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杨恒均之[百日谈]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宽容与谦卑是民主的重要特性


   
   4月22日应邀去“无锡周末大讲堂”做讲座。因为讲座的听众是以当地的公务员为主,所以,我本想讲一下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尤其讲一下中共执政以来执政理念的变化与社会进步的关系。但和我同期讲座的另一位主讲人是来自中央编译局的俞可平教授,他主讲的题目是“思想解放与社会进步”。俞教授是我敬重的体制内学者,既然他选定了这个主题,我自然得换一个题目。于是,我去无锡的一天里,上午听讲座,下午在同一台上做讲座。
   
   

   
   我去听俞老师的讲座,一些前来看望我的网友觉得不太理解,在他们看来,我和俞教授所讲的民主是有很大区别的,我没有必要去听他讲。 其实,我既不是出于礼貌,也不是出于尊重,我听一个人的讲座,一定是为了学一些什么。而那天,作为官员的俞教授面对公务员,肯定是无法放开讲的,可即便这样,我还是学到了很多。俞老师很多说法与思考都给了我启发。例如,俞教授在讲到“思想解放”时,说“思想解放”的实质就是“自由”——确实,在英文里,在这类句子中,“解放”与“自由”差不多可以互换的。俞教授试用这种方法,把中国的“思想解放”与“普世价值”中始终排在第一位的“自由”思想结合在一起,很有现实意义。
   
   
   
   当天下午我的讲座虽然是“当前留学移民热潮下的冷思考”,但我也多次提到俞老师的讲座对我的启发,其实,我那天本来想讲的就是“自由”的价值理念在中国过去一百年历史中的作用,同俞教授所讲有所不同,但并不矛盾,而是相辅相成。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在宣传民主理念、推广民主实践与建设民主制度的过程中,各方各面都在发挥作用。追求民主的方法不止一种,实现民主的道路也不止一条。中国民主的到来可能是一夜之间,可能会有体制外,或者体制内的“强人”最终完成这个壮举,然而,这并不是说,当今其它各个领域的各项工作就没有意义,无论是写文章传播理念,维护个人或者其他人的权益,还是体制内默默地改革与改良的人士,无论是流浪海外心系祖国的民主人士,或者因为爱国而坐牢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发挥无法取代的作用。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最终那个一蹴而就的“伟人”;没有他们,即便出现那样的“伟人”,很可能又是一场骗局,一场民族灾难。
   
   
   

上个星期,有编辑给我推荐一个讲座,是一些年青的朋友谈民主实践。我一看这个非常有意义,我也非常认同他们的做法。可是,只看了第一段我就火了,很不客气地给编辑留了言,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为什么?因为那个讲座的导言里前面几句话是这样的:民主不是,民主不是xxx, 民主也不是xxx,民主是yyy! 这yyy 就是他们当时的主题,也是他们正在做的事。


   
   
   
   这就是我火大的原因,我非常认同他们所做的事,可在他们的导言里,竟然把其它的“民主方式”一笔勾销,最后只有他们做的才有利于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你们开什么玩笑?知不知道,你们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最不民主,甚至是反民主的?
   
   
   
   当然,我可以理解这些年轻人,谁不想强调自己做的事最重要?我个人在宣扬民主的过程中,也多次犯过类似的错误,例如,对于一些总是用维权这种“行动”来否定我靠写作普及民主知识的人,我曾气愤地说,没有对民主理念的认识,对民主制度的追求,你那种维权毫无意义,连陈胜吴广的起义都不如。看看中国都维权了几千年,除了帮助统治者们改朝换代,还有什么进步作用?
   
   
   

这话是气头上说的,后来有了更多的思考与实践,我已不再这么极端,也学会了在推广民主的时候,一边强调自己的重要作用,同时不去否定其他人的作为。在后来的博文里,我更多的是使用这样的句子:民主是,民主是xxx,民主也是xxx,但民主更是yyy.——这yyy,可想而知,就是我杨恒均认可并正在做的啦。


   
   
   
   谁不想强调自己所做之事的重要性?但只有那些确实理解自己所做之事的重要意义的人,才不会轻易去否定其他人的做法,以突出自己。然而,这种改变,绝对不只是换一种句型与说法那么简单,那是在对民主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后的一种不自觉的觉悟。
   
   
   
   追求民主的人必须抱持宽容与谦卑的心,我以前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个人品质,后来才发现,这其实是民主的基本特征。一个人是否有谦卑与宽容的心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你的亲戚朋友与周围的人不反感,你也不一定能够损害社会与他人。可是,一个声称追求民主的人如果始终无法拥有一颗谦卑与宽容的心,我们基本上可以判定:这并不是他的品质与性格有问题,而是他始终没有搞懂民主是个什么东西。
   
   
   
   认识我的人大多知道,我的性格并不像我在网文里表现的那样“温文尔雅”,说句心里话,我虽然仍在努力,但从个人人品来说,远没有达到自己理想中对宽容与谦卑的要求。很多时候,我的个性张扬,有时可以说相当傲慢,脾气暴躁更不用说。可是,在追求民主这么多年里,我的“性格”却有了变化——越对民主有深入的认识,越让我认识到民主的最大特性之一就是谦卑、宽容。对民主的认识改变了我的品性。这有点像放下屠刀、皈依佛门的凶手久而久之让人看上去也开始“面善”一样,我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也被民主的这一特性所征服,弄得情不自禁地谦卑与宽容起来。
   
   
   
   民主不但是一种目的,也是一种手段。只有使用符合民主价值理念的手段追求的民主,才能得到大多数民众的认同。由于中国目前是地球上少数几个尚未有民主实践的地区,对民主的认识就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这种情况下,民主追求者们的宽容与谦卑尤其重要。
   
   
   
   正如俞可平教授所说“民主是个好东西”,问题在于,这个好东西也常常被误会甚至歪曲。我经常看到网络上一些网友发牢骚,例如昨天一位网友在腾讯微博说,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竟然破口大骂,竟然如何如何,这样追求民主,难怪现在年轻人听说民主,就摇头走开。连他也不那么喜欢民主了。
   
   
   
   这个留言具有典型意义,一方面对我们这些追求民主的人士来说,一定要注意手段与目的的一致性,并要深入理解民主本身的宽容与谦卑的特质。带领大家追求民主的人无法摆脱这样一个困境(悖论):一方面,他们相信民众是清醒的,能够为自己作主,有实行民主的素质与能力;另一方面,他们却不得不带头去“启蒙”“引导”普通大众觉醒与站起来,为自己作主。
   
   
   
   我们看到,这两个方面是互相矛盾的,如果第一点成立,民众都意识到自己的权利,能够当家作主,就根本不需要所谓民主带头人与启蒙者来“引导”他们;而之所以有走在前列的一些民主人士,正说明大众的民主意识还没有普遍觉醒,而这所谓“少数民主精英”要做的,正是“引导”大众去呼吁、追求民主——对于民主人士,最大的悖论还在后面:当被他们“引导”的大众真正觉醒的时候,当民众能够为自己选择,并认识到独立思考的重要性的时候,他们第一抛弃的是“独裁者”,第二抛弃的就是那些试图“引导”“启蒙”他们的民主人士。
   
   
   
   以上矛盾与悖论是所有追求民主的人士必须认识到的,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或者理性温和地面对这个问题的同时依然干劲十足地追寻民主的唯一办法,就是在骨子里真心接受民主最重要的特质:宽容与谦卑。当然,宽容也有对象与限度,宽容的是异己,而不是独裁;谦卑的目的不是谨小慎微,更不是卑躬屈膝,谦卑是为了持之以恒,谦卑才能拥有巨大的精神与道义的力量。
   
   
   
   这是针对民主人士,那么,针对那些因为某个民主人士的品质与方法就对民主生出了忌惮甚至讨厌的网友呢?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一些人常常拿道德做挡箭牌,可当你最终发现一个所谓“道德高尚”的人却是真正小人的时候,你从此以后不再相信这个小人,还是不再相信道德?你当然是不再相信这个小人,而不是连道德也讨厌了。
   
   
   
   民主也和道德有同样的遭遇,大家不应该因为一些推广民主的人士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就对民主也生出了反感,如果那种事发生,我只能说,你需要更深地去认识、理解民主。
   
   
   
   杨恒均 2012年5月2日
   
   
   
   推荐阅读博文:《不要把追求民主的人当偶像》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附:一封东莞务农工的来信


   
   
   
   [按:这几天收到了一些读者来信,其中这封来自一位东莞务农工的尤其引我注意,征得写信者同意,现全文转贴如下。我希望读者认真思考一下信中的问题,给我提建议该如何回答,或者各位也可以以留言与信件的方式回答这位读者的问题,讨论与对话。我将在拜读诸位的留言与信件后,写出我的看法]
   
   
   
   尊敬的杨教授:
   
    您好!首先祝您劳动节快乐,虽然您不能算是劳动者,您是知识分子,是知识精英,还是祝您快乐!中国的劳动者其实没有几个是快乐的,我就是这不快乐的劳动者中,最普通的一个。我是在东莞打工的农民工,在黑工厂做事,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白夜班的工作,从来没有工休,更没有双休,像劳动节这样的法定假日也只有象征性的一天而已,工作非常累,非常辛苦,根本没有自己的个人时间,我把我这来之不易的一天休息时间用来给您写这封信,是因为我有很多的疑问想请教杨教授。当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80后民工。没有学历,没有文化,也没有什么社会阅历,也许我提的问题非常的肤浅,但是我很真诚,希望您不要笑我,您也许能想到,一个普通民工要给您写信,还要讨论民主,这需要很大的勇气!也是您曾经在您的博客中鼓励我们这些打工仔,打工妹给您写信,我才有勇气写这封信的!所以写的不好,很肤浅,甚至狗屁不通请您也不要怪我,毕竟能力只有这一点,是真诚的就够了。
   
    我是您忠实的读者,尽管我的工作占据了我全部时间,我还是在很可怜的休息时间中,坚持阅读您的作品,因为在您的作品中我看到了希望!我们都知道穷不可怕,苦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希望!在我知道的同龄人中,很多人因为没有看不到希望,选择跳楼的,选择了犯法的有很多,我很幸运,在我也快绝望的时候,我快崩溃的时候,我看到您的作品,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我相信,您的梦想会成真,民主的中国会到来,所以我不能死,也不能去犯法,因为我要迎接这一天的到来,并参与其中,投上我宝贵的一票!所以我每次快崩溃的时候,我总能在您的作品中看到希望,找到力量,让我坚持下去,绝不能放弃自己!我这样拼命,甚至忘我的工作,每个月也是不到3000块的工资,在当今物价飞涨的情况下,自己省吃俭用,还有家里父母老了,不能工作,要给他们生活费,都快负担不起了,我知道我这还不算最糟的,还有很多比我还苦的农民工兄弟,这就是我们当今民工的生存状况,我们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成就了当今中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但是自己却只能在生存线上挣扎,更谈不上生活了!我们是现在被关注的最少的群体,也是最没有发言权的群体,在网络上,在电视上,书上,报纸上都看不到来自农民工的声音,连杨教授您的文章中都很少,您走遍了中国,走遍了世界,您走进过这些农民工的心里吗?当然您不上救世主,您也不是万能的,您的精力也有限,但是我希望能看到您有机会也写写农民工,因为他们其实是很需要关怀的一个群体,而且也是当今中国最需要的一个群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