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杨恒均之[百日谈]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凤凰网做了一个有关本·拉登的调查,目前已经有近50万人参加,在“你如何看待美军击毙本·拉登”下面,选择“高兴,恐怖主义头子终于被打死了”的有8万多人,占总数的18%,选择“伤心,反美斗士倒下了”的有28万多人,占到了60%。虽说这个调查不一定百分之百准确,但毕竟是公开、自由的网络调查,而且有那么多网民参加,肯定反映了一部分民意。有网友说,如果不是在网络上调查,你去不上网、只看新闻联播与报纸的人中问问,估计“伤心反美斗士倒下了”的比例要高得多。
   
   
   
   

   我发了几个微博评论这一现象,虽然大多认同的我的观点(要考虑到我的听众本来就是认同我的观点,以及受到我影响的占多),但还有相当数量的表达了自己对拉登的同情甚至敬仰。我用一个多小时与他们交流 ,但最后发现不是对牛弹琴,就是鸡同鸭讲。特别引起我警惕的倒不是青年们喜欢拉登或者讨厌美国,那只不过是个人观点,而是他们那么小的年纪,竟然拥有了如此固执的非此即彼的两分法。
   
   
   
   我告诉他们,美国在国际上颐指气使,尤其是有反恐扩大化与逼国际社会选边站(布什曾经说出“你要就是站在我们一边,要就是反对我们”之类的话,受到美国人与国际社会批评),有时让人很讨厌。但你也了解拉登吧?此人屠杀平民不说,死在他手下的穆斯林要远远多于西方人,他还好意思代表穆斯林向西方打“圣战”?而且,大家也应该注意到,拉登号召小孩子、妇女们去当人肉炸弹,可他却把自己的五个老婆与18个孩子好好保护起来,不许他们参加“圣战”,这就是你们崇拜的拉登。由于他们大多被灌输了一辈子,什么祖国分裂母亲痛苦与贪污腐败社会不公等等都是美国人搞的(不是美国人搞的,难道是我们自己人搞的?),所以,我只是试图引导他们:能不能既不喜欢美国,也别喜欢拉登?
   
   
   
   那些孩子的第一反应竟然好像弄不懂我在说什么:还有这种选择?随即又发出了疑问:你到底是爱国的,还是汉奸?天啊,我这才发现,在他们大脑中,说到中国,同样只有两个选择:“爱国者”与“汉奸”。他们的脑袋仿佛是被程序化过的电脑,一切都按部就班,非此即彼的二分法早就从小学时开始灌输到大脑中,成了一种固定的格式。在这种固定的程序下,无论自以为如何有性格的人,说出的话都像是电脑发出的空洞而可笑的音。真让人泄气啊,如果真是电脑倒也算了,把他们送回厂家格式化一下,但他们是长了这么大的活生生的人类啊。
   
   
   
   我不知道这种现象存在多久了,也许古已有之,但今日尤甚是肯定的。想一想1949年后的28年里,全国近十亿的人被简单的一分为二:好人和坏人。在这两者之间,你没有选择,你不是人,你必需是他们格式化过的标准下的“好人”或者“坏人”。坏人的比例一般在5%左右,这批坏人被改造好了——从肉体或者精神上消灭了,再找出另外一个5%。同时在国际上也简单的分为:朋友和敌人。朋友少的时候,只有北朝鲜、罗马利亚和南斯拉夫等几个,敌人多的时候,全世界都是我们的敌人。
   
   
   
   这些年在国内写博客推广普世价值,原本以为这是非常容易的事,因为说白了,有些所谓的“普世价值”例如自由、以人为本、自己作主(民主)与做人的权利等等都有如“黑与白”一样分明,智商再低的人,最多不理解,或者暂时不接受,也应该没有人起来反对吧,可偏偏在中国,而且是那帮子被人家剥夺了个人权利、也最缺乏自由、甚至生活得挺可怜的人在那里起劲地反对“普世价值”,弄得你哭笑不得。也难怪在中文互联网上,“脑子进水了”、“脑残”与“脑瘫”特别流行。
   
   
   
   后来就发现,这确实怪不得他们,这与他们脑袋出厂时被预先设定好的程序有关,例如,在相当一部分中国年轻人大脑里,“民主”与“混乱、分裂”是一个同义词,而且,别无选择。所以,你再怎么给他们解释,相当大一部分一听到“民主”两字,立马想起了战乱、混乱与国家分裂,条件反射的灵敏度几乎超过了巴布洛夫的那条狗。
   
   
   
   这些程序是如何形成与固化的?很简单,无论从他们的课本,还是报纸杂志,尤其是电视,只要涉及到“民主”两个字的新闻与宣传,几乎都是和“混乱、分裂”有关,陈水扁的贪污差一点又让“腐败”成为民主的别名,可惜有些人不敢试,因为陈水扁的那点贪污实在太小巫见大巫了。
   
   
   
   我觉得,道理容易说清楚,事实也不难,难的反而是这种固化了的大脑与思维方式,你再能写,再苦口婆心,你又如何能够对抗十几年的教育与每天耳闻目染的宣传?有一位俄罗斯学者曾经说,俄罗斯虽然一夜之间实行了民主制度,但要想彻底消除专制思想,得等20到30年,等那两代人慢慢老去和死去。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想起九十多年来仁人志士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叹息。当时以启蒙开始的“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最后竟然生出了无数的革命家。从陈独秀爱自己的国家爱得希望“列强来瓜分”,到鲁迅爱之深恨之切,竟然生出“这样的国人死去也无所谓”的感叹,可见对人的启蒙是如何的艰难,更艰难的当然是,你得用笔来对付枪。
   
   
   
   就在今天把凤凰网的调查传给一位美国朋友看之后,他说,谢天谢地,中国没有民主,否则,60%的中国人支持“反美斗士”拉登,那可是八、九个亿啊,美国怎么都玩完了。他开玩笑地说,你今后能不能不要在中国宣扬民主了?民主到了中国,可能才是真正的美国噩梦。
   
   
   
   我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说海葬拉登是因为没有国家愿意接受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你们没有问过这60%的中国人啊。他说,那可以打捞上来,然后运到中国,但你们准备把他放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应该把他放在哪里,我属于中国的“一小撮”,不属于这60%。我想,杀一个人的家伙是罪犯,会被判处死刑;杀了很多人的拉登难道要被供奉起来?那么,杀了几十万人、饿死了几千万的人,又会被放在哪里?你告诉我。
   
   
   
   祝大家“五四青年节”快乐!
   
   
   
   杨恒均 2011-5-4
(2011/09/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