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先汇报一下这次来成都前的“走遍中国”行程,在11月初从悉尼飞到温哥华,同当地的华人华侨有几次交流,谈的是“中国模式”。随后到香港住了一个多星期。11月22日,参加在广州举办的“共享文学时空”海外华文文学研讨会。接下来去了厦门、漳州与泉州,参观了土楼、“集美”和林语堂纪念馆。28日,又飞过台湾海峡,上到高雄佛光山拜见星云大师。下山后在高雄与台南转了一大圈。来成都前,还去了趟北京。从南边的香港、广州到北京,从宝岛台湾,再到西部文化重镇成都,这次“走遍中国”比较紧凑,收获却不少。这也是继上一个“走遍中国”关注“中国模式”后,对中国文化与价值观的探索之旅。
   
   
   

于丹的中国文化

   
   
   
   “世界华人文学研讨会”是第一次在中国大陆召开,举办单位暨南大学还是挺重视挺热情的,两天的会议最重的戏是开幕式后请于丹做主题演讲,她谈中国文化。这是我第一次听于丹演讲,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于丹的想法。以前没有看过她的任何文字,但我并不反感她,一个教授能够弄得全国皆知,一定有其特长,这是任何多元社会都允许并鼓励的。即便她讲的有不符合学术甚至错误的地方,你也去讲,去纠正过来就行了,没有必要对她太过学术、太过刻薄。这是我以前对她的基本看法。那次,她演讲起来如滔滔长江之水,唐诗宋词信口道来,旁征博引,这一讲,就是将近两个小时。也彻底破坏了我对她的看法。
   
   
   
   我听了不到五十句就开始感到不安,并且这不安越来越严重。于丹的演讲如果针对中小学生,单单寻求娱乐的电视观众,或者一些发了点财的中小企业主与暴发户,应该还是一篇能自圆其说的东西。可是,她这次是对来自世界33个国家的300位华文作家讲“中国文化”。其中有些会好几门语言,在海外取得博士学位的都有几十个,不乏专家教授。在于丹演讲的过程中,我观察周围的华人华侨,看到他们大多面无表情,我不禁感到有点迷惑,难道他们没有听出来于丹是在瞎胡扯?
   
   
   
   于丹为了突出中国文化优越而对西方文化与宗教的不以为然,把中国的伦理抬出来同西方的宗教抗衡(好像西方就没有伦理似的),还有她洋洋自得地宣称自己就是看武侠小说长大,武侠里就有丰富的中国文化,并以武林高手练到最高境界可以以气当剑、杀人于无形来说明中国文化之高深,让我听着都觉得脸红。
   
   
   
   为了教育她碰到的一个不懂得高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她用大段讲述一个禅的故事。她说,古代一位混混买了三匹八吊钱一匹的布,付款时声称“三八二十三”而不是“三八二十四”,这位混混竟然以颈上人头作担保说自己是对的,只肯付二十三吊钱。一位小和尚打抱不平,说如果“三八二十三”是对的,他愿意输掉头上的帽子。众人相持不下,于是来到小和尚的师傅——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和尚处,请他作主。
   
   
   
   没想到,老和尚沉思了一会,竟然说“三八就是二十三”,小混混是对的。小混混不但用二十三吊钱拿走了三匹布,还得了小和尚的一顶帽子,高兴而去。老和尚却因此受到镇上众人的鄙视与驱逐。小和尚一路上都愤愤不平,最后还是忍不住质问老和尚为何说“三八二十三”。老和尚说,你说那小混混的头重要,还是你头上的帽子重要?他用头来和你的帽子打赌,我能说“三八二十四”吗?
   
   
   
   小和尚明白过来,我们大概也都能够理解那位宅心仁厚、救人一命的老和尚。这是一个很不错的“禅机”故事,加上于丹讲得声情并茂,成为整场演讲中的亮点。可亮点几乎马上变成污点,因为于丹说当时他对外国人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要告诉外国人关于中国文化的高深之处:外国人弄不懂中国文化,说我们不讲原则,是人情社会……但这故事就说明了我们中国文化的高深和美妙之处,我们的中国文化有时就可以是“三八二十三”,而不是“三八二十四”,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精华啊!
   
   
   
   我听到这里差一点闭过气去!这竟然是我们的于丹大师对一位外国人,以及来自33个国家300位华语作家宣讲的中国文化之精华?我的上帝、我的老天爷啊,这个故事没错,可如果把这个故事上升到中国文化的层面,这恰恰是整个中国文化挥之不去的糟粕与梦魇啊。世界上有哪一个高深的文化可以灵活到“三八二十三”?这样的文化可能走出人治与人情的死结吗?严谨的科学与法治的现代社会能够在“三八二十三”的潜规则中诞生?但这就是我们于丹理解的中国文化,就是让她向外国人炫耀的中国文化?
   
   
   
   我对于丹的看法依然没有改变,对她没有任何恶意,也不想对这种很努力与成功的人士求全责备,但让我不解的问题是:一个堂堂的中国大学,竟然请一个娱乐人物来给300位海外华人讲演中国文化?是你们找不到更适合的人?还是你们自己也搞不明白什么是中国文化?什么是文化?
   
   
   

两脚踏中西文化

   
   
   
   由于这件事,我在接下来的“走遍中国”旅途上,常常同身边人交流对中国文化的看法,以及在周围寻求中国文化的踪迹。在福建的旅程是由华侨大学负责的。招待文化人,自然要去这些地方最著名的文化景点参观,少不了去土楼、“集美”,我们在陈嘉庚墓前缅怀他对祖国文化发展与教育事业的杰出贡献。之后还去了漳州的林语堂纪念馆,我特地在林先生那句“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对联前拍照留念。
   
   
   
   据说是当地政府改变我们行程,安排我们去林语堂纪念馆的。我想,当地官员很有心计,大概是希望我们这些海外作家能够学习一下林语堂,也出一两个大家。面对这位“两脚踏中西文化”的文化大家,我不知道当天来访的几百位华人作家有何感想,反正我是有些惭愧的,土楼是古人的智慧结晶,陈嘉庚是传统中国教育的产物,林语堂也是1949年前培养出来的大师,我们这个时代呢?不过,我们也可以自我安慰,当今的中国出不了林语堂,责任可不全在我们这些作家哦。想一下林语堂当时处于比较动荡的时代,却能够四平八稳出版了60本著作,而我个人的创作劲头一点也不比他低,可出版一两本书,几乎耗尽了精血——不是写不出书,而是出版不容易!别说没有林语堂,就是有,也肯定被当今的出版制度折磨疯。——不知道建议我们参访林语堂纪念馆的官员是否意识到,当今中国出不了林语堂,他们的责任一点也不比我们轻。
   
   
   
   就拿这群华语作家来说,有好几位私下告诉我,得到大会邀请到大陆开会研讨华文文学,他们激动得夜不能寐,准备了精彩的研究论文要发言与发表,作为海外游子对祖国的贡献。可是,他们的“贡献”几乎都由于内容敏感或者不适合在有领导参加的场合宣读而被婉拒。结果剩下的那些发言,无论从学术还是思想上,几乎连文化人于丹的演讲都不如。——我这才发现,问题不在于丹是否能够讲中国文化,而是其他人是否能够像于丹一样讲中国文化。如果只有那些半生不熟的人可以自由发挥,稍微有思想的就被限制甚至阉割,文化能够繁荣?民族还有希望吗?
   
   
   
   到台湾后,我还是忍不住和周围的好几位华人华侨讨论起于丹的演讲,没想到,那些当时一言不发像大妈大婶的“作家们”马上告诉我,人家大陆那么穷,还如此奢华地招待我们,据说还高价请了于丹来演讲,我们有吃有喝,管那么多干啥?你杨恒均别没良心了。再说,大陆也就这个水平,人家喜欢于丹,你就让他们喜欢,你的子孙又不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你紧张什么?我们尽量把亲戚朋友移民到海外吧。你老抱怨,小心他们下次不邀请你回来……
   
   
   

台湾自由行,我们看什么?

   
   
   
   记得刚刚开始提台湾自由行的时候,我写过一篇“大陆游客可以在台湾做的一件事”,由于台湾的法律保障民众游行示威的自由,我建议那些整天在大陆反对台独的大陆人趁到台湾旅游的机会去“总统府”门前的广场上举着“反台独”的牌子玩一次游行示威,并拍照留念。在中国人土地上,这种被保护的游行示威是绝无仅有的,何乐而不为?但后来听说这文章传播太广,引起台湾当局关注,且专门出来解释“外国人”不能在台湾搞这事。不过,这就让一些网友更气愤了,“外国人”?谁是外国人?走,到台湾总统府游行示威反台独去!假游行差一点变成了真游行。
   
   
   
   好在迄今为止还没有大陆游客因读了我博文而在台湾惹出麻烦,我也不再出这种馊主意,咱们今天不谈政治,只谈旅游,谈文化,好不好?说起旅游,我还真不知道台湾有什么地方值得看的。台湾有些博物馆不错,但和大陆的辉煌气势相比,小巫见大巫;整个台湾的高楼大厦加起来,也比不了上海的一个区;至于大陆人耳熟能详的阿里山与日月潭,连接待我们的台湾朋友都建议不要去,怕我们失望。无论山脉还是湖泊,台湾的怎么可以同大陆的任何一个省份的相比?至于古迹,我这次去了台中的总督府,已经是台湾比较老的,但也就几百年历史……我去过台湾大概都快20次了,你问我哪里值得去,我还真一时说不上来。当然这绝不是我一人的感觉,很多大陆赴台的访客与游客都有类似的感觉。但那天,大概是我心中老想着文化吧,竟然有了一些新的感觉。
   
   
   
   当时,我和一位朋友正在高雄与台南的大街小巷穿行,旁若无人、高谈阔论,可有那么一瞬间,我们都停了下来,我们已经走了半天,这才发现,好像进入了无人区——人不多是事实,当然并不是没有人,而是从我们身边经过、坐在路边闲聊、打理小摊小贩的台湾人都很安静,安静得让我们这些大陆来的游客几乎忽略了他们,安静得好像街道上只有我们……
   
   
   
   这个发现让我好吃惊,走来走去找不到的文化其实就在身边,就在身边这些台湾人身上——他们中很多是从我们刚刚访问过的漳州、泉州过来的闽南人,同文同宗,可却有完全不同的风貌,平时柔声细语,但权益受到侵害时则会涌上街头,和我们正好相反,这就是文化的差异?当时站在路边的我几乎立即悟出了一个道理,我知道这次该告诉大陆自由行的游客过来看什么了,不是高楼大厦、不是湖光山色,甚至不是博物馆与古迹,这些都不能满足来自大陆的你,甚至会让你失望。
   
   
   
   大陆游客到台湾来,应该看的是人,是人文。可惜的是,这往往是团进团出的大陆游客最没有时间与机会接触的,他们接触最多的是职业化了的当地导游与售货员。游客们缺乏了同当地人慢慢接触,从人的身上品评人文,感受文化。台湾人身上中国文化的因素要远远多于大陆人,即便同我一起开会的华人华侨,也流着更浓的中华文明的血脉。而如果我们不懂得观察台湾的人与人文,肯定是看不懂台湾的。
   
   
   
   细细品味台湾的文化,我们会明白很多事情。包括我们这些一直专注于制度变革的人士,也应该从更大的文化框架入手,或者换个角度看问题。我举个例子,我这次考察了佛光山与台湾的宗教。大家知道,佛教在台湾堪称“佛法无边”,有些地区几乎达到一百米就有一座佛教寺庙的地步。佛教深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也深入到人心里,台湾佛教派别五花八门,不排除一些误入歧途的,但总体来讲,台湾的佛教是教人向善,劝人行善。例如星云大师倡导的“人间佛教”就提倡“三好”——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
   
   
   
   有人可能会说星云大师的“三好”没有政治立场,此话不假,在专制时代与民主时代,他们都在那里教导民众行善,做“三好”百姓,好像没什么原则,但这恰恰说明,文化高于政治,或者说政治文化只是文化的一部分。尤其在政治转型的过程中,文化高于政治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例如台湾佛教团体就部分肩负了教人向善、奉献与做好人好事的任务,当政治变革时,社会处于相对混乱状态的时候,佛教等各种民间文化扮演了重要的维稳任务。而这个任务在中国大陆,一直是由政府来做的。当政府的权力无法限制,变得腐败的时候,整个文化也会被拖下水。当文化遭到破坏时发生政治转型,人心靠谁来引导?社会靠什么维护稳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