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青年人如何坚守自己的梦想》(中)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一个月前,美国击毙本.拉登,挑起了一些网友和我之间的论争,焦点是对拉登的评价,我对一些青年网友视拉登为英雄,为他的死感到惋惜与难过提出了不同意见,我认为一位枉顾他人生命,为了不正义的所谓理想而牺牲同伴生命的人,不是英雄,而是魔鬼。但一些网友则宣称他是一位为信仰与梦想而战斗到底的反美英雄。他们质问我说,中国就缺乏这样有血性与不怕死的人!
   
   
   
   我说这些孩子啊,是完全不看中国的历史,对现实也糊里糊涂。中国不但有为了理想而献出生命的壮士,而且,他们的理想是符合历史潮流,是为了国家强大与民族复兴的,数量绝对不比现在的阿拉伯地区自杀炸弹的人要少。大家可以去找本初中课本来,瓣指头算一下,从辛亥革命前牺牲的史坚如、秋瑾等烈士,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从起义、暗杀到人肉炸弹,可歌可泣。
   
   
   
   即便那些没有死于革命与爆炸的孙中山、黄兴、蔡元培、陈独秀等等,他们对理念的坚守、对梦想的追求与大无畏精神,哪一个不超过现在中东那些恐怖份子?
   
   
   
   更何况,本.拉登从来就是躲在地洞或者有几个妻子陪伴的寓所里,教唆一些教育水平低下、年纪偏低、穷困潦倒的穆斯林青年去为自己的事业献身,而他自己的兄弟姐妹与几十个子女,一个也没有去当人肉炸弹啊。
   
   
   
   可是,你再看看我们一百年前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烈士们,不是知识分子,就是出生于良好家庭,有些还是大富大贵之后。他们为了民主共和的理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现在的人包括一些知识分子说起那段历史,很不以为然的样子,你以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是那么容易建立的?我们有些年轻人,摆着那么多仁人志士不去学习,却去崇拜一个逆历史潮流、注定要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恐怖分子本.拉登?他们如果脑袋没有进水的话,那我一定就是传说中的脑残。
   
   
   
   这里插一句:刚刚把百年前中国辛亥革命的先烈与拉登的恐怖主义做了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现在我们不妨把那时的先行者同如今的领头人做一个简单的比较,你会震惊于一个事实:百年前走在前面,甚至带头牺牲的都是精英,而百年后,我们的精英沉默了,反而是草根,在觉醒、启发甚至带领着我们……
   
   
   
   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放下不表,言归正传。一个人能够义无反顾的献出自己的生命,那一定是因为信仰,因为梦想,反过来说,那信仰、理想与梦想一定非常非常伟大,值得我们献出生命的代价。
   
   
   
   现在就让我们快速梳理一下过去一百年里,中国青年们的信仰是什么,理想又是什么?从康有为、梁启超到孙中山、黄兴、宋教仁,再到蒋介石、陈独秀、毛泽东与李大钊,恐怕不需要有多么细心,你就会发现,有这样八个字贯穿其中:“富国强兵,抵御外辱”。
   
   
   
   为了实现这个“富国强兵”理想,有多少仁人志士抛头颅洒鲜血?辛亥革命那些先烈只不过是一个序幕而已,军阀混战、围剿与反围剿,八年抗战,三年国共内战,少说也有几千万与你们差不多年纪的人献出了生命。1949年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接下来,又在余下的30年里,增加了几千万非正常死亡人口。有人说,这几千万不应该和前面的烈士相提并论,但他们还不是以保卫国家独立、抵御外国侵略的名义折腾死的?
   
   
   
   虽然我们曾经误入歧途,甚至有人说经过了一段邪路,还有人说至今还在弯路上踽踽独行,但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我们的国家强大了,我们的政府富有了。中国的军队虽然没有战无不胜,但以目前这个规模,足够对付当今相对和平的国际局势。
   
   
   
   我看到有些同学在摇头,我估计你没有注意我说的是我们国家强大政府富裕了。虽然中国目前只是第二大经济实体,但实际上,以国家为单位,中国政府掌握的财富影响力与金钱势力,并不比美国政府差多少。
   
   
   
   我们百年前的梦想,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赶英超美”的政治口号,已经实现了。那时,我们饿死了几千万人的时候,还勒紧裤腰带发展核子武器,还支援第三世界的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今天,我们的国家已经成了第三个把宇航员送到太空的国家,这还不叫强大,那什么叫强大?
   
   
   
   进入新世纪后,就更牛了。看看西方人玩了一百年的奥运会,我们拿过来办,结果就弄出了百年历史上最豪华与威风的奥运会,弄得人家伦敦奥运会都不知道怎么办。还有上海世博会,在进入现代的西方国家,世博会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展示新产品的超级市场,比大型展览再大一点而已,可是被我们拿过来,差一点就把它玩残了。举国办世博,还为其它国家出钱盖场馆,弄得外国人目瞪口呆,估计今后他们再也不知道如何办世博了。
   
   
   
   我们国家财大气粗了,投资几百亿到海外去搞大外宣,让人家看得起我们,收购入主中文媒体,还办英文媒体,也不管人家外国人看不看,印刷出来到处派送,反正国家有钱。一些西方小国家对我们怕得一塌糊涂,生怕得罪我们,没有生意做。挪威据说就吃尽了苦头。
   
   
   
   实事求是的说,百年梦想中的“富国强兵”确实实现了,现在不是人家来欺负我们,是我们是不是恐吓人家的时代。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曾经热血沸腾的青年,一位上小学时就意淫要解放全人类的人,一位长大后长期从事国际关系与战略问题研究的中国人,我对国家强大与政府富裕是深有体会的。有时,我睡梦中都笑醒啊。
   
   
   
   我看到下面还有一两个童鞋在摇头,怎么了?我说错了吗?我们的领导人乘坐只有美国总统出行才会乘坐的最豪华的大飞机,中国官员的后代与富人都快要把美国和澳洲最昂贵的别墅都买下来了,中国现在也在国际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这不是一个事实吗?这不正是实现了一百年来革命先烈们期盼的“富国强兵”之梦吗?你不应该否认这个事实吧,你再摇头,小心我用鞋子丢你啊。
   
   
   
   但是各位,我很理解你摇头,因为当我说起我们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的时候,当我说起我们的国家强大了,我们的政府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政府的时候,我知道这里有些青年人,以及这个教室外面大多数青年人,以及绝大多数中国人,心中都有某种既骄傲又迷茫,还有点羞愧的感觉,羞愧自己怎么还这么穷,还具有如此的无力感。
   
   
   
   这不奇怪,相对于我们强大的国家与富裕的政府,我们的国民中,还有相当大一部分显得如此的弱小,过得还如此的不如意,过得没有尊严。
   
   
   
   关于我儿子学开飞机的故事还没有讲完。那天从机场回来,我无处发泄,就把儿子开始学开飞机的事,包括这张照片发到腾讯微博上,结果,不到一会竟然有那么多和我儿子一样年龄的青年人留言,其中比较多的竟然是说我在“炫耀”,“炫富”,说我是富得没事干,花费几十万元让儿子去学开飞机玩。说实话,那天放照片是有些仓促,可中国年轻人的留言却引起了我另类的沉思。
   
   
   
   在澳洲花费几十万人民币(相当于儿子刚刚毕业第一年的年薪)学开飞机,并不是富人子弟才做的,那些想学习开商业飞机的反而是一般人,甚至家庭条件并不怎么样的青年们的选择(不需要大学文凭),我在驾驶学校也碰上好几个看上去像“烂仔”的学员。说实话,由于人到中年,却突然沉迷与“梦想”之中,变成了什么“民主小贩”,对赚钱并没有多少欲望与实际行动,结果,按照澳洲人均GDP 和生活水平,我们家庭的生活可能都达不到中等线。可我的一个帖子却在中国青年中引出了“炫富”的质疑。这说明什么?同学们,现在你们可以摇头了。
   
   
   
   这说明,澳洲作为国家与中国没法比。他们的政府基本上是在节俭中度日,前不久还传出一位澳洲领导人的家属占用了领导的飞机票报销而被媒体群起而攻之的事。我们的国家是强大了,我们的政府也富有了,但我们的青年,我们大多数的民众,与澳洲民众相比,生活水平还是有相当一段差距的。
   
   
   
   终于迎来了“国富并壮”,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外汇储备世界第一,外国人也不敢来侵略我们了,却依然没有强大到能够面对我们自己的问题与致命弱点。更没有力量消灭不公正与不平等?而且,伴随着国家的强大,竟然是绝对权力的膨胀,伴随着富裕的政府,民众却相对贫弱,一些弱势群体过得越来越没有尊严。贪污腐败盛行、信仰缺失,道德底线滑落,民怨沸腾——外敌没有来,我们却不得不忙着对付自己人,忙着维稳?
   
   
   
   怎么会这样啊?!
   
   
   

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

   
   
   
   现在请刚才摇头的同学,以及没有摇头的同学,都同我一起思考。我个人在阅读百年仁人志士的书籍与发言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百年来,他们中绝大多数追求的都是“富国强兵”,几乎没有几个人是从富民强民的立场出发的,这和西方几个主要国家例如英国、法国甚至美国所走过的路都有所不同。
   
   
   
   当然,毋庸讳言,这可能也和我们传统的政治哲学有关,强调“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家富裕了,人民当然也穷不到哪里去?作为有“爱民如子”的中国儒家思想理想的政府,如果有钱了,自然会“爱民如子”。你说,哪里有母亲富有了,儿子却依然穷困的道理?
   
   
   
   可惜,中国儒家思想没有问题,问题却出在历朝历代统治者都用儒家思想要求民众,让民众像儿子孝顺老子一样孝顺政府,政府却从来不把人民当自己的“儿子”对待。因为政府那些掌握权力的人,他们也有自己的儿子、女儿啊,他们把本该给“人民儿子”的那份儿,偷偷集中起来给了自己的儿孙们。
   
   
   
   也有一种说法,中国盘子大,底子薄,要想在短期崛起,“富国强兵”是最快捷也最行之有效的办法,也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把分散的十几亿的民众的力量与金钱都集中起来,干一些大事,这样做,难免要牺牲一批甚至是大多数人的利益。但,如果集中起来的力量干成了大事,那大事反过来也能够造福于民众。
   
   
   
   咱们别带成见的话,这话听上去还不无道理。要不是廉价而好使的几个亿的农民工,“中国制造”能够走遍全球吗?要不是全国各地“被下岗”的几千万职工,我们的企业能够焕发青春,带着大量资金到海外投资吗?要不是无数拆迁户的配合,平地哪里有那么多高楼大厦,政府的大楼又哪里能够如此奢华?
   
   
   
   可是,不管是哪种说法,不管是什么道理,现在到了我们思考国家与国民,政府与人民关系的时候,到了我们反思百年“富国强兵”梦想的时候,我注意到又有同学在摇头,注意,我可不是否定国家富强,只是认为,在国家富强的同时或者之后,人民应该富裕、安康,活得更有尊严,而不是这些年有迹象显示的那种相反的趋势。里根总统曾经这样质问那些爱国者:How can we love our country and not our countryman? (我们怎么能够只爱我们的国家而不爱我们的同胞呢?)现在我们需要问一句:我们怎么能有一个富有的国家,却没有富裕的人民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