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自立博客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

   ——林彪得逞又如何?

   

   (北京)刘自立

   

    

   

   

   

     “九一三事件”研讨进入热议;肇自北京一个研讨会引发的辩论——这个辩论最具色彩的说法是:该索回林骨,纪念与兹……这是所谓右派说法——我们说,这个感情色彩剧烈之要求应该转变如下:

   

     我们要索回林彪指挥之1948年长春之战的饿殍战略下,死去的三十万白骨!

   

     我们要索回林彪1966年在天安门上,号召杀死一切阶级敌人之叫嚣和随之出现的文革百万死难者;且索回之白骨。

   

     林骨索回不索回,顶多具备其友戚私人意义;索回革命付出代价之中国人的百万、千万遗骨,才是正说,才是天意,才是得道。

   

     以下,我们对林彪事件简说如下。

   

     一句话,林彪如果得逞,一切就会改变吗?试想,如果所谓林立果刺王杀驾实现,又会引来如何一种结局?大概是难以想象的。首先,林彪如何定位文革。八一八他在毛身边声嘶力竭地喊叫“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言犹在耳;他会以哪种方式否定之?否定毛?近说之。如果他否定毛,他的“四个第一”,他的毛主席“顶峰”说,他的毛主席小语录,他的对于彭罗陆杨贺的打倒……诸如此类,又该如何解释?远说之,他的七千人大会上拥护毛政治的胡说八道;他的庐山会议上的助纣为虐,灭彭与毛的言词,又该如何定位?更远说之,他的长春饿殍战术,饿死三十万人的手段,是不是他的人生和战争道德的最好负证?是的,如果林得逞,他该如何解释所有者一切?关键是,他敢于杀毛吗?毛与他不是一体一身吗?林彪杀死毛,还有他得道、得天下、得民心(屁民)之可能吗?这是他们现在在共产党之凌烟阁供奉林彪之由(在军博,影视,书籍等)——他可以半个被肯定——是因为,他是杀人功臣。

   

     林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别人无言,他自己证实之;换言之,他的大忠是奸的本态早已为熟知其人的人民大众——起码是人民小众得知不二——他的道德败坏和实用主义,更是比较“黑猫白猫论”早出世十多年的货色。这些货色人们尚有记忆。他说:政治斗争无诚实可言;政治斗争就是引导对方犯错误——抢一响,上战场,老子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他让战士不休息,不睡觉,不吃饭,一路打杀,不息性命……(辽沈战役期间)——他更是权力解释的当时的权威;他枉顾一切权力治衡,一切权力牵制,为毛不择手段,达到权力,付出犬马之劳,更上升为接班人。但是,他并非策略家和权术家。他的黄吴叶李邱,不知韬晦,不知退隐,一味张扬,至使毛看见(庐山)满是绿军装而动疑;这个疑惑,当然,是在庐山上加剧而不始自山。他如果真知韬晦法术,就该知道要等待毛死才有一切——可惜他不懂——于是,一切之合与不合,随即发生。坊间,此类文字甚多,不一一。

   

     故此,如果林彪得逞,他的难点,比起毛失去文革合法性和毛因林颠覆很快死掉,更加难以自圆自处自辨;因为,如果他的儿子真的杀死毛,天下之乱,可以想见——唯独林彪这个“大救星”带领人民走出文革深渊和毛国大难之期翼一点真实性也没有。理由是,如果林得逞,他如何协调整个人民国重新定位一尊之问题?定他为开国之主?可能乎?他这个政治斗争的机会主义者,又如何作法,说话,表率?毛旗帜一倒,他林彪,难道不倒?他真的会变成赫鲁晓夫?(事实也说明,起码他无此心——无此心,又有何意,又要如何?)他从北到南打死千万中国人的罪恶,难道可以不予清算——这个清算,当然包括文革他的助纣为虐——他林彪如何回避,解释,摆脱这些——他的新权力,又说些什么?如果他回避所有这些重大课题,就像现在的共产党,那么,毛之地位之“法统”也无法因为他杀死之而回避。林彪批判毛主席——这件事情是不是过于滑稽天下了呢?

   

     退而求其次,姑且认为林彪陈伯达搞建设一说得到认可,毛也很快死掉——那么,又会出现什么结果?——是不是他们就一边建设,一边开明,甚至一边改革,一边民主了呢?这个假设,其实答案早在;这个答案就是,邓建设。邓建设(改革开放)出现了什么结局?众所周知,不予仔细。一言蔽之,就是共产党变成资本家。这是一个西方人不知,马克思不懂,只有邓等才心领神会之打天下——坐天下之新逻辑。林彪懂不懂?不知道。但是情势比人强。林彪也不能免俗。人们说,如果林杀毛得逞,暴君毙命,天下出气,一切好转。我看未必。毛不过延后几年而死,事情变得如何?前说之邓解民脱困,水火并和乎?没有。既然没有,林彪杀死毛,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大贼被小贼取代,而此小贼不如大贼之“合法合理”(他们的理),还会导致新版极权。

   

     更加可疑的是,如果林登临帝位,小立果难道不是第二个金正日乎?这个判断,不能排除。如果这样,那真是毛无后,林继承,阴错阳差,国人接收的真正是一个林彪王国,这个事情难道不是荒诞加悲情吗?你有什么理由说出这个林彪,这个在苏联受训的共产党人,这个不管不顾任何道德、家法、原则的妄人,可以一朝变成民主自由的斗士呢?这个比喻,就像你认为希特勒或者戈林可以转变成为某种道德家和大善人——此中宣扬,除去弱智,就是险恶——林立果反对毛的作法本身,就是一种小法西斯,对付老法西斯,毫无民意可言——这是军人统治在林家二人身上的蛮干体现;真不如毛之阴谋诡计或者阳谋诡计。这是一种缺位,无道,蛮干和弱智的表现。

   

     有人说林立果是荆轲刺秦,烈士可嘉;真不知这些人如何看待历史,看待道德,看待文化。秦王被刺,荆轲与秦,秦与历史,难道可以用共产党这个符号与之比附吗?驴臀误对马嘴。《五七一》何物?反毛、拥林、拥共之宣言——这是“民主先声”里面的两个“后声”——另外一个,是十六条。后者,又为何物?宣扬“恐怖统治一切”之(左拉等当时法国作家批判之)布朗基杀人宣言——人们过了半个世纪还不知道巴黎公社是一个什么东西!可谓无知带憾。毛主席可以宣言造反于制度之内。林彪可以宣杨B52如何如何,又有何奇?他们就是一些真理为他用者;用后弃置如敝屣。这些历史,这些教训难道还少吗?历史的教训真的就是不汲取教训吗?(见黑格尔)解放思想的说法说了几十年了。问题是,谁,来“解放”你的思想?五七一,巴黎公社,文革,改革开放?如果这样,你一百年也不会被解放。人们拿着一个原来在苏联《真理报》上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的真理,说三道四,煞有介事;问题是,这个实践是谁主导的实践?实践是民意,民间和民主的实践吗?还是对共产党修修补补,供敝屣于龛位?

   

     我们的看法非常简单。毛说林如何如何……一切,都是胡说八道;毛的、对于九一三事件的定调,也同样一无是处。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问题是,如果因为毛无道,可否定,就转出来一个林有道,甚至林儿子更英雄,那就是同样无道、无耻——你去问问八一八林彪号召打倒,横扫之一切受难者,容不容?你去问问长春三十万饿殍,家属和后人,容不容?你去问问全部国民党及其子弟们,他们对于从南到北、杀死百万国人、军人、百姓之林彪,对他,容不容?那些煞有架势者说什么中国军人尸骨、如何、如之何?你去问问,林彪杀死的百万白骨对他又是如何之咒,之责?文革研究,说真的,乏善可陈。说林是反毛大英雄者,有之;说江青是女权主义者,有之;说张春桥是理想主义者,有之;说毛是大民主提倡者,人民文革领袖者,有之;……所有这些说法不单于内,尚播于外;法国68年人;德国赤军;加上卡扎非的绿军;加上理论家政客和土匪(如,波而布特等),几十年来,这些杂音大有趋为主流之势,叫人郁闷得狠!现在,文革过去半个世纪?何以中国人不幸,不行,还是叫嚣林彪救中国呢?这个答案就是,他们的负选择就是不二法门:或者毛;或者林(救中国;无他)——其实,毛、林一样,没有区别——小巫大巫而已!救不了中国。

   

     最后一点。我们看到有人提出这样的逻辑。这个说法是,如果按照党国内政治操作,林案实为“冤案”,考虑到林案牵涉的几十万人的政治待遇问题,首先要在党国内政治里面平反此一案件。这个说法的依据本来就是大前提的错误和误导。因为,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林彪应该绝对服从他的领袖——这叫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因为按照西方人权主义之前提:“不言而喻”是一种原则,既不能否认、也无法证明之,而求得天意和人文二兼——按照这样的逻辑,毛为林神,毛叫林死,不得不死。二是,如果毛、林之间尚有他们自己额外的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共产党之前提。在此前提下,林彪可以转换一种说法,就是毛违背党规。可惜,这样的说法和他自己以前的说法(非理性主义迷信崇拜说)大相径庭。因为,如果林彪和毛的关系界定在林和毛共同遵守党法党规之基础上,林彪本人的发迹和窜升,也就不复存在,一变为刘周邓的政治权力之存在。三,如果林彪和毛安然相处,就像林一直以来那样不计正确,不计代价,不计感情,而是一味吹捧,那么,事情也就化为乌有。可惜四,情形不是这样。因为按照毛统帅一切的做法,毛可以让林得逞,也可以不让之;这是毫无法力,法律,法统依据的皇帝意志,林彪要说这、说那,等于白说——所以,毛就让这个本来就没有法治的毛意,成为法治(不让设国家主席)。五,如果林不是威胁到毛的统治,威胁到文革战略,那么,难以设想毛林之间的斗争会起。这是因为,林彪(对于毛言)篡夺了军权和政权之一部分;黄吴叶李邱,毫无疑问,成为70年庐山会议对于毛潜规则明国则的明确威胁——威胁其军权。这个东西才是林彪事件的关键。

   

     于是,六,毛林之间为了达成某种政权不变,文革不变的山规,毛要求林让出权位——按照皇帝可以排除一切的意志,毛当然有他的权力意志和策略考虑——要让张春桥出来继位(其实不然——让给张,是让给江青的有一个过渡——可见姚文元撰写文字)。这样的考量给出另一个政治对谋:林彪是服从毛,从全局考虑,还给毛他担忧失去的军权(海军,空军,陆军——李(海总)吴(空总),黄(总长))——这是非常明确的事实;林不可以按照毛党大前提而在军权上取而代之。故此,七,按照党国最高原则,毛可以打击林,因为他要窜军夺权。八,这也是毛本人发展文革,倚重林彪,看虎做大之咎由自取。九,于是发生毛、林狗咬狗的争斗。这个争斗的党内含义就是,林彪权大欺主,违反规制,威胁毛主席。这是案件的另外一种解释。说,(王年一),林彪是林妹妹,啥都不干,温良柔软,都是毛惹祸自罹,是乃胡言乱语。所以,林彪只有被栓在政权格斗、毫无正负、对错和善恶的党阀、党主圈子里,才能解释所有这些913,所有这些山规恶习。说,林彪如何在党治内正确,他的同党更加正确——正确到书写青史,留名于后,真是恬不知耻的鸹噪,实为林-毛余绪。我们说,林之死,只是类似戈林与希特勒;富歇与拿破仑(实际上毛远不如后者)之斗之类并未出现违规,跳格,突破之政变和“革命”。不过是毛、林之间,保全自己权力的一种无意义内斗。说,林彪击跨了个人迷信——可惜,这个“击跨”,现在转变成为另外一种林彪迷信:他的“571”成为“解放思想”的第一波冲击……这是十分滑稽可笑的定位。今天毛潮高涨,林浪滔天,你们还有什么嘴脸说,这些毛,林,被击跨了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