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何朝晖: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李旺阳先生祭]
蔡楚作品选编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朝晖: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李旺阳先生祭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6/2012
   
   
   作者: 何朝晖
   

   一个真正的人,离我们远去了!伟大的民主战士、知名工运领袖李旺阳先生不幸逝世!此刻,我想起了黄兴、蔡锷等三湘四水的民主英杰。望着李旺阳先生的遗像,“唯楚有才,于斯为盛”、“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对!唯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豪迈气势,才能贴切地表达李旺阳先生那骄傲、高贵的精神境界和为了民主不屈不挠英勇奋斗的一生!
   
   何朝晖(湖南郴州)
   
   
   一个真正的人,离我们远去了!伟大的民主战士、知名工运领袖、湖南邵阳的李旺阳先生,前几天不幸逝世!许多天来,诸多同仁、好友都在为旺阳先生的悲愤离世,奔走疾呼、操劳忙碌。国际社会也为此在作极大努力。刚刚得知上万名香港同胞在发动抗议示威活动的消息,我作为李旺阳先生的亲密战友、多年狱友、倍受关爱的小弟和受他教育、熏陶的学生,认为必须要为旺阳大哥做些什么,才对得起李旺阳先生的在天之灵,对得起自己的良知!谨以此文,以为哀悼之祭文!
   
   我和李旺阳先生同为1989民主运动的积极分子,他是邵阳“工治联”总指挥,我是长沙“工治联”副总指挥。民运失败之后,他被邵阳当局判处徒刑13年,我被长沙当局判处徒刑4年,都被押往位于湖南新邵的“湖南省龙溪监狱”服刑。
   
   我进入龙溪时,他正因为他的“反革命”言论,在遭受专政铁拳无情的打击,被关入了俗称“小号子”的严管队。事情起源于1900年春节,这是“平暴”后的第一个春节。旺阳他们在入监队,有几个学生,因为委屈和思亲情切,禁不住哭泣。旺阳大哥,站起来豪气地对大家说:弟兄们,莫哭啦!我们今天是因为追求民主自由来坐牢的,我们是英雄!历史不会忘记我们的,我们应该骄傲啊!来!我们以水当酒干一杯!你们判个几年卵刑,有个么子卵哭场!干杯!这几句话,丢了我旺阳大哥半条命:他在小号子里被整得死去活来!他毫不屈服,毅然绝食抗议。后来强行灌食,他被竹筒撬掉了两颗大板牙。“鸡蛋拷”用钢钳夹紧后,再挂上弹子锁,使他一次又一次昏死过去。头被人抱着往水泥墙上猛撞,造成视网膜脱落,视神经萎缩。
   
   过了一段时间后,他被转往了湖南省第一监狱,也就是后来的湖南省赤山监狱。我们没有能够见面,遗憾地擦肩而过!
   
   1998年,我又因为“危害国家安全”罪,被判了10年徒刑,1999年10月被押往赤山监狱服刑。我在六监区,他在老残队。两队之间没有围墙,我可以在操场与他在后窗做些简单的问候式的交流,但没有更多机会深入接触。
   
   当时李旺阳还有几个月刑期,不久他刑满释放回去了。回到老家邵阳后,他就住进了医院。因为他的眼睛几乎失明,甲亢病也非常得严重。他一腔义愤地向湖南省监狱局,投诉控告了龙溪监狱对他残酷的非人折磨,并要求湖南省监狱当局负责赔偿伤害损失。众所周知,在如今这个司法黑暗的社会里,他怎么可能得以伸张正义呢?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绝食抗议!他的绝食行为,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善良的人们透过李旺阳的悲惨遭遇,看清了“法西斯”的流氓本质!于是他的拒绝进食行为也就成为了“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状!接着他又被判了10年监禁。他在出狱大概一年左右的时间后,又一次重返老家——赤山监狱!原来所谓的“国家安全”竟是如此地不堪一击。可气乎!可怜乎!可悲乎!!
   
   因为我强烈反对监狱当局压迫我们进行长达十七八个小时甚至通宵达旦的工作,再加上我长期反对、举报六监区“流氓监区长”杨亚辉,殴打侮辱犯人、欺诈勒索犯人家属的违法犯罪行径,监狱当局不想把事情搞大,在2000年底将我调到了老残队。我和李旺阳终于得以“团聚”。开始了长达两年朝夕相处,生死相依的亲密岁月。后来,杨亚辉因为受贿、徇私枉法被判处了三年的徒刑,得到了应有的报应!那些都是题外话了。
   
   此时旺阳哥哥的身体是益发虚弱了,甲亢病使他两只眼睛的眼珠子格外凸起,脸颊因为毫无肌肉,骨头在焦黄的皮肤下清晰可见。他僵硬、瘦长的脖子,夸张地前倾着。一米八几的个子,因为脊背极大地弯曲,使他两只手臂悬在身体的前方摇晃。加上眼睛几乎看不到东西,带着一副破旧的眼镜,行走时似乎总在缓缓“张望”。身体前屈使他重心不稳,脚步显得格外沉重。活脱脱地像是一只“怪兽”——一只骨骼粗壮,却没有肌肉的侏罗纪时代的恐龙。我们俩个无话不谈!他一口浓重的邵阳腔,言语毫不修饰,甚至有些粗痞,却极其亲切自然。绝无装腔作势,无故作高深之态。喜怒笑骂,皆成文章,令人回味无穷!
   
   赤山监狱历史较为悠久,是关押过国民党战犯、文革造反派、外籍犯、以及民运人士、异议人士和宗教人士以及刑期10年以上,无期、死缓的刑事犯罪分子的监管场所,是一个意识形态极其复杂多变的地方。我们老残队更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之所。
   
   那时期,我因为家庭顾虑重、刑期比较长,也加上年轻好奇对精神世界的问题很感兴趣。我频频活动在法轮功、佛教、道家人士之中,潜移默化地受到了很多影响。既有收获也有失落。所以我经常带着这些观点与旺阳讨论各种问题,他不止一次地说,世上的真神唯有上帝、唯有耶稣。他说他一直为自己没有受洗成为基督徒而遗憾。他说耶稣给我们人类带来了平等、自由、博爱、宽容的福音,他是我们人类的救主,他给了我们捍卫人人平等、不做奴隶的自由和权力。耶稣告诉我们,奴役他人、欺压他人是极大的罪恶。人都是有罪的,唯有信奉了耶稣,我们才能摆脱罪恶的捆绑,得以解放……
   
   通过他的熏陶,使我得以认识了基督。尽管他还有一些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但是我至今都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理解和领悟了耶稣精神和实质的人。比起我后来接触的一些受了洗礼,经常参加聚会的基督徒来说,他要明确得多!搞笑得是,尽管在讨论耶稣的同时。他也是时不时夹杂着“娘扎个麻皮”、“娘卖比的”、“那些个畜生、哈卵”,那些邵阳当地骂人的土话,来抨击、嘲笑、谴责社会罪恶现象和人物,经常逗得我哈哈大笑,有时啼笑皆非,他也不怕亵渎了圣灵!
   
   有一个“叫兽”级别的“异议人士”,平时喜欢拿腔拿调,虚伪的令我作呕。道德堕落、卖身求荣。他每每看到我和旺阳哥哥亲密交往,就嫉恨交加,因为他的一些所谓“高深哲学”,经常遭到我的“无情打击和嘲笑”,我天生讨厌这类不入流的家伙。再者,他受狱方指派监视和负责拆散我们。他说:李旺阳除了知道骂娘,他懂什么民主!?李旺阳也知道他的为人,但却还是对他礼遇有加。我为此愤愤不平,旺阳大哥经常笑着安慰我。
   
   李旺阳对我嫉恶如仇的性格是又爱又恨。他有一天和我谈起一件事,让我一直难以忘怀。他说:何老弟呀!你不要太冲动哩,不好啊!要有容人之量。晓得嘛“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友”。他说,大概是在80年代初,他有好多各个方面的朋友。有一次朋友们聚集在他家中,突然他发现有一块高档手表不见了。当时在场的五、六个人都面面相窥,互相推测,一时场面相当尴尬。旺阳大哥赶紧进入另外的房间,然后又走出来。对大家打着哈哈说,“大家莫寻咧!我咯扎记性实在太差了,我把表放在枕头下面忘记哩!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家欢笑而散!李旺阳对我说,其实他的手表根本就没有找到,但是为了避免大家不高兴,互相猜疑而破坏感情,他撒了个谎。他接着说,“可能我现在最好的朋友,就是当年偷我手表的人”。他开心地说:“娘卖比的,假如真的是那块手表,换来了一个几十年的朋友。娘卖比的,老子好开心!好值得呀!朝晖老弟你哇是不是?!”一番话,说得我如醍醐灌顶。想到自己的事情,我只有不好意思地抓着头皮,呵呵傻笑。
   
   我和旺阳兄的感情日益加深,形影不离。我把他当成了我的亲人,他也视我为弟弟。有一天,李旺阳去找监区干警。那个干警在旺阳的头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李旺阳哪里受得了如此侮辱,他骂道:某某某,你娘卖比的!你打人呀?!那狱警恼羞成怒,气极了又是一巴掌打在旺阳哥的后脑勺上。我当时想都没想,抄起小板凳冲过去。“你他妈那个比,你敢打人呀!?老子一板凳打死你!”吓得那家伙落荒而逃!说实在的,就是干警打我自己我都没有胆量还手。当时,我不知道怎么有这么猛!这在监狱里是会招来大祸的!
   
   好在我这人还有些头脑!我沉思了几分钟后,拿定了主意。我径直向管教办走去,那狱警看到我进门,拿起橡胶棍扑头盖脸对我一顿猛打。我忍着痛挨了五、六棍后,大喝一声:某某某,打够了吗?接着两手抓紧了胶棍。在僵持的时候,我说:“你气也出来,你听我讲几句!可不可以?”。也许我的气势使他有所顾忌,再加上我在监狱里的“名声”,或者他是打累了。他说:“好!我看你怎么个讲法?”。我说,今天这个事情发生的好突然,我是一时冲动,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妥善解决。我不卑不亢地对他说,今天的事我跟你说声对不起!我表示遗憾!我愿意为此承担任何责任。我说,你不要为难李旺阳。如果他因为这件事关了小号,他的性格和身体你知道,如果死在了里面,那么我恭喜你成为了世界名人!我讲,你这段时间也有蛮背!有些事情还冇了难,你不希望再搞出不必要麻烦吧?!因为他收受了犯人家属几千块钱,正在接受检察院的询问。他权衡一番后说:你先去,等候处理!
   
   接着我被关进了监狱小号,李旺阳被象征性地带拷反省一天。因为这位狱警没有刻意整我的意思,我在小号没有受到殴打体罚。虽然在只有几个平方,黑暗潮湿的小号里,要呆半个月的时间。还没有烟抽,饭也吃不饱。但是,想到是为了旺阳大哥而且没有受到更多的伤害。我为自己的“英雄气概”暗自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至今想起我都骄傲不已!
   
   其实,好在那天当事狱警不是那种相当残忍的人,有些理性!如果那天是换了另外的狱警,或者监区还有其他狱警在场。我和旺阳可以说不死都要脱层皮!再换句话说,如果当事人是另外的犯人。那么,可能其他那些靠拢政府的犯人,肯定会出手将他打翻了。因为,在监狱靠的是名气。有实力才能生存!而且令人刮目相看的是,我和旺阳大哥都是敢跟政府对抗的“硬扎”角色!所以,我们那天的行为又为我们博得了眼球!但是,狱方加紧了对我俩的紧密团结的担心,大概个把月时间把我驱逐出了老残队去了七监区。
   
   令我终生难忘的还有一件事,当时湖南省监狱系统正在大力颁布推广《罪犯改造行为规范》,冠冕堂皇地规定:罪犯与监狱管理干部迎面而行时,必须停步转身面墙。等狱管人员走后,才能转身行走;罪犯有事需要接触狱警,必须蹲下“叩见”……等等。这时,旺阳急切地跟我说:“娘卖比的!果般畜生不得了哩!要杀人哩吔!你赶快帮我写个报告!”我担心他会因此事遭罪,同时考虑到是堂堂湖南省监狱当局的明文规定,我们根本无法逆转局面。我劝他算了!没想到,他对我“大发雷霆”,吼道:娘卖比的!你晓得嘛?果个事情有好严重?我不是因为现在眼睛看不到,我也不会找你!。这是旺阳大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我骂娘、发脾气!吓得我,简直可以说是用“惊慌失措、屁滚尿流”来形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