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
自立博客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宿莽拔心终香草----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作者:刘自立

   一

   

   

   不日前和弟,和晓东兄,三达兄聚。三达赠他父亲李慎之诗集《谨斋吟草》,并题写赠辞。鄙授后,极悦。拜读。

   

   知道李慎之、李伯伯写诗,很久了。初在文革中期,七十年代,一个晚秋。坊间议论陈明远仿制毛诗,流播一时。在王先生晶嶤府讨论此事。后李慎之来。王说,现在专家来了,可以一甄真伪。李坐下读之。顷刻间读毕。说,全部是伪作。

   

   此事延宕四十年。有人又搬出此本。胡平先生说,也是伪作----陈明远作。(见其近期文章《从不唱红的温家宝与脱口毛词的薄熙来

   》:"薄熙来说:'我们敢于打黑,就像古人说的'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

   

   "错了。这两句诗不是出自什么古人,而是出自文革期间流传甚广的《毛主席未发表诗词》。文革后查明,原作者叫陈明远,现在还活着,还没作古。")。

   

   又,知道李公熟谙古诗。王晶嶤楼下原沪上著名评论家王淑明说,李慎之知诗,起码(可记诵)三、四百首......

   

   以后,陆陆续续拜读了李诗几种。后,九十年代中叶,一行人办《华人文化世界》。刊李诗。丁东说,李告曾经给刘克林写悼亡诗。他忘记了。我说,我记得。就给丁东抄写一份转交。

   

   李驾鹤,天上地下,有诗为证,吾望三达编辑出版;三达当时说,正在编辑之中(含李公书信集子)。今天,此诗集面世。黄苗子题写封面。号谨斋----慎之,谨斋,似有隐义----其实我看,是一个反讽。李直言敢见/谏,秉笔直书,世间几几无人堪比。深度广度尖锐度,业已超过各种封锁线。三达谓,被暗制党内极右位置。怕不是空言。

   

   李公去也。他的《风雨苍黄五十年》石破天惊,孤忠凌云,无人出其右。虽然就像古代忠臣,似有里外冲决之势,又有内涵不展之忧。我们看过诗歌历史上很多似例远的,如屈原,苏轼;近的,如龚自珍,钱谦益......后者为寅恪大师既批评也肯定。因为他的承杜(甫),他的承明,加上反清复明之据----在南方号令郑成功义举,实和柳如是巾帼不让须眉共襄一德。这是寅恪继之歌颂其他红装之外之绝唱。李公诗歌文章,经国之大业也,也是这样一种坚守和突破,突破和回顾之感情体,意志体和矛盾体。李公是受恩周恩来之人。忠臣如何待之周恩来。是一个课题。我问过三达。三达说,他本来最后要写周恩来一篇。来不及了。这是最为重要的一个迹象。周恩来功过评价,海外似乎有高文谦定论,多是一种看穿之举。但是,周恩来之比起毛,是不是有些不同----我们谓之"弱"极权主义和毛之"强"之,是不是有些可比、可鉴之含义,是在争论的。比如,李公诗集中有他关于整个周恩来外交的诗歌记载和感触。李也写过关于中国外交史基本框定之文章。我谓,李公起了头,别人可以跟随之写。意思是,有一个证据、理据在,外交是内政的延续----虽然有时候偶然有反向凸现之迹象。比如,中国人支持越南人,就是一个很多矛盾体:1,美国"侵略"越南,美国人最终反对;华沙会谈后出现缓和阶段----继之老美撤出越南----美国人、越南人双双获得和平奖----继之中美媾和。中国侵略越南。于是2,中国支持、侵略越南,是非如何;或和美国同?3,越南问题日内瓦会议和老挝问题日内瓦会议,先后有李慎之,刘克林参加。三达说,外交部有三个客卿,一是李,李倒了,再是刘;刘倒了,是谭文瑞;都是燕大之人。近来,美国学人余英时写"燕京末日",遗憾燕京被废。但是,周,邓外交离不开燕大人,可证。4,既然美国到越南去,不对;中国,苏联到越南去,也不对。外交史,该如何写?要新写。这是一种很大很难的课题。牵涉到后殖民定位;牵涉到全球化定位。等等。李公一举名震,固然有他五十年代参与中国外交历史,更是在九十年代,以其一文全球化问题和亚洲价值论之批评,又名远播也(当时中国知识人绝对尚未触及这个课题)。这是他涉及外交之术之诗,之文字记载。也算是一种比较孤呈野陌的文诗风格,而令人想起王国维之咏史二十首,堪做横移,纵向比较乎?俟下,可引之。

   

   李公诗集开初一首是1941年。以后,就跳到58年。终结是在86年。是不是全录于诗此集,未问。可以说,刚才所说的李公得意之时刻,无诗。这是一种提示。国家不幸,诗人幸;诗人所幸,为国忧。其间,八十年代是新诗横行一时之年代。但是,我写新诗,李伯伯不以为然。他说,他是不堪/不看新诗的......新诗一事,本可多续,却在此不行。总而言之,新诗一般不能采诗庇史,现在更是唯躲避现实而不及;倒是我们所说,新古体诗在总揽中国现实,做到了关照现实中带血事实之直梳胸义!我们看到的李公诗集中聂甘弩称李公为奇人----自然人奇源于诗奇----这是一个褒奖。而正是陈寅恪,吴宓,聂甘弩,李慎之,吴祖光,邵燕祥们在继续中国人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之主张,且代替了那些几乎没有灵魂的下体写作、朦胧无病而保存于是;于世。其情感爆发和慎思潜隐,在李慎之一代人里异、同于古代;这或许成为中国人文字含蓄,笔法春秋之谓----而也许,这正是艺术并不直抒胸意之所在----当然也就接踵于T.S.艾略特所谓反抒情和冷抒情----反抒情有抒情之反和抒情之隐,之蓄,之并,也不好说。古人写诗背景,不可以是非毕现,往往托古而制,却增进了背景叠加历史之纵深且文词用典有故,形成了诗的张力;而其立场和格调,也隐于历史之中而暗喻现实,抨击今天。这是勿庸赘言的常识。固然,古今赋格,不可类同,不可无变,无化,食古不化。固有言此条件者云----

   

   "文辉于解诗之际,尤重'四慎',以免诠释过度:诗人运典固贵乎今古合流之境,则尤慎古典与今典之同异,以免乎以古套今之弊;一生议论有常偶间出之别,则慎一贯之见与一时之兴之同异,以免乎以常灭偶之弊;选题咏物固以以小见大为能,则慎社会大势与个人殊遇之同异,以免乎以大蔽小、认家为国之弊;诂陈尤以诗史互证为要,则尤慎缘事而发之作与情辞相生之句之同异,以免乎以史灭诗、认文为质之弊。同异较量,内外互证,阐释循环,语境还原。考史注诗,当通会之际,乃臻尚友斯人之境界。"(胡文辉《陈寅恪诗笺释》序)李慎之时代文字狱较之古代,当然严重得多。他只好隐情暗赋,胸意崎岖,却坐难不乱,意气风发,感中代思,典用精准,气场十足。这是他继承古人人格即诗格之主要地方。如果说,诗要无一字无出处,无一字无源头,李慎之深谙此道。但是,有一种超越和跳越,却不受此规此圆束缚,如,人生自古谁无死;如,死人更比活人香,如,坦克如今从东来(邵燕祥),如,赠君毛泽东思想(聂绀弩《赠小李》),......谁能说他们秉谁、传谁?这是诗歌最高境界,最高涵义,最高笔法吗?

   

   现在具体看李公诗歌。那首第二首是----

   

   "三月十八日大会后 西便门外护城河边作 一九五八年

   

   学道争奈入魔深,严谴何辞一身任。斩麻蓄艾成远略,断腕割尾期丹忱。宿莽拔心终香草,精卫搏石是志在禽。春寒乍破春潮急,欲拜东风泪满襟。

   上一九五八年三月十八日感赋。

   

   "按:是日为大会宣布开除党籍之日"

   

   ----这就让人想起关于元稹之"唯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不展眉"......----之所以这样说,因是,元稹违背了他的诗证,不遵循鳏夫-鳏寡孤独之鱼之不开眼,而是早就再女再配----所以,李公此诗之反向纠结和力道,很能看见他的心中之反向之意义:宿莽香草,蓄艾远略----其实,是在就毛之改造背景咏其独立之志,自由之身(心证之何种斩麻蓄艾;何种之断腕割尾......)!

   

   "蓄艾"之志,之制源于此乎?

   

   ----"懿本以高明中正,处上司之位,名足镇众,义足率下,一也。包怀大略,允文允武,仍立征伐之勋,遐迹归功,二也。万里旋前,亲受遗诏,翼亮皇家,内外所向,三也。加之蓄艾,纪纲邦国,体练朝政;论德则过于吉甫、樊仲;课功则踰于方叔、召虎;凡此数者,懿实兼之。臣抱空名而处其右,天下之人将谓臣以宗室见私,知进而不知退。陛下歧嶷,克明克类,如有以察臣之言,臣以为宜以懿为太傅,赐九锡,上昭陛下进贤之明,中显懿身文武之实,下使愚臣免于谤俏。"(《三国志》)原来,蓄艾乃是此读关键也?

   

   宿莽香草,意之如何,据典"《楚辞*离骚》:"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王逸注:"草冬生不死者,楚人名曰宿莽。"唐*独孤及《垂花坞醉后戏题》诗序:"道士张太和伐薪为堰,封土以壅浍,余亦命剃氏治芜秽而剗宿莽。"清*

   史震林《高阳台》词:"垄头宿莽堪哀,有青青细草,禁得霜摧。"/特指墓前野草。明*郑若庸《玉玦记*观潮》:"不见射弩英雄,玉匣又陈宿莽。"清*蒲松龄《聊斋志异*小梅》:"至座有良朋,车裘可共;迨宿莽既滋,妻子陵夷,则车中人望望然去之矣。"/借指死亡。明*屠隆《彩毫记*仙翁指教》:"今朝握手江湖上,劝蚤晚抛尘网,朱颜暗里销,白发愁中长,你看今古英雄俱宿莽。"(资料)可见李公不信心死,不行草阉,能够自诗经而今朝,可以远古人而自勉。且宿莽,艾蓄说,面面真真,表现得镇定于史,不乱于圄;且笑对毛泽东之夹起尾巴做人之逻辑也。当然,也有欲拜东风泪满襟之唱咏,是替人垂泪,是为己垂泪乎!......是的,1958年是一种什么年代?开除党籍是一件什么事情?宿莽死,艾草亡?蓄志在,远略谋;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二

   

   

   1958年是57年反右继续,且成为三面红旗,严重饥荒,千万人饿死之开头年。那个时代我们作为孩子尚记得除三害,(后来)学雷锋之荒举乱动。那个时期的灾难正在等待文革这个灾难。灾难等灾难,是国人的生活惯性。到了1971年,我们看见李慎之再操史笔诗材,力作再出。一直到关键年1976年,李诗不断,记录了历史,呈现了个体。做了对于各种问题之观察,感怀和批评。其中,还是和古人之制诗方式有些类同。那就是,一,他试图设立传统价值观且牵连当下实事予以勾连抒义,评价人事。二是,逃避现实,灾难之宗教暗喻和政治寓言结合于自,而尝诗于史,更有企高一为而达于形而上者焉。三,就是他继续古人清高怪澹,惟我独尊之佛家、禅式,以此寓大,言深,几乎就成了半个八大之哭笑成趣,言成谶禅之先(如,山登绝顶我为峰,叠嶂重峦眼底空----登山口占

   读《有限与无限》。如,明知菩提本非树,著得天花便有苗----夜起

   一九七一年。等等。)李慎之后来有传统文化和文化传统辨正说;且有和钱穆,寅恪等同等之观点:"览前史,中国的封建时代恰恰是人性之花开得最盛最美的时代,是中国人的个性最为高扬的时代"(《"封建"一词不可滥用》)。故,自可争论。就像有人说陈寅恪有辩证法。也自可以争论。再就是,说寅恪是不是理念型式之支持者----而吴宓对此如何----本宗而言之哲学王产生理念说,又改何评?也自可争论......。我们说,这些观念之政/争,是体制之政的延续而非相反。所以,不单李公,那个毛公,不也是动辄李苏,再辙罗隐吗?毛一反叛后人言,"毛感动的不是唐诗宋词,而是代入了自己的唐诗宋词。"我谓之一语中的。这都是闲话。李1971年诗可引一二。其一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