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大亨也冷笑:“任何事都有一個開始,不作白日夢,就連開始也沒有──小朋友]
李芳敏144000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8你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那時我的心對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
·9拯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撇下我,也不要離棄我。
·10雖然我的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卻收留我。
·11耶和華啊!為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
·12求你不要照著我敵人的心願,把我交給他們
·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1如果你緘默不理我,我就跟那些下坑的人一樣。
·2求你垂聽我懇求的聲音
·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亨也冷笑:“任何事都有一個開始,不作白日夢,就連開始也沒有──小朋友

大亨也冷笑:“任何事都有一個開始,不作白日夢,就連開始也沒有──小朋友,你不可不知,世界上很多事情,就由作白日夢開始!”
   
   #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 買命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index.html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003.htm
   二、世上最不公平的事
   
     白素一面應著:“就來!”一面對我道:“我們有了一些發現,可是還說不上來發現了甚么,必須傾力以赴,實在沒有余力再去想別的事情──我們不單是在那個雞場,還可能到處亂跑,時間也可能很久,你忙你的,我們忙我們的,可好?”
     我心中充滿了疑惑,不知她們發現了甚么,可是白素既然那么說了,我就算問,也必然問不出一個所以然來。而且我對那個征求啟事的追查,還不能算是有了開始,當然不可以放下不理。
     我對白素和紅綾兩人的能力,很有信心,所以點了點頭。白素不等我再說甚么,就已向外走去。
     我跟了出去,看到紅綾在一輛越野車上,那只神鷹停在車頭,她看到了我,只是向我揮了揮手。
     白素一躍上車,紅綾已迫不及待,車子引擎發出一陣怒吼,絕塵而去。
     我在門口呆了好一會──這不像是白素一向的行事作風,由此可知,事情一定大异尋常。
     這時,我當然完全無法猜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至于后來事情的發展,那是后來的事情了。
     我之所以現在就把白素和紅綾匆匆來去這件事先說一說,是因為事情發展下去,形成了另外一個故事的緣故──當我有机會記述這個故事的時候,大家就可以知道事情發生的時間。
     當時,我也意料不到我這里的事,竟然會隔那么多天,而毫無進展──不然,跟了白素和紅綾去,好歹也可以知道她們究竟在忙些甚么。
     卻說小郭派出去的人,再加上他也托了報館中的熟人,如果有人去取應征信,我們斷無不知之理。
     看來刊登征求啟事的人,很有耐性,并不急于知道有多少人來應征──這一點,我們倒知道,每家報館,每天收到寄給十三號信箱的信,開始時大約每天只有十來封。
     后來,由于征求啟事持續刊登,已經成為城中的熱門話題,所以應征信也多了起來。
     到了啟事所說的一個月期限,估計每家報館收到的應征信接近兩千封之多。
     這時候,小郭已經調查清楚,同樣的征求啟事在全世界一百六十個城市刊登──粗略估計,有數以十万計的人應征,愿意出讓自己的生命配額。
     我相信在這許多人之中,真正知道“出讓生命配額”意味著甚么的人,少之又少──甚至于可能一個也沒有。
     我很難想像,征求者如何和那么多人聯絡。
     同時,我也感到,這征求啟事有很大的欺騙成分在內,因為它并沒有詳細地說明出讓生命配額的后果,只是含糊地叫人參考我的故事──卻又鄭重說明不得反悔。
     應征者如果在不明不白的情形下,達成了“雙方同意”,后來又知道事情關乎自己的壽命,到時候,想要反悔,就要負起全部后果──后果是甚么,誰也不知道。
     這樣的發展情況──當然不能說沒有欺騙成分在內。
     而事情既然牽涉到了我的名字,我覺得有必要在這方面提醒一下那些以為有便宜可占的應征者。
     我請了小郭和溫寶裕來商量。
     (本來,和白素商量最好,可是我去了一趟雞場,那里靜悄悄地闃無一人,不知道白素和紅綾到哪里去了。)
     (我也曾在雞場內外看了一遍,卻甚么也沒有發現,只好帶著滿怀的疑惑离去。)
     我們三個人粗略計算了一下,要同樣在一百六十個城市,將近一千家報館上刊登說明啟事,每天花費就要將近一百万美元。
     溫寶裕首先叫了起來:“我認為沒有必要去花這個冤枉錢──那些應征者都是為了貪錢,行為并不高尚,不值得為他們出力!”
     小郭舉手:“我同意──我有簡單的處理方法:由衛斯理具名寫一個說明──”
     溫寶裕搶著道:“對了,每個應征者理論上都會從衛斯理故事中去了解甚么叫作生命配額,把寫好的聲明,附在故事中,就可以廣為流傳──要是連參考一下衛斯理的故事都不肯,那就只好貴客自理了。”
     我點了點頭──他們兩人提議的這個方法很好。同時我也想到了一個問題。
     小郭、溫寶裕和我,可以動用的財力,不能算小。可是單是刊登啟事,就令我們覺得太不划算。
     我在心中粗略估計了一下,那個神秘的生命配額征求者,在這次行動中會花費多少金錢?
     我把這個問題提出來。小郭道:“在全世界報紙上刊登啟事,費用至少是三千万到五千万美元。”
     溫寶裕接著說:“要處理几十万封來信,需要一個很龐大的机构來進行,這個机构需要多少花費來維持,難以估計。”
     我道:“我們不必有确切的數字,只是要肯定絕不會有人肯花那樣大量的金錢來開玩笑!”
     小郭和溫寶裕都不出聲,神情嚴肅──他們也都感到了事情有异乎尋常之處,雖然听來荒謬,可是顯然真的有人在以金錢收買人命!
     溫寶裕又道:“除了立刻進行聲明,我們也不能坐等。”
     小郭道:“我沒有坐等,對大部分報館,我進行了調查,發現了一個怪現象。”
     我和溫寶裕都瞪了小郭一眼,怪他有了發現卻不告訴我們。小郭急忙分辯:“我也是才收到所有資料,正想找你們,衛斯理的電話就來了。”
     我不想听他解釋,向他作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快說發現了甚么。
     小郭道:“我向各報館調查去刊登征求啟事的是何等樣人──我感到這一點很重要。”
     我和溫寶裕都點頭,表示同意。
     小郭繼續說道:“結果是完全沒有人出過面──一切都是通過信件來進行,報館方面收到的費用,由瑞士銀行的本票支付。”
     小郭說到這里,神情有點沮喪。我明白他為何如此──他當然曾經向瑞士銀行方面去做過進一步的調查,可是也當然碰了釘子,一無所獲,瑞士的銀行,是一個攻不破的堡壘。
     我伸手在他的肩頭上拍了一下:“算是极大的收獲,使我們知道征求者擁有我們想像不到的雄厚財力。”
     溫寶裕立刻發揮了他的想像力:“一群豪富,正聯手在進行收買人命的勾當,他們想用金錢來使他們的生命得到延長。”
     接著他又感歎:“有錢,不但可以叫鬼推磨,更可以改變天定下的壽命!”
     他的這個想法,并非不可接受,小郭的感覺顯然和我一樣,他道:“如果是如此,那超級大富豪陶啟泉一定有分。”
     溫寶裕認真地點了點頭:“要去問一問他──我們一起去,人多勢眾,教他不能隱瞞事實。”
     我搖頭:“不能現在就肯定那是事實──至少我們根本無法想像生命配額如何轉移,這不是憑有錢就可以做得到的事。”
     正說著,書桌抽屜中的電話響了起來──這電話只有少數熟人才知道,我還以為那是白素打來的。
     我打開抽屜,接通了電話,就听到溫寶裕和小郭一起發出了“啊”地一聲低呼,同時我也听到電話里“喂”了一下,我不必憑聲音去辨別那是甚么人,因為我根本可以看到是甚么人在和我通話──溫郭二人,之所以在電話接通之后,有异常的反應,也正是看到了打電話來的是甚么人之故。
     說明了,也很簡單──傳真電話雖然還沒有普遍被人使用,可是已經不能算是最尖端的科技,在我書房里的那一套傳真電話的設備,是戈壁沙漠的杰作,在螢光屏上顯示出來的形象,十分清晰,不是別人,正是我們剛在提起的陶啟泉。
     說到曹操,曹操就到,這自然令人惊訝。
     我回答了一聲,陶啟泉就急急地道:“報紙上那個征求啟事是怎么一回事?”
     他一上來就開了這樣一個問題,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因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我立刻道:“你來問我?我還正要問你哩!”
     陶啟泉大惑不解:“問我?我怎么知道!這种怪里怪气的事情,應該和你有關系才是!而且,那啟事說得很明白,照你所說的標准行事,你怎么會不知道!”
     我歎了一聲:“說來話長──”
     才說了四個字,陶啟泉就打斷了我的話頭:“長話短說──我們這里有很多人等著听你的回答。”
     我沒好气,剛想問他還有甚么人,已經看到了大亨出現在螢光屏上,大聲報了自己的名字。
     接下來,螢光屏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人,每個人都自報姓名──其實,這些人只要一亮相,就人人都知道他們是甚么人了,根本不必說姓道名。
     總而言之,一共十來個人,人人都是超級大富豪,很難想像那是一個怎么樣性質的聚會。常言道“商場如戰場”,這些人勾心斗角,你要他死,他不讓你活,雖說心里都明白天下所有的財富不可能讓一個人擁有,可是實際上人人都努力在想達到這個目標。
     要這些人聚集在一起,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努力,這是難以想像的事情。
     可是這時候從這些人的神情來看,他們很是同心協力,顯然目標完全一致。
     我有大約十秒鐘的疑惑,隨即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
     我明白這些人聚集在一起是為了甚么──刊登在報上的征求啟事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他們在我記述的故事中了解到生命配額的意義,以他們的聰明才智而論,當然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一個結論:通過生命配額的轉移,可以把他人的生命,据為己有。
     這個結論,肯定使得這些人大喜若狂,這正是他們這种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當人有了數不清的財富之后,金錢几乎使他們可以擁有一切──唯一的例外是:即使全世界的財富在一個人的手里,這個人還是無可避免的要死亡。
     有錢人怕死!越有錢,越怕死!
     這些人全是超級大富豪,也就必然超級地怕死!
     這一點,在他們急切地想在我這里得到答案的神情上,可以絕對肯定。
     我想到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其實,事情本身并不好笑,甚至還十分悲哀,可算是黑色幽默。可是,卻又實在令人忍不住會發笑。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子的,這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
     我其實并無幸災樂禍之意,可在這些人听來,我的大笑,顯然不怀好意。
     大亨首先怒喝:“有甚么好笑!只要知道可以活得更久,我們愿意付任何代价!我們付得起!追求活得更久,并不可恥!”
     本來,我之所以大笑,一半是為了感到造化弄人的無可奈何和滑稽,很有些其情可憫之意。
     試想一想,這些人活著,享盡了榮華富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擁有一切物質上的享受。醇酒美人,應有盡有,想來精神上也不會不愉快。
     若是在古代,他們或許還有可能被帝王權貴所害,像歷史上著名的富翁沈万三、石崇等等。可是現在連打著“窮人造反”起家的极權統治者,也和他們結成了親家,打得火熱,使他們的人生樂趣大為增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