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答黄河清先生]
自立博客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黄河清先生

   黄河清先生

   

   你好。

   

   在网站上看到阁下对我文章的质疑。现在简单说明一下,并不想详加以驳。

   

   关于我说的造反派、红卫兵概念,先来说明之。因为我亲历文革且为此蹲过大牢(67年夏天-68年春天),基本情形不会弄错。

   

   我说的"红卫兵接班人",根据前后文,是指红卫兵----联动分子在七十年代末成为"直接(!)接班人"之说----也就是,根据当时的干部政策,文革前其父母是副部长级的干部子弟,皆可从其插队、兵团等处,直接调任各级领导干部,几乎是立即调任司局长甚至更高的中共官员。比如,当时我所住中宣部大院里面,**副部长的儿子女儿就从他们下乡地区,被调提为司局长(记得其子调为北京一所大医院副院长----该人并无任何医学学历;其女调任某省地市级体委干部----该人不是体校学人和运动员)。等等。

   

   这个七十年代末叶的接班政策,并未追究北京高干子弟红卫兵文革时期的任何过错和罪责。这就是我所谓"红卫兵接班人"的提法。换言之,我意并非说"红卫兵接了联动班"或者"联动接班红卫兵"云云;这是阁下理解有误。从上下文也可以辨别之。

   

   再是,红卫兵是一个涵盖造反派的概念(反之亦然)。这就是我所谓大学造反派=大学红卫兵的说法。如,清华大学红卫兵井冈山兵团,地质学院红卫兵东方红兵团,等等;既是红卫兵,也是造反派。在此意义上,大学红卫兵说法和大学造反派说法,并无不同。

   

   只是造反派的更加准确的含义是说,造反于各个单位的党委和直接授命于毛和中央文革,意在打倒刘邓陶和各级党委之红卫兵----其不同于北京中学红卫兵,唯旨于搅乱社会秩序,实行毛的"天下大乱"(达成"天下大治")。

   

   但是,造反这件事情,也发生在大学红卫兵崛起之前。如,红八月红卫兵打人时期,当然也是造反(打死卞仲芸校长等);清华附中《三论造反有理》等文字就出现更早----此红卫兵首创出现于该年5月末;含他们在本校反对工作组,也是造反派;所以在此意义上说,红卫兵也是造反派,并不算错。故此,造反派和红卫兵都是秉承毛意的党卫军和冲锋队;只是不同时期互有消长和扬抑,宠辱皆备;都是毛意战略手段目的前、后的打手和牺牲品。

   

   当然,准确区分之下,尤其是在所谓《红旗》杂志十三期社论以后,红卫兵主导力量、也就是北京四大学生领袖,开始登上文革舞台,成为毛打倒刘邓陶的主力----这时期,北京中学红卫兵开始逐渐式微力弱;一部分人成为当时所谓逍遥派(飘派----颓废派)。我在文章里面所说的大学、中学红卫兵力道对比便是如此,本是根据毛意分梳的文革阶段论。并无制造任何不合史实的红卫兵与造反派概念。

   

   上述谫析,还望河清先生有察。

   

   专此澄布,

   尚望鉴谅。

   

   刘自立

   

   

   附录——

   

   红卫兵问题须还原史实后才能说明白!

   

   黄河清

   

   拜读纵览中国网站刘自立先生大作《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感慨系之。刘先生的许多观点我赞同,然标题所示若是肯定句式,则不敢苟同。这从刘文结语可证:“真正关键的红卫兵实体,就是一,当时的造反派——为毛打击刘、邓者;二,后来的红卫兵接班人(联动,老兵)。这才是文革的真正辩证法。”这里混淆了史实。西纠、联动之前没有明确的造反派,只有遭工作组整肃的学生右派。联动不是红卫兵的接班人,而是最原始的红卫兵——以军高干子女为主的红5类红卫兵的延伸变种,只是换了一个名称,高度组织化了,几乎全是同一批人。如果连红卫兵的构成都弄不明白,又如何能将它说明白!所以,应该先还原遭中共、遭体制内史论、遭军高干子女红卫兵、遭介乎体制内外有意无意帮忙帮闲的文人歪曲涂饰篡改了的文革历史,尤其是红卫兵历史,才能逐渐说明白文革历史、说明白红卫兵问题。鄙见,研究文革者中刘国凯是最注重这个问题的。

   

   (下略)

(2011/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