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杨非羊
[主页]->[百家争鸣]->[杨非羊]->[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杨非羊
·自由即奴役 plus 真话即诽谤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读书只读一句话
·政府知道真相吗?—驳群体事件中的“群众不明真相”说
·多维陪审团对邓玉姣案的审理
·成龙知否:中国政府更需要管理
·论“粉丝型思维混乱症”
·你真的关心伊拉克人的死吗
·没有自由权利是要饿死人的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是骂娘的堕落,还是卖身的堕落
·当局关于温家宝“鞋门”事件报道的内幕
·美国佬是这样领先的:“妇女儿童先走”
·“下次再来”—世界杯赛的精神
·从郭德纲“被俗”谈专制文化的理论荒谬
·向“新保皇派”发起进攻
·驳“西方阴谋论”
·为什么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总是遇到众多的抗议者
·美国国务院过去关于埃及的人权报告
·法律上,中国每一农村人口折算为四分之一人
·拒绝“华盛顿路线”-- 与一个留美博士的对话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海明正在指控自己
·余杰被虐待责任在中央
·冯巩,纽约人怎么惹你了?
·纳什维尔高尔夫场地遭遇记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二)
·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三)
·胡鞍钢:主席制,中国特色的“单一总统制”
·人民公诉人对谷开来一案的答辩词
·中国的盗贼政体—Kleptocracy
·杨非羊关于中国人数学能力的猜想
·为什么不说自己要人管
·为什么有周、薄?
· 为中共的黑箱政治感到羞辱
·三评周永康案:如果媒体自由的爆料,何有周、薄
·为毛诞纪念活动被压制鸣不平
·和一位前外交官的对话
· 五问曹长青
·“和” 与“同”以及苏长和关于民主的乖戾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香港的“雨伞革命”和“西方阴谋论”
·新华社关于习近平主席回答《纽时》记者提问的重要更正
·民主“五龙”包围中国
·入籍后的困扰:中美打起来怎么办
·山羊和绵羊为同种动物吗
·元宵雪
·萧功秦自掴嘴巴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是多数还是少数,且看新华社的文字游戏
·乙未年端午夜读楚辞有感
·黄石公园游记
·坎昆,加勒比海边上一艘不动的游船
·中国已经进入“亚文革”时期
·七律·就周强大法官“司法亮剑”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一个社会要权威。但是权威是如何建立的?我想从在美国生活的点滴,来谈谈这个问题。
   
   2011年9月19日晚,我乘坐Amtrak从纽约到华盛顿特区的列车。我知道美国火车上一般都不太挤,所以总是尽量找一个空排的位置坐。我昨晚一边找空排位置一边打电话。可是昨晚车上的人还很多,走了几个车厢,终于在一个比较空的车厢里找到一个空排的位置。我坐下后还在打电话,因为环境的原因,自然声音压得比较低。另外我是带着耳机。我后排一个白人男人也在打电话,声音比我的大一些,没有带耳机,明显的看得出来是打电话。

   
   车子启动后,一个非洲裔的检票员过来检票,对着我后面那个人就不客气地要求他不要打电话,还斥责他说,“你不知道这是‘安静车厢’”。当检票员走到他身边,查完他的票后,我听到那个乘客和检票员争辩了一会,但是争辩的声音比较小,双方没有吵架或大声嚷嚷。 那个乘客也没有再打电话。
   
   列车在纽瓦克车站停靠,两个壮实的警察来到我身后。我还在小声说电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两个对着我后面那个乘客说,“请你下车”。 他们说列车监督员(supervisor, 不知道是否指的是列车长),要求车站的警察“请”那位乘客下车。那位乘客还想争辩一下,可是警察只是说,列车监督员要他下车。两个警察的态度非常坚定,但是不那么粗野。那个乘客非常生气,但不得已,拿起行李下车了,嘴上还在嘟嘟嚷嚷什么要去告状的什么话。警察和那位乘客没有发生任何冲突。车子于是慢慢启动,向华盛顿行使。我从窗子看到,警察在月台上还在询问那位乘客并拿个小本子做记录。
   
   根据我的理解,那位乘客不会被逮捕。他大概要赶下趟列车了。当然,警察在询问过程中如果认为该乘客违法或那位乘客不配合警察的管理,该乘客可能会被逮捕。但是,在那个场合之下,警察一般不会逮捕那位乘客,因为列车员和乘客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察也不知道。警察的责任就是避免列车上发生任何大的冲突。
   
   我也知道,那位乘客一定会去Amtrak 公司告状。但是,他一定告不赢,因为,车上的牌子写得很清楚,那是“安静车厢。”我后来在车厢入口处看到告示,在安静车厢里不准大声讲话,不许打电话。那位乘客犯规了,还和检票员争辩。
   
   我看到那个“安静车厢”的牌子后,立即离开了那个车厢。我侥幸没有被那个检票员听到我打电话。
   
   我前后左右的乘客对这个事件的反应好像都有些咤疑,因为那位被赶下车的乘客打电话的声音也不是特别的大,而且列车刚启动。再说,我的经验告诉我,只要听从列车管理人员的劝诫,一般没有什么问题。即便那个乘客和检票员小声争辩一下,而且没有坚持再打电话,列车当局没有必要将别人赶下车。那个乘客确实有些冤枉。
   
   如果列车车务员没有一定的权威,列车的秩序也无法维持。那个检票员在和乘客小声的争辩中,可能遇到了一些挑战或不愉快。但是,那个列车员没有就此直接了当的和乘客争闹起来。这是权威建立的一个关键点。在美国,遇到了麻烦,不必多争论,直接找警察。如果检票员和乘客直接在列车上开骂起来,哪有什么权威可言。所以他不与那位乘客多交缠,直接叫车站的警察来处理。
   
   在这个小事件中,另外一个关于权威建立起来的关键点是,警察来处理案件的时候,并没有那么过分。他们只是礼貌的请那位乘客下车。如果那位乘客不服警察管理,他会预期被被警察合法的“修理”一下。当然,那位被赶下车的乘客,仍然有机会申辩,甚至可以到法庭里去。
   
   在这个小小的事件中,我看到了合理与合法,也看到了列车检票员的过分管理和那个乘客的一点点冤枉。可是,我看到了权威,解决问题的权威。一个社会不就是这样在权威中生存下来吗?
   
(2011/09/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