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这次“走遍中国”跑了湖北、河南西部一些县市,到了八个镇、村,做了有关调查,开阔了眼界,对相对欠发展地区与乡村选举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所到之处,尽量抽出时间和一些事先联系好的“走遍中国”网友见面,场面令人感动,也令人鼓舞。
   
   
   
   有部分网友在和我交流后,表示重新获得了信心,也有一些网友半信半疑,转过来问我:你为什么总是那么乐观?变化真的会到来?你真看到了前途?有网友甚至开玩笑说,老杨就像北京的卧底,类似麻痹人民的鸦片,让很多人对国家前途重新有了希望。


   
   
   
   当然,还有五花八门的问题、质疑与幽默搞笑的插曲,我当时都回答了,这里,我只能找一些有普遍性的问题简单回答一下。首先是关于变化的。其实,变化一直在发生,路虽然曲折,甚至有人走回头路,但前途是光明的。质疑我的网友大多对我的追求以及国家前途有一个相对狭隘的看法,例如认定了我是要一步到位弄出一个空前绝后的民主制度来,而国家也只有在一夜之间获得新生才有重生的机会,作为愿望与奋斗目标,这无可非议,但毕竟是不实际的,落实到行动甚至会揠苗助长,有反作用。
   
   
   
   我对一些网友过分热衷于突然而至的变化持保留态度。我不怀疑一夜之间可能发生变化,但我对这种“从天而降”的好事一向持怀疑的态度,如果我们不做好充分的准备,或者我们自己还“不配”那个好东东的时候,到来的好东西,也真可能带来混乱甚至灾难。
   
   
   
   还有一些网友,追随我的博文好几年了(最长的竟然有六七年,篇篇都看),终于有机会见面了,很开心,但听我讲过之后就有些郁闷。有一位忍不住了,说道,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讲一样的东西?我们都明白了啊……我能够理解他的急躁性情,是我开导了他,给了他希望,可看到希望久久不能变成现实,他对我有些不耐烦了。
   
   
   
   我想,他并没有完全读明白我,没有弄明白我这些年在干什么。而且,即便你自己明白了,你身边人明白了没有?你周围又有多少人明白了?有些东西需要我们持之以恒地去做。这正好是中国百年追求民主的历史上非常稀缺的,我还是那句话,你能找到几位坚持做一件事来推动民主超过五年的人?包括一些和我一起写作的朋友,很多写了几年,就认为写作没有用了,时机成熟了。说实话,我很敬佩在各个领域为民主进步做出贡献的朋友,但我始终认为我目前所做的非常重要,也是当今中国最需要的。所以,我想呼吁有时间、精力与条件的朋友,加入我,从这件小事做起。
   
   
   
   什么小事呢?这次到华盛顿,被一些民主大佬级的朋友问到我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我说我主要在国内写自己经历的真实的故事,借此来回答年轻的网友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民主是个什么东西”,我大概前后写了将近200万字回答这个问题;之后又用了250万字回答了第二个问题:我们是否适合民主?对于生活在西方的人来说,这两个问题都不是问题,几行字就能说明白了,但我却花了几年的时间。因为对于一些从来没有经历过民主的人士来说,哪怕他看过再多书,悟性再高,终究像看过N 多日本AV的童男,你很难向他解释清楚婚后生活是啥样的……
   
   
   
   可惜,真正在民主自由的环境中生活的人,又没有多少时间与耐心去解释,去写故事,大家还要赚钱,还要生活。这事都不屑去做,就落到我身上了,我一辈子没什么出息,干这个还是挺拿手的。值得欣慰的是,几年下来,还是有一些效果的,因为在我回答了上面两个问题后,很多读者自然而然地提出了第三个问题:民主离我们还有多远?
   
   
   
   于是,我又写了好多字来阐述这个问题,最后大家还在问,而且更加急切了,于是,我就抛出了一个反问句:别问民主离我们还有多远,问一下你自己为民主的到来做了什么?
   
   
   
   我们该为民主的到来做些什么呢?这个要写的话,又得几百万字才能说清楚,但我一个字也没有写。我不能写啊,写了的话,万一你信了,而且照做,你也许会出事,我良心会不安的。再说,如果真闹明白了前面三个问题的话,最后这个问题也不用回答,你自然知道该做些什么。你还不知道?那要就是你没有明白过来,要就是你的“素质”还真不配民主呢。
   
   
   
   还有一个就是“红线”的问题,有网友注意到我的博文在过去一年多几乎没有一篇被删除,有说我知道红线在哪里,有说我比较圆滑、狡猾,不碰红线,其实,我并不知道红线在哪里,我知道良心与正义在哪里,我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个脚印。为什么要去看红线再哪里?而不是让他们看我们的脚踩在哪里?我想最好的写作者,不是小心翼翼地去寻找红线,自我设限,而是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个脚印,影响他人。你踩着的地方,就是红线。
   
   
   
   不要把我的文风说成是圆滑与狡猾,有些道理需要说清楚,需要反复说,甚至需要“绕来绕去”,很多道理并不是铁板钉钉,直来直去就好,这一点请大家要认清楚。有些朋友以为自己是宣扬民主自由的,仿佛占据了道德制高点,说两句东西人家不明白,就不耐烦了,或者看不惯其它人的表达方式。建议你到西方住个十年八年,你一定不会再那么“理直气壮”,民主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说服、讨价还价与妥协。
   
   
   
   最后谈谈我的“勇气”。好多网友对我有溢美之词,最多的就是跨我有“勇气”,想知道“勇气”从何而来,北京有人?还是拿了美国人的钱?又或者……其实,我这人特别胆小,尤其怕死,甚至不敢走夜路,以前还得过飞行恐惧症,我一点也不勇敢,可现在为啥显得如此勇敢?主要是我认为这件事是正确的,不但对我和我的读者,也对国家民族都是非常有意义的好事,勇气来自于信仰,知识与信仰给了我所谓的勇气,而我自己呢,反而逐渐认识到,在中国做这种事,并不需要什么过人的“勇气”,需要的是知识、耐心、恒心与爱心。
   
   
   
   就这么简单,希望大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加入我的行列,做一些推广,这种事对我们的子孙后代,对国家前途与民族的未来,都非常有好处,何乐而不为?
   
   
   
   谢谢各位,下面放一组过去一个多月在各地“走遍”的照片和文字说明,来源于我的微博……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有年轻网友质问,你敢在白宫门前抗议吗?其实,在白宫门前抗议,更不需要“勇气”,你愿意就可以去。华盛顿的朋友就说如果我要去,他们还可以帮我做标语,拉标语,我说下次吧。这次就穿一件有点丑化奥巴马的衣服抱白宫跑几圈,看看我这个外国人是否被维稳。下图是应网友的要求拍摄的睡在街头的华盛顿流浪汉,因为有网友质疑我,为啥不拍一些美国的穷人与流浪汉。我就拍了,现在回答你为啥不拍,因为我没有兴趣,那些人不是中国人,他们有美国人与美国政府关照,自私地说,我更关心中国的穷人。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上图是我拍摄的白宫门前那位安营扎寨的抗议者的帐篷,和白宫一街之隔。这里可以驻扎下来抗议示威,但为什么只有这一个?因为只要不是性格极端,你的抗议与诉求在美国总能找到地方诉说,找到法律解决,用不着你到京城华盛顿上访。除非你向这位照片里的上访者,他的要求是销毁所有的核武器,哈,估计美国总统也解决不了,于是,他就在这里住下来了,据说,已经住了三年了……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陪同活蹦乱跳的84岁的老爸在香港逛街,哈,热闹吧。。。老杨头负责安全保卫工作。。。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香港、马上就要民主鸟。。。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乌镇跑步。。。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在烟雨朦胧的杭州西湖边跑步。。。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我再跑——上海外滩。。。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美国北卡out bank 沙滩上。。。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精神一点没有?我继续跑,跑到华盛顿纪念塔下面。。。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去华盛顿广场跑步,突然想起了几个星期前在河南南阳“走遍中国”时拍摄的南阳人民英雄纪念碑,哇哇噻噻——一模一样?上面是南阳,下面是华盛顿,这世界真小啊。。。
(2011/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