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此文是在科发大讲堂“丁果对话杨恒均”温哥华专场上的开场白, 部分内容有删节]
   
   
   
   电视VS电脑的时代诞生出“中国模式”

   
   
   
   很高兴能够在美丽的温哥华有机会同各位坐在一起,谢谢主持人诺拉的溢美之词,谢谢我们《世界华人周刊》张辉社长的盛情邀请,谢谢丁果先生拨出时间、放下身段与我对话。作为温哥华主流电视台多元文化节目主持人,丁果先生不但在加拿大主流社会、华人社会很有影响力,也在中国大陆主流社会有相当的发言权。在中国,丁先生这样的主流声音是电视才能看到的,而我这种非主流一般只在互联网上混。今天大家有幸看到一台电视机一台电脑的对话。——我开个玩笑,因为今早看到有网友在我博客留言说,在中国大陆啊,你打开电脑,就看到暗无天日的社会,官员腐败,恶势力横行,民不聊生,弄得你紧张兮兮,甚至痛不欲生,仿佛马上就要革命了;唯一能够救你的只有电视,你一开电视机呢,柳暗花明又一村,领导人满面春风,人民载歌载舞,幸福得一塌糊涂,和谐得一塌糊涂。仿佛你的子孙后代都已经跃跃欲试,准备开始庆祝建国100周年了。
   
   
   
   我希望我们今天的对话,是让你既看到电视,又看到电脑,我提供的是线索与意见,结论由你自己做。现在回到我们的标题---中国模式。来之前我原本准备了一个发言提纲,来后发现是对话的形式,用不上了。要说“中国模式”,没有人比在座的诸位更清楚了,你到中国大陆去问一些人,什么是中国模式,他们很可能一头雾水,问急了他们会说,官商勾结,昧良心赚钱,赚够钱了就移民加拿大?这倒不失为一个“模式”。其实,“中国模式”本来就是外国人最先提出来的,但语焉不详。的学者有过一些争论,可都喜欢走极端,要么就是电视机,要么就是电脑。我想,散布于世界各地,置身多元文化之中,穿梭于不同模式之间的华人华侨可能更清楚什么是“中国模式”吧。
   
   
   
   所以,我今天就不班门弄斧,我说一个简单的开场白,抛砖引玉。我的开场白就是简单介绍一下过去两个星期我从悉尼到广州,再从广州来到温哥华这一路上的见闻与想法。这些见闻都是平淡无奇的故事,但请大家留意无所不在的“中国模式”。
   
   
   
   在出租车里听的哥讲那“中国模式”的故事
   
   
   
   两个星期前,我从悉尼到香港,澳航比较便宜,但朋友告诉我不要买。到了香港后才知道,澳航员工大罢工,取消了几百个航班,其中就包括到香港那一班。我刚到澳洲时,澳洲有两家世界级的航空公司,都评上世界上最安全、服务最好的航空公司,后来倒闭了一家,而目前这一家在不停的劳资纠纷下,据说也差不多快要倒闭了。说实话,比起其他国家的航空公司,比起澳洲的非航空公司的员工,澳航工作人员的待遇已经不错了。在当今航空业竞争激烈,全球经济又连续遭遇经济危机的时候,员工们不依不饶地追求个人权利与待遇,我还真有些不以为然。这件事也让我想起了前不久去希腊考察,发现那个国家都快倒闭了,可那里的各行各业包括公务员、警察啊,一听说要削减他们的福利、要裁员,就上街了,就占领广场了。这是不是也太过分了吧?!
   
   
   
   大家回顾一下,南韩多年前曾经遭遇经济危机,当时老百姓都主动把自己的金银首饰拿出来支援国家渡过难关。大家再回顾一下,中国多年前搞国企改革,弄出了几千万下岗工人,制造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解雇与裁员,可善良的下岗工人绝大多数都自认倒霉,有几个会因为被裁员而上街?!更不用说因为减少福利而去占领广场了!事实上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都是从“福利彩票”才知道有个东西叫“福利”。
   
   
   
   下面继续讲我的行程。在广州、香港呆了几天后我就启程飞来温哥华,那天中午我坐上出租车去机场。路上要一个多小时,我想上车后看一会书。但出租车司机一看我打开一本书看,就开始问东问西。随后在我没有任何引导,甚至不准备接话的情况下,他开始谈到像我们这种乘飞机出远门的人一定是属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他说,邓小平说一部分先富起来,只是第一句,还有第二句,是带动大家富起来。可中国先富起来的人,大多都跑到国外了,还有一部分在打压我们这些没有富起来的。我本来在看书,但他的话一下子吸引了我。我说,你还挺有看法的,哪里学来的?他说:博客和微博。我放下书,因为他谈得实在不错,让我这个“民主小贩”都相形见绌了。我显然不能靠另给小费带他致富,但我至少可以听他倾诉一下,赶走他的寂寞。
   
   
   
   这位的哥从邓小平谈到江泽民,很快谈到了不久前广东出租车司机的请愿行动。为了提高待遇,与出租车公司争一些利益,广州部分出租车司机自发组织起来,举行了温和理性的罢驶、请愿,推举自己的代表同政府与出租车公司谈判。他说,当时政府做了一些让步与承诺,并保证不会秋后算账,事态也很快平息下来。但没过多久,几乎所有被推作代表的司机都被清算了,据说有几个还被抓起来过,甚至被开除了。这位的哥叹息道,好可怜,他们和我一样,只会开车,被除名后,生活都陷入了困难。
   
   
   
   他又告诉我,这件事之后,上面交通管理部门定期抽调出租车司机去聚会喝茶,与领导聊天,领导一边教育他们,一边收集意见。与此同时,还出台了一套管理规定,其中有一条是三辆出租车不能在同一个地点出现。由于车上都装了定位的GPS,政府部门很容易找到每一辆出租车的位置,看看他们是否聚会。他说,有了这个规定,大家虽然仍然可以到一起聊天、打牌与喝茶,可总感觉头顶上有一个天眼在盯着,“我们像罪犯似的,哪里还敢去争取什么利益?更不敢去闹事了。”
   
   
   
   各位,下了出租车走进白云机场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对希腊全民大抗议以及澳洲航空职员大罢工的反思,很快转到对中国劳动者权益的思考。这些凸显了“西方模式”与“中国模式”的异同。
   
   
   
   在机场里见到令人骄傲的“中国模式”
   
   
   
   进入广州白云机场后,我走在长长一排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登机柜台前,我第一次发现,那些柜台上面的目的地竟然如此之多,欧洲的、美洲的,更不用说亚洲的,短短五百米的走道,竟然有十几个世界各地的大城市。
   
   
   
   这情景一下子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也就是二十年前吧,那时我被政府派到香港工作,在一家负责香港来回内地航班的一个公司工作,当时南方航空公司没有几条国际航线,这样一条连接内地与香港的航线就很了不起了,竟然派我这种德才兼备、又红又专、准备担当某个梯队培养的干部去工作。那时,澳洲两家航空公司还如日中天,我们到国外都是坐泛美、澳航与新加坡航空之类的。可短短20年,中国的航空业发展迅速,而我现在到世界各地,也几乎都选择乘坐中国的航空公司。各位,让我们暂时忘记出租车司机带来的不快,为中国模式鼓一下掌吧。
   
   
   
   各位,正如狄更斯说的那样: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在中国,你要随时准备经受冰与火的转换。登上南航飞往温哥华的飞机时,出租车司机带给我的郁闷已经所剩无几。作为中国人,当今中国绝对有让你值得自豪的地方。那一天,我破天荒地在飞机入口处拿了一张免费派发的《环球时报》,这是《人民日报》旗下的一份报纸,也是“中国模式”与“北京共识”的竭力鼓吹者。我决定在未来12小时的飞行中,在自己无路可逃的情况下,强迫自己把这份报纸看完。
   
   
   
   这份《环球时报》的头版头条写的是陷入经济危机的欧洲想向财大气粗的中国求援的故事,夹杂了足以显示民族自豪感的评论。事实上,这条夹叙夹议的报道绝对能够让95%的中国人看后有扬眉吐气之感。大家想一下,仅仅在十年前,世界财政界还是言必称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组织。十年后,中国已经取代了这两个机构,成为当今国际大金主。这仅仅是经济上的奇迹,此外还有政治上的扬眉吐气呢!就在不少国人对鸦片战争记忆犹新、百年耻辱尚未洗刷干净之时,不可一世的欧洲列强竟然要向中华大帝国乞求援助,如果这还不能让你骄傲,那你真有“汉奸”嫌疑哦。
   
   
   
   不过,我肯定不属于那95%的中国人,我不但刚刚从希腊考察回来不到三个月,而且我走遍了世界之后,正在实施“走遍中国”的计划,中国人和欧洲人的生活水平差距,对于你们这些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华侨,我就不多费口舌了吧。我只想引用《环球时报》这篇文章中给出的资料:人口比中国少了很多的欧洲地区的GDP是中国的两倍半,人均富裕程度超出中国人至少10倍的欧洲人,竟然要向中国人借钱来缓解他们国家的经济危机?他们的钱都到哪里去了?我们国家的钱又都是哪里来的?想一下吧,有助于我们接下来讨论“中国模式”与西方模式的异同。
   
   
   
   在颠簸的飞机中观察到的“中国模式”
   
   
   
   在那12个小时的漫长飞行中,我的思绪一直像幽灵一般在欧洲与亚洲大陆的上空徘徊。只有几次遇上气流,飞机颠簸得很厉害时,我才回过神来,回到机舱里。大家都坐过长途飞机了吧?肯定的,难道你们坐船度过的太平洋?是中国航空公司,还是外国的?我相信,大多数人既坐过中国的,也坐过西方的,这样就好,如果是对国内读者讲我接下来观察到的,一些年轻读者很可能搞不清我在说什么。乘坐中国与西方航空公司的乘客,在飞机遇到气流时以及飞机降落前,也就是在扣上安全带——不好意思,是安全带的指示灯亮起时,你观察到什么?
   
   
   
   好了,我观察到,西方航空公司的空中大妈们会非常严厉地要求你回到座位上,扣上安全带,收起小桌板,调正座椅靠背;而中国航空公司的空中小姐们则是喊两遍之后,一般就不管你了,给你充分的自由。就在我乘坐的飞机最后一节机舱,在机长通知遇到气流后一段时间里,在飞机摇晃比较厉害的时候,竟然有至少五位乘客在走道聊天散步,胜似闲庭信步,一派和谐景象。
   
   
   
   4个月前,我从北京到华盛顿,由于没有中国航空公司的航班,就坐了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机降落后在跑道上滑行,还没有停下来的时候,有两位中国人站起来拿行李,坐在我对面的航空大妈喊了几次后他们依然不听,她就很生气,发出了军人一样的命令。结果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外国人就安慰她,中国人都这样,你没有坐过中国的飞机吧,他们这时就可以站起来了。
   
   
   
   我假装睡着了,担心他们向我这位中国乘客证实。大家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天上飞的飞机是西方造的,中国的飞行员至今还要在西方接受培训,所有航空规则也都是西方人制定的,现在,中国人也进入这个市场,而且咄咄逼人,就在西方航空公司遇到麻烦时,我们的各大航空公司都在扩展规模与航线。一开始,我们也是很遵守各项规定的,因为我们还搞不清状况,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另外的想法。就拿客舱规矩来说,这是航空公司用来保护乘客安全而制定出的有些僵化的规定,毕竟,由于雷达的进步与飞机的更新换代,一千次颠簸中,可能都不会有一次真正造成乘客身体伤害,但西方人还在不折不扣地执行那些规定,而我们的航空飞机上,明显松懈下来。飞机将落时,空中小姐竟然允许好几位乘客把巨大的行李包放在脚边,而不是按规定放在座位下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