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我喜欢的知识分子是既能“仰望星空”,也能脚踏实,关注身边的事。所以,在我追寻理想,一边喋喋不休谈论民主自由的时候,一边不忽略现实中的问题。只要有机会,我总会对解决现实中的一些事“指手画脚”。
   
   
   
   关于“春运”我就写过好几篇文章。虽然我已经很少受“春运”之苦,但对“春运”的记忆,以及我的亲戚朋友每年仍然在重复的遭遇,依然让我放不下“春运”。


   
   
   
   “春运”只能缓解,无法彻底解决,这是一个事实。即便欧美等国,也没有一个国家真正能够解决“春运”——圣诞、新年长假购票难的问题,但由于人家在票务上处理较好,尽量避免了不公的事发生,于是,也就少了抱怨。
   
   
   
   今年在原来提议的基础上,我又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在实名制实行后,可以提前六个月甚至一年出售“春运”火车票,分散春运售票压力,鼓励大家提前计划日程,铁道部门也可以根据一年来的售票情况,安排春运加班列车等。这个建议出来后,在铁路部门工作的一位读者立即发来了邮件,说这个完全可行,也希望我进一步了解一下国外的情况。他们会研究,并找机会给铁道部提交报告。
   
   
   
   我这个看法也贴在了博客上,很多博友表示这是好主意,还有热心的网友提出了一些疑虑,包括他们不明白的地方。由于有好几个博客,留言也比较多,一般的博文我并不都去看留言。但这一篇我一一查看,就是为了看读者有什么建议与问题,我综合了一些问题发给广州的三位农民工读者,请他们帮我在周围的民工中进行问卷调查(例如诸如“你一般可以提前多少时间才能决定春节回家”这样的问题),以便完善建议。
   
   
   
   就在我看留言时,我发现一些留言让我很不舒服。在一些博客(例如腾讯博客)的留言中,竟然出现了好多条类似如下的帖子:“中国和美国一样吗?中国有13亿人,美国有吗?”“你X 的,中国这么多人,怎么能够和美国比?”“我们13亿人,能买到火车票就不错了。”“你个卖国贼,什么都和美国比?”“美国两亿,我们十三亿……”
   
   
   
   这真让人难过,甚至比无解的“春运”更让人失望!请博客管理员帮我顺着留言查看了一下留言人的情况,发现大多年纪不大(这信息基本上应该是准确的)。这些孩子不可能都是只看标题,一定有相当数量的看过这篇文章,而这篇文章几乎没有说到美国买票比中国容易的问题,只是说要吸取人家的一些先进做法,缓解“春运”压力,先解决集中购票的弊端。可这些年轻人怎么就会顺口说出“中国13亿人”这样的话?
   
   
   
   这些话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些话以前只会从政治局委员、党和国家领导人口里说出来。可中国政府这些年在话语表达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如今已经没有多少领导再把“中国有13亿人”挂在嘴边,作为借口与挡箭牌。
   
   
   
   可现在,这话竟然从一些年轻读者群中脱口而出?别说我的建议和人口多少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有关系,3亿和13亿是有区别,但“人”却是一样的啊,可我怎么就从这些年轻读者口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在他们的语境里,一切都免谈,都是废话,因为我们有13亿人,我们和外国不一样,我们和外国人不一样。可你们也是13亿人中的一个,你们也是人,不是猪,怎么会沦落到像被调教的猪一样,顺口说出现在连你们的主人都羞于启齿的借口?
   
   
   
   这件小事让我深感失望,“春运”问题不是一个了不起的问题,西方国家如果按照人口比例来计算的话,圣诞高峰期买不到票回家或者去旅游的比例,不一定比中国低。可不把自己当人的状态要改变,还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
   
   
   
   杨恒均 《老杨日记》 2012-1-11
(2012/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