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自立博客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刘自立

   

   庆贺苏联解体和关注普京复辟——他面对现在盛大的、针对于他的示威游行,要求重新实施立法大选,改正舞弊和黑箱作业——却强言夺理,负隅顽抗之——是关注一个事务的不可分割的两面体;也就是说,考量苏联解体的因素,必然和估价普京何以得逞,一体相连。前者的肯定,必然包含后者的负面因素;后者的负面因素,必然导致对于苏联解体因素和民主抗争之不足的考虑。二者之中,偏废任何一元,都无法解释何以自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改革以来,苏联改革模式不能完全避免独裁和专制之倒退。于是,我们可以从苏联人、俄国人简单的政治思想史说起。俄罗斯伟大思想家,自十九世纪末叶到二十世纪中叶盛行的改革和革命道路,先天就缺乏政治路径和政治价值的准确定位。这个阙如,表现在俄罗斯人,可以说是精神的巨人,而同时,是实践的侏儒。因为,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和俄罗斯自由主义抗衡的政治力量,总是共产党和列宁主义(甚至是斯大林主义)。这要归结于俄罗斯知识分子对于西方政治哲学的另起炉灶。这个另类的政治思想,往往在世俗政治和“巡神”空想上面游弋不定。

   

   

   

   于是,当所有世俗政治路径被实际取消以后,列宁主义就可以乘虚而入;就像他们现在还在依靠俄罗斯共产党来制约普京的右翼独裁。这是俄罗斯人一直以来,甚至彷徨在斯大林主义和民族主义之间的悲剧。不像很多西方乃至东方国家政治民主化的启动之必备元素之存在。这些元素,为政党政治和政治人物的反对党色彩所规定。比如,这个反对党政治在印度(有甘地),在南非(有曼德拉),在缅甸(有昂山素季)……在前苏联,无论是索尔仁尼琴还是萨哈罗夫,与其说他们是反对派领袖,不如说他们是异议分子和精神导师。

   

   

   

   这些人的抗争在精神层面和道德层面所起作用,无论如何估计,也不会很低。但是,他们不像美国之驴,象之争之民主党和共和党那样,在独立以前,就架构了民主制衡的政治路径;也不像日本和印度那样,出现了可以弥补和对峙政权的政治人物如甘地,如大隈重信,等等。日本人所谓反对党构成“敌国”之政党轮替形式,在苏联并不存在。他们的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并未引领苏联民主力量,形成制约执政党的政治框架。这个致命的弱点,在以后叶利钦和戈氏时期,经过后来普京的负面运作,让统一俄罗斯“政权党”变成过去类似苏联共产党的超级政党。这个超级党(按照戈氏说法),业已凌驾于杜马,政府和(其他)政党之上。

   

   

   

   这样,俄罗斯政治转型的试验,形成两个蹊跷的结果。一个是,苏联解体——另外一个是,对于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专制主义的倒退和复辟。人们单一解说戈氏甚至赫鲁晓夫的试验,只是言及事务的一半;另外一半,则是由于苏联的改革之类似宿命的无路径模式,导致一般意义上的精神独立,让位于专制倒退的实践做为。这是普京自觉、不自觉沿袭苏联改革不伦不类之处而栖身于假改革,真独裁之现实的缘由。我们看到,苏联解体的不足和缺憾,实质上,来自苏联内部某种精神,道德和自由抗争——但是,其实苏联解体主要的因素在于西方的强大之正面冷战压力——如何估价冷战价值和冷战结构,还是一个并未说破的话题。

   

   

   

   回顾与此,我们可以援引苏联前代总理的看法,将此话题予以补充之。按照盖达尔的叙述,进入八、九十年代,苏联经济业已出现全面的倒退和萎缩。其支撑工业,石油,粮食,金融的经济体系,皆陷入严重困境;他在《帝国的消亡》一书里,甚至讲到莫斯科商店里没有香烟和人们排队买面包的情形。所有经济指标在图标上,全部呈现向右下滑的向右“进行曲”,可惜这个进行曲完全转调,破碎和虚弱不堪。此时,发生的一个重要事件,或曰一个政治经济概念的出现,完全改变了苏联政权的体面和形象。

   

   

   

   这个概念,就是苏联对于欧、美国家实在无奈情形下被迫接受的“政治贷款”。这个“政治贷款”的条件允诺,就是苏联和戈尔巴乔夫完全导向自由主义。这个政治贷款的基本情形,一如盖达尔所叙述的,是苏联不得不就范于民主和市场经济的苏联解体因素。叶戈尔.盖达尔说“1990年2月至3月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分别举行最高苏维埃选举,主张独立的一方大获全胜。”“苏联领导人把改善经济的希望寄托在1991年于英国伦敦举行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上,戈尔巴乔夫总统表示,希望这次首脑会议能够邀请他出席。普里马科夫(戈尔巴乔夫的外交智囊人物)为此前往伦敦,在当地电视台谈到了苏联崩溃可能出现的危险,如果西方不提供经济上的援助就会产生混乱。西方的首脑们无法拒绝戈尔巴乔夫,邀请他参加了会议,但是没答应提供资金援助。”

   

   

   

   1990年底至1991年初的几个月中,苏联领导人处于两难之中——不使用武力,就无法保护整个国家,而只要动用军队,就无法获得西方的经济援助。

   

   

   

   戈尔巴乔夫低头了。

   

   

   

   “西方与苏联的关系越来越冷淡,苏联的外汇、财政问题尚未解决,又急需西方的贷款,于是只好让步。这时,那些主张动武的人开始互相指责,以推脱责任。”“1991年春,戈尔巴乔夫越来越清楚地看到,无法再靠武力保住帝国”。“1991年3月—7月发生政治突变。各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联合起来。打算根本改变苏联的国家体制、在1991年7月30日的新奥加廖沃谈判中,戈尔巴乔夫对各共和国领导人作出关键性让步,同意实行单渠道税制、这意味着苏联作为统一国家的历史已经完结,按照这种税制,苏联政权将在国家资金来源这个最关键问题上,完全依赖各共和国。实际上这是促使帝国解体的一个决定,它将成为一个较松散的邦联制国家。”

   

   

   

   故此,估计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我们必须诚实地得出结论。这些结论就是,一,如果没有西方冷战的强大压力,苏联不会解体。二,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的适时退让——这是一种伟大的,不得不施行的妥协,苏联也不会解体——他可能转入类似现在朝鲜式的经济危机和政权压迫;三,但是,苏联之极权主义消灭了国内任何反对党存在,使得苏联异议分子只能形成精神,哲学和文学的、基本上是被迫和消极的抵制和抗争——相对于施行强大反对党政治行动;四,苏联的政党政治天然的缺陷,导致苏联解体以后,真正反对党的空洞,为普京废黜三权分立,实施独裁,奠定了基础。最后,苏联改革模式对于中国人的启示,是非常明显的:如果你缺乏一个反对制衡势力,你,就要创造一个。

   

   

   《纵览中国》

(2012/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