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举例来说,什么时候,地球人才会全然不知道锁和钥匙是什么东西呢?]
李芳敏144000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8你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那時我的心對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
·9拯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撇下我,也不要離棄我。
·10雖然我的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卻收留我。
·11耶和華啊!為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
·12求你不要照著我敵人的心願,把我交給他們
·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1如果你緘默不理我,我就跟那些下坑的人一樣。
·2求你垂聽我懇求的聲音
·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4願你照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把他們應得的報應加給他們。
·耶和華就必拆毀他們,不建立他們。
·6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7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的心倚靠他,我就得到幫助;所以我的心
·8和華是他子民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举例来说,什么时候,地球人才会全然不知道锁和钥匙是什么东西呢?


   
   
   
   那巨人立时又发出了他那种古怪的笑声:“他死了?并没有长生不老,子子孙孙呢?是不是一世二世三世四世,乃至百世干世,还在做皇帝?”巨人这样问,谁都知道问的是什么人了,我昂着头回答:“没有,两世就完了。”

   .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有点苦涩:“或许一样会,两千多年,地球上人类的思想方法,其实并没有进步多少,权力一样令人腐化,各种行为,本质上也没有多大的改变;人性还是一样。”
   .
   想要为地球人自相残杀的行为辨护,实在太困难,至少,在这样的题目之前,我说不出一句辨护的话来。地球人可以为千百种理由而自相残杀,为了粮食,为了女人,为了权力,为了宗教,为了主义……原因有大有小,残杀的规模有大有小,自相残杀的行为,在自有人类历史记载以下,从未停止过!
   .
   我不禁黯然,钥匙扣,多么普通的一个物件,可是这东西联系着地球人的思想行为,如果地球人的行为,没有偷或抢,没有对他人的侵犯,那么,地球上当然不会有锁和钥匙这样的东西!
   .
   白素叹了一声,我摊开手:“读读历史,看看现在,是这样子。”白素的眉宇之间,有一种异常的抑部:“应该说,大多数人是这样子的,也有少数的列外,等到大多数和少数的比例改变了,地球人也会改变。”我喃喃地重复着巨人的话:“要改变生物的天性,非常非常不容易,接近不可能!”举例来说,什么时候,地球人才会全然不知道锁和钥匙是什么东西呢?
   http://www.tianyabook.com/kehuan/nikuang/yb/009.htm
   
   异宝 第九部:十二金人的投影
   
     陈长青熄了电视,示意齐白把那合金交给我,齐白着实犹豫了一阵,才将之交给我。
     我就把那合金放的上;陈长青和齐白都迟了开去,他们自然不会退出很远,但只退出了几步,浓舞已把他们掩遮,看不见他们了。
     我开始集中精神;那合金很快就发出了光芒,光芒的自每一个小平面中,射了出来,交织成了一片,等到光芒越来越甚,射了出去,在浓雾之中,形成了极其壮观瑰丽的色彩。
     但是那只是一大团一大团流动的色彩,看来真是壮观之极,齐白和陈长育两人,不断发出主赞叹声。那就是的士方曾看到过的情景。
     壮观就够壮观,意义却一点也没有,一大团闪耀的,流动的色彩,那代表了什么呢?什么也不代表。
     半小时之后,我吸了一口气:“我看,仍然没有结果。”
     齐白的脸色,在奶白色的雾中,看来十分苍白,他缓缓点着头:“好,将它放下去,下面有七个凹槽,放进哪一个去好?”
     我道:“这你不必考虑,看来,只能是直对着小洞的,所以才能把它取上来,快拿你的工具来。”
     齐白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开去,不一会,就拿着一只皮套手,走了回来,那皮套手,看来像是装高尔夫球棒用的。他拉开拉炼,取出了一只直径在约十公分的金屑圆筒来。
     这自然就是“探鹂得珠法”的工具,他先从圆筒之中,抽出细细的一根杆子来,约有一公尺长,在杆子的一端,有一个爪状物,他取过那合金,放在那“爪”上,用手捏了一下,令“爪”把它抓紧。向着没有架子的那一面灰白色的,有着长方形框子的墙上射去,陈长青忙把摄像管转过去,对准了那幅墙,陡然之间,我们三个人都呆住了。
     那三股光芒,一射到了那灰白色的长方框子上,就组成了一幅形象,看来竟是一个人像!
     但是由于我陡然吃了一惊,思绪不能那么集中,三股光芒迅速暗下来,那个人像在一闪直间已消失。陈长青叫了起来:“天,快集中精神,快集中精神,三个人,那上面出现了一个人。
     我一时之间,心慌意乱,精神更不能集中,光芒也一直未曾再现,陈长青道:“你,还是用上次的办法好,让你事后看录影带。”
     我忙道:“不,不,那样我更不能集中精神了。”
     我说着,长长地吸了—口气,可是我却不由自主想到:竟然出现了一个人!我竭力克制自己,终于,渐渐地,我心神定了下来,可以集中精神了,呼吸也变得缓慢而细长,那三个小平面上,又现出光芒,光芒渐渐加强,再度射向那灰白色曲框子。
     刚才,由于陡然之间,看到了人形,心中惊骇慌乱奠名,所以才一下子不能全神贯注,但这次,已有了准备,所以人形再现,我仍然能控制着自己,使自己精神集中。
     那人形才一出现,十分淡而模糊,齐白沉声道:“把发光装置关掉。”
     陈长育答应着.,墓室中暗了下来,三股光芒看起来更强烈,射向墙上,那情形,恰好放映机放出光核,射向银幕。
     而在墙上,那人形也渐渐鲜明,而且,现出了金光闪闪的色彩,五分钟之后,人形渐晰可见,那是一个看起来面目相当威严,穿着一身奇异的金色服装的男人,全身自头部以外,都被那种金色的衣服包裹着,连双手也不例外,那衣服看不出是什么质地,在衣服上,看来有不少附件,但也说不上是什么东西。齐白的声音像是在呻吟一样:“天,那……这是十二金人,十二金人之—”
     陈长青急速地喘着气:“十二金人……不是十分巨大吗,这人……”
     齐白道:“他旁边又没有人比较,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和记载中一样巨大?”
     我那时也真正呆住了,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更令我震呆。
     我竭力使自己的思绪不松懈,那个金光闪闪的人,才一出现时,只是一个人像,可是我精神进一步集中,他竟然活动了起来,就像本来是幻灯片,忽然变成了电影。
     不,也不能说是由幻灯片变成了电影,如果是电影,那人的活动是平面的,活动限制在墙上,可是那人一开始活动,他却从墙上走了下来!真的,在荧光屏上清楚可见,他从墙上走了下来,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才一走下来,还不是十分大,可是,却在迅速地变大。
     也就在这时,电视荧光屏上忽然一暗,那小洞中,一股强烈的光芒,冲霄而起。
     那股强烈的光芒,是夺目的金色,如此突然,令得我们三人,一起后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我哪里还顾得什么集中精神。
     我虽然慌乱之极,那股金光还是冲霄直上,而且,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中,金光扩散,在浓雾之中,我仍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巨人,和刚才在荧光屏上看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但是放大了不知多少,巨大无比,至少有十公尺高,看起来;像是就站在我们面前,可是又有一种虚无飘渺之感,不像是真实的存在。
     在一刹那间,尽管我们三人,见多识广,但也都呆住了,实在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那个巨人,看起来似实非实,似虚非虚,而且他是那么高大,当我仰头去看他的时候,他又是那么真实,在一刹那间,我真有点怀疑自己的是在真实的生活之中,还是在梦境中。
     我不知道我的震呆维持了多久,接着,我陡然想起了一个平日很少想到的名词来:立体投影。
     出现在浓雾之中的那个巨人,一定是一中立体投影造成的效果,情形和电影放映在银幕上差不多,只不过银幕上的景象是平面的,而如今是立体的。
     一想到这一点,我镇定了许多,也直到这时,我才发现齐白和陈长青两个人,一边一个,紧紧挤在我的身边。他们两个人都不胆小,但是眼前的景象,实在太令人震惊了,难怪他们都像是受了惊的小孩子。
     我沉声道:“别紧张,这是一种立体投影的现象。”
     陈长青颤声道:“这巨人……只是一个影子?”
     齐白的声调也好不到那里去:“不会……只是一个影于吧。”
     就在我们讲这几句话的功夫;那巨人,忽然低头,向我们看来。
     虽然我肯定那只是一种“立体投影”的现象。可是那巨人一有动作,他看起来,却又是那么真实,就像是他实实在在;在我们面,抬起那巨大的,穿着金光闪闪鞋子的脚,一下子就可以把我们死!
     那巨人一面低头向我们走来,一面用一种听来声调十分古怪的腔调,开始说话。(天,他不但会动,而且会说话。)
     (自然,想深一层;说话的现象也可以解释;平面投影可以同步配合声音,立体投影为什么不能?)
     (可是,当时我们所感到的震撼,却又进了一步。)
     巨人的声音不是很响,听起来,有一种阁里闷气的感觉,他在用那种怪腔调道:“怎么样;皇帝陛下,我保证你们在一万年之内,不可能有比这个更伟大的建设,要来放置你死去了的身体,太足够了,你——”
     他的话,讲到这里,陡然停了下来。
     然后,我们清楚地看到,他巨大的脸庞上,现出了十分奇怪的神情,他的眉骨,本来就十分高耸,这时一现出奇怪地神情,看起来更是高,以致他的双眼,十分深陷。
     巨人刚才所讲的那番话,我们实在还未及消化,就看到他现出了那种奇怪的神情。紧接着,他又四面张望了一下,突在发出了一阵听来同样十分古怪,但是倒可估计到并无恶意的声响来,给人的直觉,那是笑声。接着,他又道:“我真是糊涂了,当然,已经过了许多年,你们是谁?”
     他在这样问的时候,是低头直视着我们。我、齐白和陈长青三人,这时异口同声反问:“你……是谁?”
     那巨人又的发出古怪的笑声:“我是你们皇帝的朋友,你们——”
     “天神”一样的震镊,但这时,我也完全定下神来,我吸了—口气:“你所说的那个皇帝,早已死了,今年,距离他将死的第一年,在地球上的时间来说,是两千一百九十八年。”
     我自己也有点奇怪,何以我会说得如此流利地。
     那巨人立时又发出了他那种古怪的笑声:“他死了?并没有长生不老,子子孙孙呢?是不是一世二世三世四世,乃至百世干世,还在做皇帝?”
     巨人这样问,谁都知道问的是什么人了,我昂着头回答:“没有,两世就完了。”
     巨人继续”笑”着,摇着头:“看来了他的愿望没有一样可以实现,喔,不至少有一被是可以实现,他死了之后的身体,藏在我们帮他建造的……地方,再也不会故人找到。”
     我心中乱成一片,那巨人这样说,那么,始皇的地下陵墓,竟是由巨人和他的同伴所建成的?那巨人皱着眉,像是在想什么,只是极短的时间,他就又笑了一下:“我明白了,全明白了,真的,一直没有注意。在你们这里,两千一百九十八年,可以发生不知多少事了。”
     齐白和陈长青完全不知如何说话了,他们只是不住点着。
     由于他们和我,都是仰着头在看着那巨人,所以一面仰着头,一面点头的样子,十分古怪可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