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凤凰网做了一个有关本·拉登的调查,目前已经有近50万人参加,在“你如何看待美军击毙本·拉登”下面,选择“高兴,恐怖主义头子终于被打死了”的有8万多人,占总数的18%,选择“伤心,反美斗士倒下了”的有28万多人,占到了60%。虽说这个调查不一定百分之百准确,但毕竟是公开、自由的网络调查,而且有那么多网民参加,肯定反映了一部分民意。有网友说,如果不是在网络上调查,你去不上网、只看新闻联播与报纸的人中问问,估计“伤心反美斗士倒下了”的比例要高得多。
   
   
   
   

   我发了几个微博评论这一现象,虽然大多认同的我的观点(要考虑到我的听众本来就是认同我的观点,以及受到我影响的占多),但还有相当数量的表达了自己对拉登的同情甚至敬仰。我用一个多小时与他们交流 ,但最后发现不是对牛弹琴,就是鸡同鸭讲。特别引起我警惕的倒不是青年们喜欢拉登或者讨厌美国,那只不过是个人观点,而是他们那么小的年纪,竟然拥有了如此固执的非此即彼的两分法。
   
   
   
   我告诉他们,美国在国际上颐指气使,尤其是有反恐扩大化与逼国际社会选边站(布什曾经说出“你要就是站在我们一边,要就是反对我们”之类的话,受到美国人与国际社会批评),有时让人很讨厌。但你也了解拉登吧?此人屠杀平民不说,死在他手下的穆斯林要远远多于西方人,他还好意思代表穆斯林向西方打“圣战”?而且,大家也应该注意到,拉登号召小孩子、妇女们去当人肉炸弹,可他却把自己的五个老婆与18个孩子好好保护起来,不许他们参加“圣战”,这就是你们崇拜的拉登。由于他们大多被灌输了一辈子,什么祖国分裂母亲痛苦与贪污腐败社会不公等等都是美国人搞的(不是美国人搞的,难道是我们自己人搞的?),所以,我只是试图引导他们:能不能既不喜欢美国,也别喜欢拉登?
   
   
   
   那些孩子的第一反应竟然好像弄不懂我在说什么:还有这种选择?随即又发出了疑问:你到底是爱国的,还是汉奸?天啊,我这才发现,在他们大脑中,说到中国,同样只有两个选择:“爱国者”与“汉奸”。他们的脑袋仿佛是被程序化过的电脑,一切都按部就班,非此即彼的二分法早就从小学时开始灌输到大脑中,成了一种固定的格式。在这种固定的程序下,无论自以为如何有性格的人,说出的话都像是电脑发出的空洞而可笑的音。真让人泄气啊,如果真是电脑倒也算了,把他们送回厂家格式化一下,但他们是长了这么大的活生生的人类啊。
   
   
   
   我不知道这种现象存在多久了,也许古已有之,但今日尤甚是肯定的。想一想1949年后的28年里,全国近十亿的人被简单的一分为二:好人和坏人。在这两者之间,你没有选择,你不是人,你必需是他们格式化过的标准下的“好人”或者“坏人”。坏人的比例一般在5%左右,这批坏人被改造好了——从肉体或者精神上消灭了,再找出另外一个5%。同时在国际上也简单的分为:朋友和敌人。朋友少的时候,只有北朝鲜、罗马利亚和南斯拉夫等几个,敌人多的时候,全世界都是我们的敌人。
   
   
   
   这些年在国内写博客推广普世价值,原本以为这是非常容易的事,因为说白了,有些所谓的“普世价值”例如自由、以人为本、自己作主(民主)与做人的权利等等都有如“黑与白”一样分明,智商再低的人,最多不理解,或者暂时不接受,也应该没有人起来反对吧,可偏偏在中国,而且是那帮子被人家剥夺了个人权利、也最缺乏自由、甚至生活得挺可怜的人在那里起劲地反对“普世价值”,弄得你哭笑不得。也难怪在中文互联网上,“脑子进水了”、“脑残”与“脑瘫”特别流行。
   
   
   
   后来就发现,这确实怪不得他们,这与他们脑袋出厂时被预先设定好的程序有关,例如,在相当一部分中国年轻人大脑里,“民主”与“混乱、分裂”是一个同义词,而且,别无选择。所以,你再怎么给他们解释,相当大一部分一听到“民主”两字,立马想起了战乱、混乱与国家分裂,条件反射的灵敏度几乎超过了巴布洛夫的那条狗。
   
   
   
   这些程序是如何形成与固化的?很简单,无论从他们的课本,还是报纸杂志,尤其是电视,只要涉及到“民主”两个字的新闻与宣传,几乎都是和“混乱、分裂”有关,陈水扁的贪污差一点又让“腐败”成为民主的别名,可惜有些人不敢试,因为陈水扁的那点贪污实在太小巫见大巫了。
   
   
   
   我觉得,道理容易说清楚,事实也不难,难的反而是这种固化了的大脑与思维方式,你再能写,再苦口婆心,你又如何能够对抗十几年的教育与每天耳闻目染的宣传?有一位俄罗斯学者曾经说,俄罗斯虽然一夜之间实行了民主制度,但要想彻底消除专制思想,得等20到30年,等那两代人慢慢老去和死去。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想起九十多年来仁人志士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叹息。当时以启蒙开始的“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最后竟然生出了无数的革命家。从陈独秀爱自己的国家爱得希望“列强来瓜分”,到鲁迅爱之深恨之切,竟然生出“这样的国人死去也无所谓”的感叹,可见对人的启蒙是如何的艰难,更艰难的当然是,你得用笔来对付枪。
   
   
   
   就在今天把凤凰网的调查传给一位美国朋友看之后,他说,谢天谢地,中国没有民主,否则,60%的中国人支持“反美斗士”拉登,那可是八、九个亿啊,美国怎么都玩完了。他开玩笑地说,你今后能不能不要在中国宣扬民主了?民主到了中国,可能才是真正的美国噩梦。
   
   
   
   我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说海葬拉登是因为没有国家愿意接受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你们没有问过这60%的中国人啊。他说,那可以打捞上来,然后运到中国,但你们准备把他放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应该把他放在哪里,我属于中国的“一小撮”,不属于这60%。我想,杀一个人的家伙是罪犯,会被判处死刑;杀了很多人的拉登难道要被供奉起来?那么,杀了几十万人、饿死了几千万的人,又会被放在哪里?你告诉我。
   
   
   
   祝大家“五四青年节”快乐!
   
   
   
   杨恒均 2011-5-4
(2011/09/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