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杨恒均之[百日谈]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我对中国渔民刺死韩国警察的几点看法

   
   
   
   [转自杨恒均微博]1,此海域若属韩国管辖,则捕鱼属于非法,杀警属于犯罪;2,中国官方并没支持渔民非法捕鱼,韩国不应把一起刑事事件上升到国家关系层面,更不应该对普通渔民发出“开枪射杀”的命令;3,外交部表示遗憾恰如其分,不应再道歉。国民犯罪,难道都得国家道歉?4,韩国应依法办事(韩已取消死刑),不宜有违法治的“严正处理”。


   
   
   
   若出事地点是有争议的海域,那就另当别论了。韩国警察并无权执法,手无寸铁的中国渔民就有可能属于正当防卫。但那片海域好像是没有争议的。中国有媒体在讲这个事件时总是同钓鱼岛与南海问题相提并论,非常不智。设想一下,如果有外国渔民到我们的专属经济区打鱼,会如何?要守法!你不守法,人家也可以不守法,你觉得自己强大可以不守国际法,还有比你更强大的,也可以不守国际法。
   
   
   
   韩国人的民族主义是远近闻名的。以前一直闹不明白,美国人虽然驻扎在韩国,但肯定是保护它免遭朝鲜侵入,韩国战后因此不用投入太多发展军事,从而可以集中力量发展经济。可以前常常看到有韩国民众就因为一件并不涉及国家尊严的小事涌上街头,要死要活地抗议美国。看看美国的态度,都是举重若轻,尽显大国风采。
   
   
   
   感觉咱外交部在处理这类事件时束手束脚、畏首畏尾,不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果断的决定,感觉像个小媳妇似的。其实,外交部应该根据国家利益与外交规则当机立断,既不能为一小撮利益集团折腰,也不应迁就一大撮无知的民族狂热份子。对外要强硬,对内也不能示弱哦。反正外交部已经被骂得体无完肤了,有时脸皮厚一点,反而更像外交家嘛。
   
   
   

穿越回去同皇帝谈恋爱

   
   
   
   总有网友问我对非常火爆的穿越剧有什么看法,说真话,很好看,但让人反感。从清宫戏到穿越剧,打开电视,看到的都是皇朝时代的文武百官跪在皇帝面前口呼“奴才”,满脸媚相。有些穿越剧弄得一帮小女子神魂颠倒,都沉迷在穿越回去同皇帝谈一次恋爱的几千年不变的意淫之中。殊不知,婊子无情,比婊子更无情的肯定是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帝们。对于他们来说,哪里有什么爱情?在皇权至上的时代,天下女人尽是皇帝的宠物与女奴,他们哪里用得上谈恋爱?
   
   
   
   硬是把争当皇帝宠儿的故事拍成现代爱情片,就不得不在各方面美化皇权了。穿越剧算是从《蜗居》的二奶时代再次沉沦了一次。文化要多样,我不反对拍这类片子。但由于中国几千年的专制时代的最高权力只有皇帝,皇帝说的每一个字都相当于现代国家的《宪法》与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所以,中国几乎所有拍摄宫廷戏的,都不得不把皇帝塑造成正义与友爱(爱情)的化身,否则,喜欢大团圆的中国人就无法看到正义获胜的大结局。依照这种心态炮制出来的历史剧又对生活在现代社会的芸芸众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大多数人都在盼望好皇帝,都认定一定有一个像电视剧中那样的好皇帝。男人的最高理想是当皇帝,当上了,想睡谁就睡睡。至于女人,能够成为三千后宫中的一位,哪怕被皇帝用眼神强奸一次,也兴奋得手足无措。
   
   
   

秘访重庆:民众对薄书记交口称赞哦

   
   
   
   (以下内容为网友整理的老杨头在重庆期间与15位网友两次对谈的部分内容)
   
   
   
   我知道你们怎么看重庆以及领导人,你们是我的读者,观点和我相差不远,更何况我写过好几篇有关重庆的文章,你们大概都看过,所们今天你们对我谈的并不新鲜。但这两天在重庆的访谈却给我提供了另外一个视角。两天来我共接触了20位当地人士,有四位司机(大巴一位、两位出租车和一辆三轮车司机),三位小商贩,四位进城的农民工,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在教育与媒体工作的有四位,还有几位没有透露他们的职业。他们都是重庆当地人。
   
   
   
   我问话的重点是他们对重庆这两年的发展,以及重庆领导人的看法与评价,担心他们不说,或者不说真话,我使用了好多种办法“引导”他们。调查的结果当然和在座各位的意见判若云泥。大体如下:他们对重庆领导人这几年的作为很满意,认为薄书记是一个好领导的高达17人,有两位说无所谓,还有一位不知道薄书记是谁。这17个人中,大多提到到重庆的绿化,道路交通与建筑,公租房,还有三位农村来的特别提到农村老人的养老金提高到每个月80元,在我的追问下,也有几位对打黑扫黄表示满意。
   
   
   
   最后我都会问到他们对唱红的看法,有两位农民工说家乡农村组织唱红,都得参加。另外,单位都会组织唱红,但只有三位认为唱红不太好,有点搭配买卖的味道。与此同时,受访者大多都不认为唱红是要搞文革。在我进一步追问下,这些访问者几乎没有人说他们喜欢文革,更没有一个人认为应该回到文革时代。他们认为唱红是为了净化人心,但有几位受访者说,一点作用都没有,污染了人心的是当官的,老百姓唱红有屁用!
   
   
   
   我对受访者的最后问题是问你们从哪里了解到重庆的变化以及对领导人的评价?是当地媒体?还是亲眼所见?或者是单位同事、亲戚朋友介绍?——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有些乱,有几位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想,我们可以把调查结果说成是宣传的结果,也可以说有些受访者没有说实话,还有的说,重庆领导人因为个人拥有巨大的资源和人脉,可以弄到钱发展经济(或如两位网友所说,重庆是在使用未来钱,而且造成了巨大的浪费),我们也可以说重庆领导人卖力发展重庆是为了更上一层楼等等,但所有这些都不应该成为我们否定我秘访的这20位普通重庆人的感受与看法。这个调查内容很杂,当然也并不全面,可由于是我从重庆得到的第一手资料,我还是比较珍惜的,而且调查的结果也带给我一些思考与启发。
   
   
   
   一个领导人出于什么目的(历史留名、升官发财、为人民服务、贪图私利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实际做了些什么,以及有什么效果。我对重庆的一些做法严厉批评过,现在依然没有改变我的看法,但正因为这样,我今天才觉得很有必要把我在重庆做调查的大体内容公布出来,实事求是。
   
   
   
   这次到重庆,我第一想搞清楚的是改善民生与“唱红”之间的关联。重庆领导人在大力改善民生的同时,高调“唱红”,一定是有原因的。和一位出租车司机探讨了这个问题后,我对他说,看起来,薄书记是为了让得到了好处的重庆人用唱红歌的方式记住“吃水不忘挖井人”,富裕要感谢共产党吧。但稍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红歌的旋律即便再美,也无法掩盖诞生红歌的那个时代的黑暗:农民被限制在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上动弹不得,活活饿死了上千万,另有几百万人在阶级斗争中丧生,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
   
   
   
   我第二个想搞清楚的是现实中的民生与民主的关系。一般来说,民众关心的是民生,可谁都知道,要最终解决民生问题,还得靠民主。在重庆做调查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突发奇想,如果重庆领导人真像一些朋友所说的,要上位,要争民意,要留下历史功名,其实最光明的捷径就是搞民主,尤其在追逐了一段时间的民生并拥有了一定民意基础的情况下,加上再左的人也不敢称他为“西奴”与“汉奸”,这样他如果突然宣布实行民主、法治的制度,就会直接升华到中华民族最伟大人物的行列中。说实话,重庆可能是目前适合实行民主制度的城市吧。大家自己观察吧。如果你不能理解,只当我没有说。
   
   
   
   杨恒均 2011-12-15
   
   
   
   以下是我写的有关重庆的博文: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
   
   从“法治”与“制度”的高度审视重庆打黑
   
   如果重庆发动一场文化大革命……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2012/0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