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杨恒均之[百日谈]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悉尼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悉尼最美的地方少不了情人港旁边的唐人街。可唐人街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始终无法忘记英语里的一句习惯用语:“把你丢在唐人街”——西方家长们常常用这具话来威吓不听话的小孩子。由这个习惯语可知,那时的唐人街脏、乱、差不说,还是犯罪者的天堂。看看今天的唐人街,变化真大啊,我为了停车,找了整整20分钟,而悉尼其它的市区景点,可没这么热闹哦。
   
   
   

   这是悉尼华人的骄傲,也是澳洲人的骄傲。唐人街的历史并不悠久,却不乏心酸的故事。当初背井离乡来到澳洲的华人,受到歧视,不能享受和澳洲白人一样的人权与机会,语言不通,没有工作,只能居住在简易的棚子里和便宜的出租屋,能够找块地集中在一起开个洗衣铺、小食店,互相照应,几乎是最低的标准……
   
   
   
   昨天在唐人街参观里提前庆祝我生日时,我又想起唐人街的故事。触动我想起这件事的是悉尼一份华人报纸上刊登的消息:深圳迎大运驱赶八万“治安高危人员”,身边的人问我怎么看,我说,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八万人是个什么概念?
   
   
   
   世界上并不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唐人街,德国有15万华人,却没有唐人街,成为西方国家里的异类。其实,早在19世界末期,德国汉堡就出现过“小中国”,就是早期的唐人街。20世纪初,尤其是1921年中国领事馆建立时,圣保利区就集中了2000多名华人,唐人街开始形成。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为了利用中国,华人到德国受到了鼓励。可1938年后,希特勒开始推行“纯净德国血统”的政策,对其他所谓“劣质民族”开始清洗,在经济上政治上都处于劣势的华人,自然遭到迫害与清洗。1941年后,纳粹德国竟然以诸如“通敌”、“私藏鸦片”、“贩卖女人”等等怀疑罪名强迫中餐馆与杂货店关门,并大肆驱赶逮捕华人,不少华人被赶走,还有一些在纳粹监狱里被活活折磨死……德国,希特勒的德国,让唐人街走开……
   
   
   
   八万人是什么概念?作为一名生活在南方的中国人,我非常理解一个城市的治安好坏确实与流动人口以及一些“治安高危人员”有关,说真话,如果一个城市能够清除所有无业游民,把“群众”举报的可疑分子都赶出去(当然是没有深圳户口的),“治安”一定会好很多,但那种治安,却总有让人不安的地方……
   
   
   
   深圳市发言人向媒体表示,治安高危人员是指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行踪可疑和对社会治安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现实威胁的人员——说真话,我对此话并无异议,但却不能不让我想起多少年前流落异乡的华人们,在那些白人眼里,那些“运猪仔”与偷渡而来的中国人绝对是形迹可疑的,而且,实事求是地说,由于机会不均等,生存条件远不如当地人(白人)的华人群体,犯罪率确实高于主流社会。好在这些年下来,他们没有被驱赶回中国,而等来了主流社会与国家拥抱的价值观的变化,平等与自由的人权最终让华人们不再受歧视,让世界各地都有了令人骄傲的唐人街。
   
   
   
   我并不想拿深圳“治安高危人员”与当年的华人相比,我只是在想,那八万被驱赶(或者说,觉悟高得一看到深圳出台规定就自觉离开深圳的中国人),他们到哪里去了?犯罪分子当然应该抓起来,但没有犯罪的,就应该赶出深圳,赶到中国其它的地方?这个说起来,总觉得不太合乎逻辑,如果把他们赶到国外,或者赶进海里,反而更合理一些。毕竟,深圳也是中国,中国包括深圳啊。
   
   
   
   全国像深圳这样的城市可不在少数,如果每个城市都效仿深圳,那被赶的人会有多少?我算不出来,八万这个数字已经让我头昏脑胀了。再说,我今天过生日,也不愿意深思这些不愉快的事儿。
   
   
   
   对了,按照概率计算,八万人中,同一天过生日的大概在200人左右。这就是说,今天和我一起过这个生日的,那被驱赶的八万人中,会有200人左右——
   
   
   
   我祝他们生日快乐,也请你祝我们生日快乐吧!
   
   
   谢谢各位。
   
   
   
   杨恒均 2011年4月18日
   
   
   
   
   这一年在路上、船上、车上和天上。。。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2011/09/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