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就重庆薄王事件参与独家专访国内著名资深记者高瑜]
蔡楚作品选编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蔡楚:《刘晓波纪念文集》编辑感言
·蔡楚:中国,如何走出今天(图)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图)
·蔡楚 主編: 《刘晓波纪念文集》下载(图)
·蔡楚: 三月云 (图)
·蔡楚:清明 (图)
·蔡楚:残的吻—赠内(图)
·蔡楚:关注本刊作者彭佩玉案(图)
·蔡楚:谈谈知青情结(图)
·蔡楚:谈中共设“农民丰收节”(图)
·蔡楚:终于看到刘霞久违的笑容(图)
·蔡楚:端午节谈屈原(图)
·蔡楚:两张2005年,劉曉波的见证照片
·蔡楚:深切悼念沙叶新老先生
·蔡楚:愧对孙文广老师
·蔡楚:纪念中国植物生态学家刘照光先生(图)
·蔡楚:秋意偶成(图)
·蔡楚:斗草
·蔡楚:王怡,我的兄弟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版本——纪念《零八宪章》发表十周年
·蔡楚:沉痛悼念老友孟浪(推特文五则)
·蔡楚:向许章润、唐云等捍卫言论自由权的读书人致敬
·蔡楚:74岁生日《苦力感言》(图)
·蔡楚:《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蔡楚: 蓝莲花,你还好吗?(组图)
·蔡楚:莫比尔的日本庭院 (手机拍摄)
·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一)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蔡楚:2019年度“刘晓波写作勇气奖”提名信
·蔡楚:习近平“人民战争”的治国方式是鹦鹉学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重庆薄王事件参与独家专访国内著名资深记者高瑜

   
   [日期:2012-03-31] 来源:参与 作者:一剪梅 花刚流(整理)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2年3月31日讯)2012年3月14日后,重庆的王立军事件迅速蒸发为薄熙来的被撤职和关于“唱红打黑 ”结束,中国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的一场几乎近于全民的大讨论,国内外舆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如何辨别是是非非,原纽约时报记者赵岩采访了国内资深记者高瑜女士。(以下简称赵和高 )
   


   记?:近日英国媒体对薄熙来本人和薄熙来的家人就有关英国家佣海伍德给予大面积的报道,今日BBc在网上刊发出薄熙来的家人(与英国金融时报发出截然相反的声音),一薄熙来家人没有加害海伍德,海的死因与薄无关,您如何看此问题?
   
   高:薄熙来倒台过旬,任凭国内传谣,任凭海外曝料,中共当局依旧坚守着3月15日新华社的43字公告,寸步不前。
   3月15日之后,随着《中共中央办公厅王立军事件通报》的12分钟录音惊现香港商报,16日上传网络;本周一、二,《华尔街日报》连续以头版篇幅,揭开与薄熙来家庭有20余年密切关系的英国人尼尔•海伍德的死因,世界主流媒体顷刻之间对于薄王事件,又形成新一轮的穷追猛打。
   这样就把中共十八大权斗的窟窿捅得越来越大。温家宝告白的"党内路线斗争"的定性:"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已然成为"马其诺防线",溃不及防。薄熙来家族涉嫌刑诉已经昭然若揭,中共权力腐败又上了新台阶,严重危及着执政的合法性。
   
   记?:国内很多网上言论说这是体制内改革派和右派的一次胜利,说道‘唱红打黑’国外许多学者认为总根源在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比如胡锦涛在任职军委主席一个月就说政治上学习古巴、北韩,经济上国进民退,您如何看此说法?
   
    高:这个我不能苟同,其一高层现在谁是改革派,和保守派我不能区分,难道坚持权贵资本主义的就是改革派?主张用毛泽东均贫富的办法解决当前民生问题的就是保守派?其二,薄熙来夫妇与英国商人重庆之死之间的关系,不是用意识形态思潮来定的,应该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
   
   记:可是现在国内舆论没有就此公开发表任何刊发呀
   
   高:这就是我们的体制之病,全世界和党中央可能都知道了的大事情,只有我们国民自己不能知道
   记:有网上言论说这是一次对胡温中央的一次政变,和对所谓重庆模式否定。
   
   
   高:“我认为薄熙来此次随着王立军逃馆的突然事件发生而倒台,并不是因为”3,唱红打黑“倒台。”重庆模式“是”中国模式“一种升级版,因为”中国模式“造成的房价、物价高涨,社会矛盾尖锐化,贫富差距导致的社会断裂,人民和政府的矛盾势不两立,使得这个模式难以为继,像薄熙来这样的红二代,太子党,认为胡温无能,会把他们老子暴力革命夺得的江山葬送,因此他们要保江山。但是他们正是秉承毛泽东思想的传统,用集权制重新进行社会分配,眼中既无法制,也无民主,还是用大轰大嗡的形式稿强人政治。他们看不起胡温的一点,正是无权威,也无能治理国家。
   
   记:高老师,薄王事件说明了什么?
   
   高:中共政权六四之后,依靠暴力维稳,能够平稳经历了四届党代会,但是邓小平单纯经济发展的路线,阻止不了腐败的暴虐式发展、阻止不了政府与人民的对立、也阻止不了贫富两极的分化,重庆事变正是这条路线危机的总爆发。
   值得提一下的是,西方传媒对重庆事变的报道,有两个高潮,一个是习近平出访,一个是胡锦涛出访,如用"阴谋论","西化、分化论"遮丑,根本不能令国人心服口服,不如解释为"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谷开来与王立军事件真相揭示,定会令世人吃惊,这两个人必将受到法律严惩。作为一位有抱负的中共强势领导人薄熙来,因包庇亲属和部下犯罪,亲自干预司法,阻挠办案,从而结束自己的政治生命,也难逃恢恢法网。这种教训,不是他个人的,而是一党专政体制的。中共每一位大佬,其实都有如此宿命。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2/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