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自立博客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记住那个日子:1966年8月5号!
   ――献给卞仲耘或题死亡赋格及续篇(刘自立)
   
    一,
   

   
    一个人死去
    一群人死去
    一组数字死去
    人
    人啊,千千万万,死去
   
    数字和人体
    对位?
    赋格?
    死去?
    复活?
   
    他或者轮回再世
    或者就此消失
    在消失的云彩雨滴和风暴里
    教堂的眼睛就像闪烁的彩窗
    洞射她不安的眼光
   
    那是一个出生和死亡并肩的日子
    上帝垮塌
    神也死去
    他或者轮回
    或者就此消失
   
    院子尽头那座小教堂
    拐角处雨滴蒙蒙的彩窗
    投射的影子坚硬
    如不屈的信仰
   
    我,就在这里
    受到远行的挑战
    驰骋在大乐谱中
    一缕低低的延音
    引我颟顸而行
   
    对位,在人体和历史的交织中
    留下配器中风暴大规模的涂炭
    抹去我和所有的符号
   
    人,并未握手于神
    他们脚下的大地
    和天空对位
    策兰说——那是空中监狱
    (硕大无比的空间
    不但犹太人
    而且一切民族
    可以容纳)
   
    尚有空中坟墓
   
    天地赋格曲
   
    和天地和谐
   
    不,那是天地倒转的时期
    土地的别名
    领袖的别名
    和人的别名
    上升到无以复加的最低端
   
    就像囚房转动她不育的
    乳房,奶汁和灰尘
    垢抹在孩子的脸上
   
    我,转动自身
    梦觉打开牢门
   
    我,走出天空监狱
    像萨拉芬走入花蕊
   
    我们无论行止,生死,
    走动,停滞
    轮回,消失
    叫喊,沉默
    我们等待建造地上的天堂
    而不是面对空中的
    监狱
   
    那一天——地上,终于建造了天堂
    ——教堂的眼睛就像闪烁的彩窗
    洞射她
    不安的
    眼光
   
   
   
    二,
   
   
    对位
    缺少一环
    萨拉芬加入恋爱
    对位记忆
    和爱之死
    进而,加入到巴赫
    和整个大地的恋情
    赋格曲
    玄妙笨拙
    就如笨笨的
    一手诗
   
    第三者,究竟是谁?是巴赫
    是萨拉芬
    还是大地
   
    无人知晓
    我不是第三者
    也不是第四者
    我走来
    每每听到赋格以外的声音
    左手和右手
    加上无形的第三手
    挥动着东、西方之间
    灰色的地带
    永恒的这边
    和那边?
   
    区隔
    篱笆
    铁丝网?
   
    即便是傅科摆
    她摇动的,划一而非
    对位的时间差里
    我得以小舔
   
    我愿意和她在一起
    留住瞬间
    和永恒
   
    但是,踏板
    被强烈触动了
    声如洪钟
    节奏和速度
   
    从来没有这样的效果
    像克里默德强劲有力
    而软弱无比、而纤细无比
   
    情若坚硬的石头建筑
    千年不毁
    又如清风一缕
    对位于我
    看见的
    剥蚀和
    齑粉
   
   
   
    三,
   
   
    战壕
    断臂
    脑浆
    血污
   
    他们是活体
    死体
    和记忆体的赋格——
    永远的赋格——不可分开的
    某种艺术的原则
   
    手臂
    就像雕刻,滑向另外一个空间
    年年月月
    在另外一条
    战壕里
    重遇
   
    就像G.古尔德
    确定数字感情
    和一些不感情
   
    那是手臂声响/伸向左处的一个动机
   
    即便在几次战争和协调会议中
    即便右边一直占有绝对的优势
   
    不管是塔列朗还是梅特涅
    他们才是赋格失败胜利的
    双重高手
    甚至不亚于巴赫精彩绝伦的织体
    因为富歇和塔列朗双双走出格局
    又一个局面
    霍然开朗了——
   
    那就是赋格
    在断臂之间
    行进
    再世
    谈论
    胜
    败
   
    左面是死
    右面是活
    抑或相反
   
    即便右派如画如花如真谛
   
    左面,依然是
    战斗
    革命
    正义
   
    左臂弹奏着活的拉威尔
    左手钢琴协奏曲
    右面,是火炬游行中
    那个疯子
    和历史
    对位
   
    战壕如蛇
    隐动于麦田
   
    麦田如象
    屹立于山亘
   
    左手伸向右键
    抑或相反
    就是赋格艺术
    最为精彩之处
   
    于是,有人鼓掌
    有人叫嚷——
   
    一个死去的影子
    叠加在活着的
    指挥的身体上
    战壕挂在墙后
   
   
   
    四,
   
   
    人,退如自己的视线
    彩窗
    琴键
    画布
   
    人,和人和女人和男人
    组成对位与赋格
    那是十分美好的宁静
    因为,宁静,由琴声组成
   
    当人旱化于战场或者沙漠
    当沙漠变型千万英魂附体
    我们看见就是风暴和冰雪
    冰雪,是一种十分干旱的雨水
   
    十分干旱的雨水
    就是天下大旱
    天下大旱
    就是以泪
    洗面
   
    水
    死水之赋格
   
    火
    是活火
    之赋格
   
    她们都有漩涡
    中心
    和边
    际
   
    所以,我跟在水火后面的千年历程
    看见的,都是水火赋格曲
    并不高调的声响
    那是一种
    喑哑的低音
    环绕着
    直立着
    蜷曲
    而且
    抖动
   
    赋格的绝对精神
    就是失去火也失去水的
    那种绝大绝望的对位了
   
   
   
    五,
   
   
    就像一列历史列车
    他驶过田野两边
    让东、西瞬间成立
    而明天变成昨天
   
    列车停顿的时候
    战败者和
    战胜者
    对位
    失语
   
    条约和掠夺
    组成赋格曲
   
    一个大人物像皇帝一样退位了
    其退位,是不是另外一个对位呢?
    是的。因为胜利者的花冠上
    充满了牺牲
    充满了死亡
    充满了赋格
   
    那并不是策兰所言
    一种屠杀的产物
   
    她本身就是上帝
    魔鬼和不是上帝
    不是魔鬼之间的
    并不珍稀的产物
   
    我没有定罪蝴蝶(效应)
    也没有定罪玫瑰(语言)
    我没有定罪生
    亦没有定罪死
    所以,数字列阵
    悄然成全了音乐
   
    那是西西里情歌
    和贝多芬凯旋歌
    留下的极大空间
   
    于是,蝴蝶扇扇翅膀
    对位的另外一方
    于是天诛地灭了!
   
   
   
    六,
   
   
    萨拉芬,我的偶像
    你不是修衣特,不是克里默德
    你是无声花蕊的创造者
    是牺牲和生命之间的赋格
    我于是知道
    你是花朵和
    命运之对位
    你疯癫地
    扑向
    病室外面
    一颗
    安静树
    你是她无穷静穆的祭身
    所以你趋前往爱
    为了和她一体
    为了树之间
    人之间
    刹那间
    之联合
   
    萨拉芬
    你是分裂和
    崩溃的榜样
    就像枪支
    作响
    在纷纷弹语中
    你掐算花的
    语言
    前言成谶
    规避战争和革命的啸响
   
    是为了花朵在这个革命里
    如此怒放凋零毁灭而不已!
   
    所以,萨拉芬
    你是花朵
    眼睛
    瞳仁
    细菌
    孢子
    和一切体形:
    手臂,臂湾
    航线织体之
    再度创造者
    你是上帝和你之间
    绝对伟大的赋格曲
   
    你所以疯到直接走进树的身体
    花的身体
    是因为
    树的眼睛
    花的眼睛
    看见你
    欢迎你
   
    你是相反的、人的、相反的存在
    相反的方向,相反的否定体
    ——没有人会为此感到不安
    和恐惧
   
    就像一座山
    为了一个人
    她屈膝下跪
   
   
   
    七,
   
   
    赋格
    就是左右之间
    天地之间
    人兽之间
    惠特曼和彼得拉克之间
    巴赫和疯癫派一切同仁之间
    战争暴动和秩序之间
    P.策兰和动摇派之间
    中国和俄罗斯之间
    和平与战争之间
    之一种艺术
   
    所以,我看见一个暴君
    为友人打开了
    一本托尔斯泰
    他念道:
    拿破仑为了攻不破的堡垒
    噩梦连连
    他伸出手
    他握紧拳
   
    他击打
    软绵绵
   
    这就是暴君的软弱
    这就是强大的预言
   
    赋格
    留恋
    是对峙艺术
    和谐的语言
   
    而这个语言
    所以强大
    是他的
    软弱
    和软弱所预示的
    一种爆裂的因子
   
    这个区别
    就是暴君
    他占有的
    也是软弱
   
   
   
    注:路易斯.萨拉芬(Séraphine Louis) ,1864年生。法国女画家;曾为佣人,艰苦于画,后出名。近有电影《花开花落》,演绎了她的一生。
   
   
   死亡赋格(续)
   
   
    洛尔伽说,五点钟,即为死期
   
    我的死期是下午
   
    不到五点
   
    北京
   
    一九六六年
   
    八月
   
    五号和六号
   
   
   
    洛尔伽说,五点
   
    是一个绝期
   
   
   
    我说,早上八九点钟的
   
    太阳,才是中国的戈尔尼卡
   
    飞机和炸弹
   
    从女孩子手中抛掷
   
    炸死她们的老师
   
    八九点钟
   
    她们受到屠魁的接见
   
    "八九点钟"和"五点钟"
   
    载入史册
   
   
   
    火焰燃烧
   
    八月9号
   
    烟囱里升起来
   
    无重的身体
   
    她,并未在大地里
   
    缓缓
   
    缓缓
   
    下降
   
   
   
    洛尔伽的孩子们
   
    拿来石灰
   
    拿来裹尸布
   
    我们的孩子
   
    没有忏悔
   
    只是凶手
   
   
   
    于是,时间变得如同画面般凝固
   
    洛尔伽死了
   
    达利,用晚间的黑色
   
    涂抹时间
   
    那是一种时空对位
   
    而我们的孩子
   
    对天地
   
    无兴趣
   
    她们是北京
   
    生命的格式破坏者
   
    她们卖掉贞操
   
    是为了政治上和屠夫媾和
   
    于是,四十年
   
    红卫兵下了崽子
   
    就像白蚁
   
    掏空了人间堤坝
   
   
   
    五点钟
   
    于是变成三点,变成四点
   
    卞仲芸
   
    她们的校长
   
    在下午三、四点钟
   
    慢慢死去
   
    而八九点钟的
   
    太阳,古往今来
   
    笑容可掬
   
   
   
    太阳,于是变成取消对位的单独神
   
    神,变成魔鬼
   
    魔鬼
   
    变成
   
    独眼兽
   
   
   
    那不是独角兽
   
    无穷的玄机
   
   
   
    蓝天提起蓝天
   
    羞于启齿
   
    于天道
   
    大地提起大地
   
    抹去血腥
   
    于地帝
   
    婴儿生来
   
    死期变活
   
    她长出翅膀
   
    是为了飞上
   
    天安门?
   
   
   
    于是,隔海也有指责
   
    洛尔伽说,达利
   
    "是一个孩子"
   
   
   
    达利听到了杀死他的情人的枪声
   
    枪声,黑入画布
   
    达利涂黑了自己
   
    为了一个悼念
   
   
   
    达利说,我是一个女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