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飞奔的石头
[主页]->[诗歌]->[飞奔的石头]->[狱中之诗]
飞奔的石头
·欣闻有媒体传江泽民死讯而作
·写给艾未未
·南中国海
·写给狱中的郭泉
·乌龟和平奖
·致狐狸
·答二人帮粉丝杨子立先生等人
·献给力虹
·致铁流
·写给“五七老人”的代表——铁流
·我要赞美------
·写给荷兰政府
·写给——刘沙沙
·那年夏天------
·沙沙------
·这个夏天,我的眼睛没有瞎------
·西湖恋情
·致——艾未未
·杀入黑夜
·狱中之诗
·写给诗友小王子
·致心中的她
·我给自己开药方
·灭火器
·写给友人陈卫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之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狱中之诗
   
   狱中这一次,我梦见了林昭
   在对我逼迫写悔过书而不得
   就被惩罚七天七夜不准睡觉

   扭曲的面孔打湿眼药水之时
   
   我梦见她在上海提蓝桥监狱
   用钢笔刺破肌肤血写的细节
   一次次震撼我受创伤的心灵
   一次次拯救我被绑架的躯壳
   
   通向天堂的路都是狭窄的门
   向上向上,灵魂飘向那上海
   提蓝桥监狱就是我长眠归宿
   反正此刻我的念头就是睡莲
   
   林昭啊!我梦中永恒的情人
   尽管我与你相隔了一个甲子
   你走时,我才娘胎鹦鹉学舌
   此刻啊!诗心却是灵犀相通
   
   千山万水割不断梦中的相会
   千年万载阻不了诗心的相聚
   共同的追求决定共同的命运
   只因为我们都生于禽兽帝国
   
   做人的愿望是火山爆发岩浆
   飞翔的海鸥是追求碧海青天
   禽兽世界怎能容忍非典病毒
   灭菌摇篮之内是他们的口号
   
   有时想想也为兽头可怜一下
   今天,握有权柄的兽头可以
   为所欲为,把所有不顺眉毛
   挮个精光,大地是寸草不生
   
   明天,失掉权柄是万丈深渊
   脱毛的凤凰不如鸡万劫不复
   狗咬狗骨头历史重复地上演
   惟有自由才是人类永恒家园
   
   兽头们不会明白大地的绿草
   正如不会明白这自由的真谛
   贪婪的权力迷蒙色欲的双眼
   只剩下僵尸的毒辣摧残花草
   
   禽兽帝国由此辉煌伟哥盛世
   大地每一根稻草压成风火轮
   为天安门那神像牌添香加油
   禽兽主义的铁桶江山万代传
   
   梦中这一次我贴紧你的心房
   倾听到你血液起伏潺潺心声
   刺破肌肤的疼痛如我的疼痛
   血写的鲜血如我的鲜血在流
   
   梦中翻来覆去都是你的声音
   向我倾诉苦豆民族人的苦难
   这黄钟大吕,让我无处逃避
   硬生生把我脆弱神经成钢材
   
   对抗着眼前不争气的眼皮跳
   对抗着囚室门上猫眼摄像头
   对抗着狱警电棍在身体流畅
   对抗着吸毒人员的拳打脚踢
   
   这梦中我还看到你玉碎那天
   分明有天使承接你飞上天堂
   也看到气势汹汹的刽子手们
   向你母亲讨要子弹费的嚣张
   
   丑恶的兽性永远钉进了历史
   成为一个民族心头永久的刺
   不清除这些泥淖的黄河脸皮
   怎么能骄傲在伟大民族之林
   
   梦见你不能为我肉体添金光
   却让我的灵魂去了黑而纯净
   仿佛突破软件出囚笼的封锁
   飞向大地传播我自由的思想
   
   这自由就是我们共同的根须
   划破时空不分彼此紧密相连
   草虫的我不能改变你的命运
   只能与你共同拥抱那一枪声
   
   把我人生最后辉煌与你一起
   落红成大地的泥巴化作烟云
   将禽兽帝国押上历史审判台
   世世代代受到人类海水涛涛
   
   
   
   初稿写于广东省三水市劳教所一分所四大队,即法轮功专管大队严管中。
    5月份出狱时被没收,无法带出。这些天突然福灵心至,记忆起来定稿于2011年7月20日。
(2011/09/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