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前言:今天是建党90周年,中午和朋友在人民广场吃饭,饭后去南京路散步、散心,一走上南京路,就被这样一对母子吸引了……)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在南京路上东亚饭店门前的垃圾筒旁边,有一位背着大包、拖着行李的女子翻垃圾筒,旁边好像有一个小孩在玩耍,她是一位母亲……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没有空瓶子?走吧!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又到了一个垃圾筒,有没有瓶子?我们看到她拖着大包小包,还有随时可以铺下来休息的凉席,全部家当都带在身上?还有她的宝贝儿子?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找到了一个瓶子,走啦!从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到那个小孩子了,那孩子大概有四五岁?母亲用一条红绳栓着他,可能像你们邻家男孩一样淘气吧……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又到了一个驿站——垃圾筒……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孩子走累了,停下来就蹲下,铺平一张从垃圾筒里找到的图画纸,研究了起来,小屁孩还挺爱学习滴……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母亲也走累了,所以就用自己装空瓶子的袋子设了一个流动“垃圾筒”,希望过路的好心人能够把空瓶子抛进来。儿子继续“阅读”,旁边另外一位游客母子正在温馨地享受冰淇淋……天气真热哦,我身上都汗湿了……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可惜,等了五分钟,竟然没有一个人丢瓶子进来,还是继续走吧,走吧,背着大概是他们母子两人的全部家当,去找空瓶子……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哦,不对,他们要找的不只是空瓶子,还有像这种吃了几口就丢掉的上海特产“卤汁豆腐干”,母子两人脸上都有了“幸福感”,多和谐的场面啊,我差不多要流出了眼泪……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休息一会?(设计对话)“妈妈,好大的广场啊”,“别吵,我在看电视,正在庆祝90周年呢!”哦……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走吧,一直走到外滩,就不信,找不到几个空瓶子?而这个时候,我已经丢掉了专门过来陪同我散步购物的上海小白领们,仿佛又回到了激情燃烧的间谍时代,满怀崇敬之心地干起了跟踪拍摄的秘密工作。我想知道,跟着她们母子一直向东走,到底能够找到几个空瓶子?他们到哪里去吃饭?这时,我已经偷偷从钱包里掏出了购买上海到北京的高铁票后剩下的四百元钱,捏在手里……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啊,小个头的母亲差一点把头都伸进了垃圾筒,旁边那位穿蓝色格子的妇女已经找到了一个空瓶子,母亲发现了另外一个,赶紧去抢,好激烈啊,我完全被这“精彩”的镜头吸引了,比《建党伟业》还惊心动魄。我已经扮游客快半个小时,或提前坐在路口等这对母女经过,或假装拍摄楼房,我当然也观察到,这对母女经过的地方,都引起了侧目,一位外地来的老夫妇观察了很久,脸上节日的喜悦消失了,表情凝重地走开……更多的游客见到这对母子经过时都沉下了脸,或者压低了声音,而至少有两次,维护城市整洁的治安员都远远地避开了在地上摆放“流动垃圾筒”的母子,莫非这对母子是来搞行为艺术的?而这个行为艺术的目的就是要激起中国人内心深处久违的良知?不管怎么样,那么多游客的表情,已经足足让我对这些中国人肃然起敬了!这个民族还有希望!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啊,怎么回事?吵架了?这位拿着好像是旅游袋子,其实也是来找空瓶子的妇女为什么把自己找到的一个瓶子递给这对母女?啊,怎么啦……等我走近一点看看……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那位蓝衣服的妇女在检查自己装空瓶子的口袋(请注意:装得满满的哦),莫非她要诬陷母女俩,我得再走近点,如果真有什么事,我得出手,而且我手里还有四百元钱,这次一路走遍中国,我带了些准备请网友吃饭的钱,但一分钱也没有花出去,都被抢着买单了……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天啊,竟然有这种事!请原谅我,由于激动而且当时暴露了自己一直拍摄她们而有些手忙脚乱,我没有拍下下面的几个镜头,是五个瓶子的镜头——那位蓝衣服的收集空瓶子的妇女,竟然从自己的袋子里依次取出五个空瓶子,一一递给这位和她抢空瓶子的母亲,说,这个送给你。那母亲很不好意思,接下了,连说谢谢。那位蓝衣服的妇女的袋子已经空了,她甚至给了一瓶饮料给那个孩子喝,还送个那个母亲她找到的一本杂志……而就在这时,她们都发现我在旁边拍摄,朝我看了几眼,有些警惕。一个如此专业的高级人材,竟然在这种场合下会暴露自己的行踪,我的心有多乱,可想而知……
   
   好了,我不想画蛇添足,在这个90周年建党的大喜日子里,我只想对那些总是询问我如何写出大家喜欢的文章的青年人好为人师一次:记录真实,一个镜头也不许假;观察细致,带着爱心;多读书,多思考,多走路……这个世界上到处都能找到真理,看到良知,你不一定要到河南西部去访贫问苦,你也不用去美国、澳洲才能发现人性的光辉!
   
   
   
   (后记:最后,大家一定想知道,我给了那对母子四百元钱没有?我告诉你,我没有。因为我失去走过去给她们母子四百元钱的勇气,请千万别误会我,说实话,那四百元钱对于我并不是一个大数字,虽然对那对母女也只能是一时的帮助。可我就是没有勇气走过去把钱给她,不但是因为我突然觉得那位妇女的五个空瓶子更有价值,而是在内心深处,我有一种自卑,缺乏勇气。请原谅我,也许我该去看心理医生。记得几年前我写了一篇《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的纪实,结果有读者留言责怪我:你当时为什么不买下那可怜婆婆的几只鹅蛋?他们哪里能够理解我?内心自卑与可怜的是我,而不是那位婆婆。当我和这些你们认为需要施舍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就和她们浑然一体,只有这样,才体会他们的体会,而掏出几个我随手就可以当小费送给人的钱买下那位婆婆的鹅蛋,却让我怎么也鼓不起勇气,甚至让我感到羞愧。也许,她们的存在,让我在精神上感到自己是多么贫穷的一个人!我爱她们,也爱你们,在这个“普天同庆”的90周年大庆的节日里!)
   
   
   
   杨恒均 2011-7-1 中共建党九十周年
(2011/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