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信》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奥巴马总统,你好。
   

   
   
   利用这次到华盛顿出差的机会,给你带来了我最近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两本时政评论集:《家国天下——民主离我们有多远》与《黑眼睛看世界——一个民主小贩眼里的世界》。离开北京前,我已经托人把这两本书带进中南海,现在既然到了华盛顿,自然也要送两本到白宫。虽然你们都是最高统治者,但读读我的书,没有什么坏处。
   
   
   
   我的书记录了一位普通的中国网民对民主政治的认识,以及对中国问题、中美关系的一些看法,希望能对你进一步了解中国、制定正确的决策有裨益。当然,我也乘此机会借你的风水宝地给俺这两本书打一个广告,希望你别太介意,更不要以维稳的名义把我从白宫门前驱赶哦。
   
   
   
   送你这两本书还有一个原因,在书中,我引用了大量美国的故事作为例子——包括你当选美国总统这件人类民主史上里程碑似的事件——向中国读者介绍美国、介绍民主与普世价值。我想,作为美国总统,你应该为此感到自豪。
   
   
   
   但我下面要讲的事,你却不会感到自豪。多年来,我很自私地把美国的好经验以各中方式介绍给中国读者,希望借他山之石帮助中国人过上更好的日子,今天,在美国旅游三天后,我也想无私奉献一次——我将扮演一次批评你和你的政府的角色,对美国与美国人民做出些微的贡献……
   
   
   
   民主的疲软,民主的傲慢
   
   
   
   第一件事发生在我七月五日抵达华盛顿达拉斯国际机场的时候。飞了十三个小时,总算到达了目的地,那心情真不亚于百年前来自地球各个角落,乘船进入纽约的移民突然看到曼哈顿的自由女神像时的兴奋。可是,接下来的事,让我感到今非昔比。
   
   
   
   八点下的飞机,之后我和几百位世界各地的旅客在移民局柜台前等了整整一个小时又四十五分钟,创下了我过去五年走遍世界多个国家(包括欧洲最发达的国家与亚洲最落后的国家)等候入关时间最长的记录。长长的柜台,只开了四个柜台,你的公务员们不紧不慢。我问一位在旁边悠闲的官员为什么要等这么久,他说,有飞机晚点,挤到一起来了。可据我后来的了解,根本不是这样,华盛顿的移民局大厅常常大排长龙。
   
   
   
   这种长龙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并不陌生,尤其对于来自中国的我,二十年前,当我开始频繁出入国境的时候,常常被中国海关前的队伍弄得怒火中烧。牢骚、质疑与抗议成为排队时的常态,可是,这些年下来,中国移民局前的队伍逐渐缩短,柜台增多,入关效率也有所提高,排队超过一个半小时的情况鲜少碰上。而以我对世界其它国家的观察,也大抵如此。而且,偶尔碰上中国或者其它国家的移民局前的队伍过长,总有本国人或者好打抱不平的美国人站出来鼓噪,结果当地政府(包括中国)往往就从善如流了。可在华盛顿呢,美国公民们很快地通过移民局,而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却被拦起来,出现了这种以前只在第三世界国家才有的特殊景观。
   
   
   
   更让人受不了的还不在于排队本身,而在于当你对美国移民与海关官员提出询问和质疑时,他们那种表情,那是一种:我是老大,这就是我们的做法,你能如何?当然,我也惊讶的看到,这些来到美国的各国人,虽然也抱怨,但绝大多数都很安静,没有几个认为这样的长龙(并非电脑等出了技术问题造成的)是不合理的,没有人敢质疑世界上最富有与效率最高的美国政府为什么这样对待来自全球各地的旅客。
   
   
   
   这当然只是美国政府官僚作风的冰山一角,过去三天里,我就强烈感觉到部分美国官员骨子里也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不坏的制度,你们还能有什么比我们做得好?这种制度,成了美国政府甚至美国人一些傲慢行为的挡箭牌。基于这种观察,我渐渐地发现,美国的官僚作风盛行、借助反恐对世界各国旅客实行肆无忌惮的检查,甚至侵犯人权的事也常有发生,对自己的民主与自由变成了对他人的傲慢与无理。
   
   
   
   奥巴马先生,千万别以为我是小题大做,当我看到民主国家的民众的忍耐力如此之大的时候,我对民主制度刮目相看,更对生活在民主制度之下的民众肃然起敬。如果在第三世界的移民局排队如此之长,我们一定会义愤填膺,控诉独裁或者不民主制度的邪恶,可这事发生在华盛顿得达拉斯机场,那些官员对旅客的询问与质疑置若罔闻、漫不经心,他们对来自各地的旅客们展现了美国的傲慢,也自然会被认为是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的傲慢,民主的傲慢……
   
   
   
   奥巴马总统,读一下我的书吧,让民主焕发青春的办法之一是不单对自己的国民民主与友善,也对其它国家的国民如此。你当选总统而给美国民主带来的荣光,正被美国政府在世界各地的傲慢做法,以及现在在美国本土对世界各地人的傲慢对待抵消。
   
   
   
   消费,还是浪费?
   
   
   
   如果你觉得上面的事件微不足道,有些小题大做,甚至只是我个人过激的感受与“泄愤”,那么下面的一个观察,则和我个人无关,而是攸关整个地球的“安危”。
   
   
   
   在抵达华盛顿后的三天里,我开车走了两个州,还到了风景如画的Outer Bank,在华盛顿达拉斯机场的不快也被冲淡:蓝田白云、阳光沙滩、山清水秀、一望无际的高速公路、和蔼可亲的民众……很多时候,我星夜兼程,也让我观察到一个早就存在的现象:在没有几个人的高速公路休息站,在已经沉睡的小镇子,在早就关门休息的购物广场,无数只高瓦数的灯泡大放异彩,把夜晚照得如同白昼……
   
   
   
   这种现象我当然早就知道,也是我20多年前第一次到美国时被深深吸引住的景象之一。记得有一次从飞机上向下看,我吓了一跳,美国大地到处都是灯火通明,有些地区竟如火山般喷出熊熊烈焰……可是这个“美景”在今天的我看来,却让我很不自在。也许是我刚刚“走遍中国”从河南西部直接来到美国的缘故。要知道,那里的一个县城最热闹的夜市,还有民众在用蜡烛照明自己的摊铺,而这两天我经过的任何一个路边消费站,那巨大的灯光大概足足可以照明中国西部的大半个县城;当然,也许还因为这些年我的环保意识增强了,总之,让人方便、舒服的美国灯光这次给我带来的是不舒服的感觉。
   
   
   
   总统先生曾经在澳洲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10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非常悲惨的境地。美国并不想限制中国的发展,但中国在发展的时候要承担起国际上的责任。中国人要富裕起来可以,但中国领导人应该想出一个新模式,不要让地球无法承担。
   
   
   
   这句让中国人震惊的话并没有错,错的是,奥巴马不希望中国人像美国人那样消费,却没有想到为什么美国人一定要继续那样消费。总统在倡导、引领地球村上的村民们节约能源、互相合作,在希望中国改变发展模式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对美国人这种明显的浪费地球的消费模式进行检讨,收缩收敛甚至改弦更张?
   
   
   
   我没有要干涉美国人消费习惯的意思,更没有要打富济贫,只是以这个典型的事例告诉总统先生,在美国,类似的浪费而不是消费比比皆是。美国要想在全球能源与环境上继续引导人类,必需从自己做起,否则,没有任何说服力。
   
   
   
   不要以民主的名义来阻扰民主……
   
   
   
   总统先生,真不好意思,才来三天,就开始对贵国政府说三道四,可如果你读过我的书,或者像我的读者一样对民主有很深的理解,就会知道,这正是民主的精华所在。正如我在中国时很少批评美国,而是以批评中国来效劳中国一样,既然来到美国,我也得为美国与美国人民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我始终认为一名知识分子能做的,就是善意却一针见血的批评。所以,我还得向你提第三条意见,不管你高兴与否。
   
   
   
   如果你认为我上面的两点观察有些老生常谈,而且干涉了贵国的内政,那么,下面我和美国华人华侨座谈中感受到的一件事,就不是干涉内政,而涉及到中国内政了。
   
   
   
   我知道总统夫人曾经把毛主席的画像挂在白宫的圣诞树上,这当然不是一时失误,而是在内心深处,遭受过歧视的你们,也一度把毛泽东当成了公平与公正的化身,这事我就不多讨论了,请你们有机会读读我的书,补一些有关中国历史的基本知识。但有一件事不能不说,美国国内某些打着公正公平的名义推行的政策,正在破坏中国或者其它国家的公平与公正;美国一些因为民主理念而生出的事业,又恰恰损害了中国的民主事业,其中就包括美国以自由、民主与法治的理念对大量从中国奔到美国的贪官污吏提供的庇护与保护,对转移到美国的大量非法之财的不闻不问与听之任之。
   
   
   
   我当然知道,235年美国的历史,每一天都为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提供庇护,让无家可归者寻得新的家园,让他们免受独裁者的追杀与迫害,可是现在情况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些国家的统治者,以不正当的手段攫取民脂民膏,再以自由贸易与迁徙自由的名义转移资产、移民美国——这也许都不为过,过分的是,他们在有了美国这个“退路”后,不思改邪归正、放下屠刀,反而在自己的国家变本加厉的压制民众,巧取豪夺。
   
   
   
   就拿中国来说,几千年的历史告诉人们,也正告奴役人民的人,只要你还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只要你继续作恶,出来混的,总有一天是要还的。正因为这样,再邪恶的独裁者也有所忌惮,不至于丧尽天良。可是,现在不同了,有了美国等西方国家以个人自由与公民权力铺就的“退路”,他们不但不想把西方先进的东西引进中国、造福民众,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用特色愚弄、残害芸芸众生!
   
   
   
   亲爱的奥巴马总统先生,我只能提议你改善政府的官僚作风,我也没有权力要求美国人改变他们的消费方式,但我却认为自己有权力与责任呼请美国等西方政府,是时候正视某些不民主国家的官员一边向西方移民让自己的家属与子女先民主,转移资产让自己的家人先享受资本主义腐朽文化,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名校留学,一边却在自己国家对他人的子女竭尽洗脑之能事,压制民主、制造不公与普遍的贫困。
   
   
   
   总统先生,如果你能连任的话,希望你在这方面给世人一个说法,不要再对非民主国家的权贵勾勾搭搭,对独裁者献上媚笑,不要为裸官与转移资产者大开绿灯。我能体会美国的民主理念博大精深,但你们以民主与自由的名义保护了一些人,却以这种方式,客观上损害甚至阻扰了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国家的民主与自由的到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