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權力令人腐化,這是至理名言!]
李芳敏144000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3他不以舌頭詆毀人,不惡待朋友,也不毀謗他的鄰居。
·4他眼中藐視卑鄙的人,卻尊重敬畏耶和華的人。他起了誓,縱然自己吃虧,也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神啊!求你保守我,因為我投靠你。
·2我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3至於世上的聖民,他們都是尊貴榮美的人,全是我所喜愛的。
·4追求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定加多。他們所奠的血祭,我不祭奠;我的嘴唇也
·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業分,你親自為我持守。
·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10他乘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急飛。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權力令人腐化,這是至理名言!

我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頓地道:“當你掌握了這种權力的時候,會和有權的地球人一樣──權力令人腐化,這是至理名言!”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011.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買命
   十、買家云集
   

   十、買家云集
   
     小郭剛想開口,我想到了一點補充,忙道:“你說征求者只和被選中的六十人聯絡,我認為所有的應征者部曾經得到過征求者發出的訊息。”
     小郭用疑惑的眼光望著我,我道:“訊息可以肯定具有強烈的說服力,要求所有的應征者都不承認自己曾經去應征。”
     小郭遲疑:“那么多人,個個都肯听話?”
     我道:“不知道用的是甚么方法,但顯然十分有效──這就是我們連一個應征者都找不到的原因。”
     小郭不住搖頭──我并不怪他,因為事情确實有太多想不通之處。小郭喃喃地道:“難道征求者發出了嚴重的威脅,所以嚇得應征者不敢承認?”
     我苦笑了一下:“這是可能之一。像這類的枝節問題,可以暫時不去研究,等到根本問題解決了,自然會跟著有答案。”
     小郭用力擺動身子,又大叫數聲。看來是想一抒心中郁悶之气。然后,他道:“征求者對生命配額的需要量,和用處有直接的關系。需要量大,表示會用來做買賣;需要量小,看來就像是用來做研究工作。”
     我同意小郭的分析──生命配額如果已經到了可以買賣的階段,其需要量之大,一定超乎想像。像現在那樣,一個城市選六十人,當然遠遠不夠。
     小郭又道:“要是被選中的人,都已失蹤,為甚么沒有引起注意?”
     我揚了揚眉:“在有過百万人口的城市中,每天都有許多人不見,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
     小郭苦笑:“我們現在可以做甚么?”
     我想了一會,很無可奈何:“甚么也不能做──根本無從著手,只好靜以待變。”
     小郭大大不以為然,指著我:“說得好听,甚么靜以待變,根本就是承認失敗,沒有斗志!”
     我攤了攤手:“隨便你怎么說。”
     小郭湊近了我:“這不是你的作風──衛斯理從來對任何事情,都鍥而不舍,哪有半途而廢之理?”
     我突然覺得很疲倦,伸手在臉上抹了几下,說話也有气無力:“凡事總有一個開始,就讓這件事作為第一件衛斯理不想追究下去的事好了。”
     小郭雙眼發定,聲音嘶啞,叫了起來:“告訴我真正的原因──我不相信你會承認失敗。”
     我歎了一聲:“當失敗來到時,不管你承認或不承認,都要接受,現在的情形,就是如此。”
     小郭极固執:“說真正的原因!”
     我望了他半晌,才徐徐地道:“魯迅本來是學醫的,后來他放棄了──”
     我才說到這里,小郭已經接口:“他說:學醫,醫好了富人,他們繼續欺壓窮人;醫好了窮人,他們繼續給富人欺壓,太沒有意思,所以他放棄了。”
     我點了點頭:“你知道就好。”
     小郭倒真有鍥而不舍的精神:“你的觀念太落伍了,魯迅的時代在將近一個世紀之前,現在富人和窮人之間的對立,也不是那樣尖銳了。”
     我苦笑道:“我知道,可是我一想到強權統治者,若可以藉生命配額的轉移而長命百歲,我就對這件事毫無興趣。”
     小郭冷笑:“你也太天真了──強權統治是一個集團,死了一些,自然有另一些頂上去,本質不變,几個人是死是活,對整個集團根本不發生影響──從几個人的存在与否,引申到根本政策會有改變,那只是八九流所謂政論家的一相情愿而已。”
     小郭這一番話,令我大是歎服──道理我也早已明白,不過在感情上總無法接受強權統治者生命可以得到延長。
     我拍了拍他的肩頭:“好,你繼續推理下去。”
     小郭很高興,大大吁了一口气,續道:“我設想所有被選中的應征者已經集中到了某一處所在──在那里,進行生命配額的買賣。”
     小郭的這個假設,和其他有關這件事的設想一樣,都有一种很奇怪的現象:明知事情應該如此,可是卻無法想像事情怎么會如此。
     像小郭說,所有被選中的應征者,已經集中起來。我同意這一想法,可是無法想像這件事是如何進行的。
     在世界其他各地,從每個大城市中,轉移六十個人到目的地去,雖然不是難事,但要做到完全沒有痕跡,也不是容易的事──現代人的行蹤,總有線索可循。
     而更不可想像的是在強權統治嚴密監視之下,消失了的那六十人,相信朱槿他們已經盡了力去追尋那六十人的下落,當然沒有結果。
     而如果說那六十人已經离開國境,那更難以想像了。
     我的神情十分猶豫,小郭知道我的心意,他道:“要令那些人出國,雖然困難,但絕非不可能──”
     他語沒有說完,我已經點頭表示同意。
     确然,困難,但并非不可能──在那舉世震惊的大屠殺之后,劊子手意猶未盡,下令通緝許多“要犯”,在總動員之下,看起來應該可以把“要犯”一网打盡。可是事實是,“要犯”紛紛出國,令得劊子手目瞪口呆,不知道在哪一個環節出了毛病。
     所以在強權統治之下,嚴密監視也還是可以突破的。因此小郭的設想可以成立。
     我揚了揚手:“你的假設可以成立,不過對追究整件事情,并無幫助。我們完全不知道對手是誰,而且無法想像甚么人或是甚么集團如此神通廣大,可以做到那樣多連想都無法想的事。”
     小郭望著我,不出聲。
     我知道他在想甚么,搖頭道:“不,不會是外星人。你先要說服我,外星人要地球人的生命配額有甚么用處。”
     小郭歎了一聲:“如果,不是外星人,那我真的不知道征求者是甚么人了。”
     小郭的話才一出口,大門打開,還沒有見人,就听到了語聲:“不知道是甚么人,可以找!”
     我和小郭一听到聲音,就霍然起立,同時也感到一陣勁風,一只大鷹,先展翅飛了進來,接著是身形高大粗壯的紅綾,在紅綾身后,正是剛才發話的白素。
     白素和紅綾回來了,令我大為高興,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白素后面,還跟著一個人,卻是勒曼醫院的亮聲先生。
     他們突然出現,在高興之余,我也感到奇怪──听白素的話,像是我和小郭的對話,她都听到了一樣。
     我向她投以詢問的眼色,她點了點頭,向亮聲望去,卻說了一句我听來莫名其妙的對話:“在哪里?”
     亮聲走向前來,走到桌子之前。不久之前,我和朱槿他們曾圍著桌子看地圖。
     亮聲來到桌子之前,向那張還攤在桌上,朱槿她們离去的時候沒有帶走的地圖指了一指。
     紅綾大踏步走向前,伸出大手就要去抓那地圖,白素出手极快,一翻手,已經扣住了紅綾的手腕,不讓她去動地圖。
     三人這一連串的動作,看得我和小郭目瞪口呆,不知道發生了甚么事。
     白素阻止了紅綾,轉過頭來,向我說了一句話──卻只見她口唇掀動,不聞其聲,她用的乃是“唇語”,說的是:“有偷听器,亮聲在外面就發現了。”
     剎那之間,我怒意上沖,雙手握拳,就要向外沖去。
     白素松開了紅綾,又一把將我拉住──她用很高興的語气道:“小郭也在,太好了,我們到書房去。”
     小郭也看懂了白素的唇語,他立刻點了點頭,先上了樓。我忍住了气,跟了上去,白素、紅綾和亮聲,也一起進了書房。
     白素反手把門關上──我書房有极其完善的隔音裝備,如果偷听器是在樓下,那絕听不到我們在書房說的話。
     門牙一關上,小郭就道:“好家伙,竟然關公面前舞大刀,在衛府玩起偷听的花樣來了!”
     白素道:“若不是亮聲先生,我們真還無法發現──那張地圖,就是靈敏度极高的偷听器,那是最尖端的科技。”
     白素跟著說了經過,原來她和紅綾回家來,在門口遇上了亮聲。亮聲當時的舉動很奇怪──手中拿著一只小盒子,放在耳邊,正在傾听甚么。
     他見了白素,向白素作了一個手勢,白素走向前去,他把小盒子湊到白素耳邊,白素就听到了我和小郭的對話。
     白素當然立刻知道發生了甚么事,亮聲向不遠處的樹叢指了一指,又做了几個手勢,表示不關他的事──后來他才向我們解釋,他那只小盒子,功用万千,可以接收到許多訊號。那偷听器發出的訊號,給他截到,當時他并不知道是誰在我家里放了偷听器,不過根据訊號的來龍去脈,他知道偷听者正躲藏在不遠處的樹叢之中。
     白素當時就感到亮聲并無惡意,她听了我和小郭的對話一會,才開門進來。
     我相信放下偷听器的事情,柳絮必然并不知情──雖然她一樣從爛泥堆中出來,可是在康維十七世的薰陶之下,應該已經習慣行為光明正大,不會再如此鬼頭鬼腦。這种行為,如果給康維知道,這個“新生命形式”的机器人,一定會勃然大怒,柳絮不敢冒這個險。
     那也就是說,是朱槿和水葒干的好事。
     我對她們二人,本來就沒有甚么好感,這時更是反感、厭惡到了极點。
     白素在我手背上輕輕拍了兩下,示意我稍安毋躁。她向亮聲望去,亮聲攤了攤手,神情很是無可奈何:“上次和衛先生會面之后,我們很努力去追尋那征求者的下落,可是一無所獲,所以又來听听消息──不過看來,衛先生這里,對事情也是毫無進展。”
     我和小郭都苦笑。小郭道:“只有一些設想,事實毫無發展──衛斯理想要放棄………”
     他說到這里,望著白素,白素笑道:“他是說著玩的。”
     我繼續苦笑:“可以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仍然一點結果也沒有。朱槿她們前來,以為有了轉机,可是也落了空。連勒曼醫院都沒有頭緒,我們還有甚么可為?”
     白素不理會我的話,向亮聲道:“你們對這件事為甚么興趣如此強烈?”
     她在這樣問的時候,反手向我作了一個手勢,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我一直堅持事情和外星人無關,理由是外星入不會對地球人的生命配額有興趣。而亮聲以及他代表的勒曼醫院,可以說是屬于外星人的范圍,他們顯然很有興趣,這也可以證明我的想法不是很對。
     亮聲回答道:“我們一直在研究人類的生命,從而發現了生命配額這回事,要是我們的發現,給人用來做買賣,會給人類社會秩序帶來大混亂。”
     亮聲所說的這一點,我早已看出來。
     在這件生命配額買賣的事情上,不論是買家還是賣家,由于身在其中,只計較本身的利害,所以看不出它對社會秩序的破坏性。
     我自問不會去買命,更不會去賣命,可以說是一個旁觀者,所以能看出這件事的嚴重性。
     而亮聲是外星人,旁觀者約立場更是毫無疑問,所以他應該比我看得更清楚。
     白素對亮聲的回答感到滿意,她點了點頭,神情嚴肅:“所以我們無論如何不能放棄追查,一定要查出結果,并且阻止這种生命配額的買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