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修正主义录]
自立博客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哈耶克悖论
·评民主与宪政对峙论
·实践检验真理是有缺陷的经验判断
·林彪事件的极权主义结构
·zt谈马勒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胡绩伟“人民性”问题
·Elly Ney演奏贝多芬析
·帝国小论
·斯托雷平改革的积极意义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俄罗斯政党政治的缺陷
·如何定义平庸的恶?
·也说周恩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修正主义录

修正主义录 作者: 刘自立 马基雅维利主义在今天的影响和定位是一个误读。大致原因是,人们错悟时代和错用背景。就像人们误读修正主义一样,认为伯恩斯坦和考茨基的政治主张和意识形态可以随意便道而行,适用于俄罗斯和中国。……。修正主义功成名就的德国历史和欧洲历史,在于他们的各个阶级、各个阶层之间的互相妥协与和平共处。

   马基雅维利主义在今天的影响和定位是一个误读。大致原因是,人们错悟时代和错用背景。就像人们误读修正主义一样,认为伯恩斯坦和考茨基的政治主义和意识形态可以随意便道而行,适用与俄罗斯和满清/中国——是的,在某个时刻,修正主义比较元教旨主义来得实惠和方便,但是——那毕竟是在德国,在英国,在欧洲,人们排除了阶级政府和阶级立法而得到的一种实惠——尤其是阶级妥协在反社会主义同时,德国反社会主义法的取消和搁置,遂产生了欧洲社民党人跻身正统政治之可能。(”而在反社会主义同时,俾斯麦又推行一些保障市民权益的社会主义法,包括1883年的《疾病保险法》、1884年的《意外灾难保险法》和1889年的《老年和残废保险法》。1890年国会拒绝通过反社会主义法,1888年上任的威廉二世解除俾斯麦职务,俾斯麦下台,反社会主义结束,社会民主党改名为德国社会民主党。“(《维基百科》))当时的俄国和中国,这样的阶级斗争消弱论并不见时机成熟。俄国民粹主义赖以生存的环境和条件并未因为改革而一获颠倒(对于皇室之颠覆,颠倒了现实和良制——相对于后来的布尔什维克统治);而中国人的情形更具复杂性——这时的满清和民国,在阶级权限和阶级制衡方面来得幼稚和尴尬——并无成熟的法治和人治——人治也是世界历史生生不息的一个因素——只是要看皇室,贵族和平民是不是遵循历史上那些被他们早已创造的价值和契约……。

   所以,修正主义功成名就的德国历史和欧洲历史,在于他们的各个阶级、各个阶层之间的互相妥协与和平共处。比如,俾斯麦一早制定反社会主义法,随后德国国会又取消之。而在提及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课题上,无产阶级的经济地位也正在发生根本的变化。价值论体系从体力劳动转变成为脑力劳动、包括其中的资本家积极论应运而生。资本社会正和股份社会契合而发生对于贫困悬殊的现实的纠正。社会主义反社会论,纠正为参与论和实践论。这些反对马克思主义所谓科学论的修正论,成为伯恩斯坦主义滥觞于德国并在以后之魏玛共和国艾伯特(Friedrich Ebert)政府中,逐渐演变为反对极端右翼和极端左翼之中间政府。而这个看似积极的修正主义,却根本经不住希特勒极端马克思主义和极端反马克思主义的一次性打击。这也是我们所谓台尔曼之共产主义无法消除纳粹之一次性教训。这个教训在俄国,演变成为虽有一百次,一千次争论,有俄国修正主义人士和列宁一百次,一千次的争论,但是,正是因为俄国没有伯恩斯坦和伯恩斯坦撰述的,延伸的,反映的欧洲现实,故此,列宁可以在并未战胜修正主义之敌手的情形下取得了政权——消灭了苏维埃之实质(人们注意到在1905年革命期间,列宁在国外,苏维埃执掌者是托洛茨基)。而此刻的俄国并无执掌议会和皇权之大半权限之俾斯麦,也没有迪斯雷里妥协于英国宪章运动之政宪演变;有的是,俄国曲解议会和鼓动革命-民粹派歪曲宪政形势——《红轮》中索尔仁尼琴说,那些坐在议会中人,本身就是暴徒——而暴徒列宁的暴动,其实不过是斯拖累平改革不成以来,俄国乱世乱动近百年的结果;列宁不过是火中取栗而已。

   人们追究十月革命的形式和方法,抑或,否定或者肯定这场革命,其实,他们忘记了,十月革命不过是俄罗斯乱象的一种继续和继承——而打破这种乱象的不是宪章和法治,而是对于1918年立宪党人和广大工人的屠杀和镇压——于是,列宁主义成为毫无建树之积极史义的独裁主义和拿破仑主义(却不是积极意义上的波拿巴。)而在中国,这些修正主义因素更加不为人知和觉悟。人们只是知道马克思主义在卢梭主义之后登岸黄土地。人们只是知道,要民主,要革命——但是对于民主,对于革命,究为何物,一无所知——他们的革命,其实就是完全否定中国传统的暴动;他们的民主,就是完全否定历史和价值的民粹主义(就是毛之群众运动和运动群众)。这样,加上中国之剩余价值演变更是时候未到;阶级之间间性互动的条件也不具备。这样,人们看不见修正主义,看不见支撑修正主义的俾斯麦主义,迪斯雷里主义;只是看见了马克思,看见了卢梭,看见了革命和暴乱。那些流亡到日本的人们,那些流亡到欧洲的人们,对于修正主义更是完全无知——他们不知道日本的大隈和板垣,对于政党政治的意义——他们不知道普列汉诺夫和列宁之间关于无产阶级是不是无产阶级政党之载体的争论(列宁认为,无产阶级政党并不代表无产阶级,只是代表他们自己——而普氏认为,正好相反——因为列宁一直认为,无产阶级只是被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灌输马克思主义之庸众(列宁《怎么办》)——而普氏认为,政党不代表阶级,就根本无须存在——而后,他又论述了反对列宁领袖——政党-阶级理论。)简而言之,列宁主义就是依赖无修正主义阶级互动和阶级妥协之背景的俄国现实,而发动了20世纪极权主义革命。这是人们认知修正主义的关键:如果一国没有施行修正主义的现实,那么,你要施行什么主义?

   于是,列宁主义、托洛茨基主义、普列汉诺夫主义成为俄罗斯革命期间政治演变的重大争论。普氏死在十月革命的炮声之中;而列宁之死,带来了以后斯大林和托洛茨基关于一国是不是可以建成社会主义之争论——这个争论带出了中共关于施行1927年革命性质的争论——且在斯大林和托洛茨基之间发生龃龉和歧见。托洛茨基观点,就是由“不断革命论”越过所谓资产阶级革命的性质和可能,直接走入所谓无产阶级革命;虽然,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载体无产阶级本身并不成熟.“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主张中共在革命高潮时退出国民党,保持自己的充分独立,建立苏维埃;斯大林、布哈林则反对中共退出国民党,反对在国共合作的情况下建立苏维埃。在这个问题上谁对谁错?有作者认为,凡是认为一方正确、一方错误的观点,都有片面性,不尽符合实际。甚至说,季诺维也夫、托洛茨基要求在大革命高潮期间建立苏维埃,虽然有助于人们放弃对国民党的幻想,保持革命警惕性,及早建立革命武装,为应付突然事变做好准备,从而减少后来宁汉合流给我党造成的惨重损失”;“在有关中国革命问题的争论中,双方的优劣高下表现得格外清楚。托洛茨基对蒋介石、武汉政府和冯玉祥、唐生智等‘革命’将军的准确定位,以及对蒋介石背叛革命和武汉政府必将镇压工农运动,与南京政府结成统一战线的预言,很快就被历史进程所证实。而斯大林说‘蒋介石服从革命纪律’,武汉政府是革命中心,左派国民党是土地革命的领袖的话音未落,革命运动就两次遭到沉重的打击。”(托洛斯基 《论中国革命》译者序)。

   而关于革命形势极左和极右的判断失误,据说引发了中国革命的失败——因为在革命形势好的条件下,斯大林与中共纵容了右翼蒋介石的参与和领导——而在革命形势坏的环境里,又从右翼直接转向起义、暴动一类极左方式——且都为陈独秀和托洛茨基所反对(“国内一些研究者认为,托洛茨基反对1927年南昌起义和同年年底的广州起义,是从‘极左’转到了极右。”(同上)我们戏言,如果中国第一次革命在“正确估计形势和正确领导下”,实现了1920或者30年代的直接胜利又当如何?苏维埃主义、列宁、斯大林主义的实现又当如何?……这是一种荒诞概念的推延,几乎毫无意义——但是,这个荒诞概念不是简单退出历史舞台了事。事隔二十多年,中国革命之胜利转化为一国施行社会主义之成功——而在这胜利年代不久,“一国建成社会主义”,转变成为一国——苏联式社会主义之失败——而中国“一国建设社会主义”之自力更生经济,幻化为一国无法建设社会主义而导向建设社/资主义。于是,一国建成社会主义之反,转变成为一国(中国)所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接轨政治。在此意义上“一国建成社会主义”,遂直接转变成为一国自力更生建立社会主义的双重失败——但是如果它不是仅仅围绕斯大林主义毛主义之一国建设社会主义,而是建立社会主义式资本主义,该当如何?这三十年来的“一国”(改革),“成功”和“超越”,还要感谢美欧国家对此的“理解”,“绥靖”和“支撑”!——于是,修正主义百年以前的争论有了新课题,新歧义和新争执。这个争执的核心就是,对于斯大林主义,托洛茨基主义,毛主义加以更改的邓主义,究为何物,如何定位。简单定义即是:一是,一国社会主义之苏联的解体;二是——一国纯粹社会主义之中国,转化为半社会主义,半资本主义。也就是,斯大林主义和托派在此课题上完全殊途同归,双双归于失败——托陈反对派在一国无法建成社会主义而要施行世界革命观念的时候,当代唐.诘歌德的做法,是不是完全没有意义?

   三,这时的课题直接呈现于世界。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究为何物?前途如何?美欧接手的这个后斯大林遗产,又该如何对应?

   此间,很多历史上的误解接连不断。我们看到,近来关于十月革命的种种还原之述和纠正之论。这样的评论在肯定之方面讲出了十月革命的某种被十倍、百倍估计过高的误读;在另外一个方面,这类著述并未见地一种十分诡异的现象。这个现象是,无论是修正主义,还是(马列)正统观点,都没有充分估计到,无论是列宁还是普列汉诺夫,也许,还要加上很多所谓俄罗斯理论家和实践家,都是在误读误导和盲人瞎马的失措和试错中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建立了列宁式政治;换言之,列宁们并未得知他们的理论可以实现于俄罗斯——他们的理论和夺权,完全不成比例,完全不具对称,完全阴错阳差。用直白的话讲,列宁说一套,做一套,但是,他居然可以做到。关于这一点,英国理论家是这样说破的,“这些流亡分子与俄国内部的社会主义者有接触,但对于决定性的革命时刻、沙皇专制的土崩瓦解的时刻何时将会到来,全无概念。他们争论的,是俄国发生资产阶级革命之后将会如何如何发展,却没有一个人能预测资产阶级革命什么时候会发生。1905年与1917年两次事件,可以说领俄国社会民主党措手不及;这两次,都是战争引起不满而激发大规模且自发性政治动荡。我们绝对没有理由可以说,因为列宁在1902年已经拟定社会民主党的布尔什维克组织原则,所以他认为这些原则将会在最近的未来付诸运作。列宁所提,是党在民主-资产阶级革命之后、工人革命之前的战略战术。这是未来学,而且不是十分乐观的未来学,因为党欠缺一套未来革命的行事历,呈现这套行事历的是所谓‘永久革命论’,以及帝国主义理论。两者结合,才构成了布尔什维克振振有词,要在不远的将来夺取政权”(麦克里兰《西方政治思想史》)。这是比较难以理解的看法,殊待厘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