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ZT大隈重信小传]
自立博客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大隈重信小传

   咸与维新的典范---- 大隈重信小传

    

   

   五藤高庆/作

   

   

   --------------------------------------------------------------------------------

   

   大隈重信(1838-1922),明治维新的志士之一, 明治时期著名的改革者、政治家及教育家。早稻田大学的创始人。曾两任内阁总理大臣。从一位侯爵。他是明治时期最有名的财政大臣, 他主导的改革成功让日本建立了近代工业,巩固了财政的根基,不但挽救了刚成立不久的明治政府。还为未来日本的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最值得一提的是,他是明治维新中为数不多的思想开放者之一,他同情中下层人民。坚持民主立宪的理念。和许多维新者抱有浓厚的旧思想相比,大隈是维新之士中难得一见的人物。堪称 内外皆新的新日本人。因而大隈为普通日本人民称颂,在他死后,有150万人参加了他的国葬,他留下来的早稻田大学,也成为日本最著名的学府,为日本提供了一代又一代的优秀学子。

   

   

   

    

   

   一、 藩政时代

    

   

   大隈重信生于1838年3月11日。 幼名八太郎。其父是佐贺藩士大隈信保,其母杉本三井子是佐贺藩士杉本牧太之女。大隈信保由于学会了著名的荻野流炮术,因而被佐贺藩藩主锅岛家聘为石火矢头。佐贺藩是当时日本著名的强藩。在日本最先输入和仿制洋式军器。佐贺藩历代藩主都很重视兰学,即西方科学。甚至有专门传授西方科学的兰学寮。而且在军备 上与其他藩不同。较为重视火枪大炮等西方军器。因此作为炮术家的大隈信保在藩内很受重用,是一位石高300,实给120的上级武士。 大隈重信作为家中的长男,倍受宠爱。

    

   

   

   

   大隈重信的出生地,现为国家级保护建筑

    

   

   

   非常明显的是,大隈日后的轨迹受到了父母的影响。由于大隈的父亲是一个炮术师, 经常要接触兰学(即西方科学)方面的事物,。所以大隈自小就对兰学产生了兴趣。 后来成年进入藩校读书后则转入了兰学馆,以致成为佐贺的维新志士。 大隈的母亲三井子是一位慈母和虔诚的佛教徒,在大隈幼年时,她几乎不用训斥和惩罚的手段来教育大隈。 而是使用循循善诱的手法。后来大隈由于支持民权运动,因而被萨长派忌恨,在明治12年政变中下台,处于人生的灰暗阶段时,其母三井子为祈求去除儿子的厄 运,请京都西阵的名工织了四十八切的秀有安子观音图的织物,捐给四十八所寺庙。后来大隈遇刺,有生命危险时。其母不辞劳苦,不顾高龄。亲自到全国四十八所名寺里祈求,并奉纳亲手所织的织物。留下了一段“育儿观音”的佳话。

   

   特别是在大隈12岁时,父亲信保因病逝世,在巨大的变故下,三井子坚强的扛起了教育大隈重信的重担。由于家庭的变故和父母的熏陶。大隈从小思想相对开放,比较亲近西方思潮,而且同情下层人的遭遇。立志将来干一番大事业。

   大隈7岁时,由于父亲的关系,进入了佐贺的藩校。被当作佐贺藩的将来的人才加以培养。 而这时的佐贺藩正努力清除叶隐学的影响,以中国传来的程朱理学为理论基础创立的叶隐学因为藩内内斗的问题而成了气候,在在藩内势力强大,大隈入学的弘道馆藩校虽然是为了清除叶隐学而建设的,但是 反而受到了叶隐学的影响。早年受到父亲教导的大隈, 视早逝的父亲为榜样,因此对叶隐之学很不感冒。 1854年安政元年,大隈与几个同志合伙成立了藩内的改革派组织楠公义祭同盟。同盟的第一件事是向藩主锅岛直正申诉,要求改革藩校,这是大隈作为政治改革者的初露头角。

   

   

   锅岛直正认为大隈甚具才干,颇为赏识。因此当保守派攻击大隈和他的同志江藤新平,大木乔任等人时,他施以保护且大加提拔,1855年,由于大隈等人急于求 成搞学政改革,使得大隈和保守派矛盾激化。结果在弘道馆发生骚乱,大隈因此退学,后来转而师从于国学家枝吉神杨。第二年,锅岛直正命令大隈转到兰学馆。正式成为兰学馆的教授。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锅岛直正,锅岛直正是幕末著名的开明君主,出于经济和政治上的多重考虑,他继承和发扬了佐贺藩几代藩主的开明政策,对于西方科学非常欢 迎,不但鼓励学术,还开始仿造西洋军器。为此建设了日本第一个反射炉,这是划时代的创举,意义非常重大。反射炉预示着日本开始走上工业化的道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佐贺藩还开始制造蒸汽火车并成功完成了模型。还独力制造了几条蒸汽船。随着佐贺藩精炼方技术积累的逐步加深。到最后甚至可以成功仿造当时世界上 最先进的阿姆斯特朗炮。由于藩主的力挺,佐贺藩藩内学术兴盛,聚集了包括中村奇辅,田中久重,石黑宽次等技术名家和兰学者。由于输入洋式军器,佐贺藩兵强马壮。在幕末的几场战争中都表现出色。锅岛直正因此名列幕末名君之中。他和大隈等人并称为佐贺七贤人。{#}

   

    

   

   不久之后锅岛直正成功清除了叶隐之学的影响,在大隈进言之后,他决定把弘道馆和兰学墊合为一体。正式列为藩内的主流学术。大隈因进言之功而就任弘道馆教授。负责向锅岛主讲西方的宪法理论,因此倍受瞩目。

   

   #: 佐贺七贤人: 因为看了帖子里有人说佐贺在幕末出来过什么人,所以把肥前出来的写一点。幕末肥前佐贺藩主要人物就是所谓的佐贺七贤,也有种说法叫佐贺八贤 (加上枝吉神杨),这里简要写一下八贤和其评价。 佐贺八贤是枝吉神杨(佐贺弘道馆教头,国学家,佐贺藩尊攘派的首要带头人和理论家) 江藤新平(日本首任司法卿,日本近现代法律的奠基人), 大木乔任(日本首任文部卿,明治六大教育家之一),副岛种臣(外务卿,处理过多宗棘手外交事件。明治时期著名的书法家。枝吉神杨之弟), 岛义勇 (北海道开拓督务,人称北海道开拓之父),佐野长民(发明家,兰学者,日本红十字会创始人,自由民权运动的理论家和带头人之一),锅岛直正(佐贺藩主,首 任北海道开拓使,日本产业革命的引领者)和本文主角大隈重信。佐贺八贤都是文中楠公义祭同盟的成员。

   

    

   

   

   二、咸与维新

   

    

   

   1853年是日本史上新的一页。这一年由著名的黑船来袭事件开始。原本沉静的东方岛国日本开始了维新的狂岚。仁人志士们怀着奋发图强,救亡图存的理想,投身于维新的大潮中,着力建设新的日本。

   

    

   

   自从黑船来袭之后,日本举国上下一片惊恐,攘夷,开国,公议,尊王各种思潮层出不穷。大隈也积极投身于维新事业中,当弘道馆骚乱结束,大隈被迫离开之后,锅岛直正授意他转而师从当时弘道馆教师,国学家枝吉神杨。枝吉神杨一向鼓吹当时非常流行的尊王攘夷论,这点颇不对亲近西方的大隈的胃口。所以很快他就转入 了兰学馆里。

   

    

   

   虽然在当时,攘夷的理论及其流行,举国上下一片攘夷的呼声。然而作为藩主的直正,和后继的藩主直大,却都是开国论者,因为佐贺藩的独特地理环境和政治环境决定了佐贺藩的开国主义。佐贺藩位于日本九州岛西北部,数百年来日本唯一的对外开放港口长崎港就位于九州岛西北,负责长崎港警戒任务的正是佐贺藩。由于藩 长期和外国接触,而且通过外国取得了大量先进军备,还和外国展开贸易而获取了暴利。这些因素使得佐贺藩经济和军事实力在日本都是名列前茅的。而且,佐贺藩因为领地内土地较为贫瘠,自然灾害频繁。不能单纯依靠土地的收入来支持藩财政。所以藩财政的收入依赖对外贸易甚多。于是佐贺藩人与其他藩的日本人颇不相 像,更多的带有商人气息。(锅岛直正因为积极参与贸易活动,而且锱铢必较善于聚财,所以得了个绰号叫算盘大名)不但欢迎新事物,而且喜欢投机。所以当日本国内思潮迭起的时候,锅岛直正选择了最符合藩利益的开国论。因此对攘夷之事一向不甚赞同。随后他把大隈转入兰学馆任教授。负责培养藩内的人才。传授兰学。 大隈因为能接触到自己喜欢的学术而非常高兴,兢兢业业的干起了教师工作,一干就是数年。这时候,国内政治气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是在安政五年,井伊直弼掀起了安政大狱,攘夷派遭到清洗。接下来攘夷派发动反击。井伊直弼在樱田门外被攘夷派砍了,史称樱田门事变。樱田门事变导致国内矛盾激化。攘夷运动兴起。长州等藩国借机要求尊王攘夷。内外交困的幕府受到各方批评。不得已同意限期攘夷。幕府的退让在全国掀起了攘夷的热潮。而这股热潮很明显的对佐贺藩影响不大。因为一向以开国为主要政策,并且大量装备了西洋军器的佐贺藩对西方的强大认识的较早且较深,因此藩内对攘夷之事兴致缺缺。对于外界的压力,锅岛直正 采取面面圆的办法,让佐贺藩跟所有的势力都有一腿却又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锅岛直正善于经营,所以佐贺藩本身实力强悍,经济发达,武器新锐,军备堪称日本第一(佐贺藩士装备了七连发的西班牙式火枪,大炮队拥有阿姆斯特朗后装炮和臼炮。不光是兵器,藩士们的军装也大大领先。在戊辰战争时输入的黑色木棉制军服,毛布、橡胶制雨合羽都是当时世界水准的最新装备。)。导致不管是攘夷派、尊王派、公武派还是幕府都不愿意跟佐贺藩翻脸,把这个强藩推到对立面去。而锅岛受投机本性的驱使,使他不愿意随便表态要参加那一方(所以佐贺藩在幕末五强藩之中名声较小,政府内势力也弱,因为到了王政复古时才正式表态,一度被讽刺为名不符实的倒幕强藩)。佐贺藩一面加强自己的实力,一面静观国内的乱战。这时候的大隈也没有闲着,锅岛直正从现实中了解到了西方的实力后。决心彻底清除叶隐之学的影响而把兰学列为藩的主要学术,坚决改革藩政。亲近西方。重用大隈等改革派。于是大隈奉命开始筹划合并弘道馆和兰学馆,从此大隈一派正式登上了政治舞台。权力开始增长。文久元年,大隈等人奉命做为佐贺藩的代表调到长崎地区处理藩内事务。在任职期间,大隈认识一个影响了大隈一生的人。他就是荷兰传教士沃贝克(Guido Herman Fridolin Verbeck)。沃贝克当时是长崎济美馆的英语教师。(荷兰出生美国籍)济美馆是根据<<日美亲善条约>>而进来的美国人开设 的英语学校。目的是培养当时幕府急需的英语人才。因为幕府认识到了西方武器的强大,需要从英美等国输入军器。对西方抱有浓厚兴趣的大隈等人就学于济美馆。他的老师就是沃贝克。同样的,大隈也认识到了英美是西方诸国中最强大者,为了培养必须的英语人才,大隈上书锅岛,提议办英语学校。培养人才以接触英美。收 到大隈建议的锅岛则同意开设英语学校。于是大隈和他的同志副岛种臣一同就学于济美馆。从沃贝克的回忆中可以知道大隈等人在沃贝克手下非常努力,对新约圣经和美国独立宣言非常感兴趣。,这些书籍对于大隈的启迪非常之大,平等的概念深深的触动了大隈。在长崎公干期间,大隈的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倒幕,摧毁旧日 本。建设新日本的思想逐渐形成。大隈在济美馆完成学业后,已经和沃贝克建立了友情,于是当大隈邀请沃贝克去佐贺执教之后,沃贝克欣然前往。大隈一行人回藩后受到锅岛直正的欢迎,锅岛为此特意腾出来一间大宅,更名为致远馆,成为佐贺藩的第一间英语学校。大隈任致远馆的教授,专门教授英语。现在,致远馆已经成 为了佐贺县致远馆中学,成为日本历史最悠久的外国语学校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