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神話雖然大都“不求甚解”,但是至少也要在想像之中通得過。]
李芳敏144000
·马来西亚华裔警员出现严重短缺, 乡区影响最大 zt
·“不可欺壓你的鄰舍,也不可搶奪他的
·“你們審判的時候,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袒窮人,也不可偏幫有權勢的人;只要
·「在雲林難忘的一夜」 zt
·17 “你不可心裡恨你的兄弟;應坦誠責備你的鄰舍,免得你因他擔當罪過。
·圣经预言中的末世重大事件 zt
· 末世已经到了!!预备耶稣的来临!!!
·啟示錄666獸印:電腦生物晶片 zt
·千古預言-梅花詩 (北宋1011年-1999年7月20日) zt
·你不可在你的族人中,到處搬弄是非,也不可危害你的鄰舍;我是耶和華。
·国际、国内舆论普遍谴责“马来西亚计划”是新殖民主 义的产物 zt
·我的一切救恩、一切願望,他不都成全嗎?
·蘇祿軍潛入沙巴,蘇祿蘇丹要求美國介入 zt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女皇,但是中國第一個女皇帝不是她。zt
·残酷无情:女皇武则天为何杀死十位至亲 zt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主禱文禱告 , 願你國度降臨
·耶穌 只警告基督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這是繼承產業的;來,我們殺了他,佔有他的產業吧!
·耶穌 只警告門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zt
·他會毫不留情地除掉那些惡人,把葡萄園租給按時繳納果子的佃戶。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的家人。
·馬來西亞沙巴州民眾,逃離家園,躲避戰火
·有網路的言論的自由,才能反制媒體的壟斷。 zt
·如果這家不配得,你們的平安仍歸你們。
·保護.爭戰.醫治
·因為說話的不是你們,而是你們的父的靈,是他在你們裡面說話。
·老者指着她的鼻子,说:「你根本就不是人!」
· 親愛的同學,最佳的領袖,是擁有憐恤之心的人。「主啊,我已經做了,我該
·墳場變天堂/受苦者的關懷與改革/為窮人發聲
·落羽松的知音/在落羽松看到大自然的旋律/樹木淨化水
·“學生不能勝過老師,奴僕也不能勝過主人。學生若能像老師一樣,奴僕若能像
·你們要小心,因為有人要把你們送交公議會,並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
·所以不要怕他們。沒有甚麼掩蓋的事不被揭露,也沒有甚麼祕密是人不知道的。
·超級吸金集團真相.. 慈濟的真相 文/傅明雄 zt
·如果有人在這城迫害你們,就逃到別的城去。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還沒有走遍
·姐姐妹妹站起来
·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輕輕聽
·凡在人面前承認我的,我在我天父面前也要承認他
·那些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倒要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投入地
·因先知的名接待先知的,必得先知所得的賞賜;因義人的名接待義人的,必得義
·耶穌叫了十二門徒來,賜給他們勝過污靈的權柄,可以趕出污靈和醫治各種疾病
·宣教的中國 : 有一種愛 像那夏蟲永長鳴, 春蠶吐絲吐不盡; 有一個聲音 ,催促
·要醫治有病的,叫死人復活,潔淨患痲風的,趕出污鬼。你們白白地得來,也應
·路上不要帶行囊,也不要帶兩件衣裳,不要帶鞋或手杖,因為作工的理當得到供
·這是我們中華人的特性【看戲】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踴
·殖民、宗教、国家与良知--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沙巴主权最终靠什么解决?——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愛有時,恨有時;戰爭有時,和平有時。
·作工的人在自己的勞碌上得到甚麼益處呢?What do workers gain from their
·“除非我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的手探入他的
·一個宣教士的故事。。zt
·“把你的指頭放在這裡,看看我的手吧!伸出你的手來,探探我的肋旁!不要疑惑,
·耶穌在門徒面前還行了許多別的神蹟,沒有記在這書上。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怎樣差遣你們。”
·在那些日子,我也要把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我要在天上顯出奇事,在地上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他照著神的定旨和預知被交了出去,你們就藉不法之徒的手,把他釘死了。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求
·神啊!你的公義達到高天,你曾經行過大事,神啊!有誰像你呢?
·神啊!求你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快來幫助我。
·别把民主挂嘴边,却用粗鄙碍自由 zt
·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神啊!求你快快到我這裡來;你是我的幫助,我的拯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因為你是我的盼望;主耶和華啊!你是我自幼以來所倚靠的。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
·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願那些謀求害我的,都蒙羞受辱。
·我要來述說主耶和華大能的事;我要提說你獨有的公義。
·神啊!到我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仍不要離棄我,等我把你的能力向下一代傳揚
·現在有的,先前就有;將來有的,早已有了;因為神使已過的事重新出現
·我在日光之下又看見:審判的地方有奸惡,維護公義的地方也有奸惡。
·因為世人所遭遇的與牲畜所遭遇的,都是一樣: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兩
·因此我看人最好是在自己所作的事上自得其樂,因為這也是他的分;誰能使他看
·耶和華啊,你看見了我的冤屈,求你為我主持公道。
·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
·耶和華啊!求你按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
·求你在烈怒中追趕他們,從耶和華管治的普天之下除滅他們。
·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不行在光明裡。
·他築壘圍困我,使毒害和艱難環繞我。
·周星馳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馬來西亞版本MV】
·他用砍鑿好的石頭堵塞我的道路,他使我的路徑曲折。
·他像熊埋伏著,又像獅子在藏匿的地方,等候攻擊我。
·我成了眾民譏笑的對象,他們終日以我為歌嘲諷我。
·他用沙石使我的牙齒破碎,把我踐踏在灰塵中。
·你使我失去了平安,我已忘記了福樂是甚麼。所以我說:“我的力量已消失了,
·回憶起我的困苦飄流,就像是苦堇和毒草。20每逢我的心想起往事,我的心就消
·耶和華的慈愛永不斷絕,他的憐憫永不止息。
·每天早晨都是新的;你的信實多麼廣大!
·耶和華善待等候他的和心裡尋求他的人.安靜等候耶和華的救恩,是多麼的美好
·他要無言獨坐,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他要把自己的口埋於塵土中,或
·主必不會永遠丟棄人.他雖然使人憂愁,卻必照著他豐盛的慈愛施憐憫。
·人把地上所有被囚的,都踐踏在腳下,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正直,或在訴訟的事
·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了呢?或禍或福,不都是出於至高者的口嗎?
·我們要檢討和省察自己的行為,然後歸向耶和華.我們要向天上的神,誠心舉手禱
·你用密雲把自己遮蔽起來,以致我們的禱告不能達到你那裡.你使我們在萬族中,
·我們所有的仇敵,都張開口攻擊我們.我們遭遇的,只是恐懼、陷阱、毀壞和滅亡.
·我的眼淚湧流不停,總不止息,直到耶和華垂顧,從天上關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話雖然大都“不求甚解”,但是至少也要在想像之中通得過。

神話雖然大都“不求甚解”,但是至少也要在想像之中通得過。問題是,在水中,是不是會有那么大的一個空間?或云:神話畢竟是神話,何必深究。但神話是人想像出來的。而人的想象力。又來自种种色色的自然現象,所以,尋根究底一番,也很有意思的。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sjg/002.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水晶宮
   一、兩大豪富
     中外傳說中,都有“水晶宮”的存在,而且水晶宮作為大海主宰者的宮殿,說法也一樣。不過在中國的傳說之中,水晶宮更具体了一些。

     在中國的傳說之中,水晶宮是海神的居所,中國傳說中的海神是龍,所以,水晶宮又稱為“龍宮”——這個名字更适合,因為水晶宮這种稱謂,很有點于不倫,水晶是個固体,海水是液体,兩者不能相提并論。
     當然,從文學的角度來看,水晶宮的稱謂,更具美感——任何生物,實際上都無法在水晶之內活動,所以那是文學的想像。
     龍,作為海神,在中國的傳說之中,稱為“海龍王”,聲名听來顯赫,可是在神之中,地位并不高,受命于“天庭”。最特別的是海龍王有名有姓,統姓教,東海龍王是教東,西海龍王是墳順等等。
     听來,兩者好像并無不同,都是浸在水中的。
     這种情況,對龍來說,當然不成問題,對龍王手下的是兵蟹將來說,也不成問題,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水族,可以在水中生活。
     可是對外來者來說卻有點不可思議了。因為外來者未必是水族,不生活在水中,那么到了龍宮之后,如何生存呢?
     神話雖然大都“不求甚解”,但是至少也要在想像之中通得過。到過龍宮的外來者不少,其中著名的,有孫悟空這個生自石中的猴子,他在龍官的寶藏之中,找到了他的兵器“金箍棒”,能大能小,威力無比,大到可以作宮殿的柱,小到可以藏在耳朵之中。龍宮中珍寶無數,這“定海神針”在被孫悟空發現之前,根本無人能識。
     孫悟空不是水族,如果他在龍宮這中的活動、飲食、對話,全在水中進行,未免有點不可思議。
     除了孫猴子齊天大圣,還有哪吒,也曾大鬧龍宮,其時哪吒還未成仙,沒有齊天大圣的神通,他是如何在水中和水族一樣生存的呢?
     還有一個凡人也曾到過龍宮,后來,甚至娶了龍女,就成了龍宮女婿。這個凡人叫柳毅,著名的故事《柳毅傳書》,就是說他受了龍女之托,下洞庭湖,送信給洞庭龍王的故事。
     凡人到了龍宮,如果龍宮全是在水里的,那更加難以設想了。
     所以,有必要假設另一個可能,水晶宮并不是浸在水中,可是,那是水下的一個空間——通過水,到了水晶宮,水晶宮并不是浸在水里,而是在水中的一個空間,這個空間之中,有适合生物生存的空气。
     如果是這一种情況,非水族自然可以在水晶官中生活自如了。
     問題是,在水中,是不是會有那么大的一個空間?
     或云:神話畢竟是神話,何必深究。但神話是人想像出來的。而人的想象力。又來自种种色色的自然現象,所以,尋根究底一番,也很有意思的。更何況,這一番長長的開場卷,和這個故事,有頗為密切的關系,并不是全無關連的題外話。
     好了,這就開始說故事。
     我本來認識的豪富只有一個——我所指的,是真正的豪富,并非一般小商人。
     這個豪宮,和我的交情很深,他的名字,也不止一次,在我的記述中出現過,他的名字是陶啟泉。
     近來,我又認識了另一名豪富,這位豪富更是富有傳奇性,我甚至不方便寫出他的姓名來(即使是假名),所以只好稱之為”大亨”。
     在《遺傳》這故事之中,我詳細地寫了這個傳奇性人物,這里只是极簡單地介紹他一下。大亨不但雄于資,而且豪于勢,對不少國家,他有很大的政事和軍事的影響力,甚至操縱力量,和陶啟泉是純商人不同。
     對于大享這樣厲害的人物,盡管他的傳奇性十分吸引人——他是成吉思汗的后代,体內有著這個大蒙古皇帝的遺傳因子,但是,我不善于和這樣的人物來往,所以自《遺傳》這個故事告一段落之后,我并沒有和他繼續保持來往,他通過秘書處,好几次邀我參加一些聚會,都被我拒絕了。
     至于陶啟泉,我和他時有來往,是相熟的朋友。
     這個故事,就從這兩個超級豪富開始——不,應該說,從其中的一個開始。
     那天晚上,我正在整理一些有關傳說中由其他生物(甚至植物)轉變為人的資料——這种情形、統計“成精”。轉化成的人或人形的生物,也被統稱為“妖精”,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課題,我還不是無緣無故研究它們的,只不過那全然和本故事無關,所以不必多說。
     陶啟泉突然來到,手提美酒兩瓶,其一激烈,一進門,就被紅綾劈頭搶了過去,笑呵呵道:“多謝了,可惜只有一瓶!”
     看陶啟泉的神情,像是想解說一番這酒如何珍貴、如何難得,可是他還沒有開口,紅綾隨手一拗,早已把瓶頭“啪”地拗斷了,一仰脖子,把一瓶酒全部灌進了口中。陶啟泉看得目定口呆,自然也出不了聲。
     在紅綾這個野人面前,陶啟泉的行動,也孩子气起來,他把另一瓶酒藏到了身后,唯恐紅綾再來搶。
     紅綾一抹口,笑道:“你那另一瓶酒,太淡,只合你和爸喝,你放心,我不會搶。
     陶啟泉來過不止一次,所以紅綾和他,很是熟悉。我在樓上,听到了聲息,一面走出書房,一面叫:“快請上來,遲一會,什么淡酒,她也照搶不誤。”
     陶啟泉果然連跑帶跳上樓來紅綾呵呵大笑,一拍手,那神鳥扑簌簌的飛來,停在她的肩頭,一人一鳥,揚長而去,簡直是藝人風范,歎為觀止。
     陶啟泉上了樓,開了那瓶酒,徐徐地喝著,說些不相干的話。我知道他的脾气,深思熟慮,就算和我全無利害關系,只是純朋友,他也一樣要想清楚了。才會轉入正題。
     對于他這种作風,我頗為不耐,所以每次都是我先開口,這一次也不例外,我道:“有話請說——”
     他不等我再說下去,就作了一個手勢,阻止了我的話,他還是思索了兩分鐘,才道:“听說你認識‘大亨’。”
     他這樣一說,我不禁大奇,望定了他,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因為從話中听來。他反而像是不認識大享。兩個超級豪富,居然會不認識,這自然有點難以想像。
     陶啟泉看出了我的疑惑,他解釋道:“當然不是沒有見過面,可是絕對沒有一次超過三句對話——雙方都有自己一定的地位,不必刻意去結交對方,而且也不可能在商務上合作,沒有人愿意當合作者,也沒有人有資格居中作介紹人,所以,便一直如同陌路。”
     他的解釋,很合情理——兩個頂尖人物,當然很難走在一起。而且,也沒有什么人敢拉攏他們,誰也無法猜透豪富的真正心意,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不然兩大富豪之間,(要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人敢拉攏他們,)若是生出了什么齷齪,怪罪下來,就大大地不妙了。我點了點頭:“有過一段交往,可是談不上有交情,和你不同。”
     陶啟泉大是高興:“听說他下貼子請你十七次,你一次也沒有去。
     我悶哼了一聲,瞪了他一眼:“你倒調查得清楚。”
     陶啟泉忙道:“我……我的意思是,他分明有意結交你這個朋友。”
     我冷笑道:“只怕是你有意結交他這個朋友吧。”
     陶啟泉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也坦然承認:“是,我想進一步認識他,想通過你,和他交往。”
     我攤手:“我哪有這么大的神通。”
     陶啟泉道:“有,你請他赴宴,他一定會來,我也是客人,這不就成了?”
     我皺眉:“這……我一身不請闊人,未免強我所難了。除非你有充分的理由。”
     陶啟泉道:“好,有一件事,我自忖難以獨立完成,所以要和他合作。”
     我一听之下,不由自主,伸手挖了挖自己的耳朵,几乎怀疑自己听錯了。
     這雖然是令人詫异的事,這世上居然還有陶啟泉這個大豪富能力難以完成的事,要找人合作。
     我在一呆之后,自然而然地問:“那是么樣了不起的大事?。
     陶啟泉并沒有立刻回答,他也知道這樣做會惹起我的不快,所以他道:“我且先不說,賣個關子。我先問你,你是不是愿意作一次介紹人,介紹我和大亨好好地見一次面?”
     我還是表示不滿,悶哼了一聲,并不正面回答,陶啟泉歎了一聲,攤了攤手:“好,我說,我要進行的一件亭,獨立難支,需要合作,考慮下來,大亨是最好的合作對手。”
     我冷冷地道:“這一點,你好像已說過了。”
     陶啟泉又道:“這种事,涉及人類歷史上最大筆的財富——找到這筆財富,意義不單在于財富的本身,而且有巨大的歷史文化的意義,是人類歷史上的一件大事,千百年之后,后人不會記得我陶啟泉曾擁有多少財富,但是會記得我做過這樁大事。”
     我諷刺性地鼓了几下掌:“偉大!偉大!听起來,你象是想去發掘什么隱藏的寶庫!”
     陶啟泉一揚手:”衛斯理,你一語中的,你認為當今隱藏的寶庫中,最大的是一個?”
     看到陶啟泉這种神采飛揚的樣子,我不禁感到好笑,世上有不少人做著發掘寶藏的夢,想不到陶啟泉這樣的大豪富,也會如此。
     雖然,發掘寶藏是很吸引人的行為——寶藏主人千方百計,巧取豪富,不知花了多少年月,積累起來的財富,一下子呈現在面前,這里何等的賞心樂事。
     但是,發掘寶藏這种行為,在某种程度而言,也和做夢差不多。大多的例子是,經過了千辛万苦,結果是一無所得。
     我本人的經歷之中,和寶藏有關的极多,尋寶本來說法是冒險生活中重要的一環。我經歷過的最大寶藏,是《仙境》這個故事之中,我到的那處地方,拳頭大小的鑽石,如同河灘上的鵝孵石那么多,只可惜到后來,也是一場空歡喜。
     所以,我對于陶啟泉的問題,并不大熱忱,只是淡然道:“我不知道——也勸你別太勢哀了,你所想的,可能距离事實极遠。”
     我也說得夠委婉的了,可是陶啟泉卻熱衰不減,他道:“你且听我說下去。”
     他甚至興奮得搓了搓手,一字一頓道:“你認為找到成吉思汗墓,可不可以算是找到了最在的寶庫?”
     我听了之后,先是呆了一呆,接著,我不由自主的歎了一口气。
     近來,有關“成吉思汗墓”,我已經有了不少經歷,陶啟泉恰好提出了這個問題。而且,近年來,國際上企圖找出成吉思汗墓的欲望越來越熾熱,不少國家的專家和財團,都在蠢蠢欲動,有的甚至聲稱已經掌握了确切的資料云云。
     我當然知道,這些人全是在痴人說夢,反倒是我,真的知道不少有關成吉思汗墓的獨得之秘——我并無意去發掘它,資料之得來,也是偶然的,是和一組外星人有關,我把這組外星人稱之為“一二三四號”,有關我和他們的交往,我已記述在好几個故事中,曲折复雜無比,無法作出簡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