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地球数千年的文明,可以说是智慧和愚蠢、正义和邪恶斗争的纪录,这种交战,]
李芳敏144000
·你使他們的子孫眾多,像天上的星星那麼多;你把他們帶進你應許他們的列祖要
·於是他們的子孫進去,獲得那地;你使那地的迦南居民向他們屈服,又把迦南眾
·可是他們竟悖逆,背叛你,把你的律法丟在背後,殺害那些控告他們,要他們歸向你
·人應遵行這些典章,按照你警告他們,要他們轉向你的律法;但他們狂妄自大,不
·你多年容忍他們,你的靈藉著你的眾先知勸戒他們,他們還是不側耳而聽,所以你
·我們的神啊,你是至大、全能、至可畏、守約施慈愛的神,現在求你不要把我們
·我們的君王和領袖,我們的祭司和列祖,都沒有遵行你的律法,也沒有留心聽從你
·我們今天竟成了奴僕!就是在你賜給我們列祖享用其上果實和美物之地,我們竟
·現在由於這一切事,我們立下確實的約,寫在文件上;我們的領袖、利未人和祭司
·不聽行法術者的聲音,就是極靈的咒語,也是無效。
· 詩篇58:1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本句或譯:“你們默然不語,真的講
·惡人一出母胎,就走上歧路;他們一離母腹,就走偏了路,常說謊話。
·神啊!求你敲掉他們口中的牙齒;耶和華啊!求你打斷少壯獅子的顎骨。7願他
·義人看見仇敵遭報就歡喜;他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自己的腳。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耶和華啊!求你在清晨聽我的聲音;我要一早向你陳明,並且迫切等候。4因為
·詩篇5:5狂傲的人不能在你眼前站立,你恨惡所有作惡的人。6你必滅絕說謊話的
·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過犯,把
·耶和華啊!因為你必賜福給義人,你要以恩惠像盾牌四面護衛他。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2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因為你是我的盼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美
·我年老的時候,求你不要丟棄我;我氣力衰弱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
·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我的神啊!求你快來幫助我.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
·至於我,我要常常仰望你,要多多讚美你。
·神啊!我自幼以來,你就教導我;直到現在,我還是宣揚你奇妙的作為。
·你使我們經歷了很多苦難,你必使我們再活過來,你必把我們從地的深處救上來。
·我歌頌你的時候,我的嘴唇要歡呼;我的靈魂,就是你所救贖的,也要歡呼。
·耶和華啊!我呼求你,求你快來幫助我;我呼求你的時候,求你留心聽我的聲音
·耶和華啊!求你看守我的口,把守我的嘴。
·他們的官長被摔在山崖下的時候,他們就要聽我的話,因為我的話甘美。
·主耶和華啊!我的眼睛仰望你;我投靠你,求你不要使我喪命。
·猶大的兒子是法勒斯、希斯崙、迦米、戶珥和朔巴。
·基多的父親是毗努伊勒;戶沙的父親是以謝珥;這些都是伯利恆的父親以法他的
·拿拉給亞施戶生了亞戶撒、希弗、提米尼、哈轄斯他利;這些人都是拿拉的兒子
·雅比斯呼求以色列的神說:“深願你大大地賜福給我,擴張我的境界,你的能力
·王就吩咐:“給我拿一把刀來!”人就把刀帶到王面前。
·王說:“把活的孩子劈成兩半,一半給這個婦人,一半給那個婦人。”
·王回答說:“把活孩子給這個婦人,千萬不可殺死他,這個婦人實在是他的母親
·憫挪太生俄弗拉。西萊雅生革.夏納欣人的祖先約押;他們原是匠人。
·歷代誌上4: 15耶孚尼的兒子是迦勒;迦勒的兒子是以路、以拉和拿安;以拉的
·示門的兒子是暗嫩、林拿、便.哈南和提倫。
·他們都是陶匠,是尼他應和基低拉的居民;他們與王一起住在那裡,為王作工。
·西緬的兒子是尼母利、雅憫、雅立、謝拉和掃羅。
·示每有十六個兒子,六個女兒;他兄弟們的兒女卻不多
·以及這些城周圍所有的村莊,直到巴力。這是他們居住的地方,他們也有自己的
·示非的兒子是細撒;示非是亞龍的兒子,亞龍是耶大雅的兒子,耶大雅是申利的
·他們找到了一塊肥美的草場;那地十分寬闊,又清靜、又安寧;從前住在那裡的
·以上這些有名字記錄的人,在猶大王希西家的日子,前來攻擊含族人的帳棚和那
·詩篇5:6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Psal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詩篇5:4因為你是不喜愛邪惡的神,惡人不能與你同住。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至於我,我必憑著你豐盛的慈愛,進入你的殿;我要存著敬畏你的心,向你的聖
·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
·詩篇5:10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
·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愛你名的人,因你歡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搭救
·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
·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起;你
·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 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詩篇7: 17 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創世記1: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
·神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詩篇8: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Psalm 8:9Lord, our Lo
·有一個挑戰的人從非利士人的軍營中出來,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三公尺
·歌利亞站著,向著以色列人的軍隊喊叫,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出來這裡擺列戰陣
·大衛是猶大伯利恆的以法他人耶西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在掃羅的日子,耶
·那非利士人每天早晚都近前來,站著罵陣,一連有四十天之久。
·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陣勢,互相對峙。
·以色列人彼此說:“這個上來的人你們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的
·SABAH LOST and FOUND PETS Dogs/cats etc.
·哈巴谷書1:14你竟使人像海裡的魚,像無人管轄的爬蟲類。
·哈巴谷書2:1我要站在哨崗,立在城樓,留心看耶和華在我裡面說甚麼,怎樣使
·詩篇139:16我未成形的身體,你的眼睛早已看見;為我所定的日子,我還未度過
·Testing
·“所以,耶和華這樣說:‘你們各人沒有聽從我,向兄弟、同胞宣告自由;看哪
·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對王說:“為甚麼讓這條死狗咒罵我主我王呢?讓我過去,
·23亞希多弗見自己的謀略不被採納,就預備了驢子,起程往本城自己的家去。他
·20大地
·歷代志上1:8含的兒子是古實、埃及、弗和迦南。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
·17有一天,耶穌正在教導人,法利賽人和律法教師也坐在那裡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15“我必把合我心意的牧人賜給你們,他們要用知識和智慧牧養你們。
·1 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2 “人子啊,你要審判嗎?你要審判這流人血的城嗎
·42 那非利士人觀看,看見了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紀還輕,面色紅潤,外貌英俊
·1耶利米向眾民說完了耶和華他們的神吩咐他的一切話,就是耶和華他們的神差
·4雖然我不斷差遣我的僕人眾先知到你們那裡去,說:你們千萬不可行我所恨惡,這
·1亞哈斯登基的時候,是二十歲;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十六年.他不像他的祖先大衛一
·9 耶弗他對基列的長老說:“如果你們帶我回去,攻打亞捫人,耶和華把他們交
·33耶和華對摩西說:34“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十五日是住棚節,要在耶和華面
·1以色列的長子流本的兒子如下(流本雖然是長子,但是因為他玷污了他父親的
·17大衛出去迎見他們,對他們說:“你們若是存著和平的心到我這裡來幫助我,我
·15人點了燈,不會放在量器底下,而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人。
·1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座金像,高二十七公尺,寬三公尺,
·15但他的名聲卻越發傳揚出去,成群的人來聚集,要聽道,並且要使他們的疾病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球数千年的文明,可以说是智慧和愚蠢、正义和邪恶斗争的纪录,这种交战,

过了好一会,他又对我道:“我现在所想的,只是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帮我回答!”巴图却并不理会我的不回答,仍然道:“我只是在想,他们的话十分有道理,地球人的确是卑鄙、自私的,而且地球人也正在走着自我毁灭的道路,我是不是值得去救地球人呢?”巴图徐徐地道:“我想已经想通了,我想到,地球人虽然有不少是极下流、极无耻的,但是何尝又没有高尚的、具有智慧的?”巴图续道:“你想想,地球数千年的文明,可以说是智慧和愚蠢、正义和邪恶斗争的纪录,这种交战,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之间进行着,甚至在每一个人的内心之中进行着。当交战正在进行之中,我如果断定邪恶必然胜利,这不是太武断了?”
   http://www.tianyabook.com/kehuan/nikuang/hyl/012.htm
   倪匡-->红月亮-->第十二部 无法回答的问题
   
    那个玻璃罩子,罩着一座仪器。

     我很难形容出那仪器的正确样子,大体上来说,它像是一座电子计算机,但是它有许许多多像普通饭碗那样的半圆形的东西,正在缓缓转动。
     巴图一直来到玻璃罩之前:“这就是么?”
     他一面说,一面用手指叩玻璃罩,发出“得得”的声音,又问道:“为甚么用罩子罩着?”
     白衣人道:“因为怕有甚么东西撞到了控制仪,一撞到,宇宙的震荡就可能和飞行船发生关系,飞行船就可能纳入震荡的轨道之中。”
     “那你们就回不去了,是不是?哈哈!”
     白衣人也笑道:“那倒不至于,飞行船会在我们的星球上着陆,那样,我们的星球又可以派新的船来接我们的。”“原来如此!”巴图绕着那玻璃罩不断地转动,像是对这具仪器表示很大的兴极,他不但自己看,而且也拉着我一起看,他一面看着,一面还发出许多赞叹词句来,而且还进一步言不由衷地道:“真是进步,地球人??尘莫及!”
     然后,他又指着那仪器上一个白色的把手,道:“我猜这一个一定是总控制了,对么了?”
     “白衣人”像是因为听到了巴图的赞叹而心中高兴,是以语音十分轻松:“是的,我再带你们去三观别的设置。”
     “好的,好的。”巴图在忽然之间,变得十分合作起来。
     “唉,你还不明白,它是没有动力的,宇宙震荡会使它前进。”
     “他妈的,”巴图骂了起来,“它停在这里,宇宙震荡就会将它带走了么?”
     “是的,我们有仪器可以控制,它随时可以离开地球。”“白衣人”又作了一个出??意料之外的回答。
     巴图的悻然之色已然消失了,他像是对这个问题十分有兴趣一样:“我们是应邀来三观的,那么,我希望看看那个仪器,那控制宇宙震荡的仪器。”
     “可以的。”
     “白衣人”转过身,向前走去,我和巴图仍然跟在他的后面。在巴图要求去看那控制宇宙震荡的仪器之际,我已经知道他的心中一定在转着甚么念头。
     果然,我们才并肩走出一步,他使用肘碰了碰我的身子,我转过头去看他,只见他的神色十分庄重。
     我呆了一呆。因为巴图是一个天塌下来也不在??的人,我认识他的时间不算短,未曾在他的脸上见过那么严肃的神情。
     而且,就在我开囗想问他之际,他却已然先开了囗:“别问我甚么。”
     我自然不再出声,他既然叫我别问,自然有他的理由。那“白衣人”带着我们经过了好多条走廊,才来到了一间房间中,那间房间的门推开之后,在门内的,是一个相当大的玻璃罩子。
     仍是那白衣人走在前面,巴图用极低的声音,向我说了一句话。我的确是听到他对我讲了一句话,声音很低,可是我就是没有听懂他在讲甚么。
     我呆了一呆,他又将那句话讲了一遍。
     这一次我听懂了,巴图这时和我讲的,是属于蒙古语系中的一种达斡尔语。
     这种只有达斡尔族蒙古人才用的语言,别族蒙古人也听不懂,巴图有蒙古人的血统,他对各种蒙古语,都有十分精湛的研究。而我对多种土语都十分精通,当然可以与他交谈。
     由于他一直是在说英语,突然之间,讲了那么一句达斡尔语,是以我一时之间,脑筋转不过来,等到他第二次讲的时候,我自然听懂了。
     他在问我:“你知道我想到了甚么?”
     在我听懂了这句话之后,以下便是我和他两人之间一连串的对话:
     “我不知道,你想到了甚么?”
     “我有了拯救地球的办法。”
     “甚么办法,快告诉我。”
     “你不听到他刚才说么?他们的星球上,早已没有了细菌,如果我到他们的星球上去的话,那么便等于是千万死神的化身。”
     “是的,你是说”
     “我去!”
     “你去?”
     “是的,他们要向地球移民,就是因为他们的人太多,我去了之后,带去的无数细菌,必将令得他们的星球上,引起极多人死亡!”
     “恐怕不能罢,他们这几个人在地球上,总不能不和细菌接触,为甚么他们不死?“
     “那或者是他们接受了预防注射的缘故,而在他们自己的星球上,他们是早已消灭了细菌的,自然不会有任何预防的工作,就像我们,总不会有预防恐龙的设备一样!”
     “可是你怎么去呢?”
     “那太空船,我想我可以挤得进去,我一挤进去,你就打碎玻璃罩,我就出发了。“
     “那你怎么回来呢?”我追问巴图。
     “我?我没有想到要回来。”
     我们的对话,在这里略告一段落,我听到了巴图的这一句话,我才知道他那庄肃之极的神气,是由于他决定牺牲而来的。
     过了好一会,他又对我道:“我现在所想的,只是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帮我回答!”
     我的心中十分乱,我甚至没有搭腔。
     巴图却并不理会我的不回答,仍然道:“我只是在想,他们的话十分有道理,地球人的确是卑鄙、自私的,而且地球人也正在走着自我毁灭的道路,我是不是值得去救地球人呢?”
     这个问题,我可以说是难回答到了极点。
     如果我说值得,那我无疑是鼓励巴图有去无回,去作牺牲。如果我说不值得,那么我岂不是等于说地球人该死,不必设法去挽救地球人的危机?
     我苦笑着,不出声。
     巴图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拳:“你回答我,我是不是值得那样做的!”
     我仍然没有出声,过了好一会,我才道:“巴图,你的问题,使我太难以回答了。“
     他点头道:“是的,我知道。”
     他顿了一顿之后,忽然又道:“但是,我已经决定这样去做。”
     我惊讶地??着他:“为甚么?你心中的问题,已经想通了?”
     巴图徐徐地道:“我想已经想通了,我想到,地球人虽然有不少是极下流、极无耻的,但是何尝又没有高尚的、具有智慧的?”
     我没有出声。
     巴图续道:“你想想,地球数千年的文明,可以说是智慧和愚蠢、正义和邪恶斗争的纪录,这种交战,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之间进行着,甚至在每一个人的内心之中进行着。当交战正在进行之中,我如果断定邪恶必然胜利,这不是太武断了?”
     巴图的话,令得我心情激动起来,我忙道:“巴图,你来掌握那控制仪,我到他们的星球去!”
     巴图缓缓地摇了摇头:“当然不,你的牵挂太多,你有妻子,而我,只是一个人,我来历不明,无牵无挂!”
     我的心中,感到说不出来的难过,喉头像是被甚么东西硬塞着。
     终于,我道:“巴图,放弃你那个念头吧,你那个念头,是一个傻瓜念头。”
     巴图居然点头承认:“不错,我的念头是一个傻瓜念头,可是你还有比我这个傻瓜念头更好的主意没有?我想你没有了。”
     在我们前面的“白衣人”,转过身子来:“你们在交谈些甚么?”
     我忽然道:“我们在讨论一头老鼠,你知道地球上有这种动物么?”
     “白衣人”的声音,多少有点异样:“当然知道,这是极其可怕的动物你们讨论及老鼠,究竟是甚么意思?”
     我和巴图互??了一眼,因为我们都听出了“白衣人”声音中的异样。
     于是我将声音装得格外平静,我道:“没有甚么,只不过我们刚才看到,有一头老鼠正在脚前奔过,我们正在奇怪”
     我的话还未正式讲完,出??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便发生了。我当然没有看到甚么老鼠,而我之所以这样讲,目的是试一试“白衣人”对老鼠有甚么反应。
     但是我绝未料到反应竟来得如此迅速、如此强烈!
     那“白衣人”的身子,突然向上,飞了起来,那真是飞起来,事实上,他们的那件“白衣”,根本是一件万能的飞行囊,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按钮,可以操纵它来作各种用途的。
     但是,他却立即落了下来,他以极快的动作,伸“手”握住了我们两人的手臂,失声道:“真的么?可是真的?”
     巴图立时向我使了一个眼色:“看错了,是我踢到了一块石块,看来和老鼠差不多!”
     我连忙接囗道:“正是,光线不够强,而且,接触的全是白色的,刺激眼膜,生出幻像来了。”
     那“白衣人”松开了我们,又呆立了一会,才转过了身去。我试探着问道:“你们对老鼠,似??有着特殊的……不满,是不是?”
     我本来是想说“特殊的恐惧”,但是我想了一想,觉得还是说“不满”,比较好些。
     那“白衣人”倒十分坦率:“是的,但其实我们也不必怕它的,我们的保护罩,可以防止任何有害物体的侵袭。”
     巴图接着问道:“那么,你们怕老鼠,为甚么呢?”
     那“白衣人”道:“并不是怕老鼠本身,而是寄生在老鼠身上的细菌,许多细菌,在每一只老鼠不论何等种类的老鼠身上都有,而那些细菌,就是在许多年前,在我们的星球上造成大死亡,几乎使我们绝种!细菌能在一秒钟之内,令得我们身内主要的生长素失效,快得使人难以防御!”
     我和巴图又互??了一眼。
     我忽然想及的“老鼠”,竟会有这样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又问道:“那么,你们后来是怎么制止细菌猖獗活动的?”
     “白衣人”道:“首先,是保护罩,如同我身上的一样,但形状有所不同,我们身上的是根据地球人的样子来制造的。保护罩使我们保存了百分之一的人,然后我们利用一种射线,将这细菌消灭。我们在地球上,不敢暴露在空气中,在我们还未消灭地球上对我们有害的细菌之前,我们只能在海水中展露身子活动一下,被你们硬拖到空气中的我们的伙伴,将会受到伤害,但幸而海上的空气十分干净,所以你们才不致成为凶手。“
     巴图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你们这样弱!”
     “你错了,我们已战胜了细菌。”
     “可是你们仍然得人人罩上保护罩。”
     “那是因为我们在地球上,你以为我们在自己的星球上,也是那样么?”
     那“白衣人”讲到这里,又推开另一道门,让我们去看这间房间中的科学仪器设备。
     但是我和巴图两人,对于那些稀奇古怪的仪器,却再也不感兴趣了。
     因为这时,我们已然得到了一个结论,那便是:只要我们能将一头老鼠,送上他们的星球去,那么,就可以对这些八爪鱼一样的高级生物,造成极大的损害!
     但是,我们面临着的困难是:我们从甚么地方,去弄得一头老鼠呢?
     巴图显然也在同时,想到这一个问题了,他轻轻地一碰我:“我们可能离开几天再回来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