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自立博客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哈耶克悖论
·评民主与宪政对峙论
·实践检验真理是有缺陷的经验判断
·林彪事件的极权主义结构
·zt谈马勒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胡绩伟“人民性”问题
·Elly Ney演奏贝多芬析
·帝国小论
·斯托雷平改革的积极意义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作者:刘自立

   

   叙利亚人被阿萨德政权杀死六千人。这是一个何等野蛮的记录。叙利亚人是不是白死?成为21世纪这个据说是文明世纪的丑闻和血案。对于你是不是可以杀人?这个问题的回答,再度成为世界提问和全球挑战。就像二十多年前六四死人一样,你是不是可以杀人,也没有具体的回答——美欧国家在谴责了杀人以后,和刽子手欣然来往,互通款曲,叫做恢复正常外交和增加经贸往来——虽然,他们还是羞羞答答地谴责这个屠杀政权的某种人权不佳现实。请问,对一个极权国家的人权判定,如果去掉国家性质和政权特征,人权会在这里因谴责或者不谴责而有所改变吗?一切人权组织,不是政府组织,不是行政单位,成为人权机构常态,这是不是导致这些组织的活动显得微弱无力,性质显得不伦不类,机构显得形如虚置。再说,人权,是天赋,还是人赋,也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课题。更何况一切人权组织对于中国之外部叫嚷之成效甚微,也成为一个值得研究的内涵——苏联,不是因为叫嚣人权瓦解的,而是因为美欧施加严重,实际,迫切和真实压力瓦解之。于是,废黜一个专制极权政权的要素何在?人们难道还是看不清楚吗?苏联解体和阿拉伯革命,前提是外在的——就像叙利亚和利比亚的正反两例——中国是不是需要和唯靠外力,还不好说——这是矛盾的主要方面。

   

   回到叙利亚形势。中国俄罗斯否定惩罚阿萨德议案,已经铁板定定。这个严重的世界挑衅行径,成为人们思考现今国际法约秩序的一个疑点。加上美欧对于这样政权的持续交往,外交往还和经贸互动,世界秩序是不是可以照此非人权化现状维持永久,成为人们思索人权,自由,民主课题的一个已新还旧的课题。我们说,联合国这次受到中,俄否决的现状说明,依靠所谓由罗斯福和斯大林建制,而又由毛,周后来跻身的这个国际组织,它,究竟在全球政治化和价值化过程中扮演何种角色,遂成为考验政治家和思想者的一个难题。如果任何小国或者中等国家的民主化,势必要依靠这个前苏美共治的联合国,那么,前民主化浪潮是如何绕过这个不伦不类组织的前过程,成为世界人们思索叙利亚问题,加之中国问题,缅甸问题,古巴问题,朝鲜问题的关键。重复而言,苏联解体,东欧自由,北非解放,缅甸转向……诸如此类的良性发展究竟要不要此联合国——联合国是不是世界民主秩序的必备之物,早已成为一个似非而是的问题。我们说,联合国早就在民主N波浪潮里落伍腐朽,不堪其载。当然,完全取消之,现在不成气候;但是其阿斗做事,毫无起色,则为现实。是不是要改变阿斗呢?阿斗可以被改变而成为非阿斗吗?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谈。

   

   取消联合国的倡议显得不切实际。但是,凡是/事要经过自由世界和专制政权首肯的联合国方式,是不是唯一可行的人权方式和民主方式呢?常识考之,显然为否。其中,外交均衡论发自“双赢”的二战后模式。这个模式因为其一贯的惰性,使得世界局势变得黑白不明,灰色为大。因为这里一个明显的悖论就是:苏联不等于美国;反之亦然。这样,一切之价值论被联合国基本上抛于脑后。七十年代联合国接纳中共抛弃台湾,就是这个价值抛弃论的一个拙劣表演;而后来的台湾关系法派生了台湾两拨族群的分裂已成篮绿之势;基本上也是联合国承认中共之由。换言之,自由民主如何与专制极权之并存,显然成为某种老好先生和险恶先生玩弄的外交关系论(两岸关系论)。这是由中国问题带出的外交承认论的丑剧——说,叙利亚死亡六千人,和说,中国死亡六千万人——基本上都是联合国不好制裁之之难题乎!这是一个黑色笑话。联合国对于中共参加之,与尼克松基兴格枉顾中国人权和肯定中国之毛的态度,使得联合国完全背叛了联合国的人权原则(联合国人权宣言)——中国死去的数千万人,没有惊醒那些衣冠楚楚的联合国政客。接之,联合国是不是给予前苏联和动欧国家以实现民主和独立(独立于苏联)的可能性呢?也没有。现在,联合国依然被中俄绑架。虽然,它在道义上发出过某种正确的呼声,但是,这种声音完全淹没在中,俄的非正义叫嚣之中。此次叙利亚问题表决,正显示联合国作为一块人权遮羞布,完全腐烂不堪。

   

   外交均衡主义在二战以后即成现实。美国人不是铁板一块。但是,美国人前此对于苏联的有限主权论和对于北非,阿拉伯专制者类穆巴拉克等等政权的支持,现在,转换成为他们对于中国政权和俄罗斯政权的朦胧不定论。这样,外交权衡的理论内核,夹杂着狭隘的国家利益主义和苟且维续的联合国认可。这种利益主义更和毫无原则的经济贸易勾结一并生存(如今人们还在争执美国苹果电脑和台湾富士康资本的罪恶属性,当归罪中共,还是归罪资本家——这个提问,其实刚好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这是无人权资本和无人权政府的双向勾结。)于是,全世界,呈现两个美国,两个欧洲和两个世界——

   

    一个是价值主义,原则主义和人权主义之美、欧——

    一个是资本利益和无原则外交苟且与之之美、欧。这两个东西,本是西方文明历史的两株果实(水果和毒果)。是不是该区隔这种原先是“对外殖民”(“对内民主”——阿伦特语)现在是对外支持中,俄的实利政经而应该有所反思而促其变的时刻了?这个思索的代价,原有中国人枉死千万,今有叙利亚人徒亡六千之现实——难道这还不够吗?想当年匈牙利起义之美国人袖手旁观,和这次利比亚起义美国人鼎力支持,事成两面——这就是列宁所谓帝国主义之本性吗?我们说,列宁的说法,反证之,也对。因为,这就是他们对内民主,对外外交,经贸,利益,无原则资本水银泻地之现实,之现在——这个两面如何、何时、有效转换成为一面——这个课题,人们并未做复。

   

   其实,复杂的国际问题,有它本质和简单的一面。这个面向就是,取消美国欧洲民主和外交俩面性的尴尬,转而逐步统一到价值为先,自由为本和民主为轴的切实倾向上,且“在此前提下(!!!)”施行非孤立主义经贸——外交转动。这个转换,现在,初见端倪。美国重返亚太,是一个良好迹象——这个起步,应该成为他们切实考量中美互动原则的开始——只要这个道路被探索成功,一切联合国之羁绊,可以推倒不顾——反之,如果现在世界还是两张皮操弄之,那么,叙利亚人不但白死,以后,中国人和朝鲜人之悲惨,就会永续之。这是看似复杂其实非常简单的课题。我们说过,自由民主之在小国如叙利亚和在大国如中国之难以实现,就是因为外部势力的首鼠两端,互相矛盾。在谴责阿萨德这个屠夫的时候,各种新闻媒体的版面,仍旧大幅报道类如默克儿这些西方政客的中、西互动和经贸伟绩……试问,每一个枉死的叙利亚人,是不是要躺于地下,来庆贺这种西门子和大众汽车的活力四射的成功呢?最后,当然牵涉到叙利亚和平转型的几乎是乌托邦幻梦的现实。此课题也同样考验中国改革和革命问题。叙利亚人都是死士,更是英雄。他们不但有六四,还有六五,六六,六七……他们抗争于死,将近一年!这是给中国人的另外一个伟大启示。如果中国人也有六五,六六,六七,……事情又会如何呢?可惜,历史上的“如果”是要慎重考量的(历史上还是有一些可以存在之如果的(见悉尼.胡克的说法)。自然,不是一切国情都可以类比和暗谕的。我们当然希望看到后续之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努力,经贸制裁和外交压力,会使得柳暗花明。这种期待,是不是幻想,还要继以时日。但愿奇迹发生;不但于叙利亚,也于中国。(因为此及如何改变极权主义生存之道。如果中国秩序,依旧被托生于这个类似联合国全球家庭的莫明之道中,改变的压力,就会等于0;反之,苏联模式的解体,是不是可以取消美、英压力,反证了中国改变的外部需要和必备条件;这个条件,如果亦然屈服于经贸外交的惯常思维,事情的变化,就会遥遥无期?……)

   

   总之,叙利亚人是不是白死?端地看此一招。

   

   ——《纵览中国》首发 ——

(2012/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