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自立博客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1

   李孝迁: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

   

   摘要:中文世界中最初的兰克形象,是经过日本史学界过滤而来的“客观”的科学史家。而至民国史坛,不论是鲁滨逊新史学派还是伯伦汉《史学方法论》,都把兰克描绘成史料考证面相的兰克,虽然在中文世界中出现过观念论或民族主义论这种“异端”兰克面孔,但都没有得到我国史学界的宣扬。中国现代史学的专业化需要兰克史学中的史料辨析方法,同时乾嘉以来形成的汉学传统也需要借助“科学”的兰克而得以延续,以致“史料考证”的兰克形象在我国维持了很长时间。

   

   

   

   关键词:中文世界;兰克;日本;伯伦汉

   

   

   

   

   

   兰克的理论奠定了19世纪下半叶西方史学发展的基础,不仅深刻影响欧美国家的史学发展,而且波及远东的日本和中国。对这位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史家兰克(Leopold

   von Ranke,1795-1886),不同国家不同时代对他的认识都有所转变,从而透露出对史学发展的不同期待。1962年美国西方史学史学者伊格尔斯(Georg

   Iggers)在《历史与理论》发表《美国和德国历史思想中的兰克形象》一文指出,兰克的理论在美国和德国历史思想中并没有“如实”地被呈现,在美国兰克被片面地理解为实证研究的先导,而在德国他则被视为观念论史家。本文受这篇论文的启发,拟对20世纪前半期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如何构成,为什么会形成这种类型,而这种兰克形象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我国现代史家的治史取向,作一初步的探讨。

   

   

   

    一

   

   

   

   西方科学史学一般推至尼布尔(Barthold Georg

   Niebuhr,1776-1831)和兰克。尼布尔以研究罗马史著称于世,1811年出版代表作——《罗马史》。他倡导以“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研究历史,主张完全依靠原始史料的证据,不用转手资料,考证力求精详。尼布尔的治学态度和方法,影响到后世史家,兰克就是读到尼布尔著作,始专心研习历史,成为19世纪西方史坛之泰斗。1824年兰克在《1494年至1535年罗马与日耳曼各族史》“序言”里明确指出,治史之任务在于求知识为其本身目标,不在于借鉴之作用。这部书后附录《近代史家的批评》一文,延续了尼布尔等人所提出的方法上的基本原理,形成了系统的史料批评方法,由此“近代科学意义之历史,乃出现于世”,“现代历史学研究的新基础,方正式奠立”。1825年兰克被聘为柏林大学历史学教授。1841年他又获得“普鲁士钦定历史学家”荣衔。兰克在柏林大学主持历史讲座长达四十六年之久,直到1871年退休。他在柏林大学创立了“历史研究班(Seminar)”,成为后来历史研究所的先声,培养了一大批史学家,其中以史学知名的,有威次(Georg

   Waitz,1813-1886)、西贝尔(Heinrich Sybel,1817-1895)、瓦腾巴哈(Wilhelm

   Wattenbach,1819-1897)等,多数谨承师训,走科学史学之路。如威次说:“史料考订、版本校刊、辩别真伪、审查创作与转述是历史研究不可不具的基础。”西贝尔清楚表示:“对于实事求是的研究与史料证据的确定,兰克教授法在德国有划时代的影响。”由兰克及其弟子形成了西方近代史学史上最有势力的一个流派——“兰克学派”,成为19世纪后半期西方史坛的主流。兰克的理论影响所及,非仅限于德国,而具有世界性。法国史家莫诺德(Gabriel

   Monod,1844-1912)是威次的学生,将兰克的一套学说输入法国。英国史学中的“剑桥学派”,可视为兰克学派在英国的代言人。19世纪70年代,亚当斯(Herbert

   B.Adams)把兰克的理论和方法介绍到美国。19世纪末,兰克史学开始远传到日本和中国。1886年日本东京大学改为帝国大学,1887年其文科大学设置了史学科,聘请德国史家路德维希·利斯(Ludwig

   Riess,1861-1928)担任教授。他是兰克的再传弟子,在帝国大学和早稻田大学教授“史学方法论”课程,倡导兰克“如实直书”的客观史学,对日本近代史学的专业化作出了重要贡献。尔后日籍留欧学生陆续返回日本,以帝国大学为据点,教授严谨的史料批评。与利斯同为史学科教授的坪井九马三(1858-1936),1887年留学欧洲进修史学,就读于柏林、布拉格、维也纳、苏黎世等大学。1891年回国直接升任教授。他完全继承了兰克的“科学”史学,著《史学研究法》,被视为日本近代史学之父。1902年利斯回国后,箕作元八(1862-1919)接任教授。他亦曾留学德国,深得德国史学的精髓。坪井、箕作是明治、大正时期日本西方史学界的最高权威,坚持了实证史学的传统。19世纪末20世纪初年,正值国人留学日本之高潮期,留日学生从日间接将兰克及其史学输入中国,而主要媒介则是教科书:一是西洋史教科书,二是史学概论性质教科书。

   

   

   

   清季应各地学堂教科之需,从日本翻译了大量万国史、西洋史教科书,这些课本叙述到19世纪学术文化,对欧洲各国史学发展的概况多有一个“名单式”介绍,尤其对德国史学叙述得略多点。中国最初知道“兰克”其人,便通过这些不起眼的历史课本。历史教科书对今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在那个年代,这些读本却承载了最新的历史知识,在培养国人的世界意识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当然,借径教科书认识兰克史学,其水准无疑是很肤浅的,但也缘于它的普及性,使“兰克”名字紧紧与“历史”相联。国人最早提到兰克,又见诸于文字的,是王国维。1900年他为箕作元八、峰山米造合著《欧罗巴通史》所作的“序”中说:“日本理学士箕作元八及峰山米造两君所著《西洋史纲》,盖模德人兰克Ranke氏之作,以供中学教科之用者。”《欧罗巴通史》第四部第十四章“最近之进步”指出,尼布尔的《罗马史》“别开生面”,兰克“以炯炯史眼,与深刻研究,利用书籍,达观世界历史之趋势”,同时提到西贝尔、鲍姆加顿(Baumgarten)、特赖奇克(Treitschke)、蒙森(Mommsen)等人。王国维早年的老师滕田丰八是日本近代史家,也曾为《西洋史纲》的另一种中译本《泰西通史》写过序文。《西洋史纲》出版于明治32(1899)年1月30日,五年之内重版27次,可见这本书在日本相当风行。《西洋史纲》(日文本)扉页就附有兰克画像,而著者之一箕作元八亦以固守兰克史学为己任。王国维可能通过滕田的介绍,认为《欧罗巴通史》是模仿兰克的作品。王国维早年对兰克史学是否有所认识,又达到何种程度,以及他后来的治史取向是否与兰克史学有关,尚待进一步的研究。

   

   

   

   1901年金粟斋译刊的《西洋史要》说德国史家兰克、特赖奇克“皆以泰斗见称”。1902年杭州史学斋发行的《西洋历史》说德国“史学尤隆盛,伦恺(兰克——笔者注)、蒙逊,士俾尔德黎底开,皆其选也。”1902年敬业学社出版的《欧洲历史揽要》则说:“史学家如尼布之《罗马史》,德人兰克之实际研究世界历史。而德之西比尔,英之富利孟,皆著名欧洲者也。”1902年作新社编译的《万国历史》叙述“十九世纪之文学及哲学”,所涉及的欧洲史家更是繁多,其中“日耳曼史家最众,如索洛赛尔(Schlosser)、黑伦(Heeren)、路莫尔(Raumer)、伦科(Ranke)等,皆有名于时。而伦科尤著。其余潜讨各专门之历史者,皆以研究各国各时代为宗,如当科尔(Duncker)、威波尔(Weber)、妈母参(Mommsen)是也。而伦格(Lunge)之唯物论史,亦有名者也。”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里面包括了一些还在世的史家。1903年开明书店译刊的《世界史要》谓“历史家有兰克一变史学之风潮”,余如西贝尔、蒙森等相继而出,“压倒专行于十八世纪之史法”。1903年上海通社从日本译刊德人编著的《世界通史》描述19世纪欧洲史学的概况,颇能代表清末出版的各种西洋史、万国史教科书对这方面内容的叙述:

   

   

   

   德国之日耳曼史,一八一九年,成于斯泰因Treiherrn

   V.Stein之手。他若牛布尔Niebuhr著《罗马史》,秀落尔Schlosser著《十八世纪史》,德尔曼Dahlmann著《丹麦史》,皆史家之表表者。又有兰该Ranke一八八六年殁,开客观主义之一派,其文足雄视古今;于法国则西蒙底Sismondi理财家兼通史学,巴伦的Barante著《文学史》,基俊Guizot著《革命史》,米奈Mignet著《革命史》,甲尔Thiers著《拿破仑传》,亦皆有名于世;于英国则克罗笃Grote著《希腊史》,墨哥列Macaulay著《英国史》,加雷尔Carlyle著《人物论》,最有特色。

   

   

   

   1905年湖北法政编辑社编译的《西洋史》说:“德国史学界,输入科学的研究法,崭然一新面目者,先有牛尔布之《罗马史》,继有兰楷(兰克——笔者注)之《世界史》,均推杰作。二人学问该博,且历史之眼光极大,故能自杼机轴,雄视古今,诚史界之泰斗也。”1906年梁焕均编的《西洋历史》在“十九世纪之文化思潮”一章谓“牛布尔著《罗马史》,与他历史家议论不同,能自立新派,一新史学界之面目。兰该(兰克——笔者注)以根本历史材料创科学历史。”1906年湖北兴学社译刊本多浅治郎的《西洋历史参考书》指出,兰克是“近世历史家之泰斗也。其著作甚多,不遑枚举,然其最有名者,如《罗马法王史》(History

   of Popes)、《万国史》等是也。兰氏又唱史学研究法之新设,及撰择材料不可不慎。”这本教科书开始触及兰克的治史方法。

   

   

   

   1911年辛亥革命前,对西方史学评介最为详细的一篇文字,是发表在1908年6月26日《学报》(第11号)的《百年来西洋学术之回顾》(下文简称《回顾》)中论史学部分,可视为一份“西方史学史提纲”。这篇文章实翻译自日本濑川秀雄的《西洋通史》第四编相关章节。濑川《西洋通史》在清季民初的历史教育界有一定的影响。百年来西洋各种学术的进步,“史学亦渐成为一科学”,以德国最为发达。首先介述尼布尔的生平、学术活动、治学特点及其影响:

   

   

   

   德国史学界,最初以科学的研究法号召一世者,当推牛布尔(Niebuhr)。氏初治法学,仕于普鲁士,自一八一六年至一八二三年间,皆奉使命,驻罗马。然宴居之日,辄好利用其时与地,从事古代史之研究,兼修考古、言语等学,其它年著《罗马史》之修养,大率皆得力于此时。氏对于当时各史家之批判,以为彼辈之弊,恒在于因抽象的理论,曲解历史之事实。故氏之著书也,首在利用其博学寡闻,广征史料,凡断简残编,苟稍有研究之价值者,靡不必毕备。既得之逡,则以其炯眼巨识,鉴别此等史料之真伪,而确定一中正不偏之史实。氏所著《罗马史》,其记载之周密而正确,其识想之新奇而高远,一变从来罗马史学家之旧说,学者宝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