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
杨恒均之[百日谈]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原本以为到香港来可以清净两天,没想到一到酒店打开电视,又看到了选举!两位特首候选人唇枪舌战,你来我往,竟然和在美国、台湾看到的选战差不多,让人误以香港也“沦陷”了,或者2017年已经提前到来。香港这次特首“选举”依然是小圈子里的投票,有权投票的只有1200人。这种相当于“党内民主”的选举,候选人根本没有必要上电视,更没必要使出浑身解数争相博得香港市民的好感与支持。几百万香港市民手里并没有选票哦,你作秀给谁看?
   
   
   
   有限的自由也是自由,被限制的小圈子的选举则很难称为民主。 香港1997年后的特首一直是由一个小圈子的选举委员会决定的。按照香港的政改计划,到2017年,香港才会实行一人一票的普选。在这之前,“候选人”只要搞定几百个手中有选票的委员们就可以了。而这少数人,大多数是爱港爱国爱党爱北京的人士,于是,有些港媒就说特首选举其实是北京钦定。


   
   
   
   但今晚从香港电视上看到的却让我有些意外,候选人明显是在博取民意,很卖力地走基层、谈问题讲施政、忙着承诺。我的感觉是,这次特首选战是2017年的预演,或者可以这样说,候选人其实盯住的是2017年的特首选举。——我这样说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不出意外,2017年的普选标志着香港民主的到来。其意义一点也不亚于1997年主权交接。而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会明白,这之前的任何特首“选举”,都可能会成为令人可笑的一幕载于史册。
   
   
   
   1997 年当董建华先生当选第一任特首的时候,大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气势,当时我还在香港工作,为香港回归祖国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 董先生爱国爱港,为人诚实,当选第一任特首是当之无愧的。我是真心为他感到高兴与自豪。但后来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一个如此诚实的人,如何能够在北京几个人、选举委员会的几百个人以及几百万香港民众中完成那不可能的任务?后来的每一任特首都会遭遇类似的困境,包括明年选举上去的特首,情况可能会更糟糕,因为民众的期望随着2017年的逼近而愈来愈高。
   
   
   
   从这个意义上说,香港真正有思想有理想的政治家们,目标应该是2017年的普选,而不是这之前的一个由1200人投票的“选举”。这也是我看了不到十分钟的香港电视而得出的结论,目前香港的两位候选人,虽然都是建制派,但这这两位,尤其是梁振英,其实是在为2017年普选热身。他们应该明白,这次选举,与即将到来的2017年的选举相比,不值一提。这次选举可能会让他们沦为小丑,而下次选举,则会让他们成为伟人。但是,从世间上说,2017年转眼就会到来,可从政治与历史的角度来看,2017年还如此的遥远,香港人会盼来什么样的2017?等是等不来的,也许,就从2012年的选举开始,让我们假戏真做吧!
   
   
   
   各位到香港自由行的大陆朋友们,别光忙着买化妆品、洗头水与名牌手袋,头发梳得再干净,脸上涂上再厚的白粉,手袋再名贵,都比不上一张选票。有机会感受一下香港的选举吧。当然,如果要更深一层的学习,你得到台湾去。那里的选举如火如荼,只剩下三十多天就要投票了。这期间去台湾自由行的大陆游客,可以去选举造势现场感受一下气氛。有时间的话,最好能够同街头的普通台湾百姓聊聊天。台湾人对大陆人的忌讳已经消除得差不多了,由于没有了政治迫害,你可以直接问他们对台湾地区候选人的看法,你可以问,你好,我是大陆来的游客,对你们的选举挺感兴趣,有些事不太懂得,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你认为马英九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
   
   
   
   2012 年是大选年,西方还有好多个国家都有选举。但就我个人的观察,西方的选举最近这些年有些“疲软”,例如候选人过分迎合民意,各派各党的政纲都趋于相似,结果经常出现选举处于胶着状态,选票数不相上下。这对于选民当然不是坏事,但却让我们看到越来越相似的候选人,没有大的抱负的千篇一律的政客。相比较而言,亚洲一些新兴的民主国家与地区反而充满了活力。
   
   
   
   俄国,就是其中一个。很多人问我,俄国到底是不是民主国家?我想,判断一个民主国家的标准是他的制度设置,按照目前俄罗斯的宪法与制度设置,他确实是民主国家。可是,任何制度,再好的宪法,也需要人去操作、去玩,对不对?俄国这一代人可是被前独裁政权折腾、洗脑了整整七十年的,他们哪里能够随着制度一夜改变而转换自己的文化与思想?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些好的领导人,他们不但完善制度设置,而且还利用自己执政的时候,进一步追求与宣扬民主,让民主理念深入人心,提高民众的素质,那样的人才是伟人,那也是民众与国家之福。
   
   
   
   但现实中我们看到的却是普京、陈水扁这样的民主领袖,他们得益于民主的制度而爬到高位,却无法更换血液中非民主的毒素。就拿普京来说,他一直试图在民主的制度下,继续玩弄专制的那一套。而且,由于民众的专制思想不比他少,所以,一直玩得得心应手,甚至快要成为选举出来的“皇帝”。
   
   
   
   我从来不怀疑普京的选票是真实的,俄罗斯大多数人依然希望有这样一个强势的人物为他们作主,毕竟他们已经被作主了70多年。但是,大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他们不会允许普京破坏民主制度。所以,大家可以观察一下,这次俄罗斯“闹事”的人找到的借口是:选举作弊。——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有没有作弊?可能有,但我个人不认为那些作弊已经改变了选举结果,可大家就从这件事入手,开始检视普京当政中对民主制度的点点滴滴的破坏。
   
   
   
   
   一个国家与民族一旦实行了民主制度,就是走上了不归路——过去一百年,真正不稳定的是专制国家,不停地被推翻、演变,变成民主国家,你看到国几个民主国家被人颠覆后,又走上了专制的道路?民主是不归路,哪怕这制度还千疮百孔,哪怕民众的素质还没有达到一些西方民主国家的国民素质,但假以时日,民主会开出比世界上最完美的专制制度要美丽无数倍的花儿。普京是在民主制度下玩专制,但这也比那些在专制制度下玩民主的人强多了。在民主制度里玩专制,最终会把自己玩死;在专制度里玩民主,则玩弄的是民众。
   
   
   
   对普京个人,我真是恨铁不成钢。出身克格勃的他,早在苏联人民还不知道什么是民主的时候,就曾经潜伏在西德从事情报工作,行走在铁幕两边,他应该比一般人更清楚民主是个什么东西。苏联垮台后,一度陷入生活困境的普京曾经想去当出租车伺机赚钱,说明他也对低层生活并不陌生,加上职业训练与窥探他人的生活与内心,他应该对民主、民生以及人心人性有相当的了解,可他怎么会生出了利用民主制度当“皇帝”的念头?
   
   
   
   2000 年,我曾经认为陈水扁是最伟大的中国人,2004年我预测他如果再当选,地位会大大下降,2007年的时候,我已经明确说过,他会像东南亚与韩国的那些总统一样,下台后直接进监狱。这不是我了解台湾和陈水扁,而是民主都是这样玩的,你不知道,是你无知。现在我不妨预测一下普京:四前前他如果就此下台,颐养天年,他是民主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现在他放弃竞选总统,也是一位不错的俄国总统与总理;如果2012年他仍然坚持参选,并且仍然用各种手段包括他当克格勃时学到的那些手段坚持在总统宝座上,干完两届,那么,总有一天,他会灰溜溜下台,甚至会被赶下台。这就是民主,一点也不难理解。
   
   
   
   杨恒均 2011-12-14
(2012/0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