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大黄蜂
[主页]->[诗歌]->[大黄蜂]->[ 变革,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大黄蜂
· 尼公神卦
·俗能生俏大打油
·08宪章
·老歌新唱(2)
·老歌新唱3
·老歌新唱全集(20首)
·QQ问答
·六月
·CP无赖的变通
·老歌新唱n
·好一朵茉莉花(河北民歌)------
·老歌新唱全集(30首)
·(一些)可笑的中国人-----
·灭共必读
·可笑的中国
·可笑的中国人
· 变革,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共产流氓十不成
·华人与我都得入内
·《爱我中华》变奏曲
· 谁能告诉我-----
· 我不明白-----
·改革了了
·戏说中华 说句心里话 求是新语
·----中国人民
·穹顶之下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变革,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尼玛蒂。希匹----
    从老化到寿终正寝总是先有预兆,大多是从心、脑、血管这些部位开始。既然是这样,就让我们揭开共党的花衫,来一览它伟、光、正后面,究竟是怎样的一副货色。
    心:中央,记得过去是“以江泽民为核心”,到“以胡锦涛为总书记”,这一字之差的奇耻大辱,胡总就在这一盘散沙中,当了十年的傀儡。
    脑:民主国家的智囊团可以毫无顾及地为国家出各种的主意,可共党的智囊却只能在维护血债帮与贪污犯这方面做文章。可问题是,中国想称雄世界,首先必须要在意识形态上与世界接轨,如其不然,文明世界必定会找每一个流氓国家的麻烦,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事实,真要是有谁敢出这样的主意,那他肯定是活得不耐烦了,这就是脑瘫带来的祸患。
    血管:骑在法律之上的政法委变成了血管之栓塞,使正常的民意在审查和劫持中严重受阻,这个政权已经被麻醉在一片在鹰歌燕舞中,正在发生严重的偏瘫。这时候若是你有幸演习大仙儿算命,相信你会安排共党的“天时”、“地利”、“人和”,各占几块叮叮当当的大子儿。


    封闭的社会使他的子民们小脑萎缩,思维紊乱的大多数老朽们,只站在中国式的流氓风气中看世界,而不懂得要用世界的角度看中国的道理。这些可怜的共党遗老们,更不知道要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角度,评价中国的那些“老朋友”们,看看向朝鲜、古巴、切格瓦拉、卡扎菲、阿拉法特,他们都属于些那种东西。
    呆傻的政客们知道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宝贝,却只看中中国的三十年,然而对于世界的实践,他们从来就不敢问津。大叫一通“法制化”之后,却又炮制几个“指导思想”来当他们的祖宗。又有一天,终于发现一个叫做“解放思想”的妙方,却只安排给几个通过审批的部位,却怎么也不敢开发百家姓氏的脑袋瓜,和关于嘴的功能。看看吧,这些蠢猪们想出来一个用“特色”的办法来诡辩他们的流氓政务,就是不想着赶快用“特色”的办法来接轨。
    在这里,“得道多助”的一方被看成是“霸权”,而因为“失道寡助”遭受了孤立,却成为了所谓正义的混蛋逻辑。中国之老朽们在吹牛皮中获得快感而不能自拔,国际上一有风吹草动,这些愚顽们便上房揭瓦,不了解真实的军力、国力就大骂“当家的”无能。这些毛泽东培养的土豹子们,竟还想着和美国帝国主义打什么“游击战”,这也难怪,中国式的“精神胜利法”怎么能告诉他们,过去的“游击战”,就是现在的“塔利班”。共产党的牛皮真的是把一些人吹得是忘乎所以了,真要是“纸老虎”给共党来一小炮儿,这些老混蛋上大街怎么办?镇压吗,共党靠的,正是这样的一群愚顽们,不镇?在共党骗局中成长起来的老傻子们要反了!要知道,现在的社会被歪门邪道搞得到处都是敏感,真想不到,这也能成为一道共党的难题。
    看吧,共产流氓的真魂以散,气数以绝,来呀哥们儿,伸出你的小手儿,让我们大家共同来为共党把脉,看看这个恶贯满盈的禽兽还有几个月的阳寿!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回光返照的平和里,难免会败露出一息死相,就让我们沿着过去的脉动,一探这个死亡之旅的蛛丝马迹。
    流氓统治有多么的危机上边最清楚,而老百姓这里最不清楚,这便是愚民政策的一大特点。时事造英雄,儿从来就不是英雄造时事,现在,变革的时期已经成熟,谁抓住了这个机遇,谁就能成为中国最后的一位中国之神,他的名字一定会与日月同在。为名为利不一定不好,就看你为什么名,怎么取利,这个人会是谁,是胡温,还是另有别人?
    是邓小平一下子安排了两届接班人,要是让江泽民自己选择血债帮和贪污犯,就不会有“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大辱之仇。说他办事软弱?他一上来就干掉了陈良宇,挤走了曾庆红。请大家不要忘了,这里是江派势力的虎口狼窝,想象一下,如果他继续大胆下去,又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大约是看透了什么,他偃旗息鼓了近十年。十年之傀儡大辱中,他一副木讷的外表,无论那一派,都看不出他是那一派的人,或许正是因为这般,他才快坐稳了十年。说他反党?他上来就先去了圣地。说他爱党?这个总书记竟忘了在他的“标志性建筑”“八荣、八耻”里闪亮推出要“以爱党为荣”。刚说完拥护吴邦国的“不搞多中心”,又大喊政改不怕有担风险。说他保守?他力挺大改革派汪洋入常、引渡赖昌兴牵制大保守派贾庆林。有几个相信温家宝大谈政改而没有后台?他竟敢在政协会议上说,把反对派请进了中南海,还宣布政改到了攻坚阶段,他只表露,他为人民工作了近五十年,还是冷落了敬爱的党,难道又是与总书记偶合?
    踌躇满志的胡温近几个月来,一切动作竟然戛然而止,这又是“倒陈案”重蹈覆辙的迷魂阵,还是屈从了江帮?那么如果屈从,就一定是在江帮兴起之士时,而决不会在败落之后。是屈从吗?那么“博王事件”中,党报的角落里,一定会有同样的一句,“王立军正在进行休假式的治疗”,更不会出现军车进京。不屈从为什么对参与其中的周永康围而不歼?
    不想作为却要在快要引退之时,忙着换人马拉竿子,想作为为什么一切照旧?倘若你是胡温你会如何,正确的判断必须要还原现实,而活生生的现实却是:老江安排的血债帮和贪污犯们仍在掌权,势力依然相当强大,大多数人仍然愚昧,有人振臂一呼愚,顽们还会揭竿而起----
    正因为如此,围而不灭的假软弱、装糊涂,似乎就有它的道理。卧薪尝胆已十年,难道真的就在乎起今后的几个月吗?假如当年康熙听从孝庄的话,就不会有三藩之乱。这样以一来,有为而不张扬,成事而不折腾的性格,反而会给保守派一种错觉,大变来临之时,最佳的选择就应该是,继续让愚民与保守派们,做他们关于万古千秋的美梦。
   
   
(2012/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