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自立博客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刘茂恩打的 2011-09-23 22:22:23 [点击:5] 说来平型关之役,刘先生以十五军占领平型关正面阵地,向东延长四十里,西至北楼口八十里,以过于辽阔,军部驻在平型关后小冶镇上。先是派十七军担任平型关守备,谁知在南口被打垮,到军部报到官兵只有八十三人,乃安置在十五军后方收容,后来勉强凑合了不到两千人。左翼是第三十三军,占领大小石口阵地,而(共军)十八集团军则是协同参加左翼雁门关一带,所以在主战场正面没有见到他们的影子。在敌军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主力进攻平型关及团城口(在平型关西三十二里),情况紧急时,早已跑开了,林彪部潜藏在关右山区杨镇。九月二十三、四日,敌军来攻,十五军给以严重打击,第二营(张全兴)官兵均受伤;幸第一营(陈宝山)及时增援,牵制敌军,予以夹击,才把日军打跑。

   

   

   平型关大捷?八路军虚幌一下就逃之夭夭 ——平型关抗日之役真相 打印版 【 阿波罗新闻网2011-09-24讯】 

   数年前,我在师范大学念历史系,读近代史到卢沟桥事变发生时,知道我们国人为了民族生存奋起团结抗战。各党各派,不论是在国内,或在海外,都在“共赴国难”的口号下互相集结起来。就是方在对垒的中国共产党,也发表宣言,愿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统辖,并待命出动,担任抗战前线的职责。那时中枢即将其军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以朱德、彭德怀为正副总指挥,嗣后依战斗序列,虽改称为 “第十八集团军”,但一般人仍习称“八路军”,全部人枪成为三个师的编制,每个师下辖两个旅,每个旅下辖两个团,总共有二万多名兵卒,列入第二战区,归阎锡山指挥,开赴晋北作战。这正是诗经上说:“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侮)”的史实新印证,也可说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最大的奇突转变。因此我不禁发生奇想,以为这一个事变,如果永远结束国内的纷争,使中国内部团结起来;更进而追想到中国以往一切内战的损失,若是都用来对抗外侮,那么日本帝国主义断不会如此的张狂猖獗!谁知曾几何时?中共破坏抗战,危害国家,致中央抗战工作到处受到阻碍。到现在,共党又擅自篡改历史,说什么抗战是他们打的,尤其大事渲染“平型关大战与百团大战的大捷状况”。我对于这种宣传的真实性当然不敢妄加臆测。后来看到何应钦先生发表谈话,说平型关不是(共军)“第十八集团军”打的,而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这才稍微明白,然而仍是不得其详。我有幸常陪刘茂恩老将军聊天:由民国初年的南北内战,谈到北伐、剿匪、讨逆、平乱、抗日、戡乱诸役,无所不谈;其中经历,很多不是外人所知道的。刘老将军,字书霖,河南巩县神堤村人,北京模范团(团长最初是袁世凯兼,继为黎元洪)第二期辎重兵科,和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辎重兵科毕业,三十来岁就当了军长,历任总指挥、指挥官、绥靖区主任、军团长、集团军总司令、省主席兼警备总司令,现任总统府国策顾问。自从军以来,无役不与,可说是现代民国史最好的见证人之一;而平型关之役,就是他亲自指挥作战的。

   平型关,亦作平刑关,在山西省繁峙县东偏北一百三十里,即旧瓶寨,音讹成为平型、平刑,乃通烨窨的要隘;西北连浑源县,东南接河北省阜平县界。

   那时抗战开始不久,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底,平津后先沦陷。八月二十日,国防会议特将山西、察哈尔、绥远画为第二战区,以山西绥靖主任阎锡山任司令长官。刘先生这时任第十三军团军团长兼十五军军长,归大本营直接指挥,增援石家庄(在河北省获鹿县东南约三十里,平汉铁路经此,正太铁路以此为起点,今名石门市),又以南口(在河北省昌平县西北二十五里,当居庸关南,故名,平绥铁路经之)、张家口(今察哈尔张垣市)先后失陷,国军退守雁门关、平型关、阳方口(晋北要隘,在山西宁武县北二十五里)一带,晋北告急。我国山西省,表里山河,地势雄固,素称天险。不仅在古代战争中是用兵要地,即在现代战争中,也是同样重要,是一座天然堡垒,成为华北数省的脊背。所以在军事上,必须确保山西,以牵制华北敌军的行动,遏阻战区扩大。九月初,刘先生奉命驰援山西,正太铁路局局长朱霁青拨以一列兵车,由石家庄沿正太铁路西运所部军队;同时(共军)第十八集团军也调归阎锡山指挥,命其巡守平型关以遮断敌人后方连络线。

   刘先生随乘兵车抵太原,即入城赴山西绥靖公署。没见到阎锡山;说是去雁门关督师,在关里靠山一个小村庄后面土窑洞设立“作战指挥所”。于是便去看山西省政府主席赵戴文。赵字次陇,山西省五台县人,时年七十一岁。赵氏告知:“八路军来了,帮打日本人。”刘先生说:“八路军能帮我们打日本人?那真是日头要从西边出来了!恐怕待日本人打来,他们就会乘之而入,捣乱我们。”赵又说:“你怎知人家不帮我们?不要乱说哟。”随同去的一位营长陈宝山在旁听到,很不耐烦,就愤慨的对刘先生说:“对他(赵)讲:有我们,没他们(八路军);有他们,无我们。”这是十五军非常清楚的是非观念与决断的精神。赵氏坚留晚宴,以表欢迎之意,藉示地主之谊。这时正是阴历八月中旬,也是北方秋高气爽的时节,万里无云,月色分外皎洁,只见来人多是穿列宁装。入座后,赵戴文首先介绍朱德和刘先生两人认识。刘先生当面把朱德压了一辈,说:“玉阶!你应该称我五叔喔!”朱德楞了一下,刘先生继续说:“你和我侄儿献捷是拜把子兄弟,我两孙女都在你跟前寄著,是不是?”朱德连称“是!是!”刘先生又说:“这样你应不应该称我五叔?”朱连说:“应该!应该!”(按:朱是四川省仪陇县人,时年五十二岁,云南讲武堂第一期毕业,后至德国留学,时刘镇华长子刘献捷正在德国留学,异国相逢,结为盟友。)于是各军传出刘茂恩是朱德的五叔,不知情者难怪要莫明其妙了。随后赵戴文让大家各个自我介绍,由刘先生起首;刘先生说:“我是十五军军长刘茂恩。”他们都征了。接着是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政委周恩来及副总司令彭德怀,第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第一二○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萧克,第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由于双方多年对打,乍然相逢,空气竟一时沈寂下来;还是刘先生举著酒杯先开口问道:“那一位是徐向前先生?我们来干一杯!”徐向前原名象谦,山西五台县西南三十里东冶镇永安村人,南距阎之家乡河边村仅十五里。他瘦高个儿站起来答说:“我不能喝酒。”周恩来像个老狐狸精,凭恃他早年在黄埔军校任过政治部代主任老师辈的身份,急忙凑上数语,叫徐向前喝下,说是到了你的家乡,应该多喝几杯才是,还说:“就是死,也要喝。”两人就在这种情况下又干了几杯汾阳名酒。徐向前怀着鬼胎带着酒意,忽然问道:“刘军长!你的大炮还有没有了?”刘先生答说:“有!──那是山西造(太原兵工厂),阎先生给的。”徐说:“当年土桥铺之役曾伤亡七千人;好厉害呀!”大家哈哈大笑起来。餐饮中,刘先生感慨万分,大概是想到彼此以前是相打了十来年的对头,如今竟然成为同一战线上对外的“战友”,把不可能的变成可能,再怎么说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宴毕离去。刘先生即乘火车,转同蒲铁路北上至怀仁县;闻大同弃守,即下车赶往占领平型关以西一带阵地,依临泰戏山构筑工事。泰戏山在繁峙县东北一百三十里,上有平型关。

   土桥铺之役,系民国二十一年冬,追剿“红四军”徐向前的战争。土桥铺在湖北省樊城东北。当年第十五军政训处处长徐会之(湖北黄陂人),与徐向前在黄埔同学时颇为要好,尝言“徐败逃太快,追不到;若能追着,可以劝他投过来”,一副很有自信的样子。土桥铺之役后清理战场,他报告伤毙匪军至少六七千人,证明徐向前说的话不假。但刘先生恐怕夸大,命报四千人。按:此役生俘五百多人,掳获步枪五百多支;十五军伤亡五六百人。

   说来平型关之役,刘先生以十五军占领平型关正面阵地,向东延长四十里,西至北楼口八十里,以过于辽阔,军部驻在平型关后小冶镇上。先是派十七军担任平型关守备,谁知在南口被打垮,到军部报到官兵只有八十三人,乃安置在十五军后方收容,后来勉强凑合了不到两千人。左翼是第三十三军,占领大小石口阵地,而(共军)十八集团军则是协同参加左翼雁门关一带,所以在主战场正面没有见到他们的影子。在敌军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主力进攻平型关及团城口(在平型关西三十二里),情况紧急时,早已跑开了,林彪部潜藏在关右山区杨镇。九月二十三、四日,敌军来攻,十五军给以严重打击,第二营(张全兴)官兵均受伤;幸第一营(陈宝山)及时增援,牵制敌军,予以夹击,才把日军打跑。以后林彪获知敌军辎重队四百来人,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在蔡家峪落后,乃以“以大吓小”的手法乘机出袭,虚幌一下就逃之夭夭。嗣以敌人从北楼口以西七十二里处左翼大小石口、茹越口堡(在繁峙县北六十里)突入,迂回威胁平型关我军的后方,致功败垂成。中共为了掩饰他们随便逃走,竟然夸大宣传什么“平型关大捷”的噱头,想欺骗世人。从此便不听命中央,到处游来游去,袭击国军,破坏抗战。后来刘伯承破坏同蒲铁路不成,便到洪屯公路(洪洞至屯留两县间的横贯道路)骚扰。这时刘先生的第十四集团军驻扎在洪屯公路以南地区。刘伯承说:“我们都是中国人,我需要这个地方。”刘先生便警告他:“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刘伯承知道刘先生当年剿匪的厉害,给他们的教训难忘,从此他不敢过洪屯公路以南地区。刘伯承因为眇一目,绰号“刘瞎子”,又叫“刘单眼”,周恩来称他是共军中打硬仗的,有股猛冲的蛮劲,其实是欺弱怕强的狡黠之徒。

   平型关之役,高桂滋的第十七军从南口作战下来,损失很大,正在十五军后方休息,等待补充,故未参加此役;第三十三军在十五军左翼,并未发生战斗情况。大概是十五军调至山西归阎锡山指挥,因此报捷时,必先呈阎转报,阎就此加上其部将孙楚的第三十三军,想必顺便拉入高桂滋作陪吧。后来甚至有写成十九军、三十四军,与事实都不甚符合。到现在,共匪随意改写历史,极力渲染平型关之役是他们打的,大吹大擂,这实在太离谱了!他们的战斗本质如何,战果多大,好在当年指挥此役的主将刘茂恩先生是最好的见证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