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叛逃》(十二、十三)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我喜欢的知识分子是既能“仰望星空”,也能脚踏实,关注身边的事。所以,在我追寻理想,一边喋喋不休谈论民主自由的时候,一边不忽略现实中的问题。只要有机会,我总会对解决现实中的一些事“指手画脚”。
   
   
   
   关于“春运”我就写过好几篇文章。虽然我已经很少受“春运”之苦,但对“春运”的记忆,以及我的亲戚朋友每年仍然在重复的遭遇,依然让我放不下“春运”。


   
   
   
   “春运”只能缓解,无法彻底解决,这是一个事实。即便欧美等国,也没有一个国家真正能够解决“春运”——圣诞、新年长假购票难的问题,但由于人家在票务上处理较好,尽量避免了不公的事发生,于是,也就少了抱怨。
   
   
   
   今年在原来提议的基础上,我又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在实名制实行后,可以提前六个月甚至一年出售“春运”火车票,分散春运售票压力,鼓励大家提前计划日程,铁道部门也可以根据一年来的售票情况,安排春运加班列车等。这个建议出来后,在铁路部门工作的一位读者立即发来了邮件,说这个完全可行,也希望我进一步了解一下国外的情况。他们会研究,并找机会给铁道部提交报告。
   
   
   
   我这个看法也贴在了博客上,很多博友表示这是好主意,还有热心的网友提出了一些疑虑,包括他们不明白的地方。由于有好几个博客,留言也比较多,一般的博文我并不都去看留言。但这一篇我一一查看,就是为了看读者有什么建议与问题,我综合了一些问题发给广州的三位农民工读者,请他们帮我在周围的民工中进行问卷调查(例如诸如“你一般可以提前多少时间才能决定春节回家”这样的问题),以便完善建议。
   
   
   
   就在我看留言时,我发现一些留言让我很不舒服。在一些博客(例如腾讯博客)的留言中,竟然出现了好多条类似如下的帖子:“中国和美国一样吗?中国有13亿人,美国有吗?”“你X 的,中国这么多人,怎么能够和美国比?”“我们13亿人,能买到火车票就不错了。”“你个卖国贼,什么都和美国比?”“美国两亿,我们十三亿……”
   
   
   
   这真让人难过,甚至比无解的“春运”更让人失望!请博客管理员帮我顺着留言查看了一下留言人的情况,发现大多年纪不大(这信息基本上应该是准确的)。这些孩子不可能都是只看标题,一定有相当数量的看过这篇文章,而这篇文章几乎没有说到美国买票比中国容易的问题,只是说要吸取人家的一些先进做法,缓解“春运”压力,先解决集中购票的弊端。可这些年轻人怎么就会顺口说出“中国13亿人”这样的话?
   
   
   
   这些话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些话以前只会从政治局委员、党和国家领导人口里说出来。可中国政府这些年在话语表达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如今已经没有多少领导再把“中国有13亿人”挂在嘴边,作为借口与挡箭牌。
   
   
   
   可现在,这话竟然从一些年轻读者群中脱口而出?别说我的建议和人口多少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有关系,3亿和13亿是有区别,但“人”却是一样的啊,可我怎么就从这些年轻读者口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在他们的语境里,一切都免谈,都是废话,因为我们有13亿人,我们和外国不一样,我们和外国人不一样。可你们也是13亿人中的一个,你们也是人,不是猪,怎么会沦落到像被调教的猪一样,顺口说出现在连你们的主人都羞于启齿的借口?
   
   
   
   这件小事让我深感失望,“春运”问题不是一个了不起的问题,西方国家如果按照人口比例来计算的话,圣诞高峰期买不到票回家或者去旅游的比例,不一定比中国低。可不把自己当人的状态要改变,还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
   
   
   
   杨恒均 《老杨日记》 2012-1-11
(2012/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