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自立博客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大陸)劉自立

    毛、鄧決策歷史背景的差異

   

     闡述西藏問題,首先和藏僧、藏姑自焚事件有關。這是西藏人民大失望、大絕望的表現。這個絕望,不自今日始,卻在今日變得更加水深火熱。在自焚慘烈和悲壯之眾多原因中,情勢與人治之間的關係,尤為重要。就像很多歷史事件有間接和直接因素一樣。這些因素,包含了中共自己的歷史決策和政治異相之回顧。有人會問,何以香港澳門可以一國兩制而蒙藏不行?其中因素很多。港澳自治的歷史背景是改革開放。改革開放的政治經濟背景,是迴避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爭;社、資之爭的迴避,是因為絕對社會主義,導致的絕對崩盤和混亂。這是七十年代末葉,人們記憶猶新的往事。鄧的改革,就是這樣啟動於社、資間的一種共產黨策略。不想,這個策略發揮,成為後來官僚壟斷資本和特權利益的戰略定制。於是,香港模式,轉變成為大陸特權階層利用的通衢之道,以廣開世界資本之門於「共產」黨(還是「私產」黨?)──而這個權錢交易,現在正在偏重一國而非兩制衍變──這是人們抗爭,呵護和辨正「資制」的原因,例如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爭取特首、議會直選,等等。

   

     於是,在接軌社資和中英兩面,共產黨找到了撒切爾可以承認和西方可以接納的香港模式。這個模式當然不可能在一九四九年或者一九五九年實現。雖然,香港於那個時間並未受到共產黨的攻擊。這是和蔣介石不能取締蘇區的理由相近的一種理由。蔣介石保留蘇區,是因為他的相對自治政治──雖然,他五次圍剿之。但是,他的專制主義不能放棄各種自治自由於各種政治派系,如,李,白之廣西,閻之山西,張之東北等等──含毛之瑞金,延安……而共產黨給了香港自由而未於干涉,也是汲取了這種留有空隙的辦法;直到他認為可以在西方認可的情勢下,收回之;但是,保留所謂其制,這是毛澤東時期不會發生的事情。毛就是要社會主義的草,也不要資本主義的苗;而鄧及其後人,可以變資本主義的苗為千萬、億萬之紅色富翁;這是毛之權力奠定和鄧之金錢積累的兩種模式。這兩種模式合一為共產黨模式。這是一種創造。是西方很多政客、學者為之瞠目結舌的東洋景。何以資本可以和共產黨一國兩制──廣泛意義上東、西方兩種體制共存;當年,歐、美資本並不放棄與列寧合作(可見「彼得伯格俱樂部」蘇、西合作史料),以至於十四國干涉和西方資本共同進軍蘇聯──而這個現象,七十年代末葉,在中國如法炮製,如出一轍。這是資本主義形態,國家和體制真正應該反省的重要課題:是地緣政治和外交綏靖之外,西方容共戰略的重要一環。

   

     陷於毛澤東「冒進」政治之劫難

   

     換言之,沒有七十年代中國社會主義的危機,就不會有香港回歸(加之中英雙方的某種歷史條約之承諾)。於是,課題進入西藏,是不是也有類似的兩制歷史契機和承諾呈現於以往?這個最原始的承諾,當然,是中共和達賴當時簽署的《十七條》。而十七條欽定的歷史背景,又和中國當時制定的《共同綱領》,有著某種間接和內在的聯繫──這個聯繫,也和鄧之改革開放和香港回歸之類的社、資混淆論,不無涉足,似是而近。於是,我們的提問是,何以《十七條》被廢棄而行五九年的武裝鎮壓?除去多多細節,其大致脈絡就是,毛的政治之緩進,變為政治冒進(政治經濟大「躍進」)。這個違約、僭越政治的特徵,就是拋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新民主主義)之間的容通近似,施行徹底社會主義改造。西藏宗教立國和文化吏治的整個社會,農業政制、「農奴」政制,開始被摒棄於社會主義毛政治之外。據證,西藏的土地政策──「西藏的『差巴』(從領主手上分得「差地」的農奴)只要能夠按時繳納賦稅,領主們對土地的使用方法並不過問,差巴們不僅可以僱人種地,甚至還可以把差地轉租、典當。」

   

     其稅收政策──「西藏的賦稅類似土地稅,交多少稅由農奴能從領主手上分到多少生產資料(土地、耕畜)來決定,剩餘的作物統統歸自己所有,一些差地較多的農奴其實家庭條件相當不錯,在日後甚至被共產黨劃到『中農、富農』之列。」(美國藏學家Goldstein在《喇嘛王國的覆滅》中透露的史料/並阿波羅網)這樣一來,毛的間接社、資不分和緩行資本主義政制(新民主主義類),就直接面對其死亡。西藏政治宗教制度,當然,也就被裹挾在這個「冒進」政治之下而陷於劫難;……終於,發生了達賴流亡和達蘭撒拉政府的建立,直至今天。究其原因,我們看到,西藏政制的優劣、正負,並不是中共考慮是不是可以對之施行兩制的關鍵;關鍵是,一個無神論政府,何以面對藏傳佛教這個根本課題。

   

     中共對宗教政制一無所知

   

     馬列毛起家的中共政府,如何面對一個偌大、偌久、偌深的來自世界宗教傳統的西藏宗教課題?這是一個難題。在共產黨的毛釋字典裡,這個宗教課題,並未留給他們任何可以繼承的遺產。雖然,他們可以統合社、資,整肅人員,施行招安,達到統戰,乃至收復失地(港澳),但是,他們如何面對宗教政制,卻處於一無所知的尷尬之地。他們既無政、教分離的知識,也無制衡教權、僧侶的機制;他們只能非常庸俗地、讓各種共產黨「宗教」機構,轄制在司局長一類官職底下,施行一種宗教官吏不得超越部長的可笑體制。所以,趙復三,趙樸初(皆是已故之中共宗教官員、共產黨員)頂多是個局長、副部長一類。這是美國,歐洲和全世界宗教人士覺得滑稽的醜陋現象。意大利人會讓梵蒂岡教皇做「政治局委員」嗎?再早,拉比和耶穌,是不是也要位極人臣或者部長呢?「政治局委員」會不會和教廷之間發生(英國)「大憲章」爭執呢?

   

     再試想,如果中國之「傳聖道者不北面,有聖德者無臣禮」的政教祖訓,被和諧,被實施,被實現,你給達賴一個什麼位置呢?達賴,會做你的部長和委員長於副乎?這是香港、澳門事項沒有的選項。……笑談!

   

     加之,更多關於西藏自治之實質內涵(含大西藏自治等等),政治民主內涵,自由言論和文化內涵,也是共產黨無解之因素。因為,如果西藏施行真正的政教分離和地方自治──達賴和達賴之後要回到偌大的傳統藏區,施行真正顛覆政教合一之極權體制,中國政府如何操作之?容忍和容納之?看來,他們的無神論智囊中,對此課題仍舊是毫無應對和認知。故此,一如上述,如果說毛、鄧可以留戀在社、資機會主義之間,翻雲覆雨,出爾反爾,他們及其徒輩對於西藏問題,卻處於文化空白之地,毫無建樹和變通可言。因為,不像他們變通「革命」和資本之道,對於宗教──政治之變通,他們一無所知。

   《动向》

(2011/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