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飞奔的石头
[主页]->[诗歌]->[飞奔的石头]->[杀入黑夜]
飞奔的石头
·欣闻有媒体传江泽民死讯而作
·写给艾未未
·南中国海
·写给狱中的郭泉
·乌龟和平奖
·致狐狸
·答二人帮粉丝杨子立先生等人
·献给力虹
·致铁流
·写给“五七老人”的代表——铁流
·我要赞美------
·写给荷兰政府
·写给——刘沙沙
·那年夏天------
·沙沙------
·这个夏天,我的眼睛没有瞎------
·西湖恋情
·致——艾未未
·杀入黑夜
·狱中之诗
·写给诗友小王子
·致心中的她
·我给自己开药方
·灭火器
·写给友人陈卫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入黑夜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杀入黑夜
   
   杀入黑夜,黑云压地
   我流血的伤口催生
   每一个残酷的冬天

   早晨,流产的床单
   唤醒那个刺骨的记忆
   窄逼的禁闭空间
   疯长色彩斑斓的罂粟花
   让我不知道是不是
   还挣扎在恐惧的渔网中
   无法逃脱的鱼
   折断翅膀的鸟
   活生生沉入深渊
   守望蚊子尖叫的光线
   
   根根头发竖起了钢条
   血色的黑夜总是集合
   旋转的高压锅底在天空飞
   飞进麻疯病与精神病医院
   舞蹈金鸡独立的韩国泡泡
   剧本连连,僵尸的连续剧
   疯狂地屠杀那些花红叶绿
   把没有敌人的谎言
   猫腥抓破一张美人脸
   推出好戏连连的艳照门
   那是中风在大街上的老人
   冷漠大众无人扶起的心肠
   挂在霓虹灯的广告上
   任凭夜风,吹起笙歌
   
   空白,依旧是黑洞的空白
   冷汗飞扬的电击
   刺入骨髓中搅动
   是一片死气无边的荒原
   没有牛羊来生息银行
   却剥下了一张羊皮鼓
   声声震荡,水波滟滟
   把我还原为一只始祖鸟
   石化在死亡的边关口
   温水众生的丝丝怜悯
   古武士握紧剑的山峰
   倾听远方,隐隐约约
   沙漠黑茫茫的驼铃声
   鱼入美色高潮
   
   
   
   
   附:对我的诗的评论
   [10:39:11] 荆楚: 这种胡言乱语也是诗的话,就让世界上没有诗更好、
   [10:39:46] 蚌埠前进: 血泪的心灵独白
   [10:40:54] 荆楚: 心灵独白,自我欣赏好啦。
   [10:44:32] 荆楚: 要意境没有意境,要思想没有思想,要文采没有文采,要韵脚没有韵脚。实在是世界最臭的诗。
   [18:26:40] 刘逸明: 诗写得烂,人品也这么差
   [11:04:29] 罗勇泉: 看来他和你一样。
   [11:04:43] 罗勇泉: 哈哈!
   [11:05:08] 荆楚: 你的诗确实烂呀。根本不像诗。
   [11:06:21] 罗勇泉: 谢谢!批评。
   [11:07:30] 罗勇泉: 我还是写下去。
   [11:07:58] 罗勇泉: 走自己的路,让人家去说吧
   [2011/9/20 17:59:28] zhimin: 爛詩也是詩啊!
   [2011/9/20 18:00:02] zhimin: 不過這個爛字是燦爛的“爛”啊
(2011/09/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