略格局的突破和创制;仅仅依靠一个小蒋是无济于事的。

(2012/08/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