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杨恒均之[百日谈]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台湾“总统”大选最后一场电视辩论已结束,看起来,今年的大选没有什么看头,波澜不惊。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有三个:一是台湾的民主制度逐步健全,已然跨过了新兴民主国家(地区)那种要死要活、大起大落的选举阶段;二是两位候选人都比较淡定与理智,几乎没有使用摸黑、诬陷、买票与枪击的手段;第三个功劳则应该归于北京。过去四年,北京调整了对台政策,使得两岸关系平稳发展,让原本敏感的两岸议题偃旗息鼓,都不愿意以两岸议题搞事。蓝绿两党候选人都小心翼翼,以不犯错误不被抓住把柄作为目标, 集中精力在改善民生有关的“鸡毛蒜皮”小事上。
   
   
   
   反倒是宋楚瑜,由于本来不准备赢大选,反而常常表现得特异与突出。可惜的是他的支持率一直在7、8个百分点左右。这虽和他过去多年来在民间的支持率吻合,可一些大陆朋友就是闹不明白,一个如此爱民、一位不死的“老兵”,一位曾经声望很高的省长,怎么在民主的时代始终玩不出个名堂呢?


   
   
   
   除了宋楚瑜过高估计自己的人气,当初一气之下离开国民党,没有按照台湾的民主游戏规则(从美国两党制而来)玩之外,我想从最近发生在宋楚瑜身上的一则故事说起,也是我一直以来对他最不感冒的事。
   
   
   
   12月15日,台湾举办一个叫“文化界提问总统候选人”的活动,宋楚瑜应邀参加,宋在介绍自己当省长时的文化政绩之后说,农民看到前总统蒋经国时,会放下镰刀,上前鞠躬握手,这也是一种文化。——他的话遭到在场的诗人鸿鸿的批评:“这是统治者文化”,若统治者要抢走农民的土地,农民会放下镰刀吗?“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说这个故事了”。
   
   
   
   宋楚瑜接下来还为自己辩解说,蒋经国没有把自己当成统治者,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政府与民众“相互间尊重”。——然而,他的辩解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再一次暴露了自己始终生活在过去,走不出威权时代的阴影。蒋经国不但是台湾,更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开天辟地的伟大政治家,他的伟大并不在于农民见到他会放下镰刀——农民见到他敢不放下镰刀吗?他的伟大在于:他在最后离开人世之前松开双手,放下了权力!
   
   
   
   就这件事而言,再怎么评价蒋经国都不为过,然而,评价他是一回事,常常把他在独裁时的故事拿出来讲就是另一回事了。宋楚瑜最大的毛病就是混淆了时代,不时把一个独裁者爱民的温情故事拿出来卖弄。马英九以前也这样干过,后来大概是有人提醒他该与时俱进了,他才忍痛割爱。
   
   
   
   宋楚瑜和马英九都是蒋经国的爱将,他们对蒋经国的感情当然比我们要深。但他们都应该认识到,蒋经国再伟大,只是那个时代的伟人。对于民主的台湾,蒋经国最伟大的功绩是放下了权力。而且,在当今民众看来,蒋经国放下权力只不过是顺应历史潮流,他如果当初不放下权力,他的家族也不一定能够存活到现在,他的党也不一定依然可以一党专政。对一个“放下屠刀”、重新做人的人,肉麻的怀念与吹捧会让人反感。——记住,不要把专制时代的“开明君主”拿出来同当今文明社会民选的领导人相提并论,他们不是一个时代,更不是一个级别。走遍世界,我发现只有中国的文艺作品与电视剧,还整天在那里歌颂专制时代爱民如子的好皇帝。
   
   
   
   
   宋楚瑜对蒋经国的肯定,往往是肯定他如何爱民如子,如何带领台湾走上富裕之路等等,他却忘记了,所有这一切,与他最后放下权力相比,都是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甚至在未来的历史上也会一笔带过。历史对待蒋经国如此,对待穆巴拉克、卡扎菲也一样。穆巴拉克与卡扎菲对自己国家的贡献(例如经济实力的提高,国际地位的提升与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可能不小于蒋经国对台湾的贡献,但前两位却死无葬身之地,原因就是他们一直不肯放开手中的权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民主是没有英雄、也不需要英雄的时代。台湾的现实也彰显了这一真理:当时那些抛头颅洒鲜血追来了台湾民主的斗士与知识分子们,如今都默默无闻,甚至过得很不如意,可当今三位“总统”候选人中,就有两位是过去威权时代集权者蒋经国身边的红人!
   
   
   
   这就牵涉到我们如何评价领导人,当代的和过去的。一个国家与社会的文明程度,和这个国家的民众用何种标准判断伟人有很大的关系。
   
   
   
   这几天和我朋友讨论起普京,他说,普京是了不起的,堪称伟人。他的主要理由竟然是普京能够始终掌握权力不丢,可能还要当八年总统。我很不以为然,因为我认为,那是过去几千年判断一个“伟人”的标准,民主在地球上开花结果后,这个标准已经完全变了。在文明的民主的时代,人类不再以是否能够掌握权力,掌握多久来判断统治者的伟大,也不以他使用这些权力如何让别人闭嘴、紧密团结在他周围作为标准,甚至不再以他如何靠绝对的权力来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现代文明社会判断一个政治人物是否伟大的标准是这个统治者手中的权力是否合法,他是否按照宪法使用手中的权力,以及绝不使用手中的权力去为自己牟利、去伤害那些批评、反对自己的人。如何不使用权力,甚至在关键时刻放弃手中的权力,才是我心中的伟人,这一点,正好和那些推崇普京伟大的人相反。
   
   
   
   今年真是个“死亡之年”,潜逃十年的本拉登被击毙,执政四十多年的卡扎菲被人民打死了,还有乔布斯,接下来就是昨天逝世的哈维尔,以及今天才宣布的死了三天的金正日。这么多的不同寻常的死亡,不但给我们提供了思考生命价值的机会,也让我们借此机会回顾历史,看进未来。
   
   
   
   杨恒均 2011-12-19
   
   
   

下面是我今天发的几则微博:

   
   
   
   昨天哈维尔逝世,我们深感悲痛,今天金正日死了,我竟然感觉到轻松,不是我不一视同仁,更不是我漠视生命,而是我更懂得了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哈维尔为自己国家的人民争得了民主以及做人的尊严,可有的人每活一天,却都是以他人的生命为代价,都在损害他人的尊严。
   
   
   
   《新闻联播》:外交部唁金正日逝世。唁电称,中国对金正日逝世表示悲痛,中国人民将永远怀念他。老杨头:实际情况是,只要你到互联网上扫一眼,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中国人民”都有一种解脱、轻松甚至高兴的感觉。外交部这次代表得有点突兀,如果让朝鲜人发现,情何以堪?好在朝鲜没有互联网,那个国家的人民如果上网,可能会被判刑与枪毙。
   
   
   
   是不是太严肃了?那就来点幽默的。朝鲜当局因金正日去世宣布停止一切娱乐活动,简称“限娱令”,各政府部门包括宣传部、文化部立即就此命令进一步制定的细节,但他们找了三天,竟然发现没有什么可以禁止的,因为在金正日同志的领导下,朝鲜早就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了。唯一的娱乐是吃饭,总不能禁止吧?有官员建议暂时禁止做爱。
   
   
   
   参加国内微博访谈的最后一个问题竟然是:杨老师,你说金正日会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金日成一样,用水晶棺材把尸体装起来,供人围观?老杨头:你真是的,这么倒胃口的问题也问得出口?我今晚约了朋友吃湖南菜,要点湖南腊肉,你让我怎么吃得下?
   
   
   
   
   有网友质问:你去过朝鲜吗?人民爱金正日有错?你凭什么说朝鲜不好?我的回答:我不但去过朝鲜,还去过很多国家,更重要的是,我来自1976年的中国,那时我11岁。毛去世,我们被告诫千万不能笑,否则父母可能会被当成反革命抓走。看下图朝鲜人是如何跪下的,最黑暗的专制王朝都没有出现过的场景啊!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2012/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