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杨恒均之[百日谈]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大多朋友几乎是脱口而出:当然是母亲。令人欣慰,尤其是在母亲节这一天。这曾经是一个困扰了很多人的哲学与道德、革命与改良、暴力与非暴力的问题,也是让加缪与萨特最终决裂的问题。
   
   
   
   上个世纪50年代,加缪的故园阿尔及利亚爆发战争,他被夹在了中间,他不愿像他的老友著名的哲学家萨特那样选择支持阿尔及利亚的独立,他反对伤及妇孺的革命,却也不愿意站在殖民者法兰西政府一边,因而遭到了两边的攻击。后来他解释自己的境况时说道:“我一直在谴责恐怖。但我也必须谴责一种盲目推行的恐怖主义——正如阿尔及尔街景所示,有朝一日它会危及我的母亲或我的家庭。我信仰正义,但在正义之前,我要保卫我的母亲。”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加缪选择站在母亲一边。他的道德勇气与诚实赢得了广泛的称赞,但把“母亲”与“正义”放在一起比较,也遭遇了众多的非议。以致加缪后来不得不修改了用词,用“爱”来代替“母亲”:爱与正义。
   
   
   
   不管是“母亲”还是“爱”,把她们同“正义”相提并论,让人选择,在哲学与道德范畴的争议可能挺有趣的,可对于中国人,在我们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这既不是哲学思考,也不是道德说教,而是生与死的问题。从连坐、株连到灭九族,甚至灭十族,我们中国人可能对“母亲”与“正义”理解,是连加缪与萨特都无法想象的。
   
   
   
   鲁迅留学日本的时候加入了光复会,也就是秋瑾所在的革命组织。有一次组织派鲁迅去搞暗杀,他也准备去,但走之前突然说“如果我被砍头,剩下我的母亲,谁来赡养她?”组织者以为他胆怯,但也无话可说,革命就是为了让母亲们活得更好,如果弄得母亲老无所养,怎么说得过去?于是鲁迅活了下来。鲁迅选择了母亲(爱),而不是秋瑾选择的“正义”。
   
   
   
   最早为推翻清廷建立共和而牺牲的先烈中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史坚如。他是最早牺牲的革命党之一。1900年11月19日戴着镣铐走向刑场时才21岁,慷慨高歌,视死如归,可歌可泣啊。他被杀害后,妹妹带着母亲逃亡到澳门,辗转到香港,但清廷鹰爪要斩草除根,到香港去追杀她们。孤单贫穷的母女两人只得流落到荒凉的新界,在开荒中相依为命。
   
   
   
   《礼记》有一句“父母存,不许友以死”(意思:为了父母,不能轻言牺牲)应该是影响鲁迅也呼应加缪的早期中国思想,这句话不禁让我想起黄花岗烈士喻培伦,他年轻时带着弟弟到日本留学,后来回国参加革命,他擅长制造炸弹,是革命党人的主力。广州黄花岗起义计划好后,他弟弟也硬要跟他一起去。他含着泪对弟弟说:你不能去,如果我们都去,今后谁照顾母亲?——他再也没有机会照顾母亲了。现在,他就长眠于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很多母亲带着孩子、或者孩子带着母亲去祭拜他的时候,都会说:他是为这个民族的无数个母亲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还有爱。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对于“正义”像空气一样稀松平常、不再需要付出“母亲”的代价才能得到的时候,我们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母亲”。但我们不能忘记,在风雨如晦的年代,邪恶势力常常用“母亲”(我们的爱)来要挟“正义”,迫使无数仁人志士在“母亲”与“正义”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甚至让你在对亲人的爱与对正义的追求中二选一。
   
   
   
   绝大多数人永远会选择“母亲”,他们对母亲与家庭的爱,值得我们称赞。但也不应忘记,更不应该曲解:任何时代,总有少部分人会选择“正义”,并为此付出自由、生命的代价,以致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母亲会遭受痛苦与磨难。他们为追求“正义”而付出“爱”的代价,却让无数的后辈子孙们能够得到更多的爱,让无数的母亲不再当奴隶,不再让母亲眼睁睁看着孩子受苦而哭天喊地,不再让孩子们眼睁睁看着母亲被欺凌而无能为力……他们值得我们——母亲和孩子们——永远的敬仰!
   
   
   
   在这个母亲节,祝天下所有的母亲幸福、快乐,无忧无虑!我期盼一个再也不用在“母亲”与“正义”之间做出选择的和谐社会快点到来;我期盼越来越多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而站在“正义”一边;我更期盼所有的孩子们都能在充满公平、正义与爱的环境里成长……
   
   
   
   
   
   杨恒均 2011/5/8 母亲节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有读者不解《家国天下》封面上为何印上这句不那么通顺的话(“如果在政人员看了,可能有帮助,对人民有好处”),其实这是我母亲在阅读我的间谍小说《致命武器》后留在封页上的。在我刚开始写小说,涉入政治议题,并狂热地关心社会问题尤其是农村进城的务农工后,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亲人和朋友都很不以为然(他们以为我只是随便玩玩,根本不相信我是真心去关心和我这位住在海外的人没有任何关系的几个亿的农民工),唯独我母亲用放大镜(母亲得了白内障)看完后,对我表示赞赏,她支持我多关心弱势。如果当时得不到母亲的支持,我恐怕早就放弃写作了。在我做出选择的时候,母亲站在我一边。遗憾的是,她老人家没有看到这本《家国天下》。她离开我快四年了。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这两天才知道,一位出版界的朋友为了方便习惯阅读纸质书的读者,在香港推出了横版的“致命系列三部曲”三本书(听说已经放进书店了),这三本书是经过几位编辑删减、修订过的,虽然我自己还没有拿到书,也没有机会阅读新版,但我相信这套书应该比我当时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口气连续写了一百万字的初版要精炼与精彩。谢谢哥们、姐们。
(2011/09/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