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外交杨皮书》之十一
   
   
   
   自从被一些网友贴上了半张“自由主义”的标签后,我就失去了“自由”——至少在我的老本行“外交”与“军事”领域,就没那么自由了。

   
   
   
   自由主义虽然是西方大多数国家的立国之本,可在外交与军事领域,自由主义者从来都是三缄其口的。自从有了自由主义,好像就没有看到哪一位自由主义者能把“外交”与“军事”谈透彻。美国总统们在国内政治中,都或多或少标榜自己是自由主义者,可一涉及到外交与军事,他们就立马变成务实主义、现实主义或者国家利益至上者了。
   
   
   
   这个发现让我这位以前靠从事外交与军事研究维生的“民主小贩”尤其郁闷,对政治、社会与人,自由主义理论头头是道,可我该拿什么理论去解释外交与军事领域发生的事?例如,中国在南海危机中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打,还是不打?
   
   
   
   请暂时忘记我那“民主小贩”的称呼,这样我才好意思给你简单分析一下越南为啥在南海问题上敢于以小欺大、挑衅中国。很多专家学者或者媒体已经说过的那些众所周知的理由,我就不重复了,这里只说一些我刚才在飞机上想到的几句话。
   
   
   
   这些年,中国的学者与媒体一直在炒作这样一个话题:中国崛起,美国不高兴。于是我们眼睛紧紧盯住美国,他稍微不高兴一点,我们就很高兴了,因为我们终于说对了。这样做的结果是让我们忽略了其它的国家,尤其是我们周围的国家对中国崛起的反应。这种把国际关系简单的归结为“中美关系”的思维还造成了这样的奇事:任何一个国家对中国不高兴了,我们一些人总也可以引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你看,在美国的暗中支持与公开鼓励下,连这些本来应该站在我们一边反对美国的国家,也对我们不高兴鸟……
   
   
   
   这种逻辑让我们忽略了很重要的事,例如,越南挑衅中国,就我的看法,与其说是美国鼓励越南对抗中国,还不如说是越南利用挑衅中国而企图把美国卷进来,得到美国的支持。
   
   
   
   这当然不是我的凭空臆想,早在好几年前,一位访问澳洲的越南官员就对我亲口说过这样的话:你们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从对越侵略战争开始的(他口中的“侵略战争”就是我们的“对越自卫还击战”),邓小平之所以要打越南,有内外原因。对内,他可以借机控制军队,并对军队进行现代化改革;对外,则是向一向不喜欢越南的美国献媚,迷死特杨,你别笑,你不相信我?邓小平打了越南,美国人开心死了,几乎把邓小平当英雄一样欢迎,从此你们中国走上了亲美与经济改革的道路……
   
   
   
   他这话并没有啥新意,我当时也就没有回击他,现在想想,与中国有着同一个祖宗的意识形态,以及类似的社会制度的越南,莫非在30多年后,要步当年中国的后尘?要以挑战中国、充当美国马前卒来得到美国等西方世界的支持,从而走上亲西方的改革发展之路?
   
   
   
   30多年前,美国人忌惮的不是中国,而是苏联与越南,于是拉住社会主义中国抵制北极熊,教训小越南,如今,美国内心恐惧的肯定是硕果仅存的(特色)社会主义大国中国。但我早就告诉过大家一个理论,美国绝对不会单挑中国,可只要在中国自身出问题,或者有其它国家挑战中国的时候,他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美国虽然贵为自由主义世界的大佬,可惜的是,自由主义国家的最大特点就是“自由主义”,也就是人民有不听国家忽悠与洗脑的自由。没有一个生活在自由主义国家的国民此时此刻会支持自己的政府同中国这个庞然大物打仗(日本、澳洲与菲律宾、马来西亚等的民调都不支持)。可对本质上就好战,并常常以极端的民族主义煽动、误导国民,正好是越南这种社会主义国家的特色——莫非越南要步当年中共的后尘,而美国下一个可以抓住的稻草竟然又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历史真他NN的相似啊……
   
   
   
   无论北京怎么解释(更何况,我们发现北京大多时间在向美国解释,很少向周边国家做细致的解释工作),周边国家对中国的崛起心怀恐惧,并不是无法理解的。说实话,明眼人都清楚,中国要想在政治与军事上挑战美国,还有相当一段时间(我自己估计至少20年左右),而政治学与国际关系专业的肄业生大概都能看出来,我们如果不进行内部改革与改造、脱胎换骨,能够走到20年还依然强大到可以对外(而不是忙于对内)的可能性并不高。而我们唯一能够即刻让美国遭受惨重打击的武器就是经济,可那样的话,无异于自杀。
   
   
   
   所以,美国人并没有像我们想像的那样有多担心中国崛起,可中国周边国家就不同了,孔子学院在西方充其量沦为一个学习中文的学习班,而到了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就被他们理解为北京用来文化扩张,用来洗脑与统战的工具。对越南来说,我们的意识形态与制度并不陌生,他自然就更有理由害怕了。一位越南军人在越南互联网上撰文说,中国建造航空母舰的唯一目的就是驻扎南海,对付越南。他说得没错,以我们目前建造航母的速度与使用的技术,当然是保卫周边海域为主,难道还敢开到印度洋去追海盗,到太平洋上丢人现眼?
   
   
   
   有这个想法的越南军人不在少数,那么,为什么在你航母没有建好,在你还没有完全崛起的情况下,开始同你较劲,打乱你经济发展与军事崛起的步伐?
   
   
   
   更何况,以目前的国际形势看,同中国对抗,对越南有益无害:越南经济处在瓶颈的困难期,领导人如热锅上的蚂蚁,同中国的对抗,无论从转移公众视线,还是刺激经济与爱国热情上,都是可资利用的;同中国对抗,国际社会绝对会站在“弱小”的越南一边,搞不好,美国等会马上升级同越南的关系,向它出售先进的武器等装备(目前越南的武器质量同中国差不了多少,差在数量上);同中国对抗,越南算准了中国绝对不会升级对抗,可谓“赤脚不怕穿鞋的”,你中国国内、国外问题一大把,你能把我怎么样?
   
   
   
   当然,老杨头也不以己之腹度人之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越南国内对自己非常自信,这是一个唯一同世界好几个大国都打过仗的小国,除了同中国那场没有占到多少便宜,法国和美国竟然都被他打得灰溜溜的。这么多年的社会主义,越南不知天高地厚了,也不足为奇。
   
   
   
   扯起老本行,我就滔滔不绝,一天一夜也打不住哦,但这篇短文既然是“外交杨皮书”系列之一,肯定要提点外交建议的。再说,我也是看到北京政府在越南升级对抗中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而忍不住要扮演一次“帝王师”耶。
   
   
   
   鉴于以上分析,我想说的是,对越南的挑衅(很可能会发展到军事挑衅)既不能置之不理(或抱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也不能只知道高调,整天打口水仗(这样没有实际的好处,反而在国际上尤其是周边国家中失分)。我认为,在外交上有理、有利、有力的回应,在军事上寸步不让,以牙还牙,但同时要控制住,不升级冲突。记住,可以把南海地区变成锻炼中国海军的(美国人的)阿富汗,而不宜让越南升级成(苏联人的)阿富汗。
   
   
   
   那么,我这个自由主义者为啥会支持军事冲突?原因很简单,越南看准了这个时候是在南海问题上挑战中国的最好时机,却不知道,对于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最好的捍卫南海主权的好时机。有些人一味认为要等中国强大了,才解决南海问题,那时,中国南海已经变成“越南东海”或者“菲律宾西海”啦。再说,中国在不久的未来会有一场有可能引起社会波动的大变革,那时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对领海自顾不暇,那么,何不乘这个时机,搞定南海捏?
   
   
   
   我已经听到有人看到这里就开始评论了:老杨头,你这是什么G8建议?不痛不痒,又不过瘾。还沾污了你自由主义者的金字招牌……哎,老杨头被误解了,你有所不知,国际关系上就这么回事,你能有更好的办法吗?如果有更好的办法,历史上那些自由主义大学者们会像乌龟一样,狡猾地缩回了龟头?再说,你真相信,用武力能够征服社会主义国家越南?你也太不了解社会主义鸟……
   
   
   
   不过,既然你说到自由主义,我就不能不会回到自由主义在外交与军事上唯一一个稍微靠谱的结论:民主国家之间打不起来。同时,我也想到了对付越南的终极武器,而且,不战而屈人之兵!
   
   
   
   民主国家之间打不起来——这理论缘由我就不赘述了,还是看看实践吧: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起来之后北京卷入的几场战争就能看出点端倪:朝鲜战争虽然是同南韩以及联合国军队打,但绝对是被北朝鲜领导人的野心拖进去的;然后就是中苏、中印与中越战争,其中除了印度不伦不类之外,苏联和越南,一个是我们社会主义老大哥,一个是我们社会主义的小兄弟。
   
   
   
   现在这个小兄弟虽然搞了一些民主改革,但本质上还没有变成修正主义,这不,本性难移啊,又来挑衅作为龙头老大的红色中国,而且就在老杨头明天就准备去看《建党伟业》的时候,你说,能不让人怒发冲冠?
   
   
   
   可是,愤怒归愤怒,鉴于越南这种社会主义国家非常勇敢与好战,我估计我们很难打垮它(除了苏联把坦克开到布拉格街头上扑灭了那里的春天之外),再说,仅存的四个社会主义国家之间有两个最强大的竟然打了起来,这不是让西方看笑话,这不是亲痛仇快吗?所以,我不主张你用武力解决中越之间的冲突,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把老杨头偷偷派遣到越南去——派我去有啥用?
   
   
   
   嘿嘿,我不是号称“民主小贩”吗?我过去就是贩卖民主这个致命武器,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越南折腾成民主政体,借此彻底解除它用宣传控制民众、利用狂热的民族主义对抗中国的国家机制。可以期盼,一个民主的越南,不能不顾忌民意与民众利益,绝对不会轻言同一个超级大国打仗……
   
   
   
   你说这馊主意,怎么样?
   
   
   
   杨恒均 2011-6-15 广州 《外交杨皮书》之十一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外交杨皮书之二: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外交杨皮书之三:美国对华政策是基于“稳定压倒一切”》
   
   《外交杨皮书之四:以夷制夷,以美国人的价值观制约美国》
   
   
   
   《外交杨皮书之五: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六:李光耀为何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七:北京通向台北的路,不应该绕道华盛顿》
   
   《外交杨皮书之八:中国为什么不放弃北朝鲜》
   
   《外交杨皮书之九:从领导人出访看中国外交的危机与困境》
   
    《外交杨皮书之十:外争国权,内争人权》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