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浅析网络上有关民主的十个误区
   
   
   
   网友建议我选出2011年的一些照片做一个集子,作为一个回顾,一个交代。翻查照片时,我惊讶地发现,2011年,我竟然走了这么长的路,见到那么多新老朋友,做了如此多的事。如果没有照片帮助我回顾,我可能使劲也记不起来。谢谢各地陪我一起行走,帮我拍照的朋友与网友。我想,这些照片不仅仅记录下2011年的某个瞬间,也给我留下了永远的记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去年有一些演讲与视频,对于我来说是新的挑战,但总不能老是猫在那里写啊,需要交流。我想,明年会集中搞一些视频)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这个场景永远不在了。今年初听说孔子来到天安门,我去追星合影了。合影后他就没有了。好在我写了几篇足足可以阐述我对民主与儒教、传统文化之关系的重文, 例如《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以及《站着的孔子、趟着的毛主席与坐着的我》等)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民主误区之一:民主是生活方式、民主是统治方式,民主是协商,民主是听取群众意见,民主是利益分配机制,民主保障民生,民主是……这些都没错,但如果要用一句话准确概括,只能是:民主就是投票!——民主当然不只是投票,但没有投票肯定不是民主。有些人故意淡化投票,给民主披上无数华丽的外衣,都是瞎G8扯!今年去了三次台湾,最后一次专门寻访台南、高雄,来到著名的“美丽岛”,当然,什么也没有看到。正因如此,益发勾起了我崇敬的之心。我站在“美丽岛”地铁站照相,放眼望去,到处是立法会与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标语与宣传海报,这就是“美丽岛事件”留下的纪念?看在我眼里,那就是美丽。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台湾加油!中国加油!!台湾为中国加油!!!)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今年开始了“走遍中国”计划,没想到,去了那么多地方,抽看还去看了这些名胜古迹。山西大同)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在河南南阳岳飞“还我河山”前留下到此一游的照片)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山东济南。“走遍中国”给一些网友的印象是只见读者精英,不接触低层,其实不是这样,只是一般人的照片与言行不宜放上博客而已)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在重庆,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接触各阶层,我选择乘坐这种三轮,一路走来一路聊)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出门有时并不轻松,虽然我个人的财富都在脑袋里,但口袋里也得装得满满的,才不会青黄不接哦)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累了。。。福建土楼)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疯了。。。四川刘文彩故居)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傻了。。。香港)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又活了。。。鲁迅的故里)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民主误区之二:反对专制等同于民主。反对专制、维护权益当然好,但不等于民主。否则,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都是民主追求?目前网络上揭露黑暗、冷嘲热讽的人很活跃,拥有大批支持者,但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根本不支持民主,有些只是想换个专制,或者让专制专得自己舒服一点,有些甚至想自己去搞专制。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由于“走遍中国”计划,2011年我尽量减少到国外开会、研究的时间,从以前在国外呆半年减少到四个月左右,2011年去了欧洲希腊等地、美洲的加拿大与美国,去加拿大与当地华人华侨的互动很有收获,这前后的关于“中国模式”的博文受到读者青睐。尤其是《从“天宫一号”的高度看中国模式》,图为在美丽的加拿大,受《世界华人周刊》邀请)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民主误区之三:素质低,暂不能民主,或低素质带来低质量的民主。若从提升民主质量、传播与启蒙出发,谈素质很有必要。但若瞒天过海地从素质低而跨到不适合民主这一层级,就是赤裸裸的反民主了。因为世界上所有反民主的人都是以素质、文化、经济发展与国家分裂等等条件论来作借口的。历史显示:没有民主是等到素质高到某种程度后才到来的。按照素质论者的看法,中国再发展五千年,估计还达不到他们认为自己已经达到的那个标准。记住:低质量的民主比高质量的专制要强!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民主误区之四:改变人民,或改造文化,就可以实现民主了——狗屁胡说,历史上所有妄想改变人民,以及试图改造人民思想的几乎清一色是十恶不赦的大独裁者。他们嫌人民素质低,恨铁不成钢,用枪杆子作为后盾,使用笔杆子对人民进行“教育”与洗脑,最终我们都看到了结果:一大批脑残,像狗一样维护自己的主人死死抓住绝对的权力不放。历史上的民主化揭示这样一个事实:民主从来不是用来改变人民,民主是用来改变统治者的。(全世界都知道有一个席卷全球的“占领华尔街”,但你们大概不知道,我早在”占领华尔街“之前三个月就对白宫不满,并且穿着讽刺奥巴马的圆领衫,抱着白宫走了两圈——确保美国游客、白宫安保与摄像头能够看到。政府不但因为民主而改变,而且还得根据人民的要求而不停地改变!这就是民主)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民主误区之五:革命不能带来真民主,不要带暴力的民主——一头蠢驴也知道能够和平地推磨过日子当然好,谁想要被鞭子抽着走?除了少数刑事罪犯之外,绝大多数人都希望和平、改良得到民主。不顾历史与现实而过度强调只要改良或者只要革命,容易让人误为替反民主找借口。今年四月份手机没电引起大家广泛关注后,我路过台北,专门到“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缅怀。这个纪念碑就在台湾“总统府”对面,没有那些用鲜血铸就这块碑的台湾人,台湾“总统府”今天肯定还是独裁者占据,而不是民选的“总统”。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民主误区之六:民众感兴趣的始终是民生,而不是民主——请参阅 《民主与“面包”的关系》,听说蒙牛卖到香港的牛奶的质量就很高,是因为香港人的生命比大陆人的更值钱?不是的,香港监管部门的人输不起,如果把关不严,有了部分公民权力的香港人就会上街,就会让他下不了台——哦,下不了台的意思,就是让他下台!(由于工作的关系,常常要在香港呆一段时间,也让我对曾经工作了五年的香港重新打量,有了一些更新的认识。2011年,也写了好几篇有关香港的博文)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去过世界上无数的地方,但由于某一张无意中拍摄的照片,让这个角落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每一个角落,都有意义)
   
   
   
   民主误区之七:看看印度,民主就真好过集权吗?——这些人脑子真是进水了。难道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个民主国家比你生活水平差一点,比你的生存环境恶劣一些,就成为你制度优越的见证?印度从民族构成、资源物质、气候环境、历史发展等等诸多方面,都无法与中国相比。而且这么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如果不实行民主,印度可能早就不存在了,更不用说历史上会饿死多少人。要比较的话,应该多和上百个比我们优秀的国家比啊!另外,我也要批评一些宣扬民主的人士,往往把一些发达国家的好处都一股脑归功于民主,有时连我都看不下去。这样不行,要实事求是,民主制度有优点,也有不少缺点。要认真理解“民主制度只不过是最不坏的制度”这句话。如果有时间,多到国外走走,不是走马观花,是走遍遍,走透透。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这次由我参与组织的世界华人名博成都行,有网友说我变成了大五毛,其实,有批评就要有表扬,建设比摧毁更重要。中国很大,要故里各地搞出自己的特色,不能全盘”北京化“、”上海化“,哈哈,更不能全盘西化——)
   
   
   
   民主误区之八:我支持实现民主,只是不要全盘西化,我也不喜欢美国的民主,不喜欢……真郁闷,说这些话的人大多是看了几本关于民主的书,或者经常看电视和某几份报纸吧。中国有几个学者主张全盘西化?如何全盘西化?在民主制度上,西化的特征是什么?连同宗同语的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我正好都生活过的地方),同一个民族发源出来的国家实行民主制度都千差万别,何来全盘“西化”?西方民主国家拥有的相同之处几乎只有“投票选举党或者领导人”、“司法独立”、“三权分立”等等最多不超过五个特征,你指的“西化”莫非就是这几特征?可你知道吗,这几个共同特征正是所有民主体制不同于几千年非民主制度唯一一些不同的地方啊。你个大傻X,被人奴役了还帮人数钱?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民主误区之九:我不喜欢民主,是因为你们这些追求民主的人人品太差,把民主搞坏了。另外,你能不能使用更通俗易懂的方法,或者从老百姓感兴趣的角度去宣扬民主,引起大家的兴趣?——老杨头:呵呵,我能够理解你,不过,改天这些宣扬民主的人要是突然向你介绍粮食和大米的价值,你会拒绝吃饭吗?对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对不起,不能。民主就是每个人的个人权利,就是你参与管理社会、治理国家的权利。你理解了就接受、学习与追求。我不赞同故意把民主世俗化——甚至用一些小恩小惠来吸引人。民主到来后,分红利的是每一个人,不是某个人。如果某个人扭曲民主的内容来吸引大众,我们得警惕了。例如当初就有人用“打土豪,分田地”作为实现民主革命一步,结果如何,你懂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