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底 线]
杨恒均之[百日谈]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底 线

   现在年轻人可能不知道王洪文是谁。他是继林彪之后毛主席树立的又一个接班人,官至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差一点就成了党和国家的第二代领导核心。他在文革中靠造反起家。毛去世后,华国锋、叶剑英粉碎了“四人帮”,他就是“四人帮”中最年轻的那位。1981年被判处无期徒刑,1992年死在狱中,据说是肝病。
   
   
   
   提其他,是因为这几天看一本前共和国上将写的回忆录,书里记录了将军在狱中见到王洪文时的情景,王当时告诉将军自己在狱中遭受酷刑。王洪文说,他被关押的第一天起就带着重型镣铐,稍微一挣扎,就会自动收紧。他被关在大会堂的地下室里,那里每隔十几分钟都有“电响器”响起,让他无法入睡,弄得他胆战心惊。他每天早晨只有一碗稀饭,中午晚上各给一个小窝头,每天吃不到四两粮食。他的身子浮肿了。审问他期间,还不许他睡觉,他被问着问着就睡过去了,于是审问者就给他打一种针,让他烦躁不安,却又怎么都无法入睡,弄得生不如死。将军说,这位前共和国的领导人病死狱中,可能也和受到的酷刑与折磨脱不了干系。


   
   
   
   如果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看到这样的揭秘,不但是我,可能大多数中国人都会挺开心的,要知道,正是王洪文这种人,得势的时候打、砸、抢无恶不作,无法无天,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可是,这几天看了这段描述,我不但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有些难过。
   
   
   
   我竟然有些同情王洪文,为他受到的酷刑抱不平?掩卷沉思,这种反应让我很讶异,是因为时间久了,我淡忘了他们的罪恶?还是经过三十多年的岁月,我心中生出了包容?也许是我的价值观念与世界观发生了变化?这些都有可能,但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社会有了某种程度的进步,“底线”有所提高。而我,正是在以今天的“底线”标准来度量当年的事件。
   
   
   
   想一下王洪文当权时的文革岁月,国家主席刘少奇都可以被折磨致死,更不用说普通人了,而王洪文完蛋后,虽然还有“酷刑”,但比起他在位之前,已经是大大的“进步”了。后来进入改革开放30年,社会某些方面有了进一步的变化,各种各样的政治斗争也都诞生了不少的阶下囚,但据已披露出来的资料看,很少有像王洪文这样遭受酷刑的。
   
   
   
   当然,这是说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那个层级,至于普通的“囚犯”,恐怕“底线”要自动降低许多个层级,以致到今天,还不时有“躲猫猫”、“喝开水”致死的事发生。好在每一起这类事件发生,都能激起广大网民的义愤,最终提高了公民意识,促成了政府警觉。要是在几十年前,别说死在监狱与派出所,就算死在你家里和大街上,你又能怎么样?又有多少“群众”有平台能够发出质疑的声音?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说过这样一段话,反正它在我脑海里总是驱之不去:判断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不是看它的高楼大厦与居民楼,而是看他的监狱;监狱是最能反映一个国家的进步程度的。
   
   
   
   过去几年,设在海外的美国监狱虐囚事件引起轩然大波。说真话,从目前已经披露出的细节与照片来看,那种虐待在很多国家可能还真不算“虐待”,但却激起美国人群情激愤,最后有些受虐待的囚犯被放出来(保护起来),监狱里却至今还关着参与虐囚的美国士兵。
   
   
   
   千万别以为这事和美国多高尚有关,其实,只不过美国人不敢冲破自己的“底线”而已。美国的反恐之战好多次都差一点滑落到他们社会共同坚守的“底线”之下。虐囚事件让大多美国的有识之士很紧张也很气愤,他们质疑:如果美国人为了打败恐怖份子而枉顾自己的价值观,冲破道德与社会公认的“底线”,那么,美国人已经输掉了这场反恐之战,还有必要打下去吗?
   
   
   
   这话有道理了。要知道,拉登要用恐怖手段摧毁的并不是某一个美国人,甚至也不是美国某一届政府,他要摧毁的是美国人拥抱的价值理念、坚守的底线。没有人会认为拉登的恐怖袭击能把美国击垮,但他的恐怖袭击却可以让美国陷入混乱与恐惧之中。如果美国为了对付拉登而自乱阵脚,置自己的价值理念不顾,屡次破坏“底线”——虐囚、歧视异族甚至宣布要“圣战”,那岂不正是拉登期盼的?拉登岂不是已经赢得了这场战争?
   
   
   
   难怪,过去十年,当美国政府某些人一再想冲破底线,速战速决,早点取得胜利,或者以违反他人人权的方式来保护所谓美国人的人权的时候,美国人自己都会率先站出来抵制与抗议,最终迫使美国即便在压力与困难之下,也不致于滑落到“底线”下面。
   
   
   
   每个国家与社会都有很多条“底线”需要人们牢牢坚守。这些年,“底线”一词出现在中国媒体上的频率实在太高了,人们发现在道德方面,“底线”一直在滑落,甚至已经低得我们都看不见了,只知道,明天,也许又有一个食品被宣布有毒,又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员被发现禽兽不如…… 震惊与痛苦之余,我们开始追问“底线”滑落的原因,文化出了问题?制度出现毛病?社会不公与不平等?民众缺乏信仰等等……
   
   
   
   都有一定道理,但我们最应该记住的是,管理社会者、在各方面为社会与民众设立“底线”的统治者与政府,一定要能够守住“底线”,否则,上梁不正下梁歪,别说你设立的“底线”无人遵守,就是社会与民间原本长期以来形成的道德底线与行为规范,也会在你的没有“底线”的统治下,逐一溃败与瓦解。
   
   
   
   那么在无数条与当权者、政府有关的“底线”中,最重要那条底线是什么?我认为,一个国家与社会最重要的那条“底线”,就是这个国家的法律,而要让这条底线沉沦的最快捷的途径,就是制订法律的统治者自己枉顾法律、有法不依,甚至执法犯法。一旦这条“底线”失守,其它的底线都将难保!
   
   
   
   杨恒均 2011-5-25 (此文是网友从杨恒均博士的聊天记录中整理,未经过杨博士审阅)
(2011/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