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杨恒均之[百日谈]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杨老师,您好。
   
   
   
   我们是复旦大学X 号楼的六位同学,这封信是大家一起写的。希望您能够抽空回答一下我们的提问。网络上,您有“民主小贩”之称,把“民主”和“小贩”放在一起而不让人感到反感与好笑的,恐怕只有您一人吧,所以,我们一致认为您是帮我们解疑的最佳人选。我们是理科生,虽对时事感兴趣,但对政治和西方的民主还真说不上很了解。如果提问不恰当,或者太幼稚,你就只当我们是逛夜市,站在您摆的地摊前讨价还价到让您心烦意乱的顾客,好吗?

   
   
   
   我们想知道您是如何看2012年德国、法国、美国和台湾的大选的?您知道,每到美国和台湾要选“总统”时,太平洋就不太平,海峡两岸也无法平静,一些候选人就跳出来拿中国说事,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这也是让人反对西方民主的原因之一……
   
   
   
   请问,这就是西方民主吗?过几年搞一次选举就是民主?选举给政客们提供了粉墨登场的机会,整个社会都被调动起来,前后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有这个必要吗?这种选举离民众的真正利益有多远?难怪有很多西方民众不去投票。去年一位著名的媒体人到我们学校演讲,我们寝室的同学都去听了。这位媒体人观摩了上次美国和台湾的大选,他讲来讲去,也没有什么新意,我们寝室有两位农村来的同学说,听上去和我们村委会选举差不多啊。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到美国去看选举。更不明白美国与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台湾搞起大选,为什么都要搞一年之久?
   
   
   
   杨先生,对于“民主小贩”提这样的问题,也许有点冒犯,但您能够谈谈您的看法吗?民主和选举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民主一定需要这种劳民伤财的选举吗?我们该如何关注这些大选,应该关注些什么?
   
   
   
   谢谢您的耐心,如果不能都回答,请挑选一两个问题回答。记住我们是理科生,考试又要到了,所以,请您别写太长,让我们明白就可以了……
   
   
   
   此致
   
   
   
    上海复旦大学x号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X号楼的同学们,你们好,谢谢来信。如果你们不说自己是理科生,就会让我想起在复旦大学读书时住的七号楼。虽然我是学国际政治的,而且是在相对开放的八十年代,但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同寝室的七位同学还真没讨论过西方的选举与民主制度,很惭愧哦。在我看来,你们已经是很讲政治的理科生了。
   
   
   
   你们的问题很大,我想你们学校,更不用说中国可能会有很多专家学者能够很好地给你们解答,但要想用一篇文字来说清楚,并且让几位复旦的理科生能够看完后不怒发冲冠,而且还没有稿费,估计就得我这种“小贩”干了。我就试着回答一下。
   
   
   

选举不是民主,民主一定有选举

   
   
   
   你不提醒的话,我还真没有注意到,2012年,德国、法国等多个欧洲国家,美国和中国的台湾等都将有大选,当然中国也会在这一年的稍晚召开18大,最高领导人要换届。在美国,奥巴马已经宣布要竞选连任,共和党在北卡州的第一场辩论也打响了。在台湾岛上,中华英雌蔡英文单挑马英九,誓夺“总统”宝座,创造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又一个奇迹。德国、法国等多个国家也将大选,可除了法国那位最近卷入性丑闻的可能总统候选人卡恩带给我们一些花絮之外,他们的大选风头都被美国与台湾盖过了,毕竟,美国与台湾是牵动了中国大陆神经中枢的国家与地区。
   
   
   
   我非常欣赏你其中的一个问题:对于这些大选,我们该如何关注以及关注些什么。我想,如果我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它的问题就不用我来回答了,你们可以靠自己的观察寻得答案。在很多人眼里,包括你说的现在每次都被中国政府、民间机构与媒体派到美国与台湾观摩大选的那些人,大选就是全国动员,一起来投票。关键的一天也就是投票之日,关键的时刻也就是开票之夜。这样去观察一场成熟的民主国家(地区)的民主选举,注定是雾里看花,收获不大还不说,会弄到自己都对民主失望,把当今让世人疯狂的民主等同于咱们的村委会选举,或者代表大会举手表决。
   
   
   
   说到我们的村委会选举,倒让我想起了它和两千五百年前的希腊城邦选举有类似之处(原谅我,我不是说我们比人家落后了两千五百年啊)。大家知道,现代民主起源于希腊雅典,可如果从现代民主的概念与内涵出发去检视希腊雅典当时的所谓“民主”,还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西方就有多个学者认为,西方人只不过是借用了源自于希腊雅典城邦的“民主”这个词儿而已。当时希腊的“民主”只不过是由小部分民众(当时住在城邦里、有时间到广场上议政与投票的“公民”)参与的“选举”而已,和现在代议制民主,在“自由、平等、公正与法治”下,有一套复杂的代议程序、分权制、权力制衡与独立司法等制度与机制,两者相同之处,只剩下“民主”两个字以及“选举”这个活动。
   
   
   
   选举不是民主 ,但民主绝对不能没有选举。 民主的概念很复杂,而且各国都在抢夺话语权,所以,我们无法给民主一个确切的定义,但却可以确切地说:没有选举的“民主”,一定不是民主。
   
   
   

民主的概念:现实中的民主与理想中的民主

   
   
   
   民主概念的几个方面包括:“有效的参与、平等的投票、充分的知情、对程序的控制以及每个成年人的公民资格”(Robert A. Dahl )。当时希腊城邦之所以有了最早的公民投票参与管理自己的民主,和每一个城邦的规模小有关(平均只有几千个够资格投票的公民),规模太大,就无法保证每一个公民拥有有效的参与,有些甚至没有时间和精力跑到城市的中心广场去投票。这也是希腊当时的民主注定要失败、各个城邦很快被帝国风卷残云地兼并掉的原因之一。这种直接的民主在历史上相当长一段时间——两千多年里——都没有再出现过,可以说是遭到了遗弃。
   
   
   
   可在过去的两百多年里,尤其是上个世纪,民主突然又焕发了光彩,或者说,现代人才从希腊的废墟里寻得了“民主”两字,给他换上了新装,赋予她越来越多的内容。为什么会这样?主要的原因就是科学技术的进步,工业革命与信息革命、财富的增加以及人类公民意识的普遍觉醒,使得代议制民主成为广泛接受的一种政治制度与生活方式。
   
   
   
   常常有人反问,如果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什么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上,只有这两百年才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实行了民主?原因很简单,现代我们知道的这种民主制度,只有在现代的科技条件与公民意识下才能实行。你能想像,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得骑马走一两天的时代,民众能够用投票的方法选举一个皇帝来管理他们吗?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的民主也并不是没有问题,科学技术与人类社会都在继续发展,民主也会继续演变。当我们说起民主的时候,一个是作为理想来追求的民主,另外一个就是人类社会已经取得的民主成绩,地球上现有的民主制度已经达到的高度,前者永远在远方召唤我们,后者则永远需要我们不停的改进与创新。
   
   
   

选举的意义:公民有效参与管理与对公民的教育

   
   
   
   两个星期前在国外的时候,我偶尔从电视上看到了美国共和党在北卡州做的一场辩论,是有意参选2008年美国总统的共和党党员互相PK 的电视直播。虽然都是共和党内部有意问鼎总统宝座的议员、州长与普通党员之间的辩论,但那场面的严肃、激烈与火爆,以及辩论者与听众的投入,让人感慨万分。总统选战还有一年,但选战的序幕已经拉开了,候选人跃跃欲试,民众开始关注。这就是民主选战的真谛,如果你只把眼睛盯住最后的投票与唱票,你是无法理解民主选举的真谛的。
   
   
   
   就是从现在开始,民众们开始看戏,他们要看看每一个今后可能管理他们的政客们说什么、想什么,以及还要从媒体知道他们以前做过些什么,又靠各种专家学者的分析与自己的判断去推测这些政客们上台后可能做些什么。从现在开始,想拥有权力的政客们不得不在民众面前竭力表演,制订“以民为主”“为人民服务”的施政纲领。从现在开始,政客被民众质问与考验,政客们也开始细心观察民众的反应,以及借助民调与媒体的报道来调整自己的政策与策略。鉴于这个互动,我们首先可以说,所谓民主选举,就是公民们借助政客拉票而参与制订未来国家政策的过程。这个过程当然不能少,更不能太短。2008年民主党党内候选人选举时,与奥巴马对决的希拉里最后几天嗓子全哑了,可她还得含泪呼喊,希望大家支持她。我看她快要快崩溃的样子,才感到美国人有多么幸运。
   
   
   
   可你千万别以为选举只是选民们用来质疑与“折磨”候选人的,漫长的选举过程,也已经成为西方国家(地区)实行公民教育的行之有效的办法。大家知道,西方的政府不但不肩负教育人民的责任,反而常常被人民教训。可这并不是说“人民”总是对的,或者大多数意见就一定是对的。于是,我们看到大选的过程,也是精英与民众互动,互相“启蒙”与“教育”的过程。电视、报纸、互联网上,充斥着各种专家学者与政治人物的争论,电视、报纸、网络媒体等更是各出奇招,挖掘事实与真相,揭露谬误与真理,让普通的民众能够在较短时间里,获得较多的资讯。也难怪,就我的观察所得发现,每一次大选下来,公民们的“公民意识”都有所提高。这一点对于年轻的民主政体台湾来说,尤其明显。——2000年,台湾民众亲身经历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头一次和平的政党轮替;2004年,他们意识到,选举也有可能被操纵,被两棵子弹所影响……;2008年,他们再次感受到民主的力量,而破坏民主者一定会付出代价;那么,在即将到来的2012年,台湾民众又会经历什么样的选举,感受什么样的不同?
   
   
   
   至少我们可以说,民主是一个让最多民众保持对政治关注的政治制度。选举期间的拉票、民意诉求与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也是一个让民众充分享受言论自由,以及享受听其他人——尤其是与政府持不同政见者的自由言说的自由。每一次选举,在野党都会把执政党在过去几年的所作所为——没有实现的承诺与执政失误一五一十地摆在光天化日之下,把真相揭露出来,让民众做出自己的选择。
   
   
   
   说到这里,你们还认为美国与台湾的民主选举只是投一张票吗?还认为这种选举是“劳民伤财”吗?选举不但是民众监督执政者(是否完成了上次的承诺)、了解候选人未来几年执政理念与具体政策的过程,也是上下互动、公民充分享受言论自由,以及整个国家实行“公民教育”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绝对不只是集中在两天之内的投票,这个过程也绝对不能太短。对于绝大多数民众,这个过程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投票本身。在一个有反对党存在的民主国家,谁赢得选举,对于民众来说,已经越来越失去意义。而让选举中明确政客如何治理国家,如何执政,才是关键所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