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朱家台:从春晚看胡还政于左]
蔡楚作品选编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蔡楚:《刘晓波纪念文集》编辑感言
·蔡楚:中国,如何走出今天(图)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图)
·蔡楚 主編: 《刘晓波纪念文集》下载(图)
·蔡楚: 三月云 (图)
·蔡楚:清明 (图)
·蔡楚:残的吻—赠内(图)
·蔡楚:关注本刊作者彭佩玉案(图)
·蔡楚:谈谈知青情结(图)
·蔡楚:谈中共设“农民丰收节”(图)
·蔡楚:终于看到刘霞久违的笑容(图)
·蔡楚:端午节谈屈原(图)
·蔡楚:两张2005年,劉曉波的见证照片
·蔡楚:深切悼念沙叶新老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家台:从春晚看胡还政于左

   
   [日期:2012-02-19] 来源:动向 作者:朱家台 [字体:大 中 小]
   
   
   2月2日,有网民热议:胡锦涛2012年的工作目标,就是“悠悠万事,归左为大”,力争在任期最后一年中完成“还政于左”——以左控制十八大,以归左殊勋震世,才可理所当然接班太上皇。这只要细看2012春晚“零广告”,一切尽知。


   
   
   
    “零广告” 春晚是归政于左之胡誓
   
   
   
   早在1月23日,喉舌媒体争相报道《春晚零广告无贺电不报时远离商业与政治获称赞》时,网友就质疑:央视2012春晚虽于23日凌晨在《天下一家》的歌声中结束,但这个“天下一家”却拒绝了一切“广告”——以往春晚中确有不当广告,但也有许多合法有益的广告给春晚增添异彩,岂可一刀切?!然而央视和党报皆称赞本届春晚首次实行“零广告”、“无贺电”,“不报时”,是“最干净的一届春晚”。这只能说明,“零广告”的2012春晚,是一场大步向左回归的誓师大会,如同文革中江青多次以“零广告”的“样板戏”表示推行文革决心的“江誓”,是一次显示胡锦涛决心归政于左的“胡誓”。须知,三十年前允许春晚等文艺节目插入广告,正是结束文革开放改革的信号弹!只有文革时期的文艺节目才实行“零广告”、“无贺电”,“最干净”。可以说,中国三十多年改革开放,起步就是从大赦广告开放广告开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春秋,政治体制改革没有实质性进展,唯一聊以自慰的进步,就是有了一点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的标志就是广告无禁区。而今,2012春晚却以“零广告”为荣——这显然是在宣布:红都重庆禁止在主要道路上设置商业广告的左转,已为央视推广!而央视乃胡锦涛重要喉舌,也就标志着胡锦涛虽然不喜欢薄熙来其人,不去重庆,心里却对“唱红”情有所钟。
   
   
   
    新君必推翻先帝改革
   
   
   
   如此大倒退趋势,众多智者忧虑。
   
   1月24日,《博客中国》有李洪恩的《龙年风向左转已成定势》:“我们在各种新年献词中听到的仍是各种各样的套话,……新年来到,风向左转无疑。……某些人更加发现左的妙用,那就是用以作为打击右的同时,既可以巩固既有的统治秩序与既得利益,同时还可以以此突出民粹主义以对抗分裂势力,……我们历来的作法就是要防左,但更要防右。”
   
   果然,1月25日有了“中国高层官员近30年来首次缺席达沃斯论坛”——中国高层为“抵制西化”对全球化表现冷淡; 1月26日、27日、28日,《人民日报》连发三文“三驳美国”指责中国人权状态恶化——在只道吉祥的春节期间,在习近平即将访美之际,中南海竟然如此撕掉五午年礼仪之邦面纱,以浓烈火药赠送友邦——这只有文革时才有过!
   
   2月2日,一则《深圳党报重刊南巡文章遭封杀》消息再次证明,龙年风向左转的确无疑——《南方都市报》2月1日一报道显示:《深圳特区报》前日重刊20年前报道邓小平南巡的文章,结果遭到网路封杀——南都首席记者王莹在题为《深圳高调重温小平南巡 党报重刊南巡文章》中说,20年前全景式记录小平南巡深圳的文章《东方风来满眼春》,1月31日全文重新刊登在深圳市委机关报《深圳特区报》的头版和二版。但网民发现了怪事:如此重磅文章,南都报却将它放在只有深圳地区读者才能看到的次要版面《深圳读本》中,蓄意不让深圳以外的人们看到,且在南都电子版中删去。这表明,这一“重温南巡”,只是一次地方性“突然而偶然”的行为。传言说,1月19日至23日,深圳市委没有按照民意举行“南巡20周年纪念大会”,也没有任何相关纪念活动;这种公然圈禁改革领袖的行径,激起强烈民愤,严重影响了深圳的投资环境和企业界的信心。为缓和矛盾“保增长”,深圳市委不得不仓促在1月31日将《东方风来满眼春》全文重新刊于机关报。可是,此举可能引起了高层不满,以至于“深圳高调重温小平南巡”报道受到了网上封杀。
   
   本来,胡锦涛向左转并非始于2012年,但以前侧重于政治文化,而“零广告春晚”则显示,2012年左转要提速到一个新阶段:不仅仅政治上要重新全面抵制西方文化侵入,而且经济上也要左到限制广告进入文化娱乐领域,从“限娱令”到禁广告入春晚,标志着“国进民退”的大倒退坚定不移,不可逆转。
   
   连毫无政治危害的经济广告都要赶尽杀绝,余杰等自由化之辈,还能不驱逐出国么?
   
   当年武则天将推行改革十五年的武周朝还政于李唐,主要是接班人只能来自于唐朝李家子孙,而今胡锦涛将改革开放的邓时代还政于毛左,也因为今日接班人也只能由毛左推选?胡作为邓钦定的隔代接班人,却以亡邓归毛而大结局!中共党天下的中国,不仅“富不过三代”,改革也过不了三代——从邓到江、胡,刚好三代,恰如历代封建王朝的改革,都是老皇帝一走,新君必推翻先帝改革,真是历史惊人的相似,太富戏剧性了!
   
   可见,只要是家天下、族天下、党天下,专制中国的改革是永远不可能成功的!
   
   
   
    胡和谐纵官嚚而迫民“小杖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胡锦涛执意亡邓归毛,早在他九年前筹划“和谐社会”时就注定了。
   
   尽管2005年2月20日,胡锦涛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冠冕堂皇地解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主要特征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但人们多怀疑其言不由衷,另有图谋。
   
   如已故改革家、前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就曾劝告胡和谐,不如诚恳地向百姓承诺 ,“和谐”就是保证百姓有饭吃,有自由——“和”字为“禾”与“口”组合,即一要让百姓有饭吃,二要让百姓可以自由说话;谐”字是“言”旁加“比”与“白”,即让一切言论争相大白于天下。
   
   然而“胡和谐”依然以和谐之名升级专制,令全国各地官府以“维稳”代替改革,一面封网关报刊,一面将全国访民视为新五类分子——或关进精神病院,或殴打堵截,或监视居住,全部纳入“危害稳定”的“维稳对象”……人们这才恍然大悟,胡总书记心中的“和谐”,并非出自孔子的“和为贵”,而是鼓励“大胆专制”的代名词。
   
   多方寻觅,人终于发现古书《帝王世纪》中的“舜能和谐,大杖则避,小杖则受”,才与胡和谐吻合——胡锦涛希望百姓以虞舜的和谐之道忍耐父母官的残暴与贪腐,即使“父顽,母嚚,咸欲杀舜”,舜也能和谐地“小杖受,大杖避”,任辱任虐,永远忍让。在胡心中,今日拆迁户,该有舜常将自己发现的好渔场让给官商的礼让精神。如是,又何至于天天上访受苦呢?即使官商勾结下的黑社会打了你,强拆了你屋,也大可不必自焚或反抗,完全可学舜,预计到父顽母嚚会将其扔进枯井时,先在枯井中挖掘一个逃跑暗道,以备险时。在胡和谐看来,一个社会能否和谐,关键在于百姓具备“舜能和谐”精神,“人群和谐”的主要责任在民不官,在于草民具备道德忍让自律,而不要期望让官受民督的法治建设。
   
   胡锦涛这般以 “舜能和谐”要求百姓,当然要还政于左,如能回到毛泽东的“六亿神州尽舜尧”,官员们再怎么顽父嚚母,也高枕无忧——胡真是毛的好孙子啊!
   
   
   
   2012年 2月2日
   
   (《动向》2012年2月号)
(2012/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