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周年,据说两岸都有纪念活动,但又各有禁忌。可无论如何,两边都绕不过“国父”中山先生。近年来,学界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反思中山先生的浪潮,大有把这个唯一一个被两岸都认可的“国父”级人物拉下神坛的势头。为了弥补自己这方面知识的缺失,以及找到研究“国父”的立足点与尺度,本人过去几个星期一口气把悉尼图书馆的四本英文传记(介绍)以及自己带来的三本中文书扫了一遍,同时对照了两本美国人反思“国父”华盛顿的力作。这才找到了些微感觉,与读者分享。
   
   
   
   华盛顿VS 孙中山

   
   
   
   “国父”不好当!不但中国的“国父”难当,美国的也同样不好当。美国人反思“国父”华盛顿的历史要比我们长得多。记得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生活时,就常常看到批评“国父”的文章,当时主要有如下几个论点:这哥们就是一个将军,正好带领美国人打败了英国佬,时势造英雄;他没有什么思想与理论水平,而这个国家却是建立在人类最伟大的自由思想与民主理论之上的,可见他的贡献很有限;他的品德没什么问题,但也并没有达到道德楷模的地步,至于美国小学课本上少年华盛顿砍掉樱桃树的故事,无法证明真的发生过;华盛顿拥有不少的黑奴,当时立国之初标榜的所谓“平等、自由、人权、民主”等价值观,和当今所说的有本质区别……这些反思的直接结果是,当首都华盛顿特区的黑人居民超过半数时,有人倡议投票,要给首都换一个名字:一位黑人奴隶主的名字,怎么能够作为美国首都的名字?
   
   
   
   说实话,以上种种说法都不无道理,华盛顿作为美国“国父”,更多的是象征意义,你到首都华盛顿去参观各种纪念馆就会发现,美国伟人都有很多故事,例如杰斐逊纪念馆里应有尽有,可关于国父华盛顿呢?就那么个高耸入云的华盛顿塔,空空如也,没有内容,正如华盛顿本人一样。
   
   
   
   当我回国看到中国人在反思国父“孙中山”的时候,自然联想到美国人反思“国父”华盛顿,也让我找到了立足点。我粗略搜索了一下,地球上两百多个国家,明确提出了“国父”的只有不到40个,绝大多数国家没有“国父”的这个头衔——设立有崇拜嫌疑的“国父”与西方价值观不符,而东方的“国父”们的地位又极其不牢靠,元首希特勒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父亲”,齐奥赛司库是罗马利亚的“国父”,列宁是“苏维埃”的“国父”,金日成是北朝鲜的“国父”,李光耀被不少新加坡人称为“国父”。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众多“国父”中,中美了两国的“国父”最接近,也最有可比性:当“国父”的历史比较长,改变了世界,都崇尚民主自由等等等,下面稍微做一个比较,你会发现很有趣的。
   
   
   
   华盛顿外形高大魁梧,典型的军人形象,他也很会打仗,他的“国父”头衔在他带领殖民地人民抗击英军的时候就获得了,可见,美国人也崇尚“枪杆子里面出国父”,但作为军人的华盛顿,多次表示了对武力的厌恶,他不愿意打仗;孙中山即便在中国人中,也属于体型较小的文弱书生型,他不太会动刀动枪,可他特别喜欢武装斗争与起义,辛亥革命虽然不是他直接领导的,但他屡败屡战(辛亥前起义多达十次,都失败了)的大无畏精神无疑把大清国的稳定给彻底破坏了,他的“国父”地位也是在国家成立之前就奠定了的。辛亥革命后,他动不动就要北伐,还要继续革命,仍然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如果华盛顿是因为打仗打赢了而成为“国父”,孙中山则是因为从来没有打赢而成为“国父”。
   
   
   
   华盛顿在各种场合都很少讲话,理论与思想更谈不上;而孙中山则相反,只要有他在场,别人几乎无插话的机会,更犀利的是,这哥们一生中,竟然给我们留下了从美国民主政治到日本治国理念又到苏俄的革命建国等等无所不包的“理论”,虽然他只不过是二道贩子,可毕竟被他揉进了自己的建国思想与“三民主义”中。华盛顿成为国父,是因为他什么理论也没有留下,给美国这个国家的发展留下了大片的空白与机会,美国人后来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算在他身上;而孙中山成为国父,则是因为他什么理论都说过,弄得过去一百年来,几乎什么政治派别、政党与政客都能在绰号“孙大炮”的“理论”中找到执政基础与价值理念,结果,好的时候,人家说是中山先生留下的,坏的时候,就怪上了“孙大炮”……
   
   
   
   真正成就这两人“国父”地位的终极原因都在于他们对权力的“适可而止”:华盛顿一生中两次主动放弃了绝对的权力(独立战争胜利后放弃了总司令职务,后来又主动放弃了总统职位);孙中山虽然性格与对权力的欲望与华盛顿背道而驰,他最不主动放弃的就是权力,可最后成就他的却是在他“革命尚未成功”就夺取了他生命的癌症——
   
   
   
   如果你没有理解我在说什么,请你和我一起设想一下:华盛顿如果当初不放弃总司令的职务,又或者后来一直当总统到生命的最后一天,他会被尊为“国父”吗?也许,不被称为“国贼”已经不错了。再设想一下,如果孙中山不是在关键的时候被癌症夺去了生命,在后期走偏了道路、已经决定走苏俄的捷径的孙中山,很可能在自己“一个党一个领袖”中落得列宁甚至斯大林的下场。如果他再多活几年,即便被套上了“国父”的光环,结果恐怕和现在的 列宁好不到哪里去吧。听说,他的水晶棺材要被挪走,没有人愿意出钱了……
   
   
   
   华盛顿与孙中山,还有很多可比之处,都能发人深思,大家不妨更深入一点。我就不在博文里尽言了。
   
   
   
   儿孙们要“祖国母亲”与“国父”离婚?
   
   
   
   当今大大小小两百多个国家与地区都是人建立起来的,但建立国家的人可不一定都能成为“国父”。我第一次在华盛顿参加美国国庆游行时听到一群穿超短裙的性感尤物齐声朗诵对“国父”的颂词,当时我听得清清楚楚,她们使用的是“Founding Fathers”(国父们),使用的是复数。我挺纳闷的,问我的美国同事:“国父们”都是谁啊?他们都告诉我“国父们”只有一个,就是华盛顿。这种使用复数(们)却特指一个人的“语法错误”在英语中可不多见啊,挺有意思的。
   
   
   
   后来我慢慢有些理解,大概“父亲”本身不能太多吧(中国人父亲太多可是骂人的),否则,那不是乱套、乱伦了?可美国人心里也清楚,这个国家绝对不是那一位父亲造出来的,实际上,我们重温美国建国那段时间的历史,不难发现美国前五任总统(杰斐逊等)中任何一位对美国建国的贡献,都不会比华盛顿少多少。他们都应该是“国父”。果然我后来听到美国人议论过,应该多设几位“国父”,不但可以掩盖华盛顿蓄黑奴与没什么理论建树的缺陷,还可以更有说服力。可这事还是不了了之。现在在美国孩子们的课本上,以及父母们的口袋(美元)里,依然是“国父”华盛顿。
   
   
   
   中国“国父”也有类似的境况。读过几本关于辛亥革命前后那段历史的中国人都应该清楚,推翻大清帝国、建立第一个共和的绝对不只一个孙中山。甚至如果我们从不同的角度与侧面来分析的话,你都不敢说孙中山是给力的一个。如果没有康有为、梁启超这些思想启蒙大师,如果没有宋教仁、黄兴这些理论家与实干家,如果没有清朝政权里顺应时势、从善如流的新官僚与军头们,如果没有擦抢走火的武汉新军……孙中山可能还流亡在美国,用一本美国假护照到处募捐呢。从某意义上说,中山先生成为“国父”,和华盛顿成为“国父”一样,时代与后人选择了这样一个人来代表那个时代,来寄托我们对那代人的敬仰与崇拜。
   
   
   
   正因为他们具有象征意义,也使得我们现在要重新评价他们时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与阻力,作为“国父们”之一,他们自然是有很多缺点,甚至存在严重的错误与不足;但如果你的反思是要把他们从“国父”的位置上拿下来,却也不容易。除非你一开始就不设立“国父”的圣坛,否则,作为“子女们”要取消“父亲”的资格,总是挺难的,当然,除非“祖国母亲”被蹂躏得人不人、鬼不鬼,不得不“离婚”了事……
   
   
   
   “国父”与“继父”们
   
   
   
   国家有了“父亲”,自然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继父们”。美国人在反思“国父”的时候,常常会冒出这样的观点:没有华盛顿奠定的这个国家,哪里会有后来那么伟大的总统们啊,林肯、罗斯福、肯尼迪、里根,现在又出现了一个黑小子奥巴马……
   
   
   
   可也同样有人对反思进行再反思:没有林肯、罗斯福、肯尼迪与里根等等优秀的“继父”们,华盛顿的地位还有这么高吗?他奠定的那个国家还有多少意义?这话也站得住脚,如果林肯在废奴的南北战争中落败,美国现在也许还有黑奴,从而美国成为世界上人权记录最差的样板;如果罗斯福不引进一些独裁做法与社会主义经验败给希特勒,美国会不会已经灭亡了?还有大力推进民权的肯尼迪,以及把苏联活活吓死了的里根,对当代美国的贡献,对形成二战后新的普世价值,居功甚伟。
   
   
   
   更别说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了,当他忍住眼泪发表当选感言的时候,深情地提到“国父”华盛顿的思想——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国父”华盛顿什么时候说过黑人可以选总统?他自己就有不少黑奴啊。奥巴马的当选让“国父”华盛顿脸上有光……
   
   
   
   让我们再看看继中国“国父”孙中山之后的各位“继父”们,他们都打着中山的旗帜,宣称继承了国父的遗志,到底是发扬光大了国父,让“国父”脸上有光?还是把“国父”一起拖下水,让“国父”为他们的行为背书?
   
   
   
   在对照研究两位“国父”时,有一个现象让我很困惑,也很难受:美国“国父”华盛顿在世界也在中国享有崇高的地位,而中国“国父”孙中山在中国享有一定的地位,在世界上却几乎无人问津。我想,这和孙的思想太庞杂,又主要是吸收国外的有关,特别是后来转向苏俄的道路,加上这位“国父”身后的中国至今也没有统一成一个“国家”等等原因。
   
   
   
   我认为中山主要是一位传播与沟通者,他救国心切,把自己从各地(包括美国、英国、日本与俄国)看到学到的一点东西贩卖到中国,可大家不妨检查一下他的履历(大事年表),且不说他在中国呆的时间不长,他所到的地方就更有限了——从他在西方呆了那么久,也没有悟透西方民主的真谛来推算,他对中国的国情其实也却是有点云里雾里,这是他的致命弱点——
   
   
   
   但这一致命弱点也正是他的优点,所有那些所谓看透了中国的知识分子与革命家,几乎都认为几千年的专制体制无法动摇,皇帝不能没有,偏偏一个留着日本小胡子、拿着美国护照与伪造的夏威夷出生证(这一点据说和伪造了夏威夷出生证明的奥巴马有一拼)、压根儿没有走过几个中国地方的“国父”给推翻了,你说,这老孙头如果知道这皇帝体制如何坚固,如何深入中国人的骨髓,他还有这个信心吗?
   
   
   
   诋毁了一阵“国父”中山先生,但我的结论依然是:只要华盛顿能够当美国的“国父”,孙中山就能当中国的“国父”。有了一个中山这样的“国父”也有不少好处,至少美国人搬出“国父”耀武扬威的时候,我们能够推出孙中山。当然,有了“国父”还有一个大大的好处,那就是“继父”们再猖狂,也不敢把“国父”的牌位丢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