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杨恒均之[百日谈]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些公共事件作为我人生的分水岭,冒着浓烟的双子塔肯定是重要的一个。在这之前,我是一名战斗在中美关系前沿阵地的战士,一位至今还能让不少爱国愤青们自叹弗如的反美斗士。我当时怀有这样一个理念:同美国战斗,就是为中国服务,打败美国,我们就赢了。911后,美国调整战略,北京抓住改善关系的机遇,江总书记在第一时间对美国表达了慰问,这也是1989年后北京首次在短时间内“选边站”,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就此缓解。这是911对我第的第一个影响:我失去了头号敌人。或者说,我来到了十字路口。
   
   
   
   这正好使我能站在第三者立场上仔细打量美国,看它如何化解危机,看它如何进行这场反恐之战。令人惊讶的是,我看到了不止一场反恐战争,而是两场!一场是美国政府凝聚民意,万众一心追杀恐怖份子,当这场反恐之战正激烈进行的时候,一些唱反调的美国人勇敢地跳出来,开始了另外一场“反恐”之战——


   
   
   
   一场是美国政府为了保卫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与价值理念而对付恐怖份子的战争;另一场则是美国公民为了捍卫生活方式与价值理念,对美国政府用侵害人权的恐怖方式反恐而进行的斗争。窃听公民电话、虐待俘虏、以不实的理由侵入它国以及“你不站在我这一边、就站在恐怖主义一边”的反恐手段,已经同拉登发动的恐怖袭击一样,在破坏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侵蚀美国人珍惜的自由、民主与公正、公平的价值理念。如果没有第二场战争,第一场战争无论输赢,赢家都是试图破坏美国人生活方式与价值理念的本拉登。
   
   
   
   好在美国人很清醒,他们知道自己反对什么,也清楚自己为什么反对,并且,永远不会因为反对而反对,因为反对而忘记了自己支持与拥护的东西。美国人对外与对内的两场“反恐” 战争让我进一步认识到美国是靠一种价值理念粘合到一起的国家。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的战争,它都是打着“自由、民主”的招牌。这个堪称“怪胎”的国家从来不会出现“我们热爱这片土地”、“我们热爱祖先”、“我们热爱政府与执政党”这种主导大多国家爱国激情的主旋律。也正因为民众对“自由、民主”理念的执着追求,才让一次又一次站在反恐十字路口的美国避免了误入歧途。
   
   
   
   反恐之战让美国的元气大伤,但也让更多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认识到这样一个道理:民主、自由、人权本身就是威力无穷的武器,用任何伤害这些理念的方式来维护、推销这些理念的做法都是本末倒置、得不偿失的。美国等西方国家曾经打败比本拉登与萨达姆强大百倍的苏联东欧集团,可他们后来谁也不好意思使用“打败”一词居功自傲,为什么?因为苏联、东欧是被自由、民主与人权这些普世价值理念打败的,美国人并没发射一枪一炮。如果还有人不相信,完全可以看一下美国人倾注了巨大金钱与心血的伊拉克,然后对照一下突尼斯、埃及,还有利比亚,美国对后面几个国家都保持了相当的距离,可并没有能够延缓这些国家呼唤民主、自由与公正、公平的革命爆发。
   
   
   
   十年前发生的911给中国带来了发展与崛起的机遇,这也和江、胡两代领导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分不开。在911事件缓解身上的压力后,中国两个月后正式加入世贸组织,加快融入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中,顺应经济全球化的潮流,结果在短短十年里,中国经济持续发展,财富成倍增加。而这一切的秘诀只有一个:在经济上与美国密切合作,绝不闹别扭!所以我们看到,无论出现什么政治、军事和社会风波,中美之间的实际经济关系都不受影响。那么,政治关系如何?
   
   
   
   还是让我引用一位对白宫决策有重要影响力的老友私下对我说的一句话吧,他说,过去十年,北京主导中美关系的原则是:在经济上紧密合作,绝不对抗;在政治上,一律反对或者弃权,绝不配合。他的分析是,北京这样做是因为国内的政治需要,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成为执政党合法性最重要得来源,而中国经济的发展绝对离不开美国;在政治上则正好相反,要想和谐稳定,首先要和美国保持距离,最好是让民众讨厌美国的制度与价值理念。这一招非常灵,让整个美国学界与智库精英们都傻了眼:他们曾经想用经济融合的方式影响甚至改变中国。
   
   
   
   另外一位军人出身的美国智库人士就直白多了,他见到我的时候竟然说,感谢中国政府对美国反恐战争的大力支持与配合。我大吃一惊,在我的印象中,除了911后发去的贺电,咱北京当家的几乎是“逢美必反”,怎么担当得起你们的感谢?那已经脱下了军装的美国佬憨厚地笑笑:反美是必要的,那是反给你们国内的人看,至于在国际上的那些反对与弃权,反正也没有多少人信,更没有多少国家会追随。可你们的支持却是真金白银的。我还是不理解,他说,你知道自从布什总统开始反恐战争后,美国的财政情况吧?我们的反恐战争几乎是都是靠预支未来钱,或者是靠透支、借债来维持的。大家都知道,谁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我一下子晕了,是啊,澳大利亚和英国等美国的亲密战友,顶多派几个士兵去支援反恐,而我们,却填补了他们大量的反恐经费?还是我们用金钱套住了他们,迫使他们在政治上让步?
   
   
   
   十年了,美国再一次消灭了主要的敌人,而中国也崛起了一半,中美两国再一次来到了十字路口。怎么办?主导中美关系的三大要素是经济、政治与安全。所谓安全,就是美国在全球的军事主导地位,以及中国在亚洲的军事崛起两者是否能够和平共处;所谓政治,对于美国来说,就是“自由、民主”的价值理念。靠着这个理念,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所向披靡,弄得凡是与这个理念作对的国家纷纷垮台,至今还没有止住。美国会不会故伎重演,最后使用一次致命武器,终结地球上不民主制度的历史?
   
   
   
   就我所知,美国内部确实有这样一波人,而且,能量不小,至于他们是否能掌权并成为主流,取决于经济关系是否牢靠,以及军事安全是否会出现大的冲突。我早就有一个结论,就中美经济关系,以及中国不断增长的综合国力,美国绝不会轻易对中国下手,而如果中国内部发生变化,美国也绝不会缩手。有国内学者同我争论说,即便中国出现问题,因为经贸关系以及中国强大得军事力量,美国也不能怎么样吧。这些专家高估了中美经贸关系对美国长远利益的影响,说实话,中美经贸关系只不过对某届总统候选人有直接的影响而已——所以,奥巴马要寻求连任前,拜登会来拜山,希望中国能够使用人民币让美国稳定。至于军事实力,你大概忘记了,我曾经是超级军事迷?
   
   
   
   说到这里,不应该回避站在十字路口上的中国。无论从刚刚出台的《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白皮书,还是我们领导人出访时对世界各国所做的承诺,中国一直在向国际社会反复呼吁,会在国际交往中追求民主,致力各成员国之间的平等,力主求同存异、包容不同与鼓励多元……。问题是,有几个国家相信北京了?
   
   
   
   为什么?因为你在国际社会上力主的这些价值理念,首先应该用在自己的国民身上。你对自己的国民都做不到民主、平等、求同存异、尊重个体的权利,人家又如何相信你在国际上能够做到?你要和平发展,要在国际间营造和平与和谐,人家看一眼你所说的“和谐”,能不怀疑你强大后,会像对待自己的国民一样,让世界各国都如此“和谐”?
   
   
   
   在我看来,中国的问题不在于外交,不在于中美关系,不在于军事安全,而在于内政,在于我们选择的道路与制度,能否保障公民享有宪法里规定的各项自由权利,能否保障公民真正享受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
   
   
   
   杨恒均 2011-9-9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这四张图片跨越20年,上面两张是1990年在世贸大厦上面、以及自由女神像旁边拍摄的,第三张是911事件前一年在世贸大厦楼顶上的照片,第四张是两年前去世贸以致时拍摄的。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我32岁成为美国北约智库的资深研究员,虽然对研究一点都没兴趣,也还不怎么会搞研究,只是利用这个职位去了解美国:它为何如此强大?以及如何能够让它不再那么强大?我们如何能够打败它?为达到这个目的,我一度成为超级军事发烧友,在短短的时间里,多次进入五角大楼广交朋友,还利用一些机会进入到美国最先进的航空母舰与核子潜艇……图片为参观美国的航母,以及在核子潜艇内听介绍。
(2011/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